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吴洪森

[原创] 我的记者生涯:一,发掘朱镕基身世(全文完毕,欲看从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9-28 11:17:49 | 显示全部楼层
连载还有吗?
 楼主| 发表于 2009-9-28 13:34:29 | 显示全部楼层
东方兄,很抱歉!这两天没能静下心来续写。今晚争取继续。
 楼主| 发表于 2009-9-28 21:08:2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打电话给朱镕基在长沙的侄儿进一步了解祖坟被炸的事情,还告诉他村会计指给我看祖坟的事情。他说他也听说了这件事情。被炸的可能是另一支祖坟,他们直系祖坟可能还在。


晚上继续和朱镕垓先生通电话。

他开始细说他们小时候的故事。

他说朱镕基还在娘肚子里,他父亲就因为肺病去世了。朱镕基父亲也是遗腹子。朱镕基的爷爷早年在外面做个小官,因为生病就提前退休回到老家,没多久就去世了。
这件事情我之前有所听说。我告诉朱先生民间有一个说法:两代背父必成贵人。
他说是吧。这好像没什么道理吧,完全是迷信。
朱镕垓先生说,朱镕基9岁时,他母亲也生病去世,他是由三伯父朱学方抚养长大的。
他们在棠坡村所住的地方叫八斗冲,是朱氏祖坟所在地,以前家境好的时候,八斗冲的房子是专门给守墓人住的。后来家道衰落了,请不起人守墓,八斗冲的房子就自己住了。

村里的初级小学就是朱家开办的,由朱家出钱请先生来上课,村里贫穷读不起书的,就免费到这里来读书。

村里读了三年初小后,伯父朱学方出钱把朱镕基送到长沙市里读崇德高小,读完了高小,升入了长沙名校广益中学初中部。解放后,广益改名为湖南师大附中。

朱镕基和朱镕垓入读广益中学时,朱家共有四名子弟在广益求学。另外两人是:朱君谋,朱干民。四人中,朱君谋年龄最大,比朱镕基大三岁,朱干民最小,比朱镕基小三岁,朱镕垓比朱镕基大几个月。

抗战期间的广益中学,因战乱搬迁到离长沙五百里之遥的常宁县柏坊镇。朱镕基念的是初中三十九班,教室在尹家祠堂里,一扇窗也没有。

朱镕垓说,当时的环境条件很艰苦,一年到头几乎什么娱乐活动也没有,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一年看一次地方戏。课余时,几个人坐在一起闲谈就是最经常的娱乐方式。朱镕基最大特点就是从来不谈无聊话题,他比同龄人成熟。

除了读书之外,朱镕基很用心看报,极为关注当时的战局。有时候他们还互相交流作文。朱镕垓说正是从下打下的基础,使朱镕基的写作能力和演讲能力都极为出色。
朱镕垓至今还记得朱镕基有一次给他看作文开头几句:“有一只巨灵之掌,把我带到人间,呱呱落地,到如今初尝人间苦甜。”少年时不凡的使命感,跃然而出。

当时学校的伙食很差。用大蒸笼蒸出来的糙米饭硬的难以下咽。朱镕垓说这那是吃饭,是吃铁沙子,把这饭装进枪筒,可以把鸟儿打死。有时候他们就到镇上去买碗面吃,解解馋。
但朱镕基不是这样,他从不乱花钱,能省的就尽量省。

在艰苦的环境中,朱氏兄弟都互相鼓励,发奋读书。当时晚间自习时间一过,汽灯就熄了。朱氏兄弟就转移到食堂,点上一盏小油灯,几个人围着这微弱的灯光看书。

朱镕基初中毕业考试,十一门课,七门考满分。操行也都是甲等。

初中毕业后,朱镕基考取了长沙一中。长沙一中抗战时搬迁到娄底市桥头河和七星街。该地离长沙四百里,离朱镕基的母校广益中学五百里,沿路都是山区,加上战时交通不便,朱镕基和考取长沙一中的同学只能步行去娄底的长沙一中报到,走了一个多星期才走到。

