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吴洪森

[原创] 我的记者生涯:一,发掘朱镕基身世(全文完毕,欲看从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9-21 00:05:25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看  记忆力惊人的好   俺这半拉子健忘症佩服得一塌胡涂
发表于 2009-9-21 00:07: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朱熔基搞的国企改革  是大恶
发表于 2009-9-21 11:44: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朱容基是在这个村庄长大,然后读书出去的吗?
发表于 2009-9-21 20:39:37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曲折.要是配些照片就更好了.
许多年前的事记得这么清,连水塘\房屋等方位都记得,当时是不是有日记?
有不少做记者的人十分奇怪,记忆力特别好,简直让人难以置信的.
丁伯刚 发表于 2009-9-20 21:54

那是因为该忘得都忘了,所以才记得住。
发表于 2009-9-22 20:1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又断了,我特意抽空来看吴老师的续集,上瘾了。
发表于 2009-9-22 21:35: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照片。
 楼主| 发表于 2009-9-23 22:54:37 | 显示全部楼层
到了颜家龙家,接过他名片之后才知道他是湖南省书法协会主席,客厅里到处挂着他的书法。书桌上堆着宣纸。
抗战胜利后,45年底散布在山区的学生返回长沙,朱镕基考取了长沙一中,直到47年毕业。颜家龙印象里的朱镕基在班上话不多,读书用功刻苦,喜欢京戏,会拉胡琴,遇到周末和放假,在寝室里和几个同学一起拉琴唱戏,有个同学五音不全,却喜欢唱,朱镕基拉琴拉到一半就忍不住大笑,你唱的什么调啊,荒腔走板的。
在颜家龙这里最大的收获,是他给了我一份朱镕基毕业时写给同班另一个同学的临别赠言复印件。
这临别赠言是写在该同学的笔记本上的,上次同学聚会的时候,该同学特地从外乡赶来参加,带来了这个本子,把朱镕基的临别赠言复印给大家。
不料,这个同学回去的时候,包被人偷走了,这个本子也丢失了。如今只有这复印件了。幸亏当时复印了。
聊完后,颜先生邀我到他楼下一个小饭店吃午饭。
他点的菜中有个菜叫啤酒鸭。他说这家店的啤酒鸭做得很好。我还是第一次听说用啤酒可以煨鸭子。一个生铁锅托着木盘端上来,散发着烤人的热。啤酒鸭里放了很多辣椒和葱姜。鸭子是先油炸后再用啤酒煨得很烂,果然爽口好吃。
此后,无论在上海北京还是香港深圳广州,再也没吃到过如此美味的啤酒鸭。

和颜先生告别后,就去湖南师大附中。到了他们校长室说明来意,校长叫来校史室负责的,他问我,我的接待单位是哪家?我说我是来长沙采访的,采访很多地方。没有固定的接待单位。他说,你要让接待单位开介绍信来,我们才能给你看朱镕基初中的成绩单。
校史室负责人,一看就是做事循规蹈矩没有通融余地的人。我只好告辞,去搞介绍信。
我先去了湖南文艺出版社,找认识的副社长,请他帮忙。
他一听,摇摇头说,要是你是国内记者我还敢帮这个忙,你是为香港《明报》采访的,这个政治责任我负不起。

我又去找《长沙日报》有点关系的人,给我的答复和湖南文艺几乎一模一样。

长沙,我的关系中有可能给我开介绍信的就是这两家了。现在他们不肯开,怎么办呢?

只好先回到住的地方芙蓉宾馆。

进入房间,看见电话机上红灯在闪,表示有人留言给我。我打电话到总台问。总台说有人留了纸条给我,现在派人送上来行不。我说行。

纸条装在宾馆的信封里,打开一看,上面写着:吴先生,朱镕基堂兄朱镕垓的电话打听到了,是广州的,020——XXXXXXXX
我一看大喜。决定晚饭后给朱镕垓先生打电话。
发表于 2009-9-23 23: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09-9-23 23:43:37 | 显示全部楼层
“请问您是朱镕垓先生吗?”
“是。您哪位?”
“朱先生您好!不好意思打搅您了。我是香港《明报》记者,我姓吴,叫吴洪森。口天吴,洪水的洪,森是三个木字,森林的森。”
“朱先生,您堂弟朱镕基马上就要出任总理了。《明报》派我到长沙来采访他的生平,我打听到了您的电话,想打搅您一下,我只想求证一个问题:据说你们家是朱元璋的后代,我想知道有没有这回事。”

