第 二 期

真名周刊——每周精华文选

 
 
     
  公民持枪的权利
    美国是世界上第一个,也是至今唯一公民普遍有持枪权利的国家,反对公民普遍有持枪权利的呼声并非现在才有。公民普遍有持枪权利,法律上它源于美国宪法修正案第二条:管理良好的民兵是保障自由州的安全所必需,因此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得侵犯。人民有别于政府,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有别于政府军警持有和携带武器;保障自由州有别于保障联邦。两百多年来,民间就是据此一直拥有武器。人们在拓荒中跟野兽和强盗斗争时,已知道持枪的重要。美国独立战争时,民兵和游击战已使各州人民普遍认识到公民普遍有持枪权利是公民权和州权的基本内容之一,是捍卫公民权和州权的最后手段,是对产生暴政的威慑和制约,是保卫自由与和平的一道钢铁防线。(阅读全文)

一个农村女生的逆境独白 我很理解马加爵的境遇 
  中国青年报报道,不久前,马加爵成了各大报纸和杂志上的热点。他因为杀害了四名同学而闻名全国,也给全国人民留下了面目狰狞的杀人犯形象。作为一个普通人,我痛恨他的极端行为,但作为同是从农村出来的学生,我理解他曾经有过的一些境遇和心情。
  幸运的是,经过了种种磨砺和挣扎,我走出了困境,就像趟过冰冷河水的人终于上岸。这种经历对我来说,是一场磨难,也是不可多得的心灵财富。就在关于贫困生心理问题被热烈讨论的今天,我愿意讲出自己的真实经历,也许能给在校的贫困生、农村生一点启示。(阅读全文)

仲大军:劳动收入与资本收入的比重缘何相差悬殊——对我国劳动关系的再思考 
    一、当前中国的资本收入和劳动收入比重相差悬殊。 
判断一个国家的劳动关系,仅从劳动在整个收入分配格局中所占的比重,就可以看出这个国家劳动关系的发展程度。2002年,在中国10万亿元的国内生产总值中,城乡居民分得5.6万亿元,而其中工资总额只有1.2万亿元,其余的4.4万亿元都是通过非正式的分配渠道流入个人手中的[引自唐钧先生的《中国走向全面小康的社会政策思考》]。 
    相比之下,英国和美国的国民收入分配格局出乎我们意料之外,美国在1870年到1984年的114年间,劳动在国民收入分配中始终占了大头,在19世纪后期,劳动收入所占的比重为50%,到了20世纪后期上升到74%;而资本在国民收入分配格局中所占的比重由19世纪后期的25%下降到20世纪后期的17%。 (阅读全文)

马斯格雷夫和布坎南:国家的作用 
    马斯格雷夫于1959年出版了《公共财政理论》(The Theory of Public Finance),该书几乎成为60年代公共财政领域研究的“圣经”。该书对公共财政领域的相关问题进行了全面、系统并严谨的论述,对公共部门在经济中的作用持一种积极、正面的观点。马斯格雷夫认为政府的主要作用有三个方面:(1)提供公共物品、提供资源配置过程中“市场失灵”的矫正手段;(2)调节收入分配以在社会成员中求得达成求得公平的社会产出分配;(3)在适当稳定的价格水平下运用凯恩斯政策求得较高水平的就业率。(以上三项作用可以归结为配置功能、分配功能和稳定功能。)
     由此,马斯格雷夫有关国家的作用的观点就显得颇为积极:市场经济不可避免地会在一些基础领域出现严重的缺陷,提供必要的矫正措施以使其走上正轨就成为政府必要的工作。由于这种观点的盛行,20世纪60年代对于那些年轻的财政学家们来说是令人兴奋的年代,当时的肯尼迪政府几乎事事听命于当时以Walter Heller为首的经济咨询组的政策建议。这样的结果之一就是在尽管存在预算赤字的情况下,仍然通过大幅度减税计划来保持经济增长。60年代的后期,政府启动了几个大型项目致力于解决贫困问题、城市化问题以及环境问题等。(阅读全文)

产权改革和新商业组织——中国和俄罗斯农业改革的一个比较 (阅读全文)

摩罗:教育伦理与学习伦理 
    在我们的教育体系中,有几组很微妙的关系值得注意。一是社会跟个体的关系,是社会向一个一个的个体实施教育的。二个是国家跟个人的关系,进入现代社会后教育基本上是国家垄断的行为,西方尽管有许多私立学校,但整体上还是由国家垄断的。在中国呢。以前虽然主要是私学体系,但是由于国家在意识形态上实施整体的控制,私学培养的人必须进入国家体制谋求生存和发展,所以所用的教育资源必须是国家的教育资源,比如无论办什么私学,必须而且只能读代表国家意识形态的四书五经,在这个意义私学基本上是国家控制的。国家通过对教育的控制实行对每个生命个体的控制。三是教师和学生的关系,教师作为具体实施教育行为的人,自然拥有着知识权威和国家权威代表者的双重身份,学生就像农民的土地和工人的机器一样成为了教师的劳动对象。四是家长跟孩子的关系,家长最权威地代表着前辈经验和情感、观念,在现代教育体系中依然是举足轻重的角色。
(阅读全文)

