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84|回复: 0

[转帖] 莫言获诺奖是西方的黄鼠狼给东方的鸡拜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0-18 06:46: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西方的黄鼠狼给东方的鸡拜年——评莫言“大于政治”之魔幻=妖魔化


罗伯思

   

        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时,正如前苏联的肖洛霍夫一样,一方面做为西方文学圣殿的首位“不代表中国”的中国贵宾,欢欣雀跃,感激涕零,摇尾乞怜;另一方面做为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的官人,却要忍受一群‘不知趣又讨人厌’的记者围剿,一帮狠不得自己的祖国明天就变成西方殖民地至少五百年一小撮‘恶少’们,怀着恨‘铁不成钢的善意’,对他进行的无情辱骂和鞭挞。其中不乏一些丝毫也没有读懂他大作真实含义的名人和贵人散布“莫言获奖是百年大丑闻”的笑谈,笔者看来,实在“冤屈”了这位善观政治风云的诺奖得主。再者,一批一眼看穿莫言之‘莫言’的深层西方文化战略含义的中外学者的愤起揭露和怒吼。此领奖之行对饱经风霜的莫言来说着实有些百感交集之不幸和千言难语的“苦衷”。怪不得,莫言不断地对记者声言,他的作品和此次领奖曾使他“暴露在巨大的危险”下,由此他的笔名是‘莫言’,既是“闭嘴!”或者“闭上你的鸟嘴!”(英语 Shut up!-莫言讲演词的开场白)。
        颁奖前他被瑞典皇家文学院冠以所谓 “超自然”魔幻现实主义 “纯文学”的新型弄潮儿。他本人则极聪敏地快速反应,马上谦虚地自我标榜为“大于政治”之文学“非大师”和中华农民“讲故事”之英豪。在呈给瑞典国王殿下,誉载莫言的颁奖御旨中,得奖主似乎又突然间被从“纯文学”的圣殿中摆脱,跃升为向二十世纪人类政治历史挑战的罗曼“诗人”;既给他的脸上涂抹了文学艺术的金粉,又给他的手上递入了政治的利剑,一箭双雕,妙哉。此时此刻,躲藏在被斯德哥尔摩的文坛“雪人们”赠与的美丽文学的面纱之后的莫言,又被冠以了向中国二十世纪后半期政治和社会挑战的大无畏英雄。颁奖词中西方政治辞藻充斥,似乎顺这个受宠若惊的入了大观园的“刘姥姥”“大于政治”的杆上爬,把他捧为超政治而又大于政治的东方圣人;具体地说,西方的文学判官们表彰了他在其作品“酒国”,“蛙”和“丰乳肥臀”中对人类灵魂“虐待者”加以了“无情控诉”,把从西方丛林虎狼的威胁中站立起来的新中国建设过程中出现的某些失误归结为巨大的“丑恶”和“罪行”,把被西方剥削者和压迫者终于抬起自己高贵的头颅,热望迅速改变自己经济落后的祖国的尝试讥讽为试图“用兔子给羊受精”的“革命伪科学”;瑞典皇家学院文圣们对莫言此次到西方精神庙宇朝圣的意识形态策划可算是绞尽脑汁,用尽心机也。说白了,所谓“人类灵魂的虐待者”就是暗指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国革命者,而所谓“伪科学”和“丑恶的罪行”就是对影射和否定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土改,镇压反革命,农业集体化,社会主义,大跃进,人口计划政策。。。以及整个二十世纪的中国人民反抗外来侵略和民族解放光辉历程,乃至整个中国革命历史和世界革命史,换句话说,整合人类的二十世纪是黑暗的。斯德哥尔摩德西方文学判官们终于一语道破了他们对中国文人墨客褒奖之玄机所在。
        在此,笔者不能不向诺贝尔奖金的权威们发问,既然“兔子给羊受精”为“革命的伪科学”,得以荣幸地被西方的老爷们赐予讥讽的嘲笑,为什么1993年的诺贝尔生理医学奖却授予了向全世界宣示, “目前并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转基因食品对人类有伤害” ; “实际上,转基因食品比传统食品更安全” 的英国生物学家理查德•罗伯特博士?难道生物转基因的“巧计”不具有“兔子给羊受精”, “想通过混种受精培育凤凰”的异曲同工之“妙”?于此同时,所谓的诺贝尔“经济奖”不是还曾经授予了臭名昭著的、制造了2008年以来世界历史上最大金融危机的“经济理论”的来自美利坚的三位奠基者?以西方数理逻辑为推理依据,难道我们不能质问诺贝尔奖委员会的委员们,你们不是在明目张胆地在用金钱贿赂推行已经被实践证明为谬误的二十世纪西方“科学革命”的伪科学吗?现代诺奖操盘者以及他们的资本后台老板,不是在自我嘲弄,自己打自己的耳光吗?
