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07|回复: 0

[转帖] 科技发展与悲观末世-浅析赛博朋克电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3-29 21:59: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科技发展与悲观末世-浅析赛博朋克电影

网络来源:http://i.mtime.com/2804740/blog/7578457/

任丘 发布于: 2013-03-18 11:27


赛博朋克,英文名cyberpunk,是一个合成词,前半部分Cyber来自“人工头脑学”(cybernetics),后半部分punk就是那个最常见于摇滚乐的“朋克”。赛博朋克诞生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最早本是科幻小说的一个重要分支,代表人物和作品有威廉·吉布森的《神经漫游者》、菲利普-K-迪克的《机器人也会梦见电子羊吗?》以及弗诺•文奇的名作《真名实姓》,后来才延伸到了电影。对我来说,因为接触欧美科幻文学很少,对赛博朋克的理解更多的来自于传播程度更广的电影。赛博朋克电影主要分布在美国和日本,很多影片都是改编自赛博朋克流派科幻作家的优秀作品。因为没有一个统一的划分标准,再加上优秀的赛博朋克电影基本都和哲学相关,如何能把晦涩的哲学思考和流畅的剧情结合起来,拍出一部既能发人深省又有绝佳观影快感的影片,绝非易事,这也决定了赛博朋克电影水准良莠不齐的现实。在赛博朋克电影历史上,比较公认的重要作品有:雷德利·斯科特的赛博朋克开山之作《银翼杀手》、押井守承上启下的动画神作《攻壳机动队》、庵野秀明的《新世纪福音战士》、亚历克斯·普罗亚斯的《移魂都市》、约瑟夫·鲁斯纳克的《十三度凶间》、特瑞·吉列姆的《十二猴子》以及沃卓斯基兄弟集赛博朋克之大成的《黑客帝国》三部曲。

    那么何谓赛博朋克电影,界定它的标准以及赛博朋克电影的特点又是什么呢?这确实是一个令人比较头疼的问题,我在网上搜到了一些相关的资料,再结合我个人的一些理解,来阐述一下赛博朋克电影的特点和共通之处。首先,因为赛博朋克电影归属于软科幻范畴,因此故事背景基本设置在一个近未来的反乌托邦地球,而非外太空,基本不会出现外星人和外星生物。另外,赛博朋克电影是和网络联系最紧密的电影流派,在影片中,网络高度发达,乃至于模糊了现实和虚拟的界线。赛博朋克电影一般都拥有浓重的末日情结,对于科技的发展持悲观态度,认为人类科技无节制的发展最终会导致地球资源耗尽、矛盾丛生,甚至于会发生全人类的浩劫。于是乎,赛博朋克的末日场景便成了其独特的标签之一:永远暗无天日的天空,经常飘着冷雨,混乱而嘈杂的街道,无处不在的广告牌、海报和大屏幕,时刻不断的进行着资讯的轰炸,视觉上偏重多民族文化的杂糅。赛博朋克电影里面另一个重要的元素便是人类和机器的关系,因为人工智能的出现,人类和机器之间的区别越来越小,最后就会衍生出一个哲学的终极问题:我是谁,即何为真实,何为梦境,何为生命,何为存在?无论是《银翼杀手》里面对于人和复制人关系的探讨,还是《攻壳机动队》里面关于灵与肉的思考,对于存在的质疑几乎贯穿了赛博朋克电影的始终,也成为赛博朋克电影另一个比较显著的特点。另外,赛博朋克电影无一例外的都带有强烈的反乌托邦色彩,但在影片里面,实行极权统治的并不是政府,而是掌握计算机技术的大公司或者干脆就是机器,而统治的方式也由《1984》里面的高压政策变为了《美丽新世界》里面的娱乐至死。因为拥有高度发达的网络,拥有无穷无尽的资讯和娱乐,人们失去了独立的判断能力,真相不复存在。当然,在赛博朋克电影里面,仍会有一小撮抵抗份子奋斗在地下,为了人类的自由而战,就像《黑客帝国》里面墨菲斯领导的抵抗军,然而这些抵抗只是徒劳,只是无意义的暴力,只不过是系统的另一种控制而已,赛博朋克电影的悲观主义可见一斑。

