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吴洪森

[原创] 我的记者生涯:一,发掘朱镕基身世(全文完毕,欲看从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0-3 03:23:47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哈,好看!平时居然不大来真名笔会,要不是吴老师提醒,差点错过!谢谢!
对吴老师精彩曲折的采访经历颇感兴趣,其中可以解读出来诸多有意思的弦外之音。但对香港报业不惜花费大量人力物力,深挖政界要人祖籍家谱之癖,还是觉得不以为然,朱镕基是否朱元璋之后,难道就这么重要?报纸就是喜欢玩噱头,走“爆炸效应”线路,这,大概是新闻行业之通病吧!
发表于 2009-10-3 10:08:49 | 显示全部楼层
吴洪森<我的记者生涯:......>如不能在内地出版很可惜。
 楼主| 发表于 2009-10-3 17:07:15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文为交代如何去了香港《明报》任记者,枝枝蔓蔓,东扯西拉,放言三千,再不言归正传,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话说总编会议一结束,报社就催我赶紧把采访到的内容写出来。但是,我所采访到的内容,到朱镕基1947年夏考进了清华大学电机系为止,此后的生平故事就成了空白。当然,粗线条的履历以前在媒体都报道过,他大学毕业后进入国家计委,57年被打成右派。细节如何,详细过程如何不得而知,我心有不甘。想把他47年到了北京之后的经历也发掘一点出来,构成比较完整的生平。
于是不忙着写稿,而是不断往北京方面打电话找线索,还真给我找到了一个。通过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牵线搭桥,找到了一名离休老干部名叫郭道晖,此人不仅是朱镕基大学同学,而且还是朱镕基入党介绍人。

我打电话给他,表示想了解朱镕基在清华大学的故事,他毫无顾忌很痛快的聊了起来。

他说他中学时和朱镕基是同学,都是长沙一中的,他是学兄,但在校时他们并不认识。47年他们一同考进了清华电机系,朱镕基以平均分八十分以上获得了奖学金。

大家都是来自湖南,加上郭道晖父亲又是朱镕基的化学老师,他们进入大学后很快就成为好朋友。

1948年秋,朱镕基加入校内新民主主义青年联盟,一年后,1949年秋在郭道晖介绍下加入共产党。

郭道晖说,朱镕基成绩优异,加上为人正直,入学不久就成为班里的班长,1951年一月当上了清华大学学生自治会主席。这番经历锻炼了朱镕基领袖素质。朱镕基自己后来也对他说,他的口才和组织能力,就是那时候培养出来的。

读书期间,有些学生因为战争和政局混乱经济收入中断,郭道晖就和朱镕基等十来个同学就互相帮助,共渡时艰。他们还办了一份地下刊物《晓露》,反对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宣扬革命道理。
“我们当时戏称我们这种生活是共产主义的生活。”

郭道晖说朱镕基虽然处事严肃认真,但平日仍不脱活泼个性,爱唱京剧。令他印象难忘的是朱镕基在其拿手折子戏《贺后骂殿》中的表演,非常有娱乐性。

郭道晖说他和朱镕基夫妇都很熟。朱镕基太太劳安和朱镕基结婚后不忘学习,后来以调干生的身份也入读了清华大学电机系,毕业后一直从事有关专业,工作能力很强。他说他们夫妻感情很好,在朱镕基打成右派后的几十年里,劳安不离不弃,真正是一对患难夫妻。

1957年,郭道晖和朱镕基都被打成了右派,此后他们中断了来往二十多年,直到1979年后才开始恢复来往。
 楼主| 发表于 2009-10-3 18:44:1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电话采访郭道晖完后,先把这段写了下来。派到广州去向朱镕垓借用照片的记者当晚返回报社,拿来了两张照片,一张是朱镕基和伯父朱学方的合影,还有一张是朱镕垓和朱学方的合影。
《明报》纽约分社派到休斯顿采访朱镕坚的记者,按照我提供的地址,家中无人,邻居说出门旅游去了。记者在附近找了家宾馆住下,守候了5天,才守到朱镕坚夫妇归家。朱镕坚那年已经93岁,他的太太也89了。记者敲门说明来意,他戴着助听器,以听是来采访朱镕基的,赶紧说两家没来往,朱镕基怎么起家的他也不清楚。他太太说:“我们年纪大了,怕麻烦,不是怕什么,就是怕记者来得多,我们招架不住,希望明白。”朱镕坚连是否有家谱是否朱元璋后代也隐晦起来,说“人老糊涂了,家谱的事情不太清楚了。我们是朱元璋的后人,传是那么传,姓朱的都是他后人呢。”至于自己父辈家,他说在家乡过的是普通人家的生活,没有当官的,实际干什么不太清楚了。

朱镕坚比朱镕基大二十三岁,朱镕基还没出生前,他就到上海交通大学求学去了。他学的是土木工程,1946年,国民党光复台湾,就把他派到台湾去搞水利工程,后来两岸隔绝,他和大陆的老家连通信也没有,问到他91年归国省亲是否见过朱镕基,他支吾不答,不愿多说,最后说了一句:“不是听说他快当总理了吗?”

