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56|回复: 1

[转帖] 收视率黑幕当事人:5千万买前十 可指定地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8-4 21: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收视率黑幕当事人:5千万买前十 可指定地区


2012年08月04日03:15腾讯娱乐专稿 文/方芳



电视人喜欢说一句话:“万恶的收视率”,太多人将收视率看做衡量电视剧、电视台优质与否的标准,因此它就像一个主导电视台以及影视公司命运的“恶神”。

8月3日,中视丰德影视版权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建锋向记者爆料,有电视研究机构以合作推广名义来游说,称可以以推广费换取收视率,一年只需5000万便可进十强,如想要单部电视剧基础目标平均收视率达到1.4%,每集剧的推广费用为6000元;如达到1.4%及1.4%以上,每集剧的推广费用封顶为7000元。

瞬间将无数人推崇的收视率,打回原形,原来被看做神坛顶端的收视率只是一场又一场金钱交易。“只要有钱,无论什么剧、无论在哪里播,什么时间段,收视数据都可以购买。”

“如果这样靠肮脏手段获得的收视率,我宁愿不要”王建峰告诉记者,如果不是自己亲身经历这样的事情,都不知道收视率原来只需花宣传一半的经费,便可轻松将收视率拉高到一个不敢想像的数字。

当事人揭秘,电视收视率交易过程

“只要有钱,收视不再是神话”

昨天,王建峰向腾讯娱乐记者回顾了,数据公司是如何让他这个从不相信收视造假的人承认这个事实的全部过程,并出示了所有交流证据。

第一阶段:短信阶段直奔主题,可以帮你提高收视

一般数据公司的主要客户和目标是电视台,所以作为电视剧版权公司负责人王建峰以前也没有机会接触到这些能控制收视的数据公司。直到今年他和新疆卫视合作了《热播剧场》,所以才会有一些数据公司误认为王建峰是电视台的人。

“6月10 ,一个人发短信来说他叫小邓,问我为什么《热播剧场》在别的地区收视率都不错,唯独乌鲁木齐不好。对此我其实也是感到奇怪,乌鲁木齐是双黄金,新疆在乌鲁木齐是8点,全国都是10点,结果就乌鲁木齐的收视率不好,反倒其他地区都不错。所以我反问他为什么,他的回答让我很惊讶,他说你跟我们合作你就好了。”

第二阶段:随意指定区域、指定数据,证明实力

王建峰最初对这个小邓还是持怀疑态度,但这个小邓在短信态度非常诚恳,“他说,为了表示我的诚意和能力,你可以尝试一下,随便说时间段和地区,我可以让你的收视率达到1。”

这句话已经让王建峰简直不敢相信,于是他想要试试。第一次他选择了6月18号西宁,“因为《热播剧场》时间是10点15到12点15,对西北观众来说睡觉早,他们是看不完的。6月17号告诉那个小邓,6月18号西宁的收视率变成1.39,以前是0.04,他竟然真的做到了,我震惊坏了!”。

第二次,王建峰选择了乌鲁木齐6月21号,“我们在6月20号乌鲁木齐是0.04,全国排第七、第八,6月21号就变成第1.14,到6月22号我们又不行了,因为他试验了两天,这样的结果我不得不信了。”

第三阶段:谈价钱签合同,每集封顶费7000

为了弄清楚真实情况,王建峰假意要和这个数据公司合作,小邓便将合同邮件给了王建峰的营销总监赵丽。看到合同中的费用部分,让王建峰目瞪口呆。

单部电视剧基础目标平均收视率为0.8%,如达到0.8,每集剧的推广费用为3000元/集(如该部剧共30集,该部剧的总推广费用为30X3000=90000元);如达到1.0%,每集剧的推广费用为4000元;如达到1.2%,每集剧的推广费用为5000元;如达到1.4%,每集剧的推广费用为6000元;如达到1.4%及1.4%以上,每集剧的推广费用封顶为7000元;

付款方式:

1、每部电视剧合作前需预付2000元/集作为基础推广费用;

2、每部电视剧推广期结束后,甲方按推广目标进行考核,按达到标准支付推广费,如未达到基础目标平均收视率0.8%,则乙方将所有预付款退还甲方,如平均收视率达到1.4%以上,封顶费用不超过7000元/集;

王建峰找同行:

同行建议他:可以不做,但你别说,以免短人财路

曾经有公安调查,但也不了了之

“我们一部剧的广告投放300万——700万,用很多市场化的方式去推电视剧,但结果不如人家这个,随便试一下他们的能力,就让我非常震撼了。如果通过他们,一个地区每天加起来的费用是一万六,按照30集算,15天大概投入是30多万。如果是10个地区,也才300多万。你说这个事怎么弄呢?”

