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吴洪森

[原创] 我的记者生涯:一,发掘朱镕基身世(全文完毕,欲看从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9-14 20: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记者的故事真好看!
发表于 2009-9-14 22:49:38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吴是个男人,是条汉子。
发表于 2009-9-15 00:06:5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吴老师也是六四派,看来朱总也有良知,欣慰。然对朱总有个不好的印象,就是当年“破三铁”对待工厂工人太无人性了,恶狠狠地端掉了大批国有工人的饭碗,使他们流离失所,善后工作至今都没做好。按理这个屁股温总 ...
王大庆 发表于 2009-9-14 07:26
发表于 2009-9-15 00:33: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中……
发表于 2009-9-15 08:4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朱镕基的事很难看到第一手的,感谢吴老大!
发表于 2009-9-15 10:21:33 | 显示全部楼层
经历不凡哪
 楼主| 发表于 2009-9-15 21:53:5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电话簿上安徽没一个朋友,想起安徽有个作家叫潘军,和我的朋友、《收获》杂志副主编程永新很熟悉,程永新多次向我讲到过他。于是打电话给程永新,告诉他我打算去安徽凤阳去调查朱镕基是否朱元璋的后代。程永新把潘军电话给了我,说他先和潘军打个电话,不知道他人现在北京还是在合肥。过了一会,程永新电话来了,说潘军人在合肥,潘军说知道我的。于是,我打电话给潘军,告知他我到达合肥的时间。约好我到达酒店后就打电话给他,我们约好在酒店会合。
长沙方面,我联系了三个人一个叫李芬,一个叫彭建平,还有一个是李绍谦。离开上海前,我也一一给他们打了电话。

我是98年2月6号下午抵达合肥,从机场到合肥市区的一路上,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沿路都是口子窖酒的广告。似乎安徽除了口子窖酒,其他什么也没有。

报社帮我定的是合肥唯一的一家五星级酒店,酒店名字我已经忘记了。
入住后就打电话给潘军,约好在楼下餐厅见。这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了。
餐厅里只有潘军和我两个吃饭的。饭菜之恶劣价格之贵,很罕见。到了合肥才知道安徽有多落后。
潘军谈兴很浓,一直和我聊到半夜,干脆就不回家,就住在我这里了。
第二天上午,我们包了一辆出租车,说好凤阳来回700块。
去凤阳的路上,接到长沙李芬电话,说打听到朱镕基有个堂妹在上海第二军医大学,已经退休了。我立即把朱镕基堂妹的电话告诉翁思再,拜托他去采访一下,关键是问他们家是否是朱元璋的后代。
将近中午时分,我们到了凤阳县城。凤阳县有个朱元璋研究协会。该协会秘书长夏玉润接待我们说朱元璋一共生了二十四个儿子,二十二个长大成人有后代。朱元璋的后裔,在明朝末年的时候就已经40万人了。查一个人是否朱元璋后裔,从源头是无法查的,应该倒过来往上追溯。他们宗亲会现存资料里,没人提供过朱镕基是朱元璋后代的资料。还说如果我这香港记者查到了一定告诉他们,让他们补充进去,也增添世界朱氏宗亲会的光彩。
从他这里还得知,由于明朝规定皇亲不能考科举,依靠朝廷奉养,到明朝末年,皇室已经养不起这么后裔,很多后裔穷得和叫花子差不多了。后来,满清三百年一直防范和压迫朱元璋后裔,不少人为了躲避迫害改姓换名了。
从朱元璋研究协会出来,去凤阳县博物馆,馆长回家吃午饭去了,要下午三点才回来上班。
我们顺便在博物馆参观了一下,觉得朱元璋的画像和朱镕基确实有相像之处,最显著的特征是两者都有高高的颧骨。
下午馆长孙祥宽来上班后,从他这里获得一个意外的信息。
他说去年六月,朱镕基到安徽阜阳考察结束,突然提出去凤阳看看。省里赶紧通知凤阳方面派人接待。馆长当时也是在凤阳县路边等候朱镕基到来的人员之一。县里把他叫上,是怕万一朱镕基问到凤阳历史文物风土人情方面的,要有一个人能答得上来。孙祥宽在当地被称为土地公公,对凤阳的历史掌故风土人情非常熟悉。谁知朱镕基的车队到达后,谢绝了孙祥宽的陪同,只是在安徽省和凤阳县领导陪同下,默默祭祀了皇陵。
凤阳皇陵埋葬的不是朱元璋,朱元璋的墓在南京。凤阳皇陵埋的是朱元璋的父母。
于是我们邀请馆长上我们的车一起到皇陵去看看。
凤阳县城面积很小,车一会就开到了城外,我们按照馆长的指点,在朱镕基下车开始步行的地方开始向皇陵走去。步行三里地就到了皇陵。
所谓皇陵就是一个隆起的像一道大坝的土堆。据馆长说,朱镕基一个人进入皇陵,停留了将近一刻钟才出来,出来后还和沿途看见的老百姓说话,了解情况。
他走后老百姓说,这么多车子等他,一定是个大官。
馆长提供的信息,令我大喜。