记者后来去找也在休斯顿,英文名字叫Humber的朱镕坚儿子打听。他儿子说父亲确实有家谱,还写过文章自述是朱元璋十七代后人。
 楼主| 发表于 2009-10-3 19:03:0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反右期间,朱镕基一门三人都被打成了右派。连抚养他成人的伯父朱学方也被打成了右派。
朱镕垓说,朱学方原来在湖南省农科所工作,被打成右派后下方到长沙郊区农村劳动。文革结束后,右派平反,朱学方是农艺家,学有专长,湖南省农科所想他回去工作,遭到他的拒绝。他说既然你们当初把我打成右派,我也没必要和你们一起共事。朱学方的长子朱干民由于曾经做过盟军翻译,有“历史污点”,打成右派后命运更惨,在平反前的二十多年中,每月只有8块钱的生活费,还要打扫厕所。
 楼主| 发表于 2009-10-3 19:12:27 | 显示全部楼层
相比之下,朱镕基打成右派后的命运还算好的。
朱镕基大学毕业后,因其是共产党员和学生会主席,被分配到了国家计委工作。据说他的聪明才干获得了计委主任李富春的赏识。很快就被提升为处级干部,他被打成右派后,李富春很不高兴,说他怎么也成了右派了。由于李富春的保护,62年他就从下放的地方被重新分配到国家计委干部业余学校担任教员,后来又到计委综合局任工程师。

据朱镕基一位姓余的远亲说,朱镕基当教员期间,曾经有一段时间在徐向前家里任英语家庭教师。当时,徐向前在大学念书的儿子英语成绩不好,听人说有个叫朱镕基的英语很好,就请他来家里给儿子补习英语。

开始时,徐向前没和朱镕基说什么话,没多久,徐向前的儿子英语成绩大有进步,徐向前觉得这补习教师有两下子,就主动和他交谈起来。交谈后,徐向前发觉朱镕基对别的事情也很有头脑,很有见解。
 楼主| 发表于 2009-10-3 19:39:04 | 显示全部楼层
文革期间的1970年5月7号,毛泽东发出“五七指示”,广大干部下放农村去劳动。据和朱镕基一起下放在五七干校劳动一位人士说,朱镕基在干校很不合群,每天去干活或者收工回家,他不是走在大伙前面就是落在后面。显得不愿与人接触。当时都是几十个人住在一个大房间里,毫无个人隐私。每个人的一举一动,对他人都会有影响,也会受到他人注意。在政治高压下,人人都格外小心。

朱镕基在宿舍里通过半导体收音机收听国家广播电台的英语讲座来复习英语。他一边听一遍旁若无人的大声朗读。
大家了解他的个性,也就不介意。

1975年文革还没结束,朱镕基就调回北京工作。到石油化学工业部管道局电力通讯工程公司任办公室副主任。

他离开五七干校的时候,由于平时不和人往来,也就没几个人为他送行。
 楼主| 发表于 2009-10-3 19:41:35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朱镕基和太太劳安的姻缘,据朱镕基中学同桌同学任俨说,他们初中时的同学周继溪是朱镕基和劳安的媒人。
任俨说,初中毕业后,他继续留在广益中学读书,朱镕基和周继溪去洞口镇国立八中读书(抗战期间,数校合并,改名为国立几中几中),在那里,周继溪和劳安的哥哥劳特夫成为好友。

劳特夫家境富裕,长沙著名的药店“九芝堂”就是劳氏家族的产业。劳特夫和和周继溪都很佩服朱镕基,劳特夫就和周继溪商量把自己妹妹劳安介绍给朱镕基。周继溪也大为赞同,热心安排此事。

这一介绍促成了后来朱镕基和劳安的婚姻。

劳安精通英语,俄语和法语。为人低调朴素善良。
 楼主| 发表于 2009-10-3 22:55:55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朱镕基和邓小平的来往。知情者向我披露说,朱镕基当国家经委副主任时,邓小平要赵紫阳找一个人,每月向他汇报经济情况,赵紫阳就把这件事情委托给朱镕基。朱镕基的生动介绍给邓小平留下深刻印象,认为朱镕基头脑清楚,对经济了如指掌。正是邓小平的赏识,为朱镕基今后的仕途铺平了道路。
89年九月初,江泽民来上海邀请朱镕基去北京担任副总理,朱镕基当时未答应。他的理由是才来上海一年多,对上海人民的承诺大多没有兑现,去中央人心不服,自己心里也不安。江泽民只好不勉强了。江在北京孤掌难鸣,这次到上海是专程为了邀请朱镕基北上而来,江走后,上海市委和市府就传言朱镕基要上调进京,朱镕基闻讯后专门在上海展览馆召开了全市局级干部会议,澄清传言,向大家保证不会离开上海,把上海的事情办好。

随着上海浦东开发和朱镕基两次出访,海外刮起朱镕基旋风,朱镕基以他在上海温和处理六四事件的政治形象和个人魅力,为中国冲破了外交困境,加上在上海的政绩和人心,朱镕基到北京掌管全面经济工作可谓已经水到渠成。