        莫言荣冠“加冕”后,笔者立即拜读了这个自封为“讲故事者”的几篇小故事和略微扫描了他三,两“闯奖”巨作后,不得不拜倒在他“凸显于芸芸众生”的绝妙伎俩和攀夺文学“高峰”之秘诀的脚下:他的作品众许多章节的文字粗制滥造,描述下流糜烂,情节粗暴淫乱,情感低贱无耻,不堪入目,无心续读;笔者深深地为自己伟大的民族,伟大的人民和伟大的历史被这个自称一个文明古国“农民的儿子”如此无情, “嘲笑和讽刺”自己的人民如此厚颜,鞭苔和践踏自己祖国历史的无耻和下贱而数夜不能安眠,甚至胸闷气憋,怒发冲冠;原来斯德哥尔摩的文学贵族老爷们无非是看中了他的“胆略”和含沙射影的文学“谋略”;原来在西方人的眼里,他是一个敢于拿起“大于政治”的笔做投枪,刺向生他,育他,养他,用最好的乳汁喂养过他,又给予他无数荣誉的中国母亲胸膛的“英雄豪杰”。正当中国那些可爱的年轻人沉浸于中国历史五千年,诺贝尔奖一百年自己终于有人被西方文学圣坛接受而欢欣鼓舞之时,我们应该感谢一些有觉悟,有慧眼的一批中国雪人,他们中间终于有些人明白过来,莫言的东“毛”之西“皮”为其“文学成就”大为嘉奖之真实缘由(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乃是深远的西方政治谋略,而非“梦幻”或“魔幻”之流的雕虫小技。
        莫言道,他的所有写作灵感均来自两个主要因素,这便是东方“特有的”产物“孤独和饥饿”。的确,莫言出生于高密东北乡的穷乡僻壤,同千百年来中国无数贫穷乡间的农民一样,吃过苦,挨过饿,饺子便是他们梦寐以求的,不可多享的“大餐”; 回顾一下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历史,我们的祖先就是在战胜了无数的自然灾害,战争,饥荒而得以生存下来的;我们伟大民族此种惊人的生存繁衍能力,为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所不能比拟。 难道五千年来中华民族的苦难,饥饿和被外族奴役都是上世纪五十和六十年代新中国和毛泽东造就的?难道莫言忘记了又是谁把他从一个由于不守校规,而曾被学校开除的放羊娃总算养育成人,给他施以正规基础教育,直到把他敲锣打鼓送到了京城中国最高军事艺术学府深造,最后坐上了千万人之上的作家,军官,乃至被扶上了国家级“作家协会”副主席的宝座?这些桂冠和荣誉难道也是莫言的“苦难”吗?也构成了“人类最阴暗的一面”吗?