两年半后,长沙一中迁回了长沙,半年后朱镕基就毕业了。47年夏天,他前往上海投宿在亲戚家,报考清华大学和同济大学。这两所大学都给他发了录取通知书,他选择了到清华上大学,从此以后和北京结下了不解之缘。
 楼主| 发表于 2009-9-28 21:16:58 | 显示全部楼层
连载停多天,很抱歉!因为朱镕垓当时在长途电话里和我谈的内容,不少地方我已经记忆模糊了,手头又没有当年的《明报》,只好写信向《明报》总编张健波求助,请他把十一年前《明报》所刊登的朱镕基系列报道发给我,11年前还没有电子版,张健波老总让手下做成了PDF文本发给了我。看了这个文本,我发现,我把颜家龙和我谈话的内容也遗漏了不少,现在也补上:

颜家龙退休前是湖南师大艺术系主任,不是我记忆中的教育局的干部。他接受我采访的时候说,在桥头河七星街求学的时候,连写字的纸都没有,只能使用乡下自制的土纸记笔记,写作业。写字用的都是蘸水笔,有时笔杆断了,绑在筷子上继续使用。

他说朱镕基读书很刻苦勤奋,成绩总是名列前茅,但比较沉默。

我把颜家龙的印象告诉朱镕垓,他说大概是孤身一人去长沙一中的缘故,他在广益还是很活跃的,还经常打打球。

在长沙一中,朱镕基就很少打球了。
发表于 2009-9-28 22:14:39 | 显示全部楼层
湖南师大艺术主任

连写字的都没有,只能使用乡下自制的土纸记笔记

————————————————————————

不客气
 楼主| 发表于 2009-9-28 22:17:55 | 显示全部楼层
订正了。谢谢楼上!
发表于 2009-9-29 09: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把當年的《明報》貼一段,再加一些採訪時的感受作補充,算是對正式報道的註釋,可能更好玩。
发表于 2009-9-29 21: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年读这样的报道  一定是爆炸性新闻
 楼主| 发表于 2009-9-30 21:48:47 | 显示全部楼层
1998年2月14日下午我退房离开了长沙。长沙当天没有直飞香港的飞机,只好转道深圳,到深圳罗湖海关出关前,我用内地的手机再次打电话给朱镕垓先生,向他表示感谢,并请求他能否提供照片给《明报》,他答应了。
我到了香港已经是晚上8点了,我打电话给夏泰宁,请他明天派个记者到广州去朱镕垓家里去拿照片。
夏泰宁问我:今晚来不来报社。他的口气很希望我当晚再赶到报社去。
我说今天已经这么晚了,我就不来了。我累死了。
他听我这么说就算了。

第二天下午我到报社上班,一到报社,夏泰宁就告诉我,老总每天都在问你采访进展,赶紧到总编室去开会,老总想立即知道你有没有搞到料。

我这才知道,派到北京去的两名记者空手而归。报社觉得没什么希望了,这两天从中国版专门抽调了记者和编辑收集历年来香港报刊上所出现过的朱镕基所有报道,从中选择材料来编辑。

我到总编室坐定后,开始介绍了我采访的收获。

我说我这次采访,搞到了朱镕基唱京戏拉胡琴的照片,搞到了他的初中成绩单和高中临别赠言,他的堂兄给我们讲了他们小时候的故事,基本证实了朱镕基是朱元璋的后代,还有因为宏观调控朱镕基的祖坟人报复炸毁,他女儿的婆婆被人掐死。

老总张健波还没等我说完,就叫我暂停,他叫来公关部负责人,叫他们立即和香港电视台联系,明报要刊登关朱镕基报道的广告。

这件事情安排好之后,他才请我继续讲。

我把这半个月来的经历大致做了个汇报。

大家听了之后,满脸兴奋,说《明报》这下好彩。

香港《明报》创办人是金庸。《明报》创办于中国文革时期,金庸有感于大陆闭关锁国,中港两地互不沟通,香港人缺少了解大陆的可靠渠道,于是金庸所创办的《明报》,主打中国新闻,加上金庸本人每天执笔写有关中国局势和国际局势的分析文章,《明报》成了香港知识分子爱读的报纸。

金庸退休将《明报》卖掉之后,《明报》擅长报道中国新闻的特色还是保留了下来。

1997年香港东方报业集团又新创一份报纸叫《太阳报》,该报的特色就是做中国新闻,要和《明报》争夺读者群。
《太阳报》在筹办之际,就以高薪一下挖走了《明报》中国版的7名记者,几乎把明报有实力的中国记者一锅端了。