回到合肥,天已经黑了很久了。
潘军说不要到酒店餐厅吃饭了,贵死了又不好吃。带我去吃吃当地的土菜。
我说好,越土越好。
他带我到一个用塑料彩条布在路边搭蓬的小饭店,里面只有两张小方桌,一个煤球炉子,厨师当场洗切烧,其中有道菜至今难忘,叫臭干炒大蒜叶。安徽有种表面焦黄色,内心灰黑色的豆腐干,当地人叫臭干子,但是没点臭味,炒大蒜的味道特别好吃。

丝丝春雨飘进蓬来,打在脸上,略有寒意。喝着当地白酒,嗓子热辣,肚子是暖暖的。
发表于 2009-9-15 22:30:56 | 显示全部楼层
到了合肥才知道安徽有多落后。
____哈哈.
发表于 2009-9-16 08:40:22 | 显示全部楼层
43# 丁伯刚
你要是到欧洲跑跑就知道,那里很多地方要比中国“落后”。
发表于 2009-9-16 09:31:59 | 显示全部楼层
43# 丁伯刚  
你要是到欧洲跑跑就知道,那里很多地方要比中国“落后”。
老庄客 发表于 2009-9-16 08:40


你是说安徽与欧洲是同等水平了?
发表于 2009-9-16 11:31:09 | 显示全部楼层
比较好看。我参观盱眙明祖陵时,也听过这一说。
发表于 2009-9-16 11:39:26 | 显示全部楼层
到了合肥才知道安徽有多落后。

這話說的,夠損!
发表于 2009-9-16 12:26:21 | 显示全部楼层
到了合肥才知道安徽有多落后。

這話說的,夠損!
沈喜阳 发表于 2009-9-16 11:39


我们一齐抗议.
应该改成:到了合肥才知道安徽有多繁荣.
发表于 2009-9-16 15:58:25 | 显示全部楼层
周日刚从合肥回来,与五年前相比,合肥这几年发展还是很快的。
发表于 2009-9-16 17:3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合肥不过就是GDP比周边省低一些,老房子多一些罢了,但是那些GDP很高、新楼盘很多的的地方人们生活快乐吗?
发表于 2009-9-16 21:48:5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上的别跑题

楼主很牛哦,不是一星半点的牛,是很牛,非常牛,超级牛~在下小女子表示十分佩服!敬仰!
期待下文,狠狠催文!
发表于 2009-9-17 00:16:28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上的别跑题" />" />