“你们香港记者真厉害,我从湘潭大学退休已经十多年了,在广州也已经呆了十年了,连我家乡很多人都不知道我的电话。听你口音好像是大陆过去的。”

“是的。朱先生,我原来是上海社科院工作的。”

“关于我们是朱元璋后代的事情,从小我们听长辈讲过。我们家有本家谱,被另外一个堂兄名叫朱镕坚的,48年带到台湾去了。后来他又从台湾到了美国,住在休斯顿。92年他回国探亲见到了朱镕基,给了朱镕基一份家谱复印件。所以我们家是朱元璋的后代是可以肯定的了。”
“请问您能告诉我朱镕坚的联系电话吗?
“电话没有。大陆打电话到美国很贵,我们平时只是写信。我可以把他休斯顿的地址告诉你。”

朱镕垓先生报出朱镕坚的地址后问我“您是从哪里听说我们是朱元璋后代的?”

我就把去年十一月香港中通社消息说朱镕基考察安徽,和回良玉交谈的时候说自己也是安徽人,于是我就推测朱镕基是在暗示他是朱元璋的后代的过程向朱镕垓报告了一通。

“做记者的真是敏感。看来你历史学得很好。”

“哪里哪里。安徽朱元璋是太有名了,谁不知道?朱先生,今天上午我还到您的家乡棠坡村去了,看了你们的祖坟,还拍了照片。”

“是吗?谁带你去的?”

我把上午去棠坡村的经过向朱镕垓介绍了一下。

“他们指给你看的是假的。”

“啊!”

“我家祖坟去年被坏人炸了。”

“啊?真的?”

“朱镕基搞宏观调控得罪了地产商,有的人破产了,怀恨在心,去年6月的夜里就悄悄去棠坡村把我家祖坟炸了。长沙市委书记知道后很紧张,还专门下去查看和调查了。当地人怕事件报道出去对不起朱镕基,就隐瞒了真相。”

“哦!”

“他们不但炸了祖坟,还在北京掐死了朱镕基的亲家,就是朱镕基女儿的婆婆。到现在北京公安局还没破案。朱镕基对此案曾经作过批示,说不要因为他是副总理就兴师动众,就按照常人的案件来调查处理。”

“朱先生,你提供给我的都是爆炸性新闻。请问能发表吗?”

“我讲得都是事实,我看发表没什么问题。不过你发表之前最好先给我看看。”

“朱先生我向您保证:发表前一定先让您过目。另外,您谈话过程中,只要你交代过不可公布和发表的,我决不会泄露一个字。”

“好的。”

“朱先生,您提供的消息对我的帮助太大了。我在长沙呆了几天了,还没遇到一个敢讲朱镕基家事的人。”

“湖南那地方的人还是胆小怕事比较保守。我在广州呆了十年了,这里的气氛比较宽松开放,我已经习惯了广州的氛围了。”

“朱先生,很感谢您和我谈了这么多。辛苦您了。我很想知道您和朱镕基小时候的故事,听你们初中的物理老师任老师说您和朱镕基是在一个班上念书的。如果您愿意讲给我听,我明晚这个时候再给您打电话好吗?”

“没问题。你明天再打过来吧。我也很愿意和你谈谈。”

“晚安!朱先生!”

“吴先生再见!”
发表于 2009-9-24 00:04:04 | 显示全部楼层
   写慢点,我的也就要出来了。
发表于 2009-9-24 00:05: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谁相信我一边玩儿一边感动一边写东西的?
发表于 2009-9-24 00:07:44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09-9-24 00: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没见过不管自己的版,玩儿的开心的。
发表于 2009-9-24 00:10:07 | 显示全部楼层
   想起来了,本版有个美眉就是这样啊
发表于 2009-9-24 10:10:28 | 显示全部楼层
長沙的綫斷了,廣州的綫上了,我簡直覺得這是寫小說。世事竟有這么巧!
 楼主| 发表于 2009-9-24 11:31:32 | 显示全部楼层
長沙的綫斷了,廣州的綫上了,我簡直覺得這是寫小說。世事竟有這么巧!
沈喜阳 发表于 2009-9-24 10:10

