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五 期

真名周刊——每周精华文选

 

谈 天 说 地

  为什么要等总理批示严查劣质奶粉 专项调查组才连夜前往阜阳
   安徽阜阳劣质奶粉坑害儿童事件经媒体曝光后,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作出批示,要求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这一事件进行调查。
  昨日下午6点,由国家质检总局、国家工商总局、卫生部组成的专项调查组,从北京出发奔赴阜阳。
(全文阅读)

吴琦幸:华裔能够融入美国主流社会吗
    由美国华裔精英组成的最有影响力的非盈利团体百人会,曾经在911之后的2001年2月,委托专业调查公司对于“美国华人在美国人心目中的形象”做过一个跌破人们眼镜的民意测验。在那个调查中,对于全美国一千多位不同职业的成年人士进行问卷调查,谈他们对于华裔的印象,答案中约有四分之一的人对华裔有负面的看法,百分之二十三的人不愿意看到亚裔当选总统,百分之二十四的人不愿意跟亚裔通婚,百分之三十二的人认为美国华裔对中国比对美国更忠诚,还有一部分人不愿意成为华裔或者亚裔的邻居。(全文阅读)

美副总统切尼在复旦大学发表演讲(全文)
……[切尼]:诸位的国度与几代人相比,有如沧海桑田。我第一次来到中国,我和基辛格和尼克松总统访问了北京。就中国人民而言,那是煎熬岁月的尾声,美国和中国当时着手恢复外交关系,我们都认为,苏联对我们构成了共同的挑战,不过美国的领导人还了解到,那时的中国,在时代特有的雷同背后无疑蕴藏着伟大的民族精神。几十年来,更多的自由和机会的到来,世界还刚刚领悟到贵国的创造力和企业精神,在座的每一位都是贵国这种精神的见证,我对贵国充满了希望。(全文阅读)

改革面临挑战——中改院第四次改革形势分析会观点摘要
   中改院以“改革面临挑战”为主题,在海口举办了第四次改革形势分析会。迟福林执行院长主持会议,来自北京有关研究机构、高等院校以及地方政府的20余名专家学者和官员参加会议并发表意见。现将与会部分专家的主要观点整理如下: (全文阅读)

“西部大开发”的代价
  
如今很多中国人正在为“西部大开发”神魂颠倒,似乎终于等来了可以实现“腾飞”梦的时机。其实西部开发不是今天才开始,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新疆人简称其为“兵团”)就是五、六十年代开发新疆的典型。(全文阅读)

 

 

经 济 观 察

  透视中国企业资产负债表
……昨天,美国证交会和中国人寿双方都拒绝对调查发表意见。中国人寿IPO的筹资金额在去年排名全球第一,当时投资者的认购热情十分高涨。但现在有美国投资者起诉中国人寿,指控该上市公司没有披露其国有的母公司涉嫌金额高达54亿元人民币(合6.52亿美元)的会计违规行为。对此,中国人寿已表示将提出“强烈”抗辩,理由是这些被指控的违规行为与上市公司并没有任何关系。这些违规行为是在中国国家审计署的一份初步报告中浮出水面的。(全文阅读)

亨利·明茨伯格谈政府与商业管理
……资本主义根本就不曾胜利过,胜利的是平衡。在西方,我们一直生活在一个平衡的社会里,我们有强大的私营部门、强大的公共部门以及介于这两者之间的其他强大部门。在一些社会主义国家里,这些平衡被打破了,国家控制了相当大的组织活动。(全文阅读)

如何看待中国的“地下金融”和孙大午案件
……中国的银行从农民身上吸取存款,不给中小企业贷款,却强迫给世界500强的大企业贷款。这种做法堵死了所有金融机构正常经营的渠道,把一个生机勃勃的中国经济变成了朱老板一个人投资的经济。现在看政府那些国债大工程,都是呆坏帐的主要来源。(全文阅读)

李志宁:中国的宏观经济叫人捏着一把汗
……数据显示:中国的 “总供给”已经大大超过了“总需求”,出现了非常的不平衡。今年,不仅没有一种商品供给不足,而且商品种类中86%均供过于求,而且国内的“库存积压商品总值”已经高达4万亿元之巨!这个数字在1996年约为1.33万亿元,经过5年,于去年达到3万亿元库存。而现今仅只1年,就飞速胀大到了4万亿元,它与GDP的比例约为41%。这是个令人恐怖的比例,但在我国似乎没有人因此恐怖,大家仍然兴高采烈,高唱赞歌或者大扭秧歌。但要知道,在西方国家,这个比率通常不会超过1%!(全文阅读)