听说《明》报需要记者,我不想再做编辑了,就打电话给明报主管中国新闻的副总编夏泰宁说来做记者,他简直不敢相信,说那有点委屈你了,你来做采访部主任吧。我说我不要当官,我就是不喜欢老坐在办公室才要求当记者的。你给我把工资定的高点就行了。

夏泰宁来《明报》之前曾在新加坡《联合早报》任主笔。有时也为香港《联合报》写点评论文章,那时我正在《香港联合报》任神州论坛主笔兼中国新闻编辑。该报社论一天谈台港或国际问题,一天谈中国问题。任神州论坛主笔,隔一天就要撰写一篇有关中国问题的评论。那时候年轻身体好,哪怕让我天天写社论,从看材料到完稿最多两个小时。写完后还兼做一整版的编辑。夏泰宁从新加坡来香港,报社请他吃饭,我们就认识了。

香港《联合报》是台湾联合报业集团办的。95年底台湾联合报老板王惕吾95年底过世,子女分家产的时候没人愿意接受亏损的香港《联合报》,于是只好关门。


说起我怎么来到香港《联合报》的,这里面还有个故事。94年我到香港工作是《大公报》聘请的。《大公报》工资很低,我担任头版新闻编辑,工资只有一万。编辑部副主任对大陆来的有歧视心理,我处理稿件的速度很快,他却总是把我的稿件压在下面迟迟不签发。先签发他所培养的第二版的新闻编辑。害得我总是深夜才能下班。他大概对我一来就是头版编辑不服气。

时间一久不免心头起火,妈的。老子居然要受这种小人鸟气。于是萌生去意。在香港人生地不熟,唯有依靠手中的笔产生一点影响力,为跳槽做铺垫。于是每天睡醒后就去报摊买报刊杂志,寻找写评论的材料,写好后就传真给有可能发表我文章的报刊。记得最初我主要给香港《经济日报》写,杂志主要给《信报》月刊写。我觉得这家政经周刊比较有水平。

《信报》月刊总编叫戴天,我投给他的稿子,他每篇都发。有人问我是否认识戴天,我说不认识,从来没见过。他很惊讶,那他怎么老发你的稿子,是否有人给你介绍,我说没啊。我自己投稿的。打听之下,才知道戴天原来是香港文化文学界的著名人士呢。

那年8月,我一连三个下午,起床就撰写《揭开周恩来之谜》,文章在《信报月刊》第九期刊出后,引起很大反响。

写政治评论不仅为跳槽做准备,也想多赚点稿费。听说香港《联合报》的稿费很高,一千字500港币,我就很留意这份报纸的评论文章,也想去赚点他们的稿费。他们的评论专栏每天一篇,一个星期七天,其中有5天都是固定的作者,都是在台港有名气的。

这年夏天,著名老记者,原香港《百姓》杂志社长陆铿来港。打电话请我吃饭,说孙中山的孙子也在香港,一起吃饭。陆铿到哪里都喜欢和名人埋堆。他解放前是国民党《中央日报》采访部主任,解放后作为战犯被关押多年,直到大赦战犯,他才得以出监狱到了香港。因国民党不接受这批战犯去台湾,他太太和儿子已经在美国了,他也就到美国定居了。
出狱后他已经是70出头的老人了,做记者的热情依然如故。先出任香港,美国的中文报纸《中报》总编,后来又和香港报人胡菊人一起创办了《百姓》杂志。

旧金山发生江南谋杀案后,他去采访江南的遗孀崔蓉芝,居然和崔蓉芝恋上了。崔蓉芝那时才四十出头,美丽漂亮,风韵动人。这场恋爱在台港和美国华人社区成了轰动新闻。

91年我到洛杉矶的时候,陆铿居住在西来寺星云法师提供的宿舍里。我离开大陆去美国之前常为陆铿在香港所办的《百姓》杂志用化名写文章。所以没见面之前,他就知道我的。我在洛杉矶居住的三年期间,曾多次去拜见他,谈论中国政治。有一次崔蓉芝来洛杉矶,他还特意叫我去,把我介绍给了崔蓉芝。