人生有的时候全凭运气。
发表于 2009-9-24 22:56:26 | 显示全部楼层
“他们不但炸了祖坟,还在北京掐死了朱镕基的亲家母,就是朱镕基儿子的丈母娘。到现在北京公安局还没破案。朱镕基对此案曾经作过批示,说不要因为他是副总理就兴师动众,就按照常人的案件来调查处理。”
____还真有这种事?
 楼主| 发表于 2009-9-25 00:08:53 | 显示全部楼层
放下电话,我觉得运气太好了,就这么轻易的获得了会引起全球关注的爆炸新闻。我立即给报社打电话,把朱镕基在美国的堂兄朱镕坚的地址告诉报社,请报社立即派人到休斯顿去,争取把朱镕基家谱的复印件弄来。
《明报》在纽约有分社,香港总部接到我电话后,立即给纽约分社打电话,请他们派记者去休斯顿采访朱镕坚。
第二天上午,彭建平来,问我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我正在为接待单位的介绍信一筹莫展。当时我不知道国内早已造假成风,地摊上连国务院办公室的公章都敢伪造,只要你敢要肯付钱。要是我知道私刻公章是件很容易的事情,我就去找地摊了。
彭建平是普通工人,不掌握公章,但走投无路之际,我也就把自己的困难告诉她了。
她听了之后说,她认识里弄里的一个陈老伯,七十来岁了,是里弄里退休工人管理委员会主任,她知道他手里有这个图章,不知道管不管用。
我说就麻烦你叫陈老伯给我开个介绍信吧。师大附中只是说要接待单位的介绍信,并没有说哪个级别的,开了之后我拿去试试看。
彭建平说开到下午就给我送来,然后匆匆走了。
她走后,我试图联系朱镕基在长沙的侄子朱镇民,我已经打听到他在长沙湖南丝绸公司工作,据说效益很不好,已经下岗了。
电话联系上后,他说很抱歉,朱镕基交代过的。不能接受任何记者采访。再说,朱镕基早就离开长沙,我们接触很少,也确实不了解他的情况。我们和你一样,都是从报纸上电视上知道他的消息的。

下午,彭建平拿来了从陈老伯手里开的介绍信。这大概是全中国行政级别最低的介绍信了。
里弄本来已经是最基层了,里弄之下居然还有一个退休工人管理委员会,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管他呢,拿去再说。
彭建平把介绍信交给我就去上班了。内地中小城市午休时间长达两三个小时,上班的人回家做午饭,吃完午饭还可以睡个午觉再去上班。
在香港、上海习惯于快节奏生活的人,来到在内地中小城市,会觉得这种慢节奏的生活很浪费时间,尤其遇到心急火燎的急事需要赶紧办理的时候,对方在家午睡,只能徒叹奈何。

我赶到湖南师大附中,幸好校史室的负责人在。于是赶紧递交给他接待单位的介绍信。
他一看是里弄里退休工人管理委员会的介绍信,就问我和这个里弄有什么关系?怎么他们是接待单位。
我答曰:朱镕基的堂兄住在这个里弄里。我就是来采访他的。
校史室同志听我讲得言之成理,也就不再多问,将我带到校史资料室,请我坐在沙发上,还给我倒了一杯茶。然后他就进入资料库里寻找我所要的学籍档案。

不一会他就拿出了一本线装书一样的宣纸账册,学生成绩单造成表格用毛笔誊写在这账册上。书写方式是从右至左的直写,顶上是学生名字,下列是,语文,算术,英语,物理,化学,体育等。
他翻到花名册中间处,把朱镕基的名字指给我看,朱镕基初中各项成绩都在85分以上,只有体育是78分。

我问能否让我拍个照?
他迟疑了一下就答应了。
我拿出傻瓜机,一口气拍了多张,有的用闪光灯,有的没用。

拍完照,我连声谢谢。怕呆久了,节外生枝,就赶紧告辞走了。

果然,我刚进宾馆房间的门,就听到电话铃声响个不停。拿起话筒,是湖南师大附中校长打来的。校长说,刚才得知我把学生成绩单拍了照片,这涉及到他人的隐私权,一旦见报,可能会给学校带来很大麻烦,请我务必把胶卷交还或者他们学校派人来取。要我保证不会刊登到报纸上去。

