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41|回复: 15

[原创] 从卡夫卡遗言看韩寒“代笔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5-20 22:24: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卡夫卡遗言看韩寒“代笔门”

上网,看韩寒“代笔门”酣战;下网,读卡夫卡的小说《诉讼》(也作《审讯》),网上,“倒韩”“挺韩”双方打得昏天黑地;书中,主人公约瑟夫•K进入到处是法院的九曲八弯杂乱逼仄的楼道里“出不来”……回头再看网上的韩寒,正落入约瑟夫•K的境地,用毛时代的流行语说,是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韩寒的所有作品、视频被人挖掘出来对照检点,有人甚至用上了笔迹学和音频分析技术。在海内外有良知学人的逻辑推理下,韩寒被质疑得不敢出头应对;在追求真相的普通网民的常识辨识下,韩寒被洞穿得左支右绌。
然而,韩寒已不只是韩寒,除了对韩寒的一个问号都叫好的愚忠粉丝,不少人把他当作一个象征,一根标杆,一位代表,还有牵丝攀藤的巨大利益关系。就在韩寒别说反手之力,连招架之功都丧失的时候,一大批教授、作家、法学家等“公知”出头硬挺韩寒。他们是有“知识”的分子,能煞有介事地拿出理论道道作依据,只不过这些高深的“知识”抵不住草民的常识。
譬如说:有关韩寒的“代笔本属于著作权的私权范畴,只要著作权人自己没有发生分歧,外界无权置喙。”
这话出自著名法学家之口格外雷人。人们是质疑署名韩寒的出版物,而不是干涉韩寒的私生活,许多读者冲着韩寒的名字买书,难道没有权利寻求真正的作者?
再譬如说:作家无法自证论。
除了死去的尤其是古代不图名利的作家,活着的作家,特别是对自己写的长篇小说,谁不能自证?
还有的说:拿出韩寒代笔的证据。
这话听起来有理,就像抓小偷一样,捉贼捉赃么。然而,聪明的网民反唇相讥:一位父亲用一岁的儿子的名字发表长篇小说,有谁拿得出他们代笔的证据?
至于什么“有罪推定论”,把读者对作品的质疑当法官的断案,就更经不住反驳了。
最令人惊讶的是,相当一部分人,不啻愚顽的韩粉,海内外不少“有识之士”都妄言“只要文章好,作者是谁不重要”。海外有一家聚集了一批“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论坛,标榜“独立”自称“异议”,容不下质疑韩寒的文章,而赞赏韩寒的鲰论倒可大行其道。
一位自报北大毕业的作者上帖:“‘文章到底是谁写的’跟我一个读者有什么关系呢?……就算真正的作者不叫韩寒,比如叫韩暖或韩温,那也很好,我读的是文章。至于说韩寒拿别人的文章来沽名钓誉,那就沽名钓誉好了,这件事跟我也没有关系。……如果以后看不到这样的文章了,我问你方舟子要。我的目的只有一个:我要看这样的文章。找不出真作者,那就请你闭嘴,我继续看‘韩寒’”。
这番自鸣得意“佻达幽默”的调侃,不论是非黑白罔顾真相道德,竟然得到论坛同仁们的一派起哄叫好,真不知他们凭什么去“异议”共产党的“假大空”。
    看到这些著名非著名“公知”的高论,我捏着《诉讼》书页的手直冒冷汗,我替卡夫卡悬心,幸好他是远离中国的奥地利人。如果他生在当下的中国,定然被中国“公知”们的荒谬淹没溺杀,杀得无影无踪,杀得理直气壮,杀得光明正大。