陆铿那时不时往返于洛杉矶,旧金山和香港。去香港主要是为了《百姓》杂志。

94年《百姓》卖给了香港一个叫徐展堂的商人,徐展堂是香港很有名的收藏家。传说他出资300万美元收购了《百姓》,徐展堂收购《百姓》半年后就因为亏损,永远停刊了《百姓》。


《百姓》停刊后,我听到传闻,说徐展堂收购《百姓》的目的根本就不是为了办杂志,而是共产党方面和他打了招呼,说香港《百姓》太反动了,问徐展堂有没有什么办法。徐展堂心领神会,就出资3百万买下这个杂志,然后关闭。我去赴宴,一方面因为想离开《大公报》看看陆铿能否把我引见给谁,另一方也想问问徐展堂代中共收购《百姓》是否真有这么回事。

这种事情不好当很多人面问,我先去了他下榻的宾馆拜望他。他说,从徐展堂买下杂志半年就关了来看,这传闻很可能是真实的。徐展堂从来没涉足过媒体,他来买杂志本来就有点奇怪。看价格还可以我也年纪大了做不动了,《百姓》一直亏损,交给有钱人来办也好。没想到才半年他就关了。

我说,听说他花了300万美元购买《百姓》。陆铿说具体多少钱,因为合约上规定要保密就不能讲了。
反正胡菊人的养老费是50万美元。

陆铿是云南人,性格豪爽,喜欢小辈叫他大哥,在他面前说话可以很随便。八十年代他到北京采访胡耀邦,经好友从中牵线,胡耀邦接受了他的采访,胡耀邦和和他交谈的时候,曾经叮嘱过某些内容不能发表,但陆铿没守承诺,还是全部公开了,这也是导致胡耀邦下台的罪名之一。北京帮助他牵线的老友也因此受牵连。这件事情,我对陆铿是有看法的。我觉得他所说的事关人民利益和国家利益,个人承诺不重要的理由不能成立。

陆铿从共产党监狱里放出来,哪里来的钱办《百姓》呢?

美国有个台湾去的华侨叫傅朝枢,先在香港后来又在美国办了一份中文报纸叫《中报》,他看中陆铿的资历以及在香港新闻界的人脉和声望,请陆铿出任总编辑,胡菊人出任副总编辑,原先合约上说好傅朝枢不过问不干涉编辑方针,编辑事务由陆铿全权负责。后来他开始干涉编辑方针,和陆铿,胡菊人发生冲突,傅朝枢解雇了他们,他们根据合约打官司,最后达成私下和解,傅朝枢赔偿了他们25万美元。
他和胡菊人就用这25万美元办了《百姓》。

傅朝枢为什么改变初衷,干涉起《中报》的编辑方针了呢?

原来傅朝枢经人牵线,和北京接上了关系,他到北京受到了邓小平多次接见。杨尚昆一次就批给他2千万美元支持他的《中报》。傅朝枢发了这笔财,当然要让报纸左转,不能再继续反共了。