我回答说,朱镕基初中学习成绩很好,都在85分以上。校长说,不是有一门只有70多分嘛。

我说那是体育,78分,我相信这样的成绩单公布出来不会影响朱镕基的声誉。至于在朱镕基姓名两边的其他同学的成绩单,我们刊登的时候会作技术处理,绝对不会把其他同学的成绩公布出来。

校长在电话里和我纠缠了很长时间,就是要我答应不能刊登照片。我后来只好斩钉截铁的告诉他,要我交出胶卷是不可能的,不发表也是不可能的。这是我记者的职责。

校长看无法让我答应,只好要我保证不能泄露其他同学的名字和成绩。这点我很痛快答应他了。

放下电话后,我松了一口气,总算把胶卷保住了。幸亏他只是打电话来和我商量,如果他报警,请求警察协助,那我可能人还没到宾馆,警察就守候着我了。

看来校长也不想把事情闹大。这校长是个好人。
发表于 2009-9-25 00:15:22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来了一堆
发表于 2009-9-25 00:16:24 | 显示全部楼层
《明报》在纽约有分社,香港总部接到我电话后,立即给纽约分社打电话,请他们派记住去休斯顿采访朱镕坚。

——————————————————
记者吧
发表于 2009-9-25 00: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彭建平把介绍信叫交给我就去上班了。内地中小城市午休时间长达两三个小时,上班的人回家做午饭,吃完午饭还可以睡个午觉再去上班。
————————————————————————————————

多了一个字?
发表于 2009-9-25 00:22:48 | 显示全部楼层
呆久了,节外生枝,就赶紧告辞走了。
————————————————————————————————

怕?
发表于 2009-9-25 00:24:12 | 显示全部楼层
请我务必把胶卷交还或者他们学校派人来。要我保证不会刊登到报纸上去。
————————————————————————————————
取字?
 楼主| 发表于 2009-9-25 00:42:4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上指正,一一更改了。这段是在机场候机的时候写的。笔记本电脑陈旧了,电池供电时间一个多小时就没了,匆匆忙忙的打字。
 楼主| 发表于 2009-9-25 10:49:43 | 显示全部楼层
“他们不但炸了祖坟,还在北京掐死了朱镕基的亲家母,就是朱镕基儿子的丈母娘。到现在北京公安局还没破案。朱镕基对此案曾经作过批示,说不要因为他是副总理就兴师动众,就按照常人的案件来调查处理。”
____还真有 ...
丁伯刚 发表于 2009-9-24 22:56

伯刚,果然记忆有误,刚才我找出了当年报道的复印件,应该是朱镕基女儿的婆婆被害。我纠正了。
发表于 2009-9-25 20:18:3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看到照片了!(*^__^*) 嘻嘻……
发表于 2009-9-25 23:34:34 | 显示全部楼层
嘻,旧事新闻!谢谢老吴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9-26 11:49:37 | 显示全部楼层
讲故事就得这样讲,绕来绕去,制造悬念,最后才让你恍然大悟。吴老师也是个故事高手。人啊都喜欢名人效应,只要这个人出了名,那么他以前上厕所的事都可成新闻;普通百姓除非制造出轰天事件,否则就成不了新闻。这也 ...
王大庆 发表于 2009-9-20 07:22

你还别说,上厕所有时候真成大新闻呢?
四人帮粉碎后,文革中提拔上来火箭干部全部被整肃。只有北京技术工人倪志福一直保留政治局委员和全国总工会主席职务。吴法宪在他的回忆录里为我们揭开了这个秘密:75年在人大会堂开会批邓的时候,休会期间,倪志福上厕所,正好看到邓小平也去上厕所,他就搀扶了邓小平一把。邓小平对他有好感。于是文革后就把他的职位保了下来。
发表于 2009-9-26 11:57:46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还别说,上厕所有时候真成大新闻呢?
四人帮粉碎后,文革中提拔上来火箭干部全部被整肃。只有北京技术工人倪志福一直保留政治局委员和全国总工会主席职务。吴法宪在他的回忆录里为我们揭开了这个秘密:75年在人 ...
吴洪森 发表于 2009-9-26 11:49


哈,原来终南捷径在厕所里!从此后我要天天守在厕所旁,饭不吃,睡不香,等待领导上厕忙......
发表于 2009-9-26 22:52:5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受到了吴兄的敬业精神!记者的功夫做得十分到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11-25 13:52 , Processed in 0.124807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