卢周来:边缘的言说(一)——关于制度变迁的经济学札记(全文阅读)

 

百 年 树 人

  杜光:救救教育——把教育从官场化市场化的困境中解放出来
……现行教育体制中存在着两个最大的问题,一是官场化,一是市场化;官场化导致官本位,市场化导致钱本位。这是当前教育陷于困境的两大因素。(全文阅读)

黄万盛哈佛通讯之八:如何治学实际上是如何做人
    大而无当、急功近利、浮夸空洞、不求甚解的学风不是几个人的事,而是几代人的迷失。特别是近半个世纪来,那种“人定胜天”的世界观,无限夸大人的主观能动性,不仅是经济领域里的“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与天斗”、“与地斗”的儿戏胡闹,造成产业和生态的严重破坏,同时也深刻地影响了学术、教育、乃至整个社会,人为的大动干戈标新立异,随意编造历史、拆组学科,以为穷一己之力,可以颠倒乾坤、扭转历史、改造人类,实在是造成了很大灾难,直到今天,所谓的“重写历史”等等,仍然是很蛊惑人心的口号。凡是需要长期积累,化苦功夫,辛勤耕耘才能有所收获的领域,例如学术、教育,靠一哄而起的人造的精神泡沫,除了生产那些有破坏性的闹剧,遗笑后人,是绝无可能产生有价值的学术,和培养出有品味、有关怀的人才的。在这个意义上,仔细品味哈佛校长选择的那句铭文,“人是什么,我们应当注意他”,也许能嚼出个中三味,对那种人为的盲目自信有所反思,对我们百年来的学风有所检讨。(全文阅读)

高钢:遭遇美国教育
……没有统一的教科书,没有统一的考试,没有对学生的三六九等的分类排位。这就是呈现在一个中国记者眼前的美国教育。
    面对与中国教育截然不同的“西洋景”,种种的疑虑、困惑接踵而至,美国教育究竟要培养什么样的人才?“没有残疾的孩子,只有残疾的教育。”这究竟是教育学者的危言耸听,还是对人与教育之间客观规律的深刻认识?(全文阅读)

农村教育融资问题研究
    农村基础教育作为准公共品,具有很大的正外部性或者“邻里效应”。因我国许多农村地区农民收入低下,市场提供的基础教育产品数量不足以满足需求,政府提供将能扩大农村基础教育产品供给,保障人人享有义务性基础教育。保障供给也是我国义务教育法对政府的起码要求。政府应该在全国农村保障提供满足最低标准的基础教育产品,市场则可以根据公民的差别需求和偏好提供同样满足最低标准的、非平均化的差别产品。政府提供基础教育并非一定由政府负责生产基础教育产品。“教育券制”就是一个在公立和私立学校全面引入竞争的机制,在该种制度下,私立学校也可以接受教育部门发行的教育券,从而分享政府义务教育经费。这种竞争倾向于带来效率。从中国财政资金总量来看,农村义务教育问题不是财政资金供给严重不足问题,而是财政资金分配严重不合理问题。设计一种合理的转移支付制度可以解决根本的农村教育融资问题。(全文阅读)

 

读 书 心 得

  唐德刚:胡适的历史地位与历史作用
    在一整部的《传统世界文化史》里面,更具体的说,也就是20世纪以前的世界文化史里面,我们底《中国文化史》所占的份量──(且让我大胆假设一下)──大致是三分之一强,或二分之一弱。而在这撑起传统世界文明半边天的中国文明中,起栋梁作用的东方文化巨人,自古代的周公、孔子而下的诸子百家,到中古时期的名儒高僧,到宋明之际的程朱陆王,以至于20世纪的康孙梁胡,严格一点来说──也就是以胡适的文化阶层为座标来衡量──其总数大致不会超过100人。(全文阅读)