楼主很牛哦,不是一星半点的牛,是很牛,非常牛,超级牛~在下小女子表示十分佩服!敬仰!
期待下文,狠狠催文!
碧滋 发表于 2009-9-16 21:48


碧滋从哪里钻出来?好像几辈子没来过了.
发表于 2009-9-17 13:39: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吴先生的更新!强烈期待!
 楼主| 发表于 2009-9-17 20:23:5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98年2月8日)上午我离开安徽飞往长沙。下午抵达长沙后入住在长沙市中心的芙蓉宾馆,这是当时的长沙唯一的五星级宾馆。芙蓉宾馆名为五星级,桌椅柜子以及卫生设备比上海三星级还差。我很奇怪,这样的宾馆怎么会定为五星级的。朋友说这家宾馆是军方的。难怪了。
芙蓉宾馆唯一可取之处,是提供的拖鞋厚实柔软。标房里两张床,拖鞋也自然是两双。我就把多余的那双放进自己的拉杆箱里,第二天,服务员不管你用过没有,照样还是配两双。于是我就把每天不用的那双收集起来,住了5天,等离开长沙的时候,行李箱里就有了5双芙蓉宾馆的拖鞋。我猜想,芙蓉宾馆是知道自己达不到五星级标准的,于是就用一双好拖鞋贿赂住客。
        李芬夫妇来宾馆硬要请我吃晚饭。饭桌上他们的儿子也在。他和朱镕基娘家的后代余双双是好朋友。我们约定第二天去余双双家拜访。李芬还告诉我,她已经打听到了,朱镕基的家乡在长沙县安沙镇棠坡村。
第二天李芬陪我到余双双家,他交给我一份复印资料。这份资料讲的是他曾祖父即朱镕基外公余嘉康的故事。
余嘉康在清朝曾经做过南昌县令,有刚正不阿的个性,在处理当地洋教案时候,驱逐了激起民愤的法国传教士。法国向朝廷施压,朝廷就罢免了余嘉康的职务,他离开南昌的时候,市民以万民伞相赠,上万人欢送他到码头。余双双还告诉我,朱镕基外婆家姓任,是任弼时家的。
余双双还说起,他有个朋友和朱镕基的堂兄家里人认识,这个堂兄在湘潭大学化学系做教授。我眼睛一亮,拜托他无论如何帮我打听到朱镕基堂兄的电话和地址。

从余双双家出来,我就去了长沙市一中,朱镕基高中就是在这所学校读的。该校是湖南著名重点中学,我找到他们校长室,副校长接待了我,我向他说明了来意:“朱镕基即将出任总理,香港明报想采访朱镕基的生平故事,得知朱镕基是在长沙一中读的高中,希望能得到你们的配合和帮助。”
副校长叫来了教务长,问他能提供什么帮助给我。教务长说,几年前朱镕基这届同学曾经聚会过,他们油印了一份同学通讯录,教务室有,可以给我一本,其他就没什么帮助可以提供了。我问是否还保存朱镕基当年读书时候的成绩单,他说这么多年了,学校没有保存。

                从长沙一中出来,我就去湖南文艺出版社编辑李绍谦家,她在公园打拳锻炼身体的时候,偶尔听湖南画院的雕塑家钱海源说起,朱镕基初中时的物理老师还活着,就住在湖南展览馆附近的高层里。几年前,因为动迁遭遇不公平,他就写信给朱镕基,请朱镕基帮助解决,朱镕基将老师的信批转给湖南省长,省里就解决了任老先生的住房。任老先生的小儿子和钱海源是好朋友。

李绍谦带我去结识钱海源,参观了他的雕塑工作室。然后带我去任老师家。李绍谦就先回去了。
任老师已经九十二岁了,身体依然很健康。他是抗战时代担任过朱镕基班上的物理老师。
那时候为了躲避战乱,广陵中学迁移到了娄底,才十来岁的孩子,背着自己的行李和干粮,在山路上行走了十几天,才到达娄底。
在娄底求学期间,生活条件和学习条件都非常艰苦。一年四季靠酸菜过日子,晚上看书,只有一个煤油汽灯。到了规定时间就熄灯。
任老师说,朱镕基学习很认真很刻苦,性格也比较开朗,还经常和同学一起搞文艺活动,平时话不多。
任老师说,广陵中学学生的学籍资料都保留下来了,这所学校后来合并到湖南师范大学附中了,据他所知,朱镕基那届的成绩单都还在。