有朋友曾经问过我,乌托邦有什么不好,人人平等、世界大同不一直是我们所追求的目标吗?这让我想起了《攻壳机动队》里面的一句对白,“如果同一系统中各部分反应都一样,那便是这个系统的致命缺陷。无论个体还是集体,过于单一化只会走向毁灭”。大哲罗素曾经说过,“参差多态乃是人类幸福之本源”,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轻松点破了乌托邦虚伪的本质,试想在一个没有幸福也没有痛苦的社会里面,即使人人平等,但又有何乐趣可言呢?况且趋利避害乃人类本能,只要有利益的存在,就会有肮脏的追逐,人人平等不过是个美丽的谎言而已。

鉴于以上几个特点,赛博朋克电影必然和哲学息息相关,在三大古老的哲学问题里面,“我是谁”被引申为对真实和存在的质疑,在技术高度发达的社会,当复制与改造都已成为家常便饭,人类如何才能准确无误地进行自我识别?如果无法识别,那又如何才能证明自己的存在?如果无法证明自己的存在,那自己所做的一切又有何意义可言?那么自己所作出的一切选择是基于自由意志的选择还是一早就被系统所设定的,如果一切都是被控制的,那么人类和程序又有什么分别?如果人类和机器没有分别,那人类的前景又是怎样,未来又会走向何方?

或许以上的问题都过于沉重,让人难以做出回答,那么,我就自不量力,借用《黑客帝国》来分析一下关于赛博朋克电影里面的哲学。《黑客帝国》是赛博朋克电影中的重中之重,经典中的经典,赛博朋克的集大成者,它将虚拟的网络空间,用视觉体验完美地呈现出来。《黑客帝国》既有令人眼花缭乱的惊人特效,绚丽的视觉奇观,也有丰富的哲学内涵,它吸收了西方哲学和神学的思想精华,巧妙地将之融合入虚拟空间的视觉场景中,带给人们一场从视觉冲击到灵魂思索的独特而美味的盛宴。黑客帝国的哲学思想精髓主要表现在这样三个方面:人和网络的关系、人和人工智能的关系、人类的进化前景。在片中,到处可见这样的思索与拷问,更为离谱的是,这些思考都是以既有的经典哲学为基础,在虚拟的场景下相互呼应,架构了一个更为庞大和繁复的“苏菲的世界”。难怪有人说,看《黑客帝国》,几乎就是把整部西方哲学史乃至人类思想史重温一遍,从这个角度来说,《黑客帝国》系列是二十一世纪最伟大的电影作品之一,当之无愧。

    《黑客帝国》虽然拥有无数令人费解和充满无限解读可能的符号和隐喻,但究其根本,其建构的根基还是来自于法国哲学家鲍德里亚的哲学体系。在《黑客帝国》第一部里面,尼奥从一本被挖空了的书籍里面取出写有黑客程序的光盘卖给纹身男,镜头一晃,书名赫然是《仿真与拟像》,此书正是鲍德里亚最为知名的作品,同时也被导演沃卓斯基兄弟奉为圣经。在《仿真与拟像》一书中,鲍德里亚认为,当今的世界已经不是一个真实的世界,因为科技的变革,电脑、网络、媒体以及信息处理系统的出现,文化产品被大量复制,过多的资讯剥夺了人类辨别真假的能力,混淆了现实和想象。以前的世界或多或少还能用形象来表现,现在真实的世界离我们而去,变成了全是幻境的噩梦世界,鲍德里亚称之为拟仿的世界。在《黑客帝国》里面,matrix就是对真实世界的模拟,是一个拟仿的世界,看似真实无比,实则全是虚妄。人类迷失于网络中间,不再是人类使用网络,而是机器通过网络在控制人类。鲍德里亚还认为,当网络和传媒开始主宰着人类的命运,人类与这些“客体”的关系便会发生“倒转”。而这“倒转”发生之时,也就是“历史”终结之日。从此之后,我们接受到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信息流中的符号,一切都是可以由机器进行复制的,再也没有什么东西是独特惟一的存在,过去可以是未来,未来也可以是过去。而在《黑客帝国》当中,历史终结在1999年,从此人类沦为matrix的奴隶,生活在往复循环的世界里,鲍德里亚的预言一语成谶。

