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12|回复: 0

[原创] 是“文學獎”還是“人學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0-9 11:41: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傅正明 于 2015-10-9 11:51 编辑

傅正明
              是“文學獎”還是“人學獎”?
             ――為“ 諾貝爾文學獎 ”正名

   選自傅正明著《百年桂冠:諾貝爾文學獎世紀評說》(允晨文化出版社,2004年)


二十世紀初葉,瑞典學院曾詢問當時最著名的漢學家高本漢:哪位中國作家可以提名諾貝爾文學獎?高本漢回答說:大概是胡適和章太炎。他沒有提到寫小說的魯迅等人。其實,這並不能作為當時的瑞典漢學家對中國文學無知的笑柄。因為,按照瑞典人的“文學”觀,哲學和歷史原本就包括在文學之內。

瑞典文的“文學”( litteratur )一詞,與德文的 literatur,法文的 littérature,英文的 literature,均來自拉丁文的 litteratüra,這一詞具有書籍、語言藝術、文字書寫等多種含義。權威的瑞典文《小百科全書》在這一條目中解釋如下:

“文學這一概念經常用來指一個民族、一個國家或一個時代的全部手書或印刷的文化著作;屬於古瑞典文的文學,人們通常不僅指詩作,而且指法律的、文獻性的和思想性的著作。文學甚至包括 某些尚未寫定的(如民間謠諺)作品。文學習慣於囊括一切書寫品和印刷品……。”

專指與藝術並稱的文學,瑞典文有 skönlitteratur一詞,這個合成詞的前半部分 skön,意為“美”,所謂“美文學”,一般的瑞英詞典解釋為 fiction , 即虛構文體或小說,同時借法文詞 belles-lettres來釋義。這一法文詞一般譯為“純文學”,但是,它不是英文所講的“純文學”( pure literature )或“純詩”( pure poetry )那種意義上的純文學。這種憑藉形象思維縱橫馳騁的虛構的美文學,相當於英語所說的“雅文學”( polite literature)、“想像性文學”(imaginative literature )或“創造性文學”( creative literature )。與美文學相對的,瑞典人稱為“知識性著作”(facklitteratur ),包括新聞報導和一切學術著作。

根據諾貝爾遺囑的措辭和後來訂立的諾貝爾章程,“文學”應當不僅指美文學,“而且必須包括那些在其形式和表現方面具有文學和學術價值的作品”。 1901年第一次頒獎給法國詩人普魯道姆時,瑞典學院常務秘書維爾森在頒獎詞中指出:文學是文明之花 的極品,它也許是最精美的,它生根、開化在現實的堅實基礎上。但是,“諾貝爾文學獎提出了它自身的問題。‘文學’是一個非常有包容性的術語,諾貝爾基金會的顯要人物正確地表明:這場角逐不僅包括美文學,而且必須包括那些在其形式和表現方面具有文學價值的著作。因此,這一領域已經延伸了, 難度也就複雜了。假如被提名的作者,其價值或優點不相上下,那麼,就很難決定究竟應當頒獎給一位抒情詩人、敍事詩人還是戲劇詩人。如果要在傑出的歷史學家、偉大的哲學家與天才詩人之間作出選擇的話,這項任務就更複雜了。”在1902年給德國歷史家學忒奧多•蒙森的頒獎詞中,維爾森進一步指出,文學獎評選對象包括哲學家、以宗教為題材的作家、科學家和歷史學家,獲獎要求是“他們的作品具有藝術上的傑出表達和內容上的高貴價值”。這裏所說的科學家,是指以文學手法撰寫科普讀物的科學家。實際上,還從來沒有這樣的科學家獲得文學獎。

2001年,諾獎頒發一百年之際,瑞典學院將本屆諾獎頒發給奈保爾。現任常務秘書賀拉斯.恩格道爾在接受一位記者的採訪 (《每日新聞》2001年 10月 13日)時,有這樣一段對話:

問:你在好幾個場合透露說,未來的這項獎將不僅給美文學作家,後來,維斯特伯 (院士 )也特別關注,要把奈保爾提升為偉大的旅行紀實作家和報導的革新者。將來也會這樣做嗎?

答:在一個有十五個人 (瑞典學院原有十八名院士,後退出四名增補一名)的學院裏,這是很難預知的。但我個人認為,這是文學發展的 趨向。在虛構作品和知識性著作之間加以區分的意義已經愈來愈小。因此,我認為,今後會多次看到這類頒獎。這項獎必須追隨文學的發展。

恩格道爾在頒獎之前不久曾透露,這項獎今後應當多給歷史學家、散文隨筆作家和旅行紀實作家。儘管在諾獎新聞公報中主要表彰奈保爾的小說 《抵達之謎》,但實際上,至少在一部分評委中,更看重的是奈保爾批評穆斯林(原教旨主義)的兩部政治色彩濃厚的旅行紀實作品:《在信徒中間 》和《難以置信 》。在奉行中立政策的瑞典,瑞典學院諱言政治是情有可原的,但實際上他們獎掖了許多有鮮明的政治傾向的作家,只是在理論上有所顧忌而不敢承認頒獎的政治色彩而已。因此,要獎給純粹的政治學學者,幾乎是不可能的。這個問題的另一方面的啟示就是,缺乏社會關懷的作家忌諱政治,尤其是談到諾獎時諱言政治,實際上是淺薄、無知而可笑的。