        斯德哥尔摩的颁奖词中有言,莫言“以女性视角描述了1960年的大跃进和大饥荒。”试问瑞典皇家的御用文人们,还有这些拿着来自西方大国大笔额外资助的酸臭文学判官们,你们懂得什么是中华民族千年和百年的苦难历史与其根源吗?何况,眼下美国有14。7%到18%的人口面临食品短缺,而世界的六十三亿人口中就有9-10亿人挨饿,也就是说每七个人中就有一人挨饿;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饥饿人口的比例尽然高达30%。 难道全世界的饥饿问题都要算在毛泽东和你母亲祖国的帐上你莫言才能够成为千万富翁?按照国际标准,目前中国的穷人有一亿人口,挨饿的人口恐怕到不了这个数字,也许有几千万,但凡是了解中国历史的人都熟知,中国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以前诸多荒年尸骨遍野的可怕景观。对比过去的历史,今天你莫言祖国已经有着不起的进步。所以,莫言“梦幻”笔下的中国是被他按照西方的旨意妖魔化了的中国,是被虚无化了的中国。莫言仅仅挨过几年的饿,今天却以“挨饿”为动力,因挖苦和讥讽自己以及自己同胞“挨饿”的痛苦,拿到了西方世界给予的最高奖赏和荣耀。这本身不是诺奖对我中华民族最大的讥讽和嘲笑!莫言还有意“忘记了”包括欧洲和美洲在内的世界人民千年来的饥饿史,以及你祖国百年的苦难究竟是何人造成的。你祖国百年的“苦难”和“孤独”制造者不正是这些今天站立在你面前大腹便便的“白雪”意识形态判官老爷们!试问今朝走上了西方文学巅峰的莫言以及授予他文学桂冠的老爷们, 今天究竟是何人以“驴与猪的吵闹淹没了人的声音?”难道是我中华民族?人类历史上,是何人代表了“驴和猪”的声音,何人代表了“人”的声音? 又是何人在利用欧洲文学的神圣讲台 “被邪恶赋予了超自然的能量”正在歪曲养育你的祖国和人类的历史?你们,真正给予“爱以超自然的能量”了吗?恰恰相反,正是你们代表了人类最自私,最狭隘的“驴与猪的声音”在否定一个伟大中华民族的历史和今天!
        在莫言描述的北欧冰天雪地中,那些自任高贵和圣洁的文坛霸主在颁奖仪式上还大言不惭地表彰莫言道: “在小说《酒国》中,最精致的佳肴是烧烤三岁儿童的一幕:男童沦为食物,而女童则因被轻视而得以幸存。这一幕针对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的嘲讽。在计划生育过程中大量女婴被堕了胎,如此女孩连被吃的资格都被剥夺去了。莫言为此写了一整本小说《蛙》。”西方的文霸们,不愧是画龙点睛的艺术大师,这里一语道破了莫言“故事”的“辛辣”含义和险恶超政治性。笔者以为,“大师”级的莫言如此的嘲讽一个具泱泱酒香道德的母国之庶民如此凌辱太过分,也对“现实”的扭曲太过份了吧?重男轻女,男尊女卑乃是包括欧洲在内自母系社会结束以来人类历史之痕迹,特别在农业社会中,这是人所共知的历史事实和历史遗产。至今,被人们认为最民主,最自由的包括美国和欧洲在内的西方世界,对女性的歧视和侮辱是极其严重社会问题,对女性的骚扰便是许多西方男人,特别是包括瑞典在内的北欧男人之怪癖和家常便饭。在此文雅论坛上,笔者暂且不变下笔多舌描述北欧人凌辱妇女的恶疾;但是这里笔者要指出的是,将“三岁儿童烧烤为佳肴”来讽喻中国目前“推行的计划生育”政策,更可谓无耻和典型的西方黑色幽默,用心可谓险毒之极。难道我中华儿女在西方老爷的眼底,非禽兽不如之蛮人!