    既然生活在拟仿的世界里,没有真实的存在,那生存还有意义吗?了解了这个世界的真相又能如何?这种清醒无法改变世界,最后只能沦落为对世界的漠不关心,甚至认为虚拟的世界才是真实的,而真相只不过是梦幻而已,这种状态被鲍德里亚称之为“忧郁的虚无状态”。其实这种对社会认识越多,无力感就越强的状态,在我们当下社会中普遍存在。为了自我保护,大家只能屈从于畸形的社会主流价值观,进而成为沉默的帮凶。在《黑客帝国》里面,尼奥在被解救之前,困惑、忧郁、怀疑、害怕生活,找不到生活的方向,夜不能寐,正是处于忧郁的虚无状态。如果任其发展,或是选择了蓝色药丸,则必然彻底沦落为漠不关心的虚无。

    人类生活在机器的控制之下,完全丧失了存在的意义,那么就没有人能够站出来振臂高呼,领导人类进行顽强的抵抗,并进而解放全人类吗?鲍德里亚对此给出的答案则更加令人沮丧,这个历史终结的拟仿世界里,人类将成为系统的囚徒,被动地接受着不断被复制的信息。在这样的环境下,即使有对系统暴政的暴力反抗,因为没有真实作为依托,也注定是不彻底的。暴力不能再带来什么新的东西,不过只是系统的另一种控制而已。在《黑客帝国》里面,墨菲斯领导的抵抗军的任务看似光明无比、充满希望,但随着故事的进展,我们发现,Matrix和锡安其实是一个整体的大系统,抵抗军相对Matrix里的人来说,不过是角色扮演的不同,暴力只不过是系统下的扰动,其目的不过是为了系统的和谐和稳定。而被寄予厚望的救世主尼奥,原来也不过只是系统的变量,其存在的目的只是为了系统的重启和升级。最后的结局,我们果然看到这个暴力抗争的无力,当人们不能真正认识自己这个唯一的真实,光靠战斗抵抗,这个斗争就注定没有说服力,必然走向一种无意义的情绪。

从人类的角度来说,《黑客帝国》弥漫着无边无际的绝望,人类的一切作为都在机器的计算当中,就像永远翻不出五指山的孙悟空,纵有翻天覆地之能,也无法改变其悲剧的命运。但如果我们换个角度,从机器的眼光来看问题的话,一切都会有所不同。其实机器和人类的存在乃是共生的关系,人类为机器提供能源,机器则负责供养人类并保证人类的延续,完全是理想社会的缩影。我们之所以会感到绝望,归根结底还是人类乃是万物之灵这一固有观念作祟,无法接受人类和机器地位的倒置。或许沃卓斯基兄弟也想警示人类,在片中借史密斯之口指出了人类的野蛮和肮脏。“人类其实不是哺乳动物,地球上的每一种哺乳动物都有一种适应环境变化,取得平衡的本能演化,但你们人却没有,你们找到一个地方,然后就繁殖、繁殖、繁殖,直到所有的自然资源都被耗尽,你们要想生存,唯一的办法就是扩散出去,侵占另一个地方,这个星球上另有一种生命体生存方式同你们相象,想知道是什么吗?病毒!人类是一种疾病,地球的癌症,一场瘟疫。”

《黑客帝国》里面所涉及的哲学思想,除鲍德里亚的《仿真与拟像》以外,存在主义也是构成整部黑客哲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很多人认为《黑客帝国》第一部是一部基督教电影,是一个关于未来的弥赛亚故事,但从第二部一开始,故事的走向就发生了改变,而改变的契机就是尼奥独立意识的觉醒,并进而对先知提出了质疑:既然先知不能离开MATRIX,那她就一定不是人类,而是系统里的一段程序。既然是一段程序,为何要帮助人类?既然无法明白先知的动机,那么,她的预言如何令人相信?这样,尼奥的身份就从一个救世主转换成为一个思想者,开始怀疑自己的存在和身份。尼奥渴望先知能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而先知的答案却是,既然已经存在,那么为什么存在就是没有意义的,关键是如何存在,发挥自由意志,做出选择。这就涉及到了存在主义的几个重要命题,首先,存在主义认为存在先于本质,人的"存在"在先,"本质"在后,对人而言,外部世界是荒谬而不可知的,人只有完全按照自己的意志进行自我选择,才能造就自我,实现自我价值。因此,先知的潜台词就是,不要去问为什么,既然已经来到这里,就必须做出自己的选择,即使无论怎样选择都无法改变最后的结果,但只要是你主动做出的选择,就必然有它的价值所在。