因此傅朝枢赔偿陆铿和胡杰人的钱,实际上来自共产党。

64后《中报》公然为北京辩护,海外华人到报社门口示威并烧《中报》表示抗议。傅朝枢就停办了《中报》。

后来听说傅朝枢是故意激怒读者,这样就找到了理由停办报纸。因中报左转销量大减,亏损严重,早点停办,杨尚昆所给的那笔巨款,落到自己口袋里就更多些。

停刊几年后,傅朝枢又到北京,想再要一笔款恢复《中报》。北京这次没理睬他,上过一次台巴子的当,不想上第二次了。

如此说起来,反共一生的陆铿,他办《百姓》的经费和最后卖掉《百姓》所得的钱,实际上都来自共产党。

我写下这段逸闻趣事,将来研究历史的人,看到我这段文字一定目瞪口呆。
发表于 2009-9-30 22:50:5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09-9-30 23:1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时间一久不免心头起火,妈的。老子居然要受这种小人鸟气。:victory:
发表于 2009-9-30 23:18:44 | 显示全部楼层
旧金山发生江南谋案后
发表于 2009-10-1 08:16:36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可读。洪森一向好助人,故人脉好,因而能发掘人所难发掘的人与事。
发表于 2009-10-1 09:48:43 | 显示全部楼层
吴先生是条汉子!
发表于 2009-10-1 09:50:43 | 显示全部楼层
比较过瘾,虽已刊明报,虽朱总已退,但对于我们来说仍是新闻,从中发现不少信息。感谢吴老师能提供这种重量级的可读性强的文章。不知还有续集否?
发表于 2009-10-1 14:23:07 | 显示全部楼层
请继续——
发表于 2009-10-1 15:07:09 | 显示全部楼层
彭建平是普通工人,不掌握公章,但走投无路之际,我也就把自己的困难告诉她了。
她听了之后说,她认识里弄里的一个陈老伯,七十来岁了,是里弄里退休工人管理委员会主任,她知道他手里有这个图章,不知道管不管用。
____这个最有趣.
发表于 2009-10-1 15:32:33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国有个台湾去的华侨叫傅朝中,
____这个人好像是江西修水人,应该叫傅朝枢.
发表于 2009-10-1 15:37:50 | 显示全部楼层
邓小平三见傅朝枢  首提“一国两制”构想



          晏立东



傅朝枢,又名曼平,1926年生,修水三都硖口(今太阳升镇三甲店村)人①。1946年赴台。1976年8月,时为律师的傅朝枢接掌台湾《东方日报》改名为《台湾日报》,任董事长。1978年8月,因《台湾日报》批评台湾当局言论甚烈,引起当局不满,被台“国防部”收购强令易主。傅朝枢被迫转赴香港创办《中报》及《中报月刊》②。1982年又在美国创办《中报》。2002年1月29日病逝纽约长岛,享年76岁。

傅朝枢先生在其执掌的报刊中连续刊发言论,抨击“香港自决”、“香港独立”等反民族大义之谬论,坚持申张中华民族正气,力主祖国收回香港主权,实行“港人治港”, 并编辑出版《香港前途问题论文集》,他曾有幸三次受到邓小平的会见。

1981年8月26日,邓小平在北京会见台湾、香港知名人士傅朝枢,首次公开提出解决台湾、香港问题的“一国两制”构思。邓小平指出:台湾不搞社会主义,社会制度不变,台湾人民的生活水平不降低,外国资本不动,甚至可以拥有自己的武装力量。我们要力求通过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实行祖国统一,但是也不能排除在某种情况下被迫使用武力。即使使用武力方式解决台湾问题,台湾的现状也可以不变,它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省,一个区,还保持原有的制度和生活方式。两岸实现“三通”没有先决条件。“三通”就是说先来往,增加彼此了解,增加人民之间的了解,这是促进谈判的一种方式。所有国际朋友如果是真心要促进中国统一的,我们欢迎,归根到底,中国的统一这件事要台湾海峡两岸的领导人和人民来决定。首先希望两岸的领导人为中华民族的历史来做这件好事,这在历史上是要大书特书的。希望台湾的一些领导人把眼界放宽一点,放远一点。中国人民站立起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地位,祖国的统一富强,国家的希望,这是个前提,没有这个前提,什么谈判啊,“三通”啊,都谈不上。

1985年5月27日,邓小平在北京会见美国《中报》董事长傅朝枢,介绍中国的经济改革和建设形势。邓小平在谈到台湾问题时指出:美国人不放手台湾,我们老早就看清楚了。我们说美国是“航空母舰”政策,就是说把台湾看成它的势力范围、军事基地。它不希望看到中国统一。我们同台湾的谈判,还是要以台湾当局为对手。我们的谈判不是中央对地方的谈判,而是国共两党谈判,国共第三次合作。会见结束后,并与傅朝枢共进午餐。

邓小平会见的前两日(5月25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会见了傅朝枢,称赞他为中国的统一事业做了有益的事情。

1986年3月31,邓小平在北京会见美国《中报》董事长傅朝枢,在45分钟的谈话中,傅朝枢向邓小平询问海外备受关注的三峡工程问题。邓小平神情严肃地望着傅朝枢,十分慎重地告诉他:“有一个好处最大、坏处最小的方案时,才会决定开工。三峡是不会草率从事的。”会见后,傅朝枢在接受法新社记者采访时说,我们的报刊刊载了很多有关三峡大坝的报道,邓小平希望我安心,说建三峡大坝“总的来说,好处多于坏处”。“在进行水闸工程之前将会解决所有有关的问题”。