卡夫卡一生享受着写作的快乐,却始终不满自己的作品羞于发表,许多作品都是被好友马克斯“骗出来”问世的。他去世时给马克斯留下遗嘱:“生前已发表的作品不得再版,所有的遗稿通通销毁,”其中包括《城堡》、《诉讼》等堪称伟大的作品。但马克斯实在舍不得这些文学奇葩,冒着违背卡夫卡的遗愿的负疚心理整理出版,为世人留下一个珍贵的文学宝藏。
按那些支持韩寒的“公知”们的标准,马克斯真是傻瓜一个。他为什么老老实实说是卡夫卡的作品?他把自己的名字签上去,让惊世骇俗的《城堡》、《诉讼》等归于自己的名下有何不可?又有谁能质疑?他和卡夫卡交往二十多年,谈作品的构思绝不会比韩寒谈《三重门》差,即使词不达意,也只说明作家生性木讷口才欠佳。再不行,干脆拒绝采访也没人说什么,大作家总是清高的,他们深居简出不喜抛头露面。
依凭这些旷世佳作,马克斯得个诺贝尔奖也完全可能。也许在颁奖典礼上出点纰漏,马克斯的致谢词太失水准,有好事者开始生疑,提出种种文本分析,认为他剽窃了卡夫卡的作品,但按时下中国“公知”们死挺韩寒的调门,想否定马克斯,没门!
你说马克斯的作品和卡夫卡的文体如出一辙,那又怎么样?马克斯和卡夫卡二十多年密友,互相切磋写作,文风互相浸淫,出现类似的文字完全可能;其次,有关马克斯的文章是私人领域,即使剽窃了卡夫卡的作品,只要卡夫卡本人“同意”,旁人无权质疑不得干涉!还有,读者能欣赏这些巨作就饱了眼福,管他作者的名字叫卡夫卡还是马克斯!何况,谁拿得出马克斯剽窃卡夫卡作品的证据?
是的,卡夫卡死了,死无对证,质疑者拿不出证据,永远拿不出证据。拿不出证据就是诬告。结果,非但“马克斯剽窃案”不能成立,马克斯上不了被告席,为了洗刷剽窃的罪名,马克斯倒过来“反诉”质疑他的人犯了“侵害名誉权与著作署名权”,最后,“马克斯被污剽窃案”就此立案。
这样的笔墨官司拿到当下的中国法院来判,其结果也可想而知,借用小说《诉讼》里法官判案的名词,叫“诡称无罪开释”,文字用得很形象,最后是马克斯胜诉。从此,小作家“卡夫卡”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在世界上消失,人们只知道有一个叫“马克斯”的伟大作家,他因写出《城堡》和《诉讼》等作品而“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由此流芳百世。
不过,把“马克斯被污剽窃案”置换成“韩寒‘代笔门’”,还要复杂一点,让上海的法院来评判韩寒起诉方舟子,这个“诡称无罪开释”的解释内容会有所不同。
韩寒起诉方舟子是全国关注的大案。诚然,韩寒起诉的内容一条也站不住脚,相反,仅就他前言不搭后语、漏洞百出的解释,就能找出代笔的证据。但是,除非想再捅马蜂窝,掀起另一轮打假高潮,判韩寒胜诉已不可能。同时,也绝不能判韩寒败诉,他不过是一块招牌,一段广告,皮影戏里的一尊木偶,他的造假,是涉及出版业、媒体、上海乃至全国作协的大丑闻,甚至攸关整个中国知识界的形象,万万不可轻举妄动。
好在中国自古就不缺“葫芦僧断葫芦案”,时下又有“捣糨糊”的法宝,尽管这桶糨糊实在太大,捣起来很费劲,费劲也要捣。断案的方法就是“诡称无罪开释”——被告的罪名不成立,原告的代笔查无实据,双方打个平手,一切不了了之。只不过,对外只宣布“无罪开释”,对内才是经过黑箱操作的“诡称”。
眼下的韩寒毫无底气乱了方寸,反复起诉撤诉,不管这场《诉讼》最后是否升堂,网上的道德法庭一直在开庭,一场事关文化界诚信的世纪大《审判》正在进行。网民们不遗余力考证出来的“证言证词”,揭示了不以造假为耻的社会黑暗,让为了利益无原则挺韩的虚伪“公知”们一个个现出原形。
这就是中国的现状,正因为有太多这样的“公知”,才会出现韩寒这样的“文学天才”,却出不了卡夫卡那样的文学大师。