再者,食幼儿的野蛮行径并非新中国的历史之记载;被历史记载的恰恰是十五世纪末葡萄牙国王派到中国的一群特使们,他们因为以生烤,狂食中国幼儿为乐癖而触犯中国刑律,一一被我泱泱大国之皇帝五马分尸于刑场之。难道这些葡萄牙国王特使们也是到中国来推行西方的“计划生育”不成?作为一个“共产党员”,曾宣誓效忠于历史唯物主义的莫言,怎么可以用如此残酷的手段,打着魔幻现实的旗号,来无耻践踏和妖魔化国人的形象,颠倒历史,摧毁我中华民族的道德圣坛,从而乞讨西方主子施舍于你的百万欧票?写到此处,不能不使笔者记起‘大师’在瑞典文学院所讲的一个意味“伸长”的“故事”,当你的母亲出于同情,把一年一度的年夜饺子施舍给叫花子的时辰,作为施主候选人的你又是如何反应的?在这里莫言小儿不但没有体现出大师的圣洁,而恰恰体现了与我中华传统文化隔隔不入的“物质崇尚”和现代西方文化特有的狭隘和自私,从而讨得了瑞典“白雪公主”们的啧啧赞许和欢心。
        西方的文坛判官们还没有遗漏莫言的又一大功劳。这就是,莫言以他特有的,自称为“农民式”的狡狯笔调,学着拉丁美洲魔幻现实主义鼻祖马尔克斯的腔调,同时又具有马尔克斯望尘莫及的“尖刻和辛辣”,彻底篡改和否定自己祖国百年来在西方势力入侵国土中不屈不挠的英雄史。瑞典文学判官喧道,莫言的作品“展示了一个没有真理、常识或者同情的世界”(中国);在莫言“大师”的笔下, 西方人眼里“匪徒”在中国人看来是“英雄”、在西方人眼里的 “虐待者”却成了中国乡巴佬的“ 情侣”!由此看来,莫言被他敬仰的西方意识形态策划者所相中确在预料和情理之中的必然。怪不得在给莫言的颁奖词中,瑞典帝王代表西方赞扬道:莫言比起“斯威夫特和马尔克斯之后的多数作家都要滑稽和犀利。他的语言辛辣。 他对于中国过去一百年的描述中,没有跳舞的独角兽和少女 (拉丁美洲的民族舞蹈);但是他描述的猪圈生活让我们觉得非常熟悉。” 是的,莫言笔下的“猪圈”就是他授与高密东北乡和他母亲祖国的符号,这个语言符号正是在马尔克斯的笔下哥伦比亚的小村庄“马孔多”的同义词,即中美洲的“羽蛇神”的符号 (拉丁美洲诸传统文化之神灵),乃至整个拉丁美洲的符号;与此同时,高密东北乡就是我中华大地的龙符。 莫言尽然敢于用“猪圈” 这样的辞藻来隐喻我龙符! 莫言所使用的语言符号“猪圈”在他的西方老爷眼里是何等的“辛辣”,“滑稽”和“犀利”呀! 对每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来说,这绝对是最无耻的污蔑!如此狗胆包天的讽喻恐怕连他所敬仰的大师马尔克斯如果使用起来都会有后怕;怕的是“羽蛇神”有一天苏醒过来时,会将马氏劈死于太阳金字塔之上,做为祭天之物。如果读者们还记得,莫言在他的‘死得割恶魔宣言’中讲的终极故事中叙述了八个打工的泥瓦匠在天龙发怒的一刻,雷声滚滚,电闪火球,暴风雨降临于他们藏身的破庙,为的是惩罚其中一人做过伤天害理之事。在无人敢于承认罪过时,八人决定采用抽签的办法决定何人为罪人;此时一人中签被抛出庙门,结果庙塌人亡,中签者成了幸存者。莫大师要说的是中签者非莫言莫属,他正是中签者,即诺奖得主。笔者则认为,有良心的中国人和拉美人愿意看到的结局是,中签者被雷劈死,而中华民族和拉美人民得到“天龙”和“羽蛇”的拯救。
        莫言笔下的母亲原本是亿万中国传统母亲的原型,善良,仁慈且宽厚。但他却把“丰乳”和“肥臀”来加以描述。恐怕这不但的中国传统文化所不容,也是西方上帝所不允。他如此对长辈不孝,对同种同宗不忠却受到西方文学判官的褒奖,对中华民族的子孙也许不是什么光荣吧!他把自己的长辈,自己的亲姑姑,一个淳朴的农妇“魔幻化”成十恶不赦的坏女人,难道也是现实主义的笔法!