其实王建峰绝对可以走上这个省钱的捷径。但他说:“这跟吸毒一样,只要你用了他的收视率,你给了他钱,你永远都得给他钱,一个地区一年500万,10个地区是5000万,那我明年不给他呢?我又掉回去了,那对我有意义吗?我是一个版权公司,我是靠市场活着的公司。”

于是他找到了行业中的一些朋友了解情况,原来大家都知道这种现象,只不过没人出来说这个事儿而已。

“《人民日报》在2010年7月份连续四次报道收视率作假,有用吗?《人民日报》都报道也没有用,我们一个人说有什么用呢?所以他们建议我,你内心可以清白,可以不做这事,但是你不要去说,你说了,你还断了多少人的财路?

他们算了一下,一个卫视如果一年花五千万到做这件事情上,得造价多大的营业额?涉及到10个亿?很可能20个亿?一个卫视5000万,10个卫视选择作假,那就是5个亿,这个钱谁在分呢?肯定是做数据的,因为广告商是以这个数据来投广告,广告商是花钱的,它背后有很多人。就跟足球造假一样,赌球了,它是一个利益链,你能把这个利益链切断吗?曾经有公安介入过调查,最后都不了了之。”

当面质疑央视索福瑞数据

最初回答没有问题,后来要求删除微博

6月26号王建峰把央视索福瑞的人约到了公司,来了两个商务部经理,当王建峰把这个事前因经过告之,并希望他能得到一个答复,央视索福瑞的人断然就说:这个事不可能发生。

当王建峰拿出那几天的数据变化表格,当面质疑索福瑞的人,他们也无法解释。“他们跟我讲他们的数据样本库怎么弄的,数据怎么传输的,他们说这个环节都没有问题。说央视索芙特管的很严,数据环节不可能有通过钱控制或者操纵的可能性。我只能说你们回去调查一下吧,最好能够给我一个答复,可随后就再无消息。”

更让人惊奇的是,王建峰见过索福瑞的人之后,那家数据公司竟然提出不合作了,并以各种理由拒绝签合同。

直至昨天,索福瑞间接通过王建峰的合作伙伴告诉他说,“把你的微博删掉,如果删掉咱们什么都可以谈,如果不删掉,那我们也没有办法解决。”

【业内评价:残酷的现实,不能真正解决?】

对于收视率造假的问题,的确不是第一天提出来,但却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说明此事,更没有人愿意提供任何证据。太多人不愿意担此责任,又似乎他们也担不起这个责任,也或许如王建峰所言,说了又如何,你断了别人的财路,最终也会不了了之。

记者随后联系到长春电视台相关负责人,他告诉记者,“我看过王总(王建峰)和那个数据公司的交流短信,其实一点不震惊,因为这样的事情,圈内人都知道。而且相信除了王总接触的公司之外一定还有很多这样的公司存在。据了解之前就有人因从事这样的事情,被刑事处罚,但最终这个现象也没有彻底杜绝,很残酷的现实。”

人民日报文艺评论主编向兵作为见过王建峰和数据公司交流短信的见证人之一,他也告诉记者:“广告商投资广告以收视率为标准,受众对电视台的认知度以收视率为标准,连电视台对员工的评估都以收视率为标准,如果这样的标准可以用金钱来兑换,那这样的标准对产业简直具有毁灭性的。”

中国电视剧导演工作委员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阎建钢说过,电视剧行业是条最现实也最真实的产业链,这是一条“赚钱链”,也是一条“绞刑链”。王建峰对记者说,将这个事情说出来,希望只是个开始,不是结束,如果大家都愿意站出来说这件事,让政府部门出来管制这样的行为,对这个行业是有贡献的,对未来发展也是有帮助。大家共同探讨,中国到底需要什么样的评价体系,是不是应该基于影响力、美誉度和传达率基础上的综合体系,至少建立在一个公平、透明、科学、独立的第三方机构上。
 楼主| 发表于 2012-8-4 21:19:36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都是假的哦,只有腐败人是真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9-20 18:54 , Processed in 0.138599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