原载《自由写作》2012年5月号
发表于 2012-5-21 00: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喻先生,好像有一个韩寒手稿分析的技术,说是证明了韩寒的原创性。喻先生有没有看过那篇文章?

我不看韩寒的,虽然他大名鼎鼎。以前汪晖抄袭案发生的时候,我也从来没有看过汪晖的东西,就是在真名网看过几篇。国内的东西我几乎不看的。

就是觉得挺韩的一些言论比较麻烦,这些挺韩的言论好像和韩寒没有关系哦,但是暴露了韩粉的很多问题,或者说,暴露很多挺韩的知识分子的问题,缺乏理性精神,还有一种知识原创性以及产权保护的意识问题。

吴站长是挺韩的,(*^__^*) 嘻嘻……,前两天出来一些吴站长PS图片,很好笑。吴站长倒不是挺韩,而是说质疑别人有代笔,要拿出有力证据,否则就是诽谤,缺乏理性精神。另外呢,吴站长大约是觉得方舟子做事是有选择性的,安全性有保证的做,不安全的不做。
发表于 2012-5-21 05:46:41 | 显示全部楼层


哈,我也和悟空小姐一样,不看韩寒。

直到韩寒被揭发是人造的,我才看双方争论的文章。

不好意思,我只能说真话:反韩的文章水平普遍比挺韩的要高,证据也比较扎实可信。

身为几十年的教师——从小学教到高校,我知道培养学生的写作能力有多么艰难。

所以不太相信有什么超乎常人的天才。



发表于 2012-5-21 12:08:5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就是中国的现状,正因为有太多这样的“公知”,才会出现韩寒这样的“文学天才”,却出不了卡夫卡那样的文学大师。这就是中国的现状,正因为有太多这样的“公知”,才会出现韩寒这样的“文学天才”,却出不了卡夫卡那样的文学大师。
------------------------------------------------------------
-----------------------------------------------------------


说出中国的要害。
日本京都大学一个学府就有四、五名诺贝尔获奖者。我们中国这样一个所谓的大国,却只有一位诺贝尔获奖者,而且是官方不承认,民运们也不看好的诺贝尔获奖。也可以说明只能出现韩寒这样的人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5-21 22:31:53 | 显示全部楼层
喻先生,好像有一个韩寒手稿分析的技术,说是证明了韩寒的原创性。喻先生有没有看过那篇文章?


复悟空小姐:
我看过那篇,扫了一眼,没细看。因责疑的文章十倍、百倍地多于“论证”文章。

几个月前,韩寒这样解释他的创作:他(17岁)写《三重门》时,二十多万字,用半年多时间不打草稿,一气呵成,而且多数时候是在老师上课的课堂上或宿舍里写的。

仅凭这个解释,不带偏见的人谁都能断定:要么这句是谎话,要么作品不是他写的!

你没时间,我摘几段方舟子从刊印《三重门》手稿里看到的责疑文字,你自己去分析是笔误还是抄写错误吧?


(一)干扰错误(括号里是正确的用法)


  “拍手称快”写成“拍手称慢”,是因为看到“快”字联想到“慢”字,不由自主地写成“慢”字。类似的联想错误还有“小镇下(上)无敌”、“精(粗)野无理”、“羡(慕)名”、“英势(姿)”、“总比你口水慢(快)”。

  “耳朵更加灵敏”写成“耳朵更加灵感”,是因为看到“灵”字联想到“灵感”,下意识写错。类似的还有“不黄的道德(理)”、“难道(得)”、“冷饭(饮)”、“主要(意)”、“如此相信(近)”、“据信(说)”、“伙伴(计)”、“内部(容)”、“无不如今(此)”、“依照(旧)艳阳高照”、“才能(把)余雄的速度”、“嘲讽一般(番)”、“精神面容(貌)”、“上课(床)”、“只要(好)笑着说”、“难过(怪)”。


  “一脸为难”写成“一脸为脸”,是因为受到邻近“脸”字的干扰错把“难”写成“脸”。类似的这种干扰错误还有“层出不层(穷)”、“睁开眼开(看)天花板”、“旁(站)在一旁”、“三人多(边)吹气边吃”。


  (二)形近错误

  “四两拨千斤”写成“四两拔干片”,如果说“拨”写成“拔”在撰写时也容易发生的话,那么把“千”写成“干”,“斤”写成“片”,则只能是由于字形相近看错而发生的抄写性错误。


  有三处“硬着头皮”分别错写成“硬头发”、“硬着头发”、“破着头发”,是由于“硬”和“破”、“皮”和“发”字形相近而抄错。


  “然而无论文学年轻得发嫩或老得快死”中的“发嫩”写成“发懒”,是因为抄写时没有注意抄写内容,误把“嫩”看成“懒”导致。如果是创作不可能误把“嫩”写成“懒”,因为两个字发音、写法都完全不一样。