        是的,马孔多和高密,中华和拉美同样遭遇过“百年的孤独”。与其说是百年的孤独,不如说是百年被西方世界的孤立。这种‘孤独’正是我们东方人落入了西方人挖的陷阱所造成,也正是人类历史的不公之所在。这一百年的“孤独”,包括你莫言的孤独在内,是中国人造就的吗?是毛泽东和卡斯特罗造就的吗?是古巴共产党和中国共产党的“罪恶“吗?究竟莫言,马尔克斯和略萨采用了何等“技巧”,“揭露了人类最阴暗的一面”?莫言和马尔克斯又是用何种“嘲笑”和“讽刺的笔触”,制造了“历史和谬误”?血琳琳的中国和拉丁美洲的现代历史清楚地告诉我们,正是西方的强盗势力和资本的霸权。正由于有这个话语霸权在握,诺奖的现代操办者可以有权篡改历史,胡说什么,“他们(一切非西方世界)甚至用不道德的办法和手段实现他们生活目标。”要中国人和拉美人听从他们的指挥“打破命运和政治的牢笼”。我们完全可以理解,莫言正是由于帮助西方人在东方的“牢笼”中释放了西方的“打破东方命运”的强烈意识形态语言信号而受到了斯德哥尔摩德的嘉奖。
        不错,正如颁奖者所言,“莫言的故事有着神秘和寓意,让所有的价值观得到体现。”我们要问的是,这是何人,何种,何类的价值观?难道是他在山东兜售的两万元十根的“莫言天价香烟”和“丰乳肥臀”的价值观吗?难道是他十根天价香烟所宣扬的十部作品中所宣扬的充满粗俗,淫荡,下流,肮脏,暴力,贪婪,无耻,淫秽的人生观,以及他隐晦,扭曲,谬误,歪曲,诽谤的历史观和世界观吗?对比他的小说和拉丁美洲文学爆炸的鼻祖略萨的小说,莫言确实在以上方面都有过之而无不及。莫言的获奖再次证明了西方利用文学作掩护贩卖的是西方的话语霸权和资本势力炒作现代文学市场的“绝对权威”。
        请问诺奖委员会,究竟是现代文学应该揭发“人性的扭曲”呢?还是现代资本在扭曲人性和文学。正如诺贝尔文学奖颁奖人所一语道破, 莫言的“魔幻现实主义融合了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社会现实”;“这里有一个如何看待20世纪人类历史的关键问题”,也这就是他们所说的: “意识形态和改革有来有去,但是人类的自我和贪婪却一直存在”。 诸多人士在读了颁奖人这一席话后,一头雾水,不明白他们究竟是在表彰莫言的故事揭露了“人类”的“自我和贪婪”,还是赞美莫言的“自我”和“贪婪”,以及歌颂西方资本的“自我和贪婪”。难道就是此种“自我”的表现彰显了莫言“高于政治”的文学?