余杰:“差生”歧视可休矣
    “考试权”是学生权益的重要组成部分。剥夺学生的“考试权”,是公然侵犯教育领域最基本的公正和公平,而公正和公平是对教师最起码的职业道德要求。但是,在许多学校中都存在著多方面、多层次的对“差生”的歧视现象,并形成了一套严格的“等级秩序”。“差生”们很少能享受到“平等”。在学校里,受老师宠爱的一般是两类学生:一类是学习成绩优异或参加班级活动积极的“好学生”;另一类则是家庭出身优越、老爸老妈是官员或大款的学生。前者可以给班级和老师本人带来荣誉,后者能帮助老师解决一些个人生活中的“难题”。至于那些本人的成绩不太好、同时又没有任何家庭背景的学生,自然就被划入“差生”的行列。某些老师对待“差生”,不是置之不理,就是粗暴训斥,经常在全班同学面前给予羞辱。(阅读全文)

刘小枫 :革命是我的情敌 
  “事情是这样的”。在《牛虻与他的父亲、情人和她的情人》一章里,绮达、玛梯尼、琼玛、父亲和牛虻分别从这一句话开始了以个人为中心的叙述。一场革命神话的幻梦就此醒来。每一个人都似乎让人感动,只有牛虻,变成恐怖起来……  我的生活就这么破碎了。革命是我的情敌,我只想同牛虻过自然的生活,希望他爱我。但牛虻似乎更爱革命。我实在搞不懂,为什么牛虻那么钟情革命,是一种精神上的刺激还是生理上的刺激?因为革命,牛虻变得对我很粗鲁,颐指气使。连琼玛也看不过去,她对牛虻说:“我不懂你既然这样厌恶她,又为什么要跟她同居呢?照我看起来,这是对她的一种侮辱,对于一个女人的侮辱。”
  “难道这就是你所说的一个女人吗?”
  牛虻不承认我是一个女人——那我是什么?(阅读全文)

一枝禅花别样开
  《禅是一枝花》这本书,是胡兰成晚年作品,书后有记“自1976年5月3日至7月27日写成”。全书是以《碧岩录》中禅语100则和雪窦禅师的《颂》为兴,生发为文,故此书又名“碧岩录新语”。这本书读下来,出乎期望,有高有低罢。低的,仅与台湾的几位相比,谈禅,不似南怀瑾传统平白(《禅海蠡测》),如老师开讲,要有学术性;文字,不如后来的方杞(《人生禅》)、林新居等(《一味禅》《坐看云起》)摇曳多姿,以纯正散文笔墨写风花雪月。但他仍具一种特色,也许属于胡适禅,斯人独用心,也正是他的高处。(阅读全文)

未掣鲸鱼碧海中──漫谈中国文学的传统流弊
    强烈的褒贬,实质上是漫了边的夸张,而正是这习惯毁了一代又一代人的文风。六朝的那些绮丽奢靡的玩意儿不用说,就连盛唐大家的作品也不能外。看看《阿房宫赋》,再去游游故宫,两相比较,立刻就可以明白老芦在这说的是什麽。老杜去爬了个慈恩寺的塔,其“爬后感”看了以后让人觉得他好像是坐了一次航天飞机似的。那还不光是他一个人,同去爬塔的高适、岑参的感慨也差不太多。老杜来个“高标跨苍穹”,老岑就来个“四角碍白日,七层摩苍穹”,简直就是比赛吹起牛来谁的口气大,而这其实就是诗文的“气势”。孟浩然写洞庭湖:“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读起来彷佛是海城遭到海啸袭击,但这跟老杜的“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比起来实在不算什麽──连银河系都给整个泡在里头了,您还能想出更大的湖泊来麽?“造化锺神秀,阴阳割昏晓”也是这样──山北面是夜里,南面是白昼,世上还有比这更高的山麽?(阅读全文)

 

幽灵和她的男人/漆漆(阅读全文)

摩罗:饿鬼
   
张若雨突然从人群中钻到魔绳底下,向上喊道:“小凤姐,给你一个糠粑,你接住。”黯淡的夜色中一个小影子晃动,小凤子伸手朝空中一抓,抓住了一只糠粑,恶狠狠地咬了两口,嘴巴被撑得几乎动不了。小凤子朝下打了两个手势,突然一甩手,只见领头向空中伸手抓了一把,急忙就往嘴里送。打锣的击鼓的等等几个人都停下手中伙计,赶到领头面前,希望得到一点什么。领头把大半个糠粑全都塞进嘴里,嘴巴鼓得没法转动。大家眼巴巴地看着他的腮帮子艰难地蠕动,舍不得走开。(阅读全文)

