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34|回复: 13

[原创] 活出尊严活出骄傲活出生命的意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8-4 21:27: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活出尊严活出骄傲活出生命的意义

吴洪森

2003年夏,我女儿考取了香港中文大学全额奖学金。当时我在香港一家报社做副刊编辑,每天工作紧张而忙碌,只是为生存,没有任何意义。当时我已经50岁了,如果就这么一直做下去,到退休,无非银行账户上多了200万港币而已。等到退休之后,即使内心还有热情,还想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精力和体力也未必允许了。何况还未必能活到60之后呢。我对女儿说,你不需要我供养了,我想辞职不上班了。女儿说辞吧辞吧,去做你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征得女儿同意之后,我就辞职了。

在报社的挽留之下,互相达成了协议,我不用去报社坐班,帮报社组稿,任兼职编辑,报社每个月给我6千港币的组稿费,我想这样也好,省得我另外再去赚生活费了。

所以从50岁那年,我就开始过上了退休的生活。

我这辈子比较喜欢的事情是读书交友思考写作,我的兴趣比较广泛,喜欢看电影喜欢摄影喜欢逛旧货地摊。

在没有退休之前,我曾经想象过一系列的阅读计划和写作计划,也设想过其他一些想要去做的事情。

结果呢,退休后,出人意料甚至也出我自己意料的是,我办了一个网站,一个非营利政治性很强的文化网站。这个网站的中文名称叫真名网,我提倡以真名实姓来发表自己的言论。

上班还有下班的时候,在自己家里办网站,就没有上班下班的分割了,我退休后比上班还忙。

我的恩师和亲友都为我把时间耗费在网站上可惜。他们说共产党肯定会查封你的网站的,最后是白忙一场,把时间都浪费了。他们认为我应该多写作,多出一些成果。

我内心在写作与办网站之间也不是没有纠结过,但是我还是选择了办网站。为什么我会选择这无望的事情去做呢?

当我拥有了时间,可以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的时候。我发现,最能激发我热情的是与这个专制极权制度斗争。我不甘心一辈子都生活在被控制被奴役的状态下,没有做人的尊严,没有做人的骄傲。写作虽然也是斗争的方式之一,但是对于我来说,不如办一个思想开放,言论自由的网站,更来得直接,更让我充满激情。与专制极权斗争最直接的方法是组建反对党。我一方面不甘心被专制制度控制和奴役,另外一方面又胆小怕死,怕被枪毙杀头,怕坐牢受刑,所以我不敢去做组织反对党之类的事情。再说,就算我想组建反对党,周围也找不到同党,大家和我一样害怕。昂山苏姬说:“恐惧是最大的腐败”,太深刻了。

上有老,下有小,不敢去做会坐牢的事情,这种不敢这种恐惧,自以为是情有可原的,所以我内心的耻辱感还不是很强烈。但是,连争取言论自由的事情也不敢做,我就觉得自己太窝囊太奴性了,一点做人的尊严也没有。

退休之后差不多有两三个月的时间,我一直纠结在一心写作还是弄个网站去和他们干干。我知道干的结果多半是网站被查封,投入的时间和精力最后都是白搭。一心一意写作,写出来的成果都是自己的。可是,我这样的退让,过着没有人的尊严的生活,有什么意思呢?

弄个网站和他们干,即使最终是失败,但是只要网站存在一天,我每一天都在过着有尊严的生活,我每一天为了网站的存在和影响力,和专制极权斗智斗勇,眼看着网站影响力在迅速扩大,我获得了做人的骄傲感。我觉得我的生命在抵抗中获得了意义。即使网站最后被查封,我的尊严我的骄傲已经确立,当我的后代将来追问我在那个时代我在干什么的时候,我就可以很自豪的告诉他,我在抵抗,在尽可能的向专制极权说“不”!