        颁奖词言:“在莫言的小说世界里,道德和残酷交战,对阅读者来说这是一种文学探险。曾有如此的文学浪潮席卷了中国和世界么?莫言作品中的文学力度压过大多数当代作品”。西方文明代表了“道德”,而东方文明代表的是“残酷”。解读诺贝尔五类奖,特别是文学,和平与经济奖,它们代表的是西方的所谓“人类历史进化观”。在诺奖颁奖者的眼里,不论中华文化也好,拉丁美洲文化也好,阿拉伯文化也罢,都属于野蛮民族的文化。在这些文化中有的只是人吃人,暴力,非人性,专制,独裁,和精神的牢笼,而以欧美为代表的西方文化具有的“民主,自由,人权”才是真正人类文明的精髓之所在。东方的莫言的中了西方的彩,乃是黄鼠狼给鸡拜年。西方恶霸站在人类文明判官的高度对我东方历史或不了解,或一知半解,或有意歪曲,把东方二十世纪波澜壮阔的革命史歪曲和魔幻化成野蛮,强暴和扭曲的历史,这就是莫言获奖的实质。莫言有言,诺奖是发给他的,而不是发给中国的。他的话仅说对了一半;诺奖是发给他的,但是更重要的是发给中国人看的,发给所有的非西方人看的。是西方的黄鼠狼在给东方的鸡拜年的新姿态,是西方最终要霸占东方的“雄心壮志”的集中体现。如果中国天真而可爱的读者们要在莫言作品中寻到诺奖的“真实历史”和“现实价值”和所谓“力度”之所在,以上的结论便是笔者的回答。
        最近,中国掀起了莫言热,莫言狂,莫言欢,莫言乐。但是,他们中间的许多人就没有看懂莫言的任何作品,只是好奇而已,或者只为启发了他们某些下半身的刺激而已。中国有一位颇有眼光的文学评论家对中国读者说:“中国许多读者,特别是年轻人根本就没有读懂莫言。要读懂莫言,需要了解西方文学,特别是是么是拉美魔幻现实主义。” 此话不无道理。笔者还要加一句话,就是,要读懂莫言笔下和笔后传递的真实信息,必须复习中国历史,特别是中国的百年近代历史。记得,当莫言在斯德哥尔摩大学的讲台上回答提问时,最后一位中国学生问了一个问题,大意是:“你的小说触及了中国现代史的许多敏感问题,许多中国的青年人不了解这段历史,您能够在这里做个解释吗?”莫言听到这个问话,立即起立,宣布讲演结束,而拒绝回答。笔者以为,这个问题正是莫言文学的关键所在,也是作为共产党员和作协主席最不愿意和最不能够回答的关键问题。为了使的读者进一步了解所谓魔幻现实主义和诺奖的实质,敬请读以下笔者撰写的“拉丁美洲文学爆炸和西方文学话语霸权”一文(环球视野511期)。该文为笔者积三十多年来在拉丁美洲的经历和对拉美文学爆炸的研究和调查成果写下的对魔幻现实主义的批判和拉丁美洲五百年来被西方孤立,蹂躏,强奸和欺诈所彰显的历史真相和轨迹,已警示国人在基本丰衣足食的今天不要忘记人类历史的惨痛教训。拉美的所谓“文学爆炸”之前,智利作家聂鲁达,同样是拉美的文豪,被文坛称为20世纪最伟大的诗人,曾高吟了一曲“伐木者,醒来吧!”之歌;在此,请允许我这个海外游子借用他的诗句,和遵照莫言儿时母亲的劝导,向国人高吼一声:“莫言,莫言(闭嘴)!请尊重历史的事实!请尊重二十世纪的东方觉醒史和中华站立史!”,“中国同胞们,从‘黄鼠狼’带给你们的西方现代文学梦中快快醒来吧!被诺奖代表的西方颠倒了的历史必须由华人和东方重写!”
*        注释:文中的双引号“”为瑞典皇家学院颁奖者或莫言本人原话摘引。

        参考资料:
       ——王蒙先生十一月七日在澳门大学的讲演词
      ——网上新闻;莫言被爆代言家乡天价香烟一条售价两万元
      ——莫言2012年12月在斯德哥尔摩大学对的演讲词和问题解答
      ——如瑞典皇家学院2012年12月授予莫言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的申明
      ——莫言2102年12月在瑞典皇家学院的演讲词:《一个讲故事的人》           
       ——瑞典皇家学院2012年12月代表诺奖委员会和瑞典国王陛下授予莫言诺贝尔文学奖的颁奖词
        ——莫言:《酒国》,《丰乳肥臀》,《红高粱家族》,《蛙》,《生死疲劳”》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519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8-17 09:35 , Processed in 0.12913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