吴洪森:审讯笔录 
   
由于时间停止了,我既无法向前也不能向后。这么拖下去不是事,我还得想办法。就在这时,那老头子又来了。老样子一身白,连鞋子也是白的。他走进了隧道。这时我才醒悟我背后的时间并没有停,老头子正一步一步朝我走来。这可糟了!他如走过来,潜伏在我面前的两条黑影就会识破我正在玩时间停止的把戏。腹背受敌,我两腿直打抖,手也在发抖。(阅读全文)

搞笑FLASH:《匍匐前进》 (阅读全文)

茶杯盛满我淡淡的思念 (阅读全文)

教皇合唱团《上帝之音III》经典MP3下载 (阅读全文)

中国古青铜尊 (阅读全文)

章诒和:人生不朽是文章——怀想张庚兼论张庚之底色 
    去秋(2003年),戏剧家张庚先生⑴病逝,终年92岁。我先是他的学生,后为他的下属。住医院期间,我没有去问病;撒手人寰时,我没有去告别。连戏剧界召开的追思会,我也是缺席的。 
    “人去愁千迭,心伤恨万端”。我不是不想去,而是怕去。怕去了自己也倒下,再也爬不起来。我打电话告诉先生家人,说:我会以自己的方式纪念他。这个方式就是要写一篇记述他的文字。其实,老师活着的时候,我就想写,内容也是早想好的——一个涉及人的底色的话题。 (阅读全文)   

萧瀚:科举宪政制论略--为恢复一个伟大传统的尝试 
  从中国几千年的历史来看,从中国文化的传承和发展来看,戊戌时代到辛亥时代唯一可能的宪政转型,是君主立宪制的政体——但我们错过了。以立废(而不是渐废)八股为重要特征,以一系列大刀阔斧斩断文化根基的政治变革为手段的戊戌新政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失败的定局,这不是简单的帝党后党权力斗争论能够解释的。以几乎全盘套用美国式宪政为意识形态的辛亥激进主义遗绪,也注定了它的必然败局。两次君主立宪的可能都断送在激进主义思潮的裹挟之下,令人扼腕叹息。而袁世凯试图将自己从孤儿寡母手中夺来的政权变为君主制,比清朝更缺乏道统和政统——其逼宫行径和谋杀宋教仁的做法没法让人相信他对君主立宪的真诚,其败更在必然。1917年6月,张勋、康有为等策划的丁巳复辟时仅12天,也因时移势易,螳臂何以挡车?北洋军阀时代虽有一定的民主宪政,但其不可避免的幼稚(虽然幼稚也已经很了不起了)以及国家的不统一无法令人满意,于是北伐军以党军武力统一,公权力重集于一党即为必然,于是这种更极端的、与分权制衡观念完全反向的激进主义就向共产主义发展,其最后的胜利不能不说确实是历史的选择。早在20世纪20年代初,王国维先生就已经预见到中国未来将“以共和始以共产终”,这并非一语成谶,而是表明着先知大哲的惊人洞察力和预见力。 (阅读全文)

康德哲学中的先验、超验和先天 
    康德哲学中的transzendental、transzendent、apriori,英文分别译为transcendental、transcendent、apriori,中文译名现在比较通行的分别是先验、超验、先天。 
    这三个词区分开来的关键是弄清“先验”的意思。“先验”同另外两个词的意思都有关系,通常也最容易和另外两个词相混。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先验”的意思是康德硬生生规定出来的(尽管在古希腊以来西方哲学中就有了先验论证,但对先验本身进行说明并规定清楚的,却是始自康德),因此,也只有明了“先验”的意思,才可能真正进入康德哲学。  (阅读全文)

吴洪森:文化才是第一生产力
    长期以来,我们一直流行一个错误的观念,认为文化不是生产力,不能创造物质财富。认为从事文化就是精神贵族,它是需要用钱来养的事业。我上面举的几个例子已经足以证明这种观念是鼠目寸光造成的严重错误。从长远和广大范围来看,良好文化形象给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所带来的回报是远远大于对它的投入的。因此一个有远见的政府应该制定长期政策,大力投资于文化教育事业。上面我提到过诺基亚,这样的公司在芬兰出现决不是偶然的。芬兰的教育经费占国民预算的比例高达18%,在全球排名第二(全球教育经费投入排名第一是瑞典,占国民预算18.4%),芬兰的科研经费在全球排名也是第二,占预算3.3%,仅次于美国,排名第三的是日本,占预算3%。有了这两项全球排名第二,去年芬兰的国际竞争力在全球排名第一。芬兰没有文盲,高中以上程度占总人口58%。芬兰政府是世界上最廉洁的政府,正是有这样的文化教育背景,才会出现诺基亚这样傲视全球的高科技公司。十年前,诺基亚只是一个以从事林业机械为主的公司,前苏联解体之后,原先主要以苏联为贸易对象的芬兰陷入非常困难的境地,但是由于他们实行了准确了文化和教育政策,通过十年努力,人均国民产值进入最发达国家行列,而诺基亚公司则从默默无闻变成全球最著名的公司。诺基亚一个公司的股票市值就等于香港整个股市的一半。(阅读全文)

更多精华文章:
三月每日推荐精华                       四月每日推荐精华

 

 

 

   

 访 问 真 名 网 主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