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48|回复: 7

[原创] 资本家的走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5-8 13:58: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资本家的走狗


这是一个我听到的、觉得非常震撼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当时是一位14岁的少女,她回忆60年前的一件往事。以下是这位故事主人公的讲述。

1949年南京解放后,很多有豪宅大院的有钱人纷纷弃房逃走,于是这些空下的豪宅大院就被普通人住了进去,就好象旧诗中讲的那样:“昔日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那年我父母调动到南京工作,我就随父母一起来到南京,住进一栋已经逃往美国的官僚资本家的大洋房。这栋大洋房位于南京鼓楼附近的南秀村,当年国民党在修建首都南京时,在鼓楼一带修建了各种“新村”,也就是现在所说的“富人别墅区”,我们住进的这栋豪华大洋房,位于南秀村靠近上海路的地方,是一栋二层楼的法式建筑,还有一个很大的花园院子。

原来住在这里的资本家,当然是独门独户一家人住这么一坐大洋房,但轮到我们住进去的时候,已经有十家人住在那里了。除了这十家人之外,院子里还住着一条狗,院子里的人告诉我,这只狗是“资本家的走狗”。在这之前,我读过不少进步文章,不少文章中把替资本家做事的人称为“资本家的走狗”,所以我对“资本家的走狗”这一形容词颇为熟悉,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一条真正的、名副其实的资本家的狗。

原来这条狗的主人在仓惶逃离时,无奈把爱犬留了下了。其实,与其说割爱留下,还不如说是带不走。因为那时开往美国的飞机,天天架架满员满仓,连人都很难挤上去,更何况一条区区小狗,如何乘得上飞机呀!无奈,这狗的资本家主子留下一箱进口的狗食罐头,希望后来人能够善待他的这条走狗。

资本家走狗的狗食早就吃完了,但它还住在这里,所以严格地计算起来,我们这个法式洋楼的大院里,一共就是十一家了,因为人家资本家还正正经经地给这只狗盖了个漂亮的小狗屋呢。

这只狗,浑身金黄色,头简直就是像布娃娃狗熊一模一样,连四根狗腿也被毛茸茸的金黄色绒毛裹着。后来我才知道,这就是非常名贵的法国种“布朵儿”狗啊。它的脖子上套着一个皮套,皮套的中央挂着一个铝合金小牌子,上面用法语写着这只狗的名字“ra ra liza”,硬要翻译的话,就是“拉拉丽莎”。

但是这个狗的法国名子实在麻烦,在那个柴米油盐都顾不上的年代,我们怎么也记不住这个充满小资产阶级浪漫情调的法国名。因为它浑身金黄色,又是那么娇小,大家就用通俗的中文给它起了一个通俗的名字叫“小黄”,就像我们汉族的象形文字一样,“小黄”也是象形名字,大院子里的人们马上就习惯了它的通俗名字。于是,这只貌似高贵的法国小狗也就随着朝代的变更,名字也跟着变更了。

小黄,自然是我们这些小孩子们的宠物啦。可是大人们对待小黄的态度,却有截然不同的两种。第一种是阶级斗争的主旋律,主张:“解放了消灭了资本家,这只资本家留下的走狗,也理应当得到与资本家同样的下场,毫不留情地消灭掉。”

另一种却是人道主义的主旋律,主张:“狗嘛,不就是一条狗,狗又哪里知道谁是无产阶级,谁是资产阶级。”
阶级斗争派则争辩说:“你没见过吗?狗见了穷人就要咬,见了富人就摇尾巴,它当然知道谁是无产阶级,谁是资产阶级了。”
人道主义派又反论说:“难道我们还要把狗也分出成分,分成‘资产阶级的狗’,‘无产阶级的狗’的不成?再说了,孩子们又那么喜欢它,权且当成一个孩子们的玩具,饶了它一命,也是造化啊。”
大院里的十户人家,有四家属于阶级斗争派,六家属于人道主义派,人道主义派占了上风,所以小黄就没有重蹈它主人的命运,在这个大院里住了下来。主人给小黄留下的狗罐头早已吃完了,不过总是有人将残汤剩饭送到小狗屋,所以小黄尽管没有以前香肠牛排的奢侈生活了,但也靠剩菜剩饭平安地存活了下来。

