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36|回复: 2

[转帖] 写于十七年前的一部小说/谢春池:<耶稣圣像>读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6 05:57: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谢春池:  《耶稣圣像》读后?

《耶稣圣像》完稿于1983年10月,《福建文学》看中它,然而,在稿子编定就要发排时,却
被撤了下来,从此未能再发表,这是一种必然。当它从尘封了17年的旧纸箱里的作者的一大堆手稿中被掏出
来,纸已经发黄,也脆得稍不留神一碰就会破,又因长期塞在信封里,折皱难于抻平,四边
略有卷曲。让我感触最深的是整整一叠不算厚的手稿,有着一种难闻的味道,它很干燥,因
而不是潮湿发霉带来的,而是长期
不见阳光的窒息后突然的散发。我意识到它等了整整17年,或许就是在等重新获得生命的日
子的到来。?
不过,我对这部小说还是没有把握,在未读之前,我先入为主地以为它肯定带着上世纪80年
代初的很深的痕迹。这样想,当然不是没有原因的,正是在那些年里,我读过作者在《福建文
艺》、《厦门文艺》、《厦门日报》发表的一些文学作品,大多写一些工厂、商店或者改革
的事,和我的文学作品一样,有很强的政治色彩、相当的概念化和图解化,这是我们这一代
作家从前的通病。而我之所以一听说这部小说即刻就想把它收入《震撼与反响》这部文集,
原因很简单,其一,它所写的是我们所经历的,内容与文集很吻合;其二,作者为厦门老三
届知青,文集的大多数作者即厦门老三届知青;其三,《福建文学》当年想发,它就不是一

太差的作品。况且,作者自己相当看重看好它,总有其道理。据说,它被退稿之后,本想在
文学创作方面有所作为的作者几经考虑,最终放弃写作,离家出国,走上经商之路。作者受
到什么样的打击我不了解,但,他因了这一部作品而改变人生轨迹是事实。这样的事乃为许
多人无法理解。退一步说,即使以今天的标准评判,它并没有多少艺术价值,却一定有其历
史价值。?
今天午睡之前,我打算先读几页,争取这两天内读完这部作品,然后再决定如何编发。读到
第五、六页,我被吸引住了,用了一个多小时,才读完它。不是一口气读完的,一口气无法
读下去,阅读过程断了好几次,因很沉重,换了好几口气,才终于读完。我完全没想到,这部写
于1983年的绝不可能成为经典亦不可能传世的短篇小说,居然让我一次次地感动着,甚至,心
颤抖起来。最让我惊讶的是,它几近突破那个时代尚未完全砸碎的思想禁锢。在那政治色彩强
烈的岁月,作者赋予这部小说浓郁的文学色彩。在此基础上,由于回到生活的真实,又达到
某种程度上的艺术真实,其文本必然地对极左政治以及现代迷信个人崇拜产生根本的否定。
窃以为,正是在这一点上,历来胆子较小的《福建文学》最终忍痛割爱,把它“枪毙”了。
(若是其他胆子比较大的刊物,如《作品》、《上海文学》等,能发吗?我不得而知。)如今读到《福建文学》编辑当年的批改,就会觉得,此判断不虚。比如把“这本粉红色的小
册子倒跟多年前风行一时的红宝书差不多大小厚薄呢,令人不由得想起了当年的‘早请示晚
汇报’活动”;“他奉行的是尽心竭力爱人如已的基督精神”;“看不到一丝光明和希望”
;“同一瓶农药或一根麻绳结束自己的生命”等句子删掉。最引人注目的是文稿第9页的“
‘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宝像呢?’”这句话被红笔圈起来,在底下该编辑批注着:“关键是此处。可改为
‘那大橱背后呢?’”在文稿的第10页该编辑索性把“毛主席,毛主席宝像后头”改为“那大橱背
后”。不能犯上!这部小说当年这样的命运不可避免。?
依我陋见,别说厦门,就整个福建而言,80年代初,像他把人性写得如此感人、美丽,且还
有几分深度的小说并不多。让人心爱、心疼乃至心碎的是我的同代女孩、这部小说的主人公
之一张宁心。这的确是一个悲剧人物。也正因为作者写出了这么一个女孩,这部小说也才略
有些许的悲剧美。当然,作者也竭力要挖掘“我”及张牧师的人性,竭力进入人物的心灵深
处甚至灵魂深处,因而,小说的矛盾冲突就不是表面化的虚张声势,而是人之本质的体现。
小说的故事情节并不独特,它的构思却不一般化,自有扣人心弦之处。我不知道小说是否有
作者自身的经历,但,我以为男主人公“迪生”就是作者个人的投影。所不同的是“迪生”
最终没有出国,而作者却出国了。这或许是差强人意的判定。?
这部短篇小说未能发表,显而易见,上世纪80年代的福建文坛、厦门文坛因此失去了一部好
小说;作者弃文从商,离梓出国,福建文坛、厦门文坛少了一个好作家,厦门知青作家群也
少了一位高手,而他又未能成为大洋彼岸出色的商人,这实在是令人遗憾的。如今,我们将
这部小说收入《震撼与反响》这部文集里,我们对这部小说不作任何删改,并把被《福建文
学》编辑删改的段落恢复,并恢复了按编辑意见弃用的原题《耶稣圣像》,且保留了《福建
文学》拟发表改定的题目《心扉的冲撞》,让它以原貌全貌和读者见面。?
至今,我还不认识作者吴铧。这位插队闽西永定的老知青,乃67届高中同学,比我高整整三
届,我该称他兄才对。??


2001年9月10日中午至11日中午




发表于 2012-1-6 14:49:59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的年轻人读这小说,也许认为主人公太美化了。其实那时候,确实出国与现在完全不一样的感受。

本篇评论很真诚。时代背景的分析也令我们感到亲切。但是我不认为这小说没有在福建、厦门没有出版是福建、厦门失去了一部好小说,也不认为作家吴铧当年出国是福建、厦门文坛的损失,更不赞同说在外国没有成为“大洋彼岸出色的商人”有什么遗憾。因为,好的作家毕竟会经得起时代、国界的考验!好的作品是不会过时的。在外国并不是每个人都想努力当一个什么出色的商人呀。
发表于 2012-7-2 20:48:11 | 显示全部楼层
的确的确,我昨天看到1983,也觉得吴铧先生真是太有洞见了……这篇小说的寓意,现在还没有过去,我们都还在这寓意中。我倒觉得是结尾太震撼,是这个结尾让编辑无从把握吧。那会儿,“学成归国”的豪情……呃……还在那么大的话语下……否定文革不彻底,就是我们今天的这个结果吧。

那位老父亲对他们的的宽恕和救赎,迪生居然解读为“交换”,这也是非常精彩的一笔。毛教只会把人欺骗成一个肤浅的民族主义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3-28 16:14 , Processed in 0.128682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