邓小平第一次会见傅朝枢后即1981年9月,傅朝枢先生回到故乡修水三都探亲。在修水下榻县政府招待所。时任县长邹庆墀会见了傅朝枢并合影留念③。当时的《修水报》复刊不到一年,时处改革开放初期,对此事未作报道。傅朝枢得知其就读赣西北临时中学时的老师晏即曙居住在县城,请老师来招待所见面。见面即跪地磕头行大礼,当时在全县传为美谈④。



注:① 见《修水傅氏家谱》(中国文史出版社2008年6月版)

② 《中报月刊》于1980年2月创办,为政论性综合读物,重点报道中国大陆及台湾的发展方向,对中国和平统一问题颇为关注。1987年停刊。

③ 由时任修水报摄影记者王道贤拍照。

④ 据晏即曙儿子晏介华、晏健华口述,未寻访到在场者证实。

(附:邓小平会见傅朝枢有照片,见王道贤处存的《傅氏家谱》)
发表于 2009-10-1 17:36: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梦驴 于 2009-10-1 17:38 编辑

大公报在大陆时也是有正义感的,可惜现在成了共党传声筒。
明报连创办人金庸也左转,他爸爸在五十年代镇反运动中被镇压了,很惊讶为什么他还颇能接受大陆官方的各种荣誉(最近成为官办中国作家协会的“荣誉副主席”),更奇的是还称赞大陆的制度是“历史上最好的社会制度”。
似乎97后,香港的几种时政杂志都转向了,或者锋芒不如从前。有一种《开放》的还比较有立场。
 楼主| 发表于 2009-10-1 22:37:56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国有个台湾去的华侨叫傅朝中,
____这个人好像是江西修水人,应该叫傅朝枢.
丁伯刚 发表于 2009-10-1 15:32

谢谢伯刚指正。我对人名的记忆能力很差。不但把傅朝枢错成傅朝中,而且把胡菊人也错成了胡杰人。现在都纠正了。
发表于 2009-10-2 08:52:45 |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天电视里直播大阅兵,我看见朱镕基也在城楼上,戴着一副墨镜,表情很凝重,不知道他此时此刻在想些什么。
 楼主| 发表于 2009-10-2 12:22:56 | 显示全部楼层
话说94年夏天那天中午陆铿设午宴请香港媒体朋友,买单的是《星岛日报》何女士。我第一次知道还有这种做法,出面请客的和买单的可以不是同一个人。这种做法在香港和台湾比较常见,尤其香港,有钱人多,但大家都很忙,愿意出钱请客的人多,愿意赴宴的反而不易找,因此有钱没名,想热闹一下的东主,往往就请某个有声望的出面邀请赴宴者。

想想也是,生活节奏那么紧张,谁愿意花费时间只是为了去吃顿饭。除非有交情或者利益关系,才舍得花费几个小时去赴宴。

故陆铿大哥每次来港宴请,都是另有他人买单。陆大哥没钱。陆大哥卖掉了《百姓》才有点钱。此后他来香港就比较少了。

那天宴席上坐在我旁边的是《香港联合报》评论版的编辑兼记者林翠芬。我接过名片一看,这不是我正想发稿的报纸嘛。于是对林小姐说,我要给你们写评论文章。

“我们报纸登的都是名家写的评论,一般不接受来稿的。”

“你们请的名家没一个写得有我好。”

据事后林小姐告诉我,她当时听了我这话,心里想:“这人有点癫的。”

饭后回家我就伏桌写了一个评论。记得题目是《唐树备与民进党》

当时正发生海基会副会长唐树备访台,他抵达桃园机场发表谈话说他在台湾有很多老友,话音没落,就遭到民进党扔鸡蛋表示抗议。

我撰写的评论大意是,唐树备说他在台湾有很多老友,此言不虚。大陆和台湾断绝交通半个世纪,唐树备年纪也不大,怎么会在台湾有很多老友呢?原来唐树备八十年代曾先后做过旧金山和洛杉矶总领事。那时代,也正是台湾非法地下党民进党把旧金山和洛杉矶作为重要活动据点的时代。中国驻旧金山领事馆和洛杉矶领事馆,看中民进党坚决反国民党,不但积极和他们联系,还给予的经费支持。唐树备所说的有许多台湾老友,主要就是做领事期间建立起来的台湾人脉。