视野之外的纳粹女性——读《纳粹女人》
    看影片《辛德勒的名单》时,法西斯集中营里的纳粹女看守凶恶的形象虽只寥寥几个镜头,却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即使女性,一旦成为纳粹后也变得那样狰狞可怖,有的集中营里的女看守其凶残程度丝毫不亚于男看守。然而,在人们回顾二次世界大战史料时,纳粹女人常常居于大多数人习惯的视野之外,因此对她们的情况很不了解,即使知道也只晓得点皮毛。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新近出版了由班玮、曲俊雅翻译的《纳粹女人》一书,弥补了这个缺陷。书的作者安娜·玛丽亚·西格蒙德是奥地利研究历史的学者,她在德国和奥地利的历史档案馆里做了大量的艰苦的研究工作,掌握了丰富的史料和生动细节,半个多世纪的时空间隔使她可以冷静从容地重翻历史,并参考学术界研究第三帝国史的最新成果,比较大量当事人和第三者的描绘,最终得以完成此书。诚如作者所说:“我想通过这本书填补第三帝国史的一页空白。我并没有虚构什么,也没有自己站出来妄发议论。我认为那些历史事实本身就比任何虚构更引人入胜。”(全文阅读)

老酷:我的诗意之旅
……铺着一张旧床单,我枕着一本《约翰·克利斯朵夫》,手里拿着一本《普希金诗选》。普希金的诗我读过几种版本,有戈宝权译的,刘湛秋译的,零散地还读过乌兰汗译的,现在我手上拿着的是查良铮的译本。虽然骨子里我喜欢莱蒙托夫甚于喜欢普希金,但是普希金不像莱蒙托夫那样阴沉,灿烂得正好适于让我东施效颦、装模做样,装模做样地拔掉一棵操场上的小草喂进嘴里,嚼成绿色的汁液,再蘸着它写诗。(全文阅读)

寻找信仰的集体无意识——读《在路上》(全文阅读)

一个老花花公子的一生(全文阅读)

 

真 名 笔 会

  格非:我的启蒙老师
一九七一年九月,我们村庄像变戏法似地一夜之间变出了一所小学。一些略微识得几个字的农民于是也就一夜之间变成了我们的老师。这所学校开始时竟然是露天的,后来搬入一座破庙,用土秸泥糊了几排课桌。再后来新建的校舍落成,但课桌仍然是泥砌的。所不同的是,麦秸秆和泥巴糊成的桌面上刷了一层白石灰。我们一不小心就会将铅笔扎入桌面,时间一长,几乎每张课桌上都布满了一个个圆洞。到了春天,这些洞里住进了蜜蜂,当那些肥肥的蜜蜂从洞里钻出来的时候(它们通常是臀部先出来),班级里哪怕是最胆小的小女生,遇到这样的场面,都会显得镇定自若。她们通常用课本重重地一拍,身体微微一侧(瞄准窗户),再用指甲轻轻一弹,那些可爱的小蜜蜂尸体即刻就飞出了窗外。(全文阅读)

漆漆:比青春残酷
    唱诗班里的歌声响起来的时候,男孩蓝衣蓝领,女孩白衣红领。青春的悲歌之后,竟是这样恬静纯洁的圣歌;天国和尘世的巨大反差,落实在每一个人的肩上。时代的确有它的前定,人在其中的命运,错综复杂,不可理喻,发散出无奈而残酷的光芒。
    也许青春就是残酷的,也许这就是青春的宿命;魅力和危险,美丽与歧途,忠诚与背叛,所有不可索解的秘密,都销蚀在青春里面,都销蚀在成长的过程中间。
    那一天,我们悲喜交加。我们将长久地受着感动,为这不可能的青春的爱情和这不可能的青春的死亡的亘古纠缠,为这纠缠中人的生涯里动人的离合。
(全文阅读)

张征:那时那刻——追忆与惘然
    回忆时刻,首先跃然而出是条碧色的小河,绵亘在烈士墓地不设铁门的一面。墓地安在童年居住的小镇上。小河是如此的“迷你”,中间还有半截坝土,我总是那么一纵,于坝上接力便到了彼岸,有时亦惊带着荷上田鸡也是一纵,扑通没入水里。墓园里满目翠柏,可算得草木葳蕤,间或有长尾黑雀于头顶不高处飞掠,姿态恬然。(全文阅读)