其实存在主义是一个相当唯心主义的流派,但对于当下社会,处于“忧郁的虚无状态”的人而言,却有着非同寻常的积极作用。试想在我们的身边,实用论和唯结果论占据了社会的主流,是否去做一件事情的衡量标准,就是看这件事情能否给我们带来足够的利益,在金钱至上的当下,所谓利益,不过是经济效益的代名词而已。那么,那些背离经济效益却能给人带来精神满足和道德满足的事情,必然乏人问津,即使有人去做,也会被斥为缺心眼而加以嘲笑。久而久之,众人皆成蝇营狗苟追逐名利之徒,这个社会便会病入膏肓,彻底沦丧。而存在主义最大的意义就在于,没必要去关注自己的选择产生的后果,反正你的选择也改变不了世界的荒谬本性,只要你是主动的发自内心的不受任何价值观干扰的选择,就是自我价值的实现,对自己而言就是最有意义的事情。存在主义虽然看似披着悲观的外衣,但其实却是近代哲学里面最乐观也最积极向上的哲学流派。

在《黑客帝国》里面,尼奥经历了数次自我选择,虽然他的每一次选择都改变不了人类被奴役的现实,但对他而言,每一次选择都有着不同的意义。面对先知的答案,尼奥选择了相信先知,因为如果拒绝相信,那他就会彻底陷入绝望,堕入虚无状态。在源代码大厦,尼奥没有按照建筑师给出的答案选择,毅然决定选择就崔尼蒂,将个人情感凌驾于人类使命之上,虽然看似荒唐,但却对整个系统的走向产生了积极的影响。故事的结尾,面对史密斯的疯狂,尼奥虽然选择了同归于尽,但却避免了整个世界的毁灭,人类和机器的关系虽然没有改观,但能继续和谐共生,也可算作另一种胜利。而天人合一、人机共存的前景不光为《黑客帝国》所独有,另一部重要的赛博朋克电影《攻壳机动队》的结尾,草薙素子最后抛开了肉体的羁绊,将意识融入网络当中,完成了自身的进化。人类和机器的融合,也可视为赛博朋克对人类前景和出路的一种别样的设想,自有其合理之处。

其实不管是科幻小说还是科幻电影,本质都是末日预言,赛博朋克作品更是几乎没有完全光明的结局。也许故事可以结束在胜利的一刻,但毁灭的宿命还是必然到来,就像热力学第二定律的时间箭头,这个世界会不可挽回地走向混沌。然而不管是拟仿的世界也好,荒谬的世界也罢,既然已经存在,我们只能继续前行,就避免不了人生中的诸多选择,我想所谓的正能量,就是主动的自我选择吧! 

(注:本文部分内容借鉴自孙昊主编的书籍《解码黑客帝国》,在此对原作者表示衷心感谢)

下面才是本文的开头部分:


众所周知,科幻小说和电影素有软科幻和硬科幻之分,硬科幻是指那些以外太空、星际旅行以及外星生命为主线的作品,软科幻则以地球为主要场景,关注的是人类自身未来的走向和命运,而赛博朋克,毫无疑问的属于软科幻的范畴。

    从工业革命开始,科技蓬勃发展,人类的生活也日新月异,然而科技发展所带来的人的异化和信仰危机,却常常为人所忽视。网络的出现,更是开创了崭新的纪元,让人类生活发生了彻底的变革。人们在享受网络生活带来的便捷之时,却往往忽视了社交媒体虽然降低了沟通的门槛,却让现实生活中人际关系变得更加冷漠,无处不在的资讯和信息,只能让人们越来越丧失独立思考的能力,变成了被媒体宣传蛊惑的应声虫。微博等新媒体的出现似乎赋予了每个个体的独立话语权,但从众的心态仍是主流,个体发出的声音只有顺应潮流才能得以流传,否则就只能成为文字的垃圾,和诸多废话一起被封存在遥远的服务器里面长眠。传统作家面对科技的飞速发展,往往无所适从,呈集体失语之势,即使偶尔在故纸堆里找到一丝希望,发出一些复古的声音,也很快便被时代的洪流湮没。反倒是欧美的科幻作家能够适应时代的潮流,立足于科技和人类发展的关系,提出了自己独到的见解。科技的发展本是一柄双刃剑,在给人类创造方便之余,会使得人类越来越依靠科技,甚至最后沦落成为科技的奴隶。这种论调乍听之下可能耸人听闻,但仔细琢磨一下,也不无道理,而这种论调,恰恰就是赛博朋克创作的基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6-29 06:44 , Processed in 0.103951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