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04|回复: 0

[原创] 魯拜集與走馬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9-12 14:22: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傅正明 于 2014-9-12 14:30 编辑

東寫西讀-魯拜集與走馬燈

傅正明

《中國時報》2014年9月7日

去年九月九日筆者在人間副刊發表的〈定命與自由〉一文中,寫到波斯詩人奧瑪.珈音《魯拜集》的一首詩,夢中的詩人想把地球一腳踢開,然後重塑世界。一位讀者問道:珈音所處的時代,即十二世紀的波斯人,就知道大地是球體嗎?

視大地為轉動的球體

這個問題問得好。依照史料和珈音傳記,古波斯沒有中國人的「天圓地方」之說,他們雖然不知道世界是球體,但認為大地像個粗糙的圓盤一樣,處在天體最低一層。珈音糾正了波斯人古老的看法,最早把大地視為球體。
作為天文學家,珈音公認的主要成就,是他動搖了托勒密的地心說,在哥白尼之前提出了日心說的雛形。他的假說,主要受到前輩阿拉伯學者伊本.海塞姆(Ibn al-Haytham)的《論曲線運動》的啟發,表述在為該書所作的評注中。
有趣的是,珈音設想大地是個轉動的球體,多虧一件中國玩具:經由絲綢之路傳到波斯的走馬燈。

唐宋詩裡頭的走馬燈

唐宋時代發明的走馬燈,多見於春節元宵,可以在市場買賣,由於其動靜相宜的特徵,十分吸引人的眼球。這一點,可以借當時的詩人吳潛的七律〈走馬燈賡張樞副韻〉來簡單說明:

半勺蘭膏暖焰生,恍疑赤壁夜鏖兵。
騎乘猛燎奔馳疾,人運長槍轉戰輕。
旗影靜移雲母帳,劍鋩微掣水晶營。
何人幻此圓機妙,獨向元宵策美名。

蘭膏,古代用澤蘭子煉製的油脂,可以點燈。走馬燈外形像內置明燭的宮燈一樣,燈籠有一根鐵絲做的立軸,軸上方裝有葉輪,軸中央裝置兩根交叉的細鐵絲,鐵絲兩端黏上人馬之類的剪紙。點燃燈燭後,熱氣上升,形成氣流,推動葉輪旋轉,剪紙隨輪軸轉動,燈籠紙罩上投射出人馬的影像,形成赤壁夜戰,「車馳馬驟,團團不休」(清.富察敦崇《燕京歲時記》)的情景。吳潛七律的頷聯、頸聯都是以比喻描摹情狀,詩味不足,但尾聯「何人幻此圓機妙」一語,耐人尋繹,因為這也許可以令人想到天工神性,想到禪宗的圓融境界。

但是,詩人的想像沒有超出民族國家的範圍。後來的詩人詠走馬燈,難以推陳出新。例如,范成大〈上元紀吳中節物俳諧體三十二韻〉有類似聯語:「映光魚隱現,轉影騎縱橫」;姜夔〈感賦詩〉有諄諄教誨:「紛紛鐵馬小迴旋,幻出曹公大戰年。若使英雄知國事,不教兒女戲燈前。」

走馬燈對珈音的啟發

這樣的中國詩歌,很難經由翻譯傳到相當於北宋年間的珈音時代的波斯。但是,珈音卻以科學家的眼光來觀賞走馬燈,在《魯拜集》中寫了多首含有走馬燈意象的詩歌,值得與上述中國詩歌進行比較研究。例如費茲傑羅(Edward FitzGerald)英譯《魯拜集》第68首,我重譯如下:

我輩皆幻影,匆匆來復去,
登台角色多,一場皮影戲。
太陽照燈籠,夜半猶未熄,
大師操在手,繞場皆傀儡。

詩中的燈籠(Lantern),依照多家注釋,指中國進口波斯的走馬燈。大師,喻主宰人類命運的上帝或真主。珈音有「波斯的莎士比亞」之譽,這首詩的英譯借用了莎翁的「世界大舞台」的比喻。我依照波斯文原文譯出同一首詩,更可以看出該詩的科學價值和文化意義:

天懸紅日大圓輪,
地動燭光小幻燈,
紙馬雄兵行萬里,
真球假象轉晨昏。

首先,在詩人眼裡,天體星球都在旋轉不息。第三行走馬燈的描繪,語言精練,比喻生動。詩人把走馬燈與「天燈」紅日對舉,同時喻為地球。大地,即伊斯蘭神學所說的並非「實在」的物質世界,實際上是從早到晚轉動不已的球體。晝夜的形成,不是因為日出日落,而是因為地球自己在轉動。詩人可能從走馬燈的立軸聯想到地球也有一根立軸。在珈音傳記中,我們可以看到詩人在公眾面前以天體模型演示地球如何自轉的情形。這首詩已經被科學家視為一種詩的證據,表明詩人發現了地球轉動。他發現了地球自轉,卻沒有發現地球公轉。儘管如此,作為曆法家,珈音改革的波斯曆卻相當精確。

燈前遊戲與燈前思考

珈音觀賞走馬燈,不只是燈前遊戲,更重要的是燈前思考。與中國詩人相比,頗多差異。范成大顯然以讚賞的筆調描繪了那若隱若現的影像,伽亞姆卻從中發現「我們處在渾渾噩噩的狀態」(依照尼可拉斯Nicolas的詮釋)。姜夔從人馬的影像想到沙場上以身報國的英雄,珈音卻聯想到戰爭的可憎,「人有令人戰慄的形態」(依照文費爾德Whinfield的詮釋),因此,哈羅德.蘭姆(Harold Lamb)在《奧瑪.珈音傳》(Omar Khayyam:A Life)中說,這首詩很難翻譯,多種英譯,意思各有出入。他指出:「無可置疑,從來沒有天文學家把太陽想像為我們的地球上的一根蠟燭或燈盞,而地球或世界只是陰影。事實上,一個智慧平平的人不會這樣寫。另一方面,太陽作為大宇宙的蠟燭的意象,像水晶一樣清晰。」

珈音詩中的佛法禪意

這首詩的意涵,除了科學詮釋之外,還蘊含豐富的佛法禪意,體現在絕句的下聯中。中譯「紙馬雄兵」,與下一行的「真球假象」連起來讀,就可以品味出反諷意味,含有佛陀初轉法輪開示的「我空」或「無我」的證悟,以及二轉法輪開示的「法空」的證悟,由此證得現象界一切皆幻,四大皆空。「真球」即有大地的確是個球體的科學意味,又蘊含「真空妙有」的佛法悖論。一個「轉」字,說明了地球自轉晝夜形成的原理,同時啟迪我們:萬物皆動,沒有真正靜止的恆久不變的事物。

《魯拜集》的另一首詩比這首詩更富精神色彩,同樣採用走馬燈意象,但詩中的走馬燈不是地球的隱喻,拙譯如下:

人是陶杯酒作魂,
心弦聖潔撥鳴琴,
土摶我相中華燈,
人馬動,內光閃閃即真神。

今天歸在珈音名下的魯拜,即四行詩,多達千多首,以酒為吟詠題材的占一半以上,卻新意迭出。偶爾有詩意重複的,也許是偽托仿作或流傳中的變體。

通過修煉以破除我執

這首詩,詩人連用一杯酒、一把琴和一個走馬燈三個隱喻來比況人的肉體與靈魂的關係:肉體像酒杯,靈魂像美酒;肉體像琴殼,靈魂像琴音;肉體像走馬燈的外壁,靈魂像燈籠裡的燭光。酒的滋味或琴音韻律的內美,蠟燭的內光,是內在於人的神。因此,飲酒就是宛如藝術創造一樣的精神修煉,就是動中靜修。中譯略帶佛教的歸化策略。因為,相傳釋迦牟尼一度住世於珈音故鄉所在的波斯呼羅珊州(Khurasan),今天的考古學家在這裡挖掘出有佛陀頭像的硬幣。珈音有可能讀過譯為波斯文的佛經章節。此外,詩人信奉的前伊斯蘭蘇菲主義(Sufism),與佛教頗為接近,伊朗學者認為《魯拜集》有小乘禪的意味。第三行的用典,是《古蘭經》中的「創世紀」摶土造人的傳說。相傳真主以黃土捏出第一個人阿丹(相當於基督教的亞當),吹了一口靈氣,使他成為靈肉一體的人。「我相」,佛家語,指人把輪回中的自我當作實有的幻見。馬上英雄,不過是為功名旋動不已的凡夫而已。人只有通過修煉才可以破除我執,撥亮自己的內光,達到與神合一的境界。
image002.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11-23 07:35 , Processed in 0.11774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