韩浩月:三年不读书
宋人黄庭坚曾说,“三日不读书,便觉面目可憎”,小资鼻祖张爱玲好像也说过这句话,掐指算来,我已经有三年没好好读过一本书了,按这标准,恐怕我得学李敖在一封情书里形容过的那样,要脸背对着女孩走路,还要发出“老天爷呀!我是‘不堪回首’的呀!”这样的感叹。我不信鬼,不信神,但偏偏相信“腹有诗书气自华”这类的鬼话,隔个十天半月不看书,心里总有些揣揣不安,倒不是担心自己本就不太周正的脸变成了阎王面,作为一个把写字当成终身爱好的人来说,不读书,还有啥资格作文?(全文阅读)

陈愚:方外与方内的挣扎
在中国历史上,或许还有千千万万个隐逸山林默默终老的“真人”,只不过孙登多出一点幸运。我们已经再难以想象,“啸”究竟是怎么样的一种奇妙的情态、声音,正如我们无法想象嵇康在刑场的绝曲《广陵散》是如何惊心动魄。正是“啸”,把孙登和竹林七贤中的阮籍、嵇康联系在一起,然后才让历史没有真正彻底忘却曾经有过这样一条灵魂,曾经在这尘埃遍地中苦苦地逃避着尘俗的蒙垢,而且终于纤尘不染地在这个世界存在过。(全文阅读)

 

休 闲 天 地

 

我只是一个过客(图文)
"我只是一个过客
孤独是我忠诚的伴侣
清贫是我耳畔的风
窗外的世界自有它的精彩,它的无奈  (全文阅读)

半大猫的幸福生活(全文阅读)

唐僧给孙悟空的“考研劝戒信”
……按理来说,凭你在取经时候的贡献,应该能保的,都是你跟上面的关系总是处不好,当时上面给我们取经小组一共两个保研名额,我想就按贡献大小给你和八戒。报上去后上面对你的意见大得很,尤其东海龙王对你意见最大,说你当年借了他的定海神针到现在还不还。就光这一条我就没有发言权了,你说现在取经完都300年了,你还拿个那棒子有什么用?就是有用续借也总要打个招呼嘛,你不打招呼人家怎么知道你要用,打招呼给人家人家是不会不给你续借的嘛……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好了,又扯远了。还是说你保研的事,龙王后来上下活动了一下,最后你的名额就给小白龙了,虽然你没有保上有点遗憾,但给小白龙也总算是落到我们小组内了,况且白龙马没有功劳有苦劳,给了也就给了 。(全文阅读)

请将记忆挂在你的窗口(图文)
把以前的某些片段挂在树间,
听着风把那些又重新吹起。(全文阅读)

加菲猫语录(全文阅读)

 

文 化 艺 术

 

古代妇女头面风韵(图文)
  古代妇女的首饰,除了常见的簪钗、步摇、梳篦及金钿之外,还有金胜、玉胜、方胜、彩胜、玉梅、雪柳、灯球、闹蛾及珠翠等名目。这些饰物统称"头面"。(全文阅读)

黄沙漫天为谁舞,红装剥尽痕累累(图文)
    敦煌,一个谜,一个梦,一个永远难以企及的智慧!她地处河西走廊西端的戈壁沙洲,是汉唐丝绸之路的咽喉要塞,它历经千百年沧桑,在茫茫戈壁沙漠的怀抱中,闪烁着绚丽的光彩。飞天,舞伎,建筑,彩塑,一幅幅精美壁画,佛和斑驳的影像……
     风沙掩不过,这是永远的敦煌……(全文阅读)

名人生命谢幕的最后留言!
    有一位哲学家说过这样的话:死亡是人性最耐人寻味的一次反射。每一个人的死可能都是不同的,名人会有什么异样?当他们和死神相遇时,他们会有什么异于常人的表现?生命的最后一刻来临,他们会说什么?
    幽默地挥手:“不要慌,我已经准备就绪。”(全文阅读)

北海月:让黑暗说话!——电影《女魔头》及其它
   
当《蒙娜丽莎的微笑》(Mona Lisa Smile/2003)还在温和地绽放的时候,我躲进了阳光背面,细细品味《女魔头》(煞女Monster/2003)带来的揪心疼痛,不是我不爱光明,而是因为光明带来的想象几乎都无一例外会被黑暗的真实打败。似乎很绝望,这种绝望伸展于如许斑驳的光影间,就像我看到的这部《女魔头》。(全文阅读)