小黄,毕竟是一条狗,对于中国翻天覆地的改朝换代全然不知,更不知道它这只狗也差一点被划入资产阶级,所以,以狗仗人势之狗性还是难改。最初对我们这些新主人不仅是看不起,还有一些敌对情绪,整天不开心,见人就:“呜,汪、汪……,呜,汪、汪”吠个不停。不过,我们这些小孩子还没有被灌输进阶级斗争的概念,更没有“痛打落水狗”的精神,对于可爱的小动物,自然就觉得可爱。不到一个月,小黄不仅认可自己的新名字,也认可了我们这些新主人。

我们这些小家伙,争先恐后自动地轮流带着小黄出去散步,小黄在这个大家族中也渐渐地习惯了。对于十户人家不论男女老幼,一进门就殷勤地摇着尾巴。在那个缺乏人情味的时代,大院里的人们从小黄的热情中,倒是无形中地感到一点温暖,我们这些小孩子则在小黄这条忠实走狗的身上,感受到主人公的滋味。

然而好景不常,1951年下半年至1952年初,就在我们这大院子难得的和谐气氛中,传来了一个惊人可怖的流言;“新中国,不能让狗与人民分粮食,凡是狗,一律格杀勿论。”

不久,南京的大街小巷中,不时传来狗的凄惨叫声,我们才真正相信这个流言非流言,是真的行动起来了。听大人们说这还有个名堂叫“打狗队”,有组织一队人马,专门上街打狗,见狗就杀,也不管是无产阶级的狗,还是资产阶级的狗。

因为小黄的善解人意,因为小黄的可爱,当然也因为小黄是在大家你一口我一口残汤剩饭的义养下,实在并没有耗去我们什么粮食,反而给我们带来温情。所以,我们大院的人开始策划保护小黄,就是连大院里的阶级斗争派,也开始保护小黄了。因为打狗队不管是无产阶级的狗,还是资产阶级的狗,见狗就杀的做法,不符合他们的阶级斗争理念。

我们保护小黄的最原始的方法,就是砍掉小黄的外出散步,只带着它在院子里溜达。最初小黄出于动物的本能,大声抗议:“呜,汪、汪”地叫个不停,我们惊慌失措,异口同声并比手划脚地对着小黄说:“嘘……嘘……,别叫,别叫,让打狗队的听见了,你就完蛋了。”

说也奇怪,小黄似乎领会到这是与它自己性命攸关的大事,竟然忽闪着大眼睛,在喉咙里呼噜呼噜两下就乖乖地在大院子里一圈一圈地溜达,直到它完成排泄物,自己朝小狗屋回去为止。

可是“打狗队”的来势比想象的更气势汹汹,他们模仿当年日本侵略军的地毯式扫荡竟然一条街,一条街地扫荡起狗来。大家都担心,只怕小黄是躲不过去了。

1952年早春二月的一天,我们这些小家伙正牵着小黄在大院子里溜达,临街传来狗的凄惨叫声,小黄听到后,突然神经质地吐出舌头,喘着短气,浑身颤抖,原来它是听到别的狗临死前向其他狗传出的危险信号。我们当时完全没有想到狗的世界也有它们自己的语言,以为是小黄受不了冻,冷得发抖,就把小黄提前带到有屋顶的小狗屋里,并且塞进几把枯叶,心想枯叶垫在小狗屋,可以减少江南地湿的阴冷。

没想到只过了十五分钟,大院门口传来打狗队的呼喊声,我们吓得跑进各自的家。

我刚刚坐在家里的板凳时,就听到小黄大声的狂叫。开始是低低的叫声,接着是挣扎的叫声,最后是垂死的惨叫声。这时我们几个小伙伴一蜂窝跑出来,只见小黄被打狗队的四个成员撕扯成四脚朝天,头被扣在一个大笼子里,只是它的两只眼睛还一眨不眨地朝我们看着,似乎在盼望我们这些新主人会出手去救它。