回到芙蓉宾馆,细看朱镕基高中同学通讯录。上面工作地址在长沙的只有5个人,当年高中同学,如今都70岁了。这5个在长沙工作的,有的有家庭地址,有的只有单位地址。都没电话号码。我一一打电话到单位去问,单位说早退休了,问现在在哪里,说不清楚,就挂断了。有位名叫颜家龙在市教育局工作,我打电话去,他们叫我打电话到人事处去问。人事处问我是哪里的,找颜家龙干嘛,我说我是上海来出差的,想随便看望一个亲戚,多年没联系了,不知道他家在哪里。人事处把他的电话给了我,我打电话去,表明是香港明报记者,想采访朱镕基的故事,能否接受我的采访。
颜家龙很爽快的答应了,说欢迎明天中午到他家,他请我吃午饭。
发表于 2009-9-17 20:41:48 | 显示全部楼层
吴记者,好看...:lol
发表于 2009-9-17 22:22:34 | 显示全部楼层
碧滋从哪里钻出来?好像几辈子没来过了.
丁伯刚 发表于 2009-9-17 00:16



报告丁先生,奥是从加班位面偷偷逃出来di~
发表于 2009-9-18 08:59:50 | 显示全部楼层
做記者就得挖地三尺!
发表于 2009-9-18 10: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实的才是历史!
 楼主| 发表于 2009-9-19 00:54:10 | 显示全部楼层
晚上在酒店里和翁思再通电话,他已经去采访过朱镕基的堂妹了。问到他们家是否朱元璋的后代,她说小时候曾经听大人说起,说他们家原来有本家谱,上面记载他们家是朱元璋的后代。她说这本家谱被1948年去台湾的堂兄朱镕坚带到台湾去了。究竟怎么回事也不清楚了。

98年2月10号清早,我就包了一辆出租车前往长沙县安沙镇。车沿着国道,一路畅通。那时候中国很少人有私家车,高速公路的建设也很少。50公里路程不到一小时就到了。到了镇上,向路人打听棠坡村所在,经路人指点,从前方300米一条小路右拐做开三四里就到了。

进入村口,就是高低不平弯弯曲曲的小路了。我和出租车司机下车步行。

村口耸立着一户新起的住宅,三层楼,马赛克贴面,二楼以上东南角居然建成了圆形象碉堡似的,既刺眼又土气。

司机用本地话向村里人打听朱镕基家的老屋和祖坟,指着我说,我是香港来的记者,来这里采访朱镕基的家乡。被打听的中年人很热心的说我给你们带路吧。

走了大约一里多路,路边一户旧房子门口,一个穿着黑棉衣的老太太倚着门在晒太阳,看见我们这行人路过,就问带路的,“这是哪里的啰?”带路的告诉她是香港来的记者,来看朱镕基老屋的。

这老太一听,来了精神,嗓门突然大了起了,对我说:“你是香港来的记者不?”
我说是。她说:“我是朱镕基的堂姐,我叫朱佩兰,今年八十岁了。麻烦你带话给朱镕基,我晓得他去年到了岳阳。岳阳离这里才多少路唦?他也不晓得回来看望我一下,太不象话了,我是他的堂姐姐哩。”
我一听她是朱镕基的堂姐姐,来劲了,想和她好好聊聊,她谈兴很大,我才开口问,她就滔滔不绝开讲起来。听了一阵发觉不对劲。这老太有点东扯西拉的。有些事听上去象是真的,有些明显不对,连年代都是混乱的,解放前解放后都搞不清。