古琴琴曲题解(图文及MP3下载)
《二香琴谱》:
    伯牙学琴於成连先生,三年而不成。成连云:“我师方子春在东海中,能移人情。”乃与俱至海上,成连剌船而去,句时不返。伯牙延望无人,但闻海水洶涌,林岫杳冥,萃鸟啁啾。悄然而悲曰,“先生移我情哉”!援琴而作水仙之曲,遂为天下妙。是曲,李玉峰先生得之广陵吴观星。逸韵泠然,摹神之作也。(全文阅读)

聂鲁达:我在这里爱你

  我看见我自己如这些古老的船锚一样遭人遗忘。
  当暮色停泊在那里,码头变得哀伤。真名网../
  而我的生命变得疲惫,无由的渴求。
  我爱我所没有的。你如此的遥远。(全文阅读)

 

历 史 科 学

  范忠信:关于梁漱溟先生的记忆
   梁漱溟先生,是中国近现代学术史和政治史上的双重重要人物。
  在一百多年沧桑巨变的中国近现代史上,这样的人物,只有康有为、梁启超、章太炎、胡适、梁漱溟等寥寥数人。
  梁先生是我平生最崇敬的伟人之一。我从前一直想写一本《梁漱溟思想评传》,曾就此直接征求过梁先生的意见,未获同意,于是放弃。后来,社科院近代史所研究员马勇先生为梁先生作了思想评传。但是,与梁先生的一段珍贵的交往,对梁先生的大儒风范的有幸亲炽,我将终生不能忘怀。值此梁先生诞辰110周年暨逝世16周年之际,特撰此文以志缅怀,并粗略表达我对梁先生儒者风范的一些认识。(全文阅读)

张耀杰:30年代“中国民权保障同盟”的建立与夭折
    “中国民权保障同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人权组织,成立于1932年底。这个由当时中国的知名人士发起成立的组织,本可能为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做出重要贡献。但发起者从一开始就以利用该组织从事党争为目的,因此把该组织的运作置于见不得阳光的暗箱黑幕里。坚持依法保障公民权利的胡适难以苟同该组织负责人的种种作为,乃批评“同盟”主事者的不当做法。但“同盟”的把持者却容不得内部的批评和讨论,以开除胡适为报复。该“同盟”名为人权团体,其内部运作却如同极权政党,不但不尊重其成员的自由和人权,且为若干发起人专横把持,结果夭折于创立之初。(全文阅读)

王军:吴晗与梁思成的牌楼之争
……当年在国务院工作的方骥回忆起梁思成与吴晗的一次冲突:
  梁先生为了旧都多保留一些有价值的牌坊、琉璃宫门等古建筑,在扩大的国务院办公会议上,和自称“改革派”的吴晗同志争得面红耳赤,记得有一次,吴晗同志竟站起来说:“您是老保守,将来北京城到处建起高楼大厦,您这些牌坊、宫门在高楼包围下岂不都成了鸡笼、鸟舍,有什么文物鉴赏价值可言!”气得梁先生当场痛哭失声,这都是我们这些在场作记录的同志耳闻目赌的事实。
  1953年的一个夏夜,林徽因与吴晗也发生了一次面对面的冲突。(全文阅读)

爱因斯坦临终前毁掉手稿
  据俄罗斯《真理报》日前披露,爱因斯坦临终前将其最新科学专著的手稿付之一炬,其灰烬被他的亲人连同他的骨灰一道埋入地下。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科学专著?遗憾的是,答案被伟大的物理学家永远带走了。人类试图解开这一秘密的种种尝试都建立在目击者推测、假定和回忆的基础之上,而这些推测、假定和回忆也没有太大的可信性。不过,除此之处,目前并没有探究这一谜底的其它途径。(全文阅读)