中共没想到民进党在台湾合法化后,最大的诉求就是台独,从前的盟友如今成了死对头。台湾民进党新人,以及台湾民众一定不会想到民进党草创之初和中共还过一阵勾搭成奸的关系。
不明就里的民进党徒向唐树备扔鸡蛋的时候,一定没想到所扔的对象当年是吾党老友和贵人呢。

文章写完后传真给林翠芬。传完后打电话告诉她,她说谢谢,等会就来看。

过了两小时还不见回音,我再打电话去问,林小姐不耐烦了,说上班很忙,现在没时间看,要等手里事情处理完才能看,再次向我重申:“我们一般不接受投稿的。”

我火了:“林小姐,你要是没时间看,请立即把稿子交给你们老板看。我告诉你,你要是错过了这样的稿子,你很可能被炒鱿鱼。”

我这口气把林翠芬惊呆了。她说好的好的,我马上就去看。

过了半小时,她打电话来说老板胡社长看了我的文章后,吩咐她赶紧把原来已经排上去的评论撤下来,把我这篇放上去。

林小姐连声向我表示感谢,感谢我投给他们好稿子。

从此以后我就经常为《香港联合报》撰写评论文章。有些被台湾联合报总部选用,同时刊登在台湾《联合报》和美国《世界日报》上。

几个月后,有一天林翠芬打电话来,说胡社长叫她来问我,是否有兴趣到《香港联合报》工作。

“薪水多少?”
“我去问问老板。”
过一会她有打电话来:‘胡社长叫你自己开。”
“三万。”

当时香港报业行情,即使《东方日报》这样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一般编辑记者做了二十年也只有两万左右。

我开口三万,等着对方和我讨价还价。

林翠芬去问了老板后,又回电话给我:“老板同意了。你看什么时候能过来上班?”

《香港联合报》社长胡立台是台湾联合报业总部派来的,真是个痛快人。

于是我向《大公报》递交辞呈。总编曾德成问我为什么要走?我想既然去意已定,就没必要说自己遭受他部下歧视很生气,就说自己没出息,人家付高薪请我。

我去《香港联合报》上班后,出任“神州论坛”主笔兼中国新闻版编辑。报社另外再支付我神州论坛50%的稿费,每月实际收入三万五。在95年的香港报界算是中高层的薪水了。
发表于 2009-10-2 15:24:5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火了:“林小姐,你要是没时间看,请立即把稿子交给你们老板看。我告诉你,你要是错过了这样的稿子,你很可能被炒鱿鱼。”
老吴常常有这种牛逼的话,佩服!这些故事,有些听老吴讲过,现在看来,通过文字再阅读,又是另外一番感受。
发表于 2009-10-2 17:40:19 | 显示全部楼层
印象中,八十年代末期吧,我就在当时的报刊资料上看到介绍,说老吴是远东政治评论家.我当时还弄不清政治评论家是什么,可能就是指写这种文章吧.
当时老吴还没有出国,正在上海上班,有次还专程跑到香港去领稿费什么,那一定是写了很多稿子的,要是现在结集起来,一定很有意思.
发表于 2009-10-2 18:25: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机会青睐有准备的人。可惜有不少有识之士碰不到这样的机会,或有这样的机会没有吴老师这样霸气!以至还是不能如愿。
发表于 2009-10-2 20:39:23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09-10-2 21: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完了,朱镕基不见了,闲笔不闲......
 楼主| 发表于 2009-10-2 23:58:1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火了:“林小姐,你要是没时间看,请立即把稿子交给你们老板看。我告诉你,你要是错过了这样的稿子,你很可能被炒鱿鱼。”
老吴常常有这种牛逼的话,佩服!这些故事,有些听老吴讲过,现在看来,通过文字再阅读, ...
廖增湖 发表于 2009-10-2 15:24

那是“少不更事”。懂的少就容易张狂。
发表于 2009-10-3 00:56:31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11-25 13:51 , Processed in 0.129992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