  像“可以”写成“开以”、“妥协”写成“觅协”、“其实”写成“真实”、“失望”写成“火望”、“妓女”写成“枝女”、“秉公”写成“乘公”、“光线”写成“光钱”、“隐私”写成“稳私”、“吃面”写成“咬面”、“不至于”写成“不歪于”、“众生大哗”写成“众生不哗”、“手脚笨拙”写成“手脚笨掘”、“功亏一篑”写成“功亏一贯”、“抑扬顿挫”写成“柳扬顿挫”,这些不可以思议的荒唐笔误,也都是由于字形相近抄错。这些字的读音、写法都差别很大,不是书写笔误。


  类似的形近错误在韩寒抄稿中比比皆是,例如:“干(千)山鸟飞绝”、“不断拖(施)问”、“乱而有轶(秩)”、“跳(逃)都来不及”、“阵(陈)年老醋”、“一撒(撕)为二”、“隐憋(蔽)”、“吓了一逃(跳)”、“弊(憋)不住”、“多(够)县重点自费”、“臂(劈)头就是恭喜”、“渴(喝)酒”、“稳稳(隐隐)约约”、“攀岸(岩)运动”、“学校翻(播)寄宿生须知”、“怎(急)得雨翔没话说”、“限(恨)不得”、“选选(远远)超过”、“拖(施)威”、“双体(休)日”、“单体(休)”、“撒(撕)得粉碎”、“雨果尝(堂)”。

  有网友认为这些错字有的可能是用五笔输入法出错,即韩寒是根据一份用五笔输入法打成的电脑打印稿抄写的。

  (三)词语漏字(括号里漏掉的字)

  一种是成语、固定词组漏写了一个字甚至两个字,这在撰写时不可能发生,只能属于抄写错误。例如“(摇摇)欲坠”、“堂(而皇)之”、“淡泊(名)利”、“嗜书如(命)”、“津津(有)味”、“激(动)不已”、“(历)史学科”、“(素)质教育”。


  一种是一个句子的第一个字就漏写,这也是在撰写时不可能发生的,因为写作是一个句子一个句子写的,不可能落笔就跑到第二个字去了。例如“(骂)人时最痛苦”、“(推)翻了这理论”、“(震)醒了大众”、“(早)点睡”、“(毕)竟也是”。

  词语漏字还很多:“浓重的(夜)空”、“洗(发)水”、“很(荣)幸地”、“向来(看)不起”、“一眼望不(到)边”、“十(则)围之”、“家(庭)教师”、“体(育)事业”、“训练(疲)劳”、“队伍像(欧)洲海岸线”、“才两(星)期”、“(继)续说”、“考了(及)格”、“钱校(长)”。

  (四)专有名词错误


  韩寒自称高一时彻夜读过的《管锥编》,在抄稿中他一开始写成《篇锥编》,第一个字因字形相近抄错,他检查时发现,涂掉改写成“管”,但又把正确的“编”改成“篇”。《三重门》的真正作者是一个知道《管锥编》正确写法的人,本来是写对的,但韩寒和很多人一样误以为钱钟书的名著叫《管锥篇》,所以自作聪明乱改。


  “曹聚仁是谁”写成“曹聚但是谁”,说明韩寒不认得“曹聚仁”这位名气不算很大的作家,当成“曹聚”,后面的“仁”受“是”的干扰,看成形近的“但是”。


  “海德格尔”写成“海德洛尔”是因为“格”和“洛”字形相近。在靠手稿排版的年代,“海德格尔”也常被手民误植成“海德洛尔”,都是不认得此人无意识地逐字照抄、照排而出错。“孔德”写成“孔道”,是因为看到“德”联想到“道德”,不由误写成“道”。

  书中杜撰了一个山寨药厂“辉端”药厂,对这个模拟“辉瑞”药厂精心杜撰的段子,是不应该写错名字的,但是韩寒一开始却把“端”字写错了,说明他在抄写时并不知道这个段子。


  作家写书中人物人名,不太可能把名字写漏字,但《三重门》手稿中有四个地方把书中人物“马德保”写成“马德”,有一个地方把书中人物“谢景渊”写成“谢景”,这也说明是两个字两个字无意识地抄写抄漏了。甚至有一个地方把主角“林雨翔”写成“林雨恨”,因为后面还有个“恨”字,看错了。