在中國,兩漢以前,文學與其他學術著作的界線並不明顯, 秦漢時期的“文學”,含義甚廣。孔子所說的“文”,是包括 “文章”在內的文化學術的總稱。“文”者,“紋”也,作文即創造文字之美。“章”, 即講究章法,作文的謀篇佈局、起承轉合。孔子講的“詩”,指“詩三百”,才是創造性的美文學作品。魏晉以降,文學與其他學術著作開始畛域分明,詩也日漸取得相對獨立的地位,狹義的“文學”,終於與廣義的文學即文化學術區別開來。

現代漢語的“文學”一詞一般限於其狹義。在商務印書館編輯的 《新華詞典》中,“文學”的釋義為:“社會意識形態之一。是以語言為手段形象地反映社會生活的一種藝術,包括詩歌、小說、散文、劇本等。” 可見,中國人所說的“文學”,僅僅相當於瑞典人所說的“美文學”。因此,瑞典文的 litteratur 一詞,不宜狹義地譯為“文學”。中文“文章”一詞的現代用法,《新華詞典》的主要釋義是:“用文字表達一定內容的成篇的作品。”可見這個詞,與瑞典文的 litteratur更為吻合。諾貝爾設的這項獎,根據諾貝爾基金會的解釋,就是“諾貝爾文章獎 ”。文學評論家錢谷融先生曾經寫過一篇著名論文,他借鑒高爾基的觀點,深刻地指出:“文學是一種人學 ”。這裏所說的 “人學 ”,與西方人所說的“ 人文學科 ”甚為接近,與瑞典文的 litteratur 的概念也比較接近。因此,諾貝爾所設立的這項獎,也可以譯為“諾貝爾人學獎”。它仍然可以以美文學為重點,但它應當囊括與自然科學相對的人文學科或社會科學的各個領域。在中文媒體上,要矯正這一譯名殊屬不易,但那些想對這項諾獎評頭品足的人,至少應當弄清楚人家的概念。比如說,當你批評人家有政治色彩時,瑞典學院完全可以理直氣壯地回答說:政治著作原本就屬於人學範疇。這樣一來,那種批評就沒有多大意義了。

回顧百年諾獎,瑞典學院早就一再表明,評獎應當“回到遺囑”,即力求闡明諾貝爾作為一位人文主義者所要求的“理想傾向”。值得注意的是,要“回到遺囑”, 還得回到諾貝爾章程對“文學”這一概念的界定和闡釋。

回顧二十世紀的文學和學術的發展,實際上並不缺乏偉大的人文學科的思想家,而是缺乏諾獎評選的眼光。瑞典批評家赫爾梅•龍格在《諾貝爾文學獎》(1984年 ) 一書為最初十年逐年列出了多位更值得獎掖的作家和學者,並給出了頒獎理由, 其中 1907年的人選為:

佛洛伊德(奧地利 ),克羅齊(義大利 ),柏格森 (法國),傑出的人文學者,由於他們通過藝術性的曉暢的理論給同時代的文學以重要的影響。

在龍格列出的這三位人文學者中,佛洛伊德是跨世紀的偉大心理學家,他創立的精神分析學大都是用美文學的語言來描述的。他是百年諾獎最大的疏漏之一。 哲學家和美學家克羅齊曾經被正式提名,但沒有引起瑞典學院的重視。柏格森後來於 1927年獲獎。在百年歷史上,作為人文學者獲獎的,除了柏格森和上文提到的蒙森之外,還有德國哲學家魯道夫•C. 尤根 (1908年)和英國哲學家伯特蘭•羅素( 1950年)。此外,1953年,前英國首相邱吉爾可以說主要是作為歷史學家和傳記作家獲獎的;1964年拒絕諾獎的薩特,可以說主要是作為哲學家入選的。如果在百年諾獎名單錄上,擠掉一大批平庸的作家,而列上許多傑出思想家的偉大名字,例如馬克斯•韋伯、榮格、盧卡契、阿多爾諾,本傑明、弗羅姆、魯迅……,“諾貝爾人學獎 ”才能名副其實。

綜上所述,瑞典學院應當拓寬視野和胸懷,把眼光略多地轉向具有“理想傾向”的人文學者,應當主動向全世界各國的學院或社會科學院,向那些具有推薦資格的人徵集傑出的人文學者的提名。優秀的哲學、政治學、倫理學、歷史學、法律學、心理學、教育學等人文學科著作,較之平庸的文學,更能如諾貝爾遺囑所要求的那樣,“給人類帶來最大益處”。

                             ( 2001年 12 月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3-27 14:36 , Processed in 0.11026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