我看着小黄垂死的求救眼神,心中一阵难过,竟然仗起胆子跑上前去问打狗队的人:“你们要干什么?”“小黄作错了什么事?”
没有人回答我,也没有人作任何解释,小黄就被拉走了。在小黄被拉走的那一刹那,我似乎看到有一滴眼泪从小黄的眼角边淌下。有人说狗是通人性的,我相信这个说法,至少小黄临死之前知道我们没有抛弃它。

现在想起来,国民党的飞机容不下这区区的小狗狗,共产党的大地也容不下这区区的小狗狗。小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那求救的眼神渐渐地变成绝望的眼神。

那小黄绝望的凄惨的眼神,数一数正好是六十年以前的事了,至今依然鲜明地浮现在眼前。

2012、2、11日
发表于 2012-5-8 17:32:56 | 显示全部楼层
人把狗杀光了,人就变成了狗,直到如今,唯一的进步是从三十年前的饿狗变成了饱狗。
发表于 2012-5-9 00:45:3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看到大约自己可以想象到结尾的地方的时候,就不敢看了。我家里是非常爱动物的,我妈妈喜欢养猫,我妹妹喜欢养狗,我家里盛况空前的时候,猫咪和狗狗共枕眠的。那时候,猫咪躺在狗狗的肚子上午睡,看着真是不得不放慢脚步放低声音,不忍惊醒呢。虽然说,养动物真是很麻烦。不过也如我妈妈说,又没有麻烦到你。所以呢,又回到前面在我的街头即景提到的话题,我和我爸爸的手脚都长得细腻白皙,任何事情,如同我那个喜欢夸张的妈妈说的,椅子倒了,都不会扶起来的人。


 楼主| 发表于 2012-5-9 12:00:32 | 显示全部楼层
喻先生说的很形象“饿狗变成了饱狗。”

 楼主| 发表于 2012-5-9 12:03:48 | 显示全部楼层
悟空小姐我 发表于 2012-5-9 00:45
我看到大约自己可以想象到结尾的地方的时候,就不敢看了。我家里是非常爱动物的,我妈妈喜欢养猫,我妹妹喜 ...

我想看悟空妹妹家的“猫咪和狗狗共枕眠”的照片啊!
发表于 2012-5-11 05:00:01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想起来,国民党的飞机容不下这区区的小狗狗,共产党的大地也容不下这区区的小狗狗
-------------------------------------------------------------
1。不知现在进步了,有没有关于狗的法律?

2。这也让我们深思,谁更不善待狗?相比之下,谁更错(主人的错,没爱惜自己家的宠物?弃和灭一样吗?)?
发表于 2012-5-11 05:01:38 | 显示全部楼层
资本家的走狗,这题目真好笑!
 楼主| 发表于 2012-5-11 13:01:22 | 显示全部楼层
西望鹿礁 发表于 2012-5-11 05:00
现在想起来,国民党的飞机容不下这区区的小狗狗,共产党的大地也容不下这区区的小狗狗
------------------ ...

2。这也让我们深思,谁更不善待狗?相比之下,谁更错(主人的错,没爱惜自己家的宠物?弃和灭一样吗?)?
----------------------------------------------------------------------------------------------------

这确实是一个看似容易非常难的事情。所以,日本的宠物店在柜台上都会提醒人们三思而后行。一旦养上狗一定要负责任。看到一则故事,狗的主人不幸交通事故去世,留下的狗怎么办,一般被送到动物保护团体。但是,这样的团体是非盈利团体,收留不下的狗怎么办,最后采取安乐死的办法。可是,有很多人抗议,说安乐死是本人同意才可以,狗本人无法表达也不会选择安乐死。结果这个事情一直争论没有结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5-23 20:43 , Processed in 0.132846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