  (五)颠倒错误

  字序错误在《三重门》手稿中也有一些,例如“睛眼”、“表秒”、“赏欣”、“夏盛”、“腆腼”、“糊模”(模字错写成米旁)、“听是(是听)”、“监考二个(二个监考)”、“你给(给你)”。都是机械抄写时看花眼所致,创作时不可能把“眼睛”写成“睛眼”、“秒表”写成“表秒”等等。



发表于 2012-5-21 23:11:55 | 显示全部楼层
喻先生有一种温文尔雅的知识分子的坚持,和吴站长一样。
发表于 2012-5-21 23:22:22 | 显示全部楼层
他(17岁)写《三重门》时,二十多万字,用半年多时间不打草稿,一气呵成,而且多数时候是在老师上课的课堂上或宿舍里写的。

仅凭这个解释,不带偏见的人谁都能断定:要么这句是谎话,要么作品不是他写的!
——————————————————

这个的确太荒唐了。不过没有看过《三重门》。很多网络写手倒是很喜欢吹嘘自己一天写一万字的。现在管我的上级,就吹嘘自己一天一万字,我也不太好惹,我说你写的那一万字都是无效的,还不如不写。现在我来改,改得我头大,一句话里面词意重复,看得我都绕进去了。标点符号还不对,我直接说有辱小学语文老师,省略号用六个句号的,典型的看网络看得语文基本常识都不懂的人。我都想甩手不干了。改东西比写东西还要烦。

我也从来不相信干活干得快的人,我还是相信精雕细琢。
发表于 2012-5-21 23:24:57 | 显示全部楼层
《三重门》的文字写成这样,也是编辑太有耐心了。文字上还是需要有点洁癖的。唉唉……
发表于 2012-5-22 21: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生的论说文别具一格!我看了好几次,真是耐看。

发表于 2012-5-22 22: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啊,我一个朋友在说,真名网发言和回帖太文采斐然了,不敢开口,果然啊!
 楼主| 发表于 2012-5-23 05:37:5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两位小姐谬赞!你们如果有时间去《倒韩先锋》网站看看,好文章多的是。许多网民,不为名不为利,只为揭示真相而写,嬉笑怒骂皆成文章,我常边看边喷饭。
发表于 2012-5-24 00:48:1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一个,波伏娃的那个,韩寒漏洞百出,我都忍俊不禁了。“波伏娃那姑娘”——真是不知道韩寒怎么想得出这么一个称呼的,太轻浮了。尤其我在某些方面又是拘谨的,的确很反感。
发表于 2012-6-5 12:4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日本很多作家都是卡夫卡的迷。但是日语翻译过来的卡夫卡文字不容易懂。

喻先生也喜欢卡夫卡是吗?

韩寒这位人士,日本不知道。我想他在日本是不可能有市场呀!比较轻浮怎么会那么有市场?这是中国的现代谜语一个。
 楼主| 发表于 2012-6-6 07:17:24 | 显示全部楼层
日本很多作家都是卡夫卡的迷。但是日语翻译过来的卡夫卡文字不容易懂。


小川小姐这样精通日文的都觉得不易懂日文卡夫卡,说明母语是无法代替的。

难怪我这样初通日语的,看到一行日语里有几个片假名外来语就头大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6-6 07:27:43 | 显示全部楼层
喻先生也喜欢卡夫卡是吗?


喜欢卡夫卡的《城堡》和这篇《审判》,小说设计了引人着迷的意境。

我不太喜欢有些纯粹在形式上别出心裁的现代派小说,包括我们爱尔兰乔伊斯的《尤利西斯》。
 楼主| 发表于 2012-6-6 07:35:23 | 显示全部楼层
韩寒这位人士,日本不知道。我想他在日本是不可能有市场呀!比较轻浮怎么会那么有市场?这是中国的现代谜语一个。


韩寒可不仅仅是“轻浮”,轻浮尚可原谅,他可是涉嫌“欺诈”,所幸他走到了尽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3-25 15:44 , Processed in 0.141444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