章鸿芸:试论阿兹特克文明
    阿兹特克族是古代墨西哥文化舞台上最后一个角色,他们创造了辉煌的阿兹特克文明,开创了阿兹特克族最兴盛的时期。我们从简单的了解阿兹特克帝国的历史进程和它在各方面的情况来粗略的认识一下这个文明。阿兹特克族是北方贫瘠而居无定所的狩猎民族,后来侵入墨西哥谷地,征服了原有的居民托尔特克人。在十六世纪西班牙入侵之前,特诺奇蒂特兰作为阿兹特克帝国的中心,拥有人口20-30万,是当时世界上最繁荣的城市之一。它的文化不仅具有自己民族的特色还具备其他部落的特色,它的宗教信仰就是其中比较明显的一个方面。在宗教的庇护下阿兹特克的经济得到了长足的发展。经济的发展进而推动了阿兹特克人的教育、科学研究、天文学、历法、文字、艺术各方面的发展。阿兹特克人的辉煌文明最后毁于西班牙殖民者之手,它的历史从此被拦腰截断。(全文阅读)

 

学 术 动 态

 

徐友渔:简论李慎之自由主义思想的形成
……李慎之先生逝世后曾有一阵,海内外有人对于他算不算思想家有过激烈争论。大致说来,持否定意见的人是用一种绝对的、学院派的学术的标准。我认为,李慎之应不应该被称为“思想家”或“大思想家”,是不太重要、也说不清楚的问题,因为人们对何谓“思想家”有不同的评判标准。至于李慎之在中国历史上是否具有梁启超、胡适那样的地位,这只能留待历史来评判,崇敬李慎之且自认为是其同道的人士,不必匆匆地为他争历史地位。 
    重要的是要准确理解李慎之在当代中国思想坐标中的位置、在当代中国政治变革中的作用。对于落后、不幸、现在处在变革的关键时刻的中国而言,重要的不是李先生在世界历史坐标中的绝对位置,而是他在当代中国思想解放运动中的相对地位。(全文阅读)

余英时:为儒学的21世纪前景忧心
    “我只是一个学历史的人,又曾幸运地参与了儒学文化的最后阶段”。余英时作为当代海外卓有建树的历史学家,以丰富的史料,对中国文化演进历史、内在规律作实证描述与客观考察,创建独到的文化建设观。更引人注目的是他提出一个“韦伯式的问题”,开发中国文化矿藏,寻觅支持中国经济发展的伦理原因,在学术界发大音响。他在这方面所做的贡献主要体现于他的名著《中国近世宗教伦理与商人精神》。(全文阅读)

约翰.格雷:伯林的历史观
   “人们一般都同意,对现实的颠倒掌握易于导致幻想或乌托邦,但是,颠倒或蔑视现实的方法却有许多种。没有充足的逻辑理由或经验根据而蔑视既成的假设和规律,这种非科学的做法不是可以经常见到吗?相反,以规律和理论的名义,凭借从其他领域(如逻辑学、伦理学、形而上学、科学)抽绎出来的原则来忽视或歪曲别人对特殊的事件、人物和事物的观点,这种超越范围而乱用原则的非历史的做法不也经常出现吗?那些被叫做盲信者的理论家,在他们对现实的知觉不能战胜他们所持的某种信念时,他们不正是这样用原则来歪曲现实的吗?他们为此企图建立一种可以适用于一切具体历史的原则,然而,无论人类的科学如何发达,即使除了蒙昧主义者之外所有的人都希望他们能够发现真正的为经验所确证的个人和群体活动的规律,这也是在做不可能办到的事。这不但是一种超出人类能力的徒然的理想和希望,而且是一种根源于对自然科学和历史的本质都缺乏理解的妄想。”
(全文阅读)

费正清:中国和日本
    远东是欧亚大陆上最后受到欧洲扩张影响的主要地区。中国和日本之所以在俄国、近东和印度之后才受到这一影响,是由于各种因素。首要的也是最明显的事实是,远东明确地说是欧亚大陆上距欧洲最远的部分。中国和日本并不象俄国和奥斯曼帝国那样与欧洲相邻;它们较之印度在更东和更北面。或许远东这两个国家政治上的团结比地理上的孤立更为重要。欧洲入侵者不能在中国和日本实施分而治之的政策,而这一政策在印度却非常有效。(全文阅读)

 

 

更多精华文章

 

时 事 评 说

经 济 观 察  
读 书 心 得
文 学 原 创 休 闲 天 地
文 化 艺 术 历 史 科 学
学 术 动 态  

 

   

 访 问 真 名 网 主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