中共统治的这62年是中国有史以来最黑暗的时期。随着全球化的步伐,随着互联网带来的信息革命,专制极权想继续维持统治的难度越来越大了,随着民主和人权的理念日益深入人心,专制必败,民主必胜的信念越来越获得广泛的认同。所以,从另外一个角度看,我们中国人在处在一个前所未有的创造历史巨大机遇之中,三千年的专制将在我们手中终结,民主宪政将在我们这一代实现,这样的历史机遇被我们撞上了,还有什么事情比投身于这样一场伟大的历史变革更有价值更有意义呢?所以,我觉得我们这代人是历史的幸运儿。这就是我不悲观,反而很乐观的去做一个抵抗者的根据。在这样的时代,成为一个乐观而激情的抵抗者,实在是人生的幸运。
发表于 2012-8-4 22:54:24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久没有看到吴先生的大作了。

拜读这篇“吴先生的心路历程”(不知道这样说妥当吗),很有感触。有一些想法比如“不想虚度年华,真想做一点事情,”是很多人都想过,包括我自己,但是都没有执行,一天拖一拖,所以非常钦佩。人和人的差别,可能就在这个行动能力吧?
发表于 2012-8-4 22:55:0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读了吴先生的这篇文章,觉得以日本人的审美观和价值观,一定非常欣赏。不像我们一些中国人讲空洞的大话,而是讲具体的真实的心里话。
发表于 2012-8-4 22:58:24 | 显示全部楼层
吴先生对自己的孩子以平等来对待,令我非常感动!

我就做不到这一点的,连我外甥在我这里生活一段期间,我都对他很“家长”。对他从来不商量,自己觉得应该的,就劈劈啪啪作下去。比如外甥想进日本公司工作,我就反对,坚持他应该回美国工作什么的。今天读到吴先生的这个文章,其实颇为吃惊,我一直以为中国的家长都是不与小孩子商量的。

发表于 2012-8-4 23:25:43 | 显示全部楼层
嗯,恭喜真名网流浪海外……
发表于 2012-8-5 06:4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我们这代人是历史的幸运儿。这就是我不悲观,反而很乐观的去做一个抵抗者的根据。在这样的时代,成为一个乐观而激情的抵抗者,实在是人生的幸运。
~~~~~~~~~~~~~~~~~~~~~~~~~~~~

一读,不太理解。再三读,很有感想。

确实的,在民主国家,什么都激不起热情了,什么都平平淡淡呢。

发表于 2012-8-5 18:40:58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欣赏洪森先生的尊严感,这是在中国快要失踪了的东西。

我也是,田园将芜吾不归。只是我的热情和精力比洪森先生差了很多。

 楼主| 发表于 2012-8-5 21:51:2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上诸位的鼓励!
发表于 2012-8-7 15:32:28 | 显示全部楼层
50退休的奢望和未必活过60的恐惧,也曾是我心中的积云。但对于专制的消亡,好像不如站长乐观。六十多年啦,似乎已成一种生活方式,也像一朵玫瑰在晨星中塑造,远远看上去……
发表于 2012-8-7 20:55:5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不乐观,可是年过古来稀的刘晓谷先生,好像比吴站长还乐观呢……
发表于 2012-8-18 01:08:54 | 显示全部楼层
家在鹿礁 发表于 2012-8-7 15:32
50退休的奢望和未必活过60的恐惧,也曾是我心中的积云。但对于专制的消亡,好像不如站长乐观。六十多年啦, ...

家在鹿礁退休后是来往于丹麦和鼓浪屿吗?

我现在幻想退休后秋天在日本,冬天在鼓浪屿,夏天在太原,春天还不知道。

中国,我也比较乐观,十年以内一定会变吧。
发表于 2012-8-18 04:26: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望鹿礁 于 2012-8-18 11:15 编辑

我现在幻想退休后秋天在日本,冬天在鼓浪屿,夏天在太原,春天还不知道
-------------------
春天在自己的世界裏,呵呵。
发表于 2012-8-31 22: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我们这代人是历史的幸运儿。这就是我不悲观,反而很乐观的去做一个抵抗者的根据。在这样的时代,成为一个乐观而激情的抵抗者,实在是人生的幸运。
---------------------------------------------------------------------------------------
哦,吴站长是一位革命浪漫主义者。

我相反,觉得我们很不幸,遇到这样的时代,要背井离乡,又不敢抵抗,实在是人生的不幸。
发表于 2012-9-19 14:02:3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没来。看到这篇文章,获得了很大的鼓励,正处在痛苦当中呢。

在这样的时代,成为一个乐观而激情的抵抗者,实在是人生的幸运。

说的真是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8-17 11:42 , Processed in 1.72063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