带路的扯了一下我的衣袖,和老太说我们还有事要去老屋和祖坟看看,就把我们带走了。带路的说,这老太神智有点不清。

离朱佩兰家不远,几百米的路边,有个圆圆的坟头,是三合土砌的。带路的说,这就是朱镕基家的祖坟。

我拍了几张照片。

经过祖坟前行100米,山路的左手边出现一口大池塘。离池塘20米远,就是一座木结构的老屋,屋前是块平整的场地,场地上有口水井。老屋背后是座山。
这房子坐北向南,面水背山,布局很好。

领路的说,这就是朱镕基家的老屋。说朱家的人早点都出外了,现在住在里面的不是朱家的人,是土改分给他们的。

他还说,朱家的原先房子比这多得多,没人住,大跃进的时候连祠堂都拆了去连钢铁当柴火烧了。

穿过老屋,从屋后面的一条小路,爬上左边的山脊,就是朱家的坟地。
带路的引领我们在杂草和灌木丛中找到了朱镕基母亲的坟墓,看不到一点坟墓的样子,只是有个隆起一点的土堆,坟上连个字碑都没有。这个土堆的旁边的一座坟倒是新修的,坟前平躺着摆放的墓碑上的字迹也是新刻的。

领路的说,这是朱镕基在美国的堂兄,前几年回来给母亲扫描新修的坟。我看看墓碑上的字是儿朱镕坚。

领路的说,朱家坟墓原来是在对面的山上,大跃进要砍树炼钢,就把坟迁移到这里了。
朱家没人,就胡乱掩埋了一下。朱镕基的母亲和朱镕坚的母亲是姐妹俩,就把他们掩埋在一起了。他所知道的大概位子就是这里。


看完老屋和朱家祖坟,我们回到村口和领路的分手时,我指着那碉堡式的房子,问这是谁家的?盖这么气派的房子?领路的说这家人的儿子在湖北做官,是市委常委,有钱。

离开安沙镇,我们就返回长沙市,到朱镕基高中同学颜家龙家去了。
发表于 2009-9-19 01:20:52 | 显示全部楼层
他还说,朱家的原先房子比这多得多,没人住,大跃进的时候连祠堂都拆了去钢铁当柴火烧了。
——————————————————————
应该是“炼”字吧
发表于 2009-9-19 01: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朱镕基的母亲和朱镕坚的母亲是姐妹俩

——————————————————
是姐妹俩嫁给兄弟俩啊!
发表于 2009-9-20 07:22:27 | 显示全部楼层
讲故事就得这样讲,绕来绕去,制造悬念,最后才让你恍然大悟。吴老师也是个故事高手。人啊都喜欢名人效应,只要这个人出了名,那么他以前上厕所的事都可成新闻;普通百姓除非制造出轰天事件,否则就成不了新闻。这也是新闻的潜规则。只是朱熔基这个人据说“破三铁”后,祖坟都让人扒了,不知是真是假?总之得罪百姓的事不要做。
发表于 2009-9-20 09:05:35 | 显示全部楼层
讲故事就得这样讲,绕来绕去,制造悬念,最后才让你恍然大悟。吴老师也是个故事高手。人啊都喜欢名人效应,只要这个人出了名,那么他以前上厕所的事都可成新闻;普通百姓除非制造出轰天事件,否则就成不了新闻。这也 ...
王大庆 发表于 2009-9-20 07:22


其实,我们也喜欢看王大庆以前上厕所......的事。:lol
发表于 2009-9-20 21:54:46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曲折.要是配些照片就更好了.
许多年前的事记得这么清,连水塘\房屋等方位都记得,当时是不是有日记?
有不少做记者的人十分奇怪,记忆力特别好,简直让人难以置信的.
 楼主| 发表于 2009-9-20 22:47:20 | 显示全部楼层
伯刚兄,照片等我回到上海补上。没日记,全凭回忆,因此很可能有失误。
就拿新写的这段来说,我一直觉得当时我行走在棠坡村的时候,旁边还有一个人,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后来总算想起来了,陪在旁边的是出租车司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11-25 13:51 , Processed in 0.131157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