“皇甫平”系列支持改革开放的文章,朱镕基是主导人,这使他已经成为邓小平改革开放思想的代言人。

与两年前江泽民邀请他进京相比,他的政绩,人心和声望已经不可同日而语,据传,到九一年底是邓小平下令朱镕基到国务院掌管全面经济。

就在朱镕基走马上任前一天,在杭州疗养的陈云打电话来说他明天到上海,让朱镕基乘他的专机一起去北京。

陈云以此姿态向外界表明他对朱镕基的全力支持。

党内两大领袖级别的元老都鼎力支持朱镕基升迁,是很罕见的。
 楼主| 发表于 2009-10-3 23:52:59 | 显示全部楼层
1998年2月16,17,18连续三天,每天上班就在电脑上打字写我所采访到的内容,上班路上一个多小时就是在构思怎么写,所以一坐到电脑前就不停打字,每天写七八千字,写了三天总算写完,报社要发排,我说不行,我答应朱镕垓发表之前要先给他看看。
于是把朱镕垓所谈的内容全部传真给他,第二天他传回来了。上面只改动了几个我记错的人名。

2月23号,星期一,《明报》开始整版配以图片连载朱镕基系列报道。因事先在电视台做了多天广告,这天《明报》一出来,早上还不到8点就全部卖光了。赶紧加印。

在刊登朱镕基系列报道之前,《明报》的发行量是每天8万,刊登朱镕基系列报道的当天,发行量就激增到12万份。系列报道一共连载了七天,《明报》发行量最高到达15万份。之后,《明报》就一直维持在12万份。

全球中文报纸纷纷转载《明报》的朱镕基系列报道,但没一家付版税的。只有美国的主流报纸之一《洛杉矶时报》支付了5万美元(《明报》内部也有人说是15万美元),获得了翻译成英文版的权利。
发表于 2009-10-4 00:07:57 | 显示全部楼层
是不是结束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10-4 00:23:42 | 显示全部楼层
连载到3月1日结束。3月5日北京要开两会,香港各大报社都派出记者组去采访,我不想去,觉得采访会议没什么意思,但三名先遣记者出发之后,两会要开的前一天,报社还是要我去。还派上另外一个女记者跟我一起去,说两会报道在香港新闻界的竞争也很激烈,《明报》不能输给其他报纸。

傍晚到达北京,《明报》记者组入住的是北京饭店。我们到达北京饭店后,先去同事房间,了解一下情况。刚进入房间,手机就响了。一接听,是催命鬼夏泰宁打来的,他第一句话就问:“你们今天有没有稿啊?”
我一听火来了:“夏泰宁,你诽谤我,我要控告你。我们房间都还没来得及进,能搞什么?”

同事听了笑得东倒西歪。

笑话讲过之后,我才正式表示不满,我说:“夏泰宁你算算时间,我们下午从香港起飞,现在刚入住北京饭店,哪里这么快就有稿子给你?”

他说对不起,他只是随口问问。

当天晚上在餐厅吃宵夜的时候,小餐厅进来三个人,其中一个我们都认识是王岐山。王岐山也认识我们中一位专门跑中国经济新闻的记者蒋美红。王岐山看见香港记者一愣,转身想走。我说,“不敢和香港记者一起吃饭啊。”他被我一激将,说“吃就吃,我是不怕记者的。”
于是他和带来的另外两人就在我们旁边一桌坐下。

其实我们也没兴趣听他们讲什么。做记者就要堂堂正正的做,靠偷听来的内容,自己也不光彩。再说他们明知旁边有香港记者,是不会说出什么有内容的东西的。

干了一天活,紧张又疲累,吃宵夜的时候是我们讲笑话放松的时候。同事和我一起,最喜欢听我讲搞笑的笑话。

初到《明报》上班的时候,我很不习惯中国新闻组的气氛,很严肃很沉闷很压抑,没点活气。这主要是主管夏泰宁造成的。他动不动喜欢骂人教训人,上班时刻,永远没个笑脸。

我受不了这种氛围,经常故意逗笑,想改变这种氛围。

有天编辑肖小姐来上班,香港习惯女性一律尊称小姐,其实她已经四十多岁了。这天我看她衣服穿得漂亮,就说肖老师你今天的衣服很漂亮啊。

她一愣,赶紧说我没穿什么啊

我趁机大喊:“大家听着,肖小姐刚才声明,她没穿什么就来上班了。”

同事们笑得滚做一团,连夏泰宁也笑了。
发表于 2009-10-4 00:27: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丁兄意犹未尽
 楼主| 发表于 2009-10-4 01:12:07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北京采访两会期间,不断有各部委来索要《明报》所连载的朱镕基系列报道,我们带去几十份,第一天就被要光了,幸亏有个记者保留了一份,此后再有人要,就复印给他们。到两会采访结束,复印费居然用掉了5600元。

我自己也经常被记者包围,他们主要是想了解我是怎么能发掘到朱镕基故事的。《大公报》驻京办事处有个记者叫马铃,多次利用会议休息的空闲向我打听是如何采访的。

我看她野心勃勃很想干件大新闻,就说你想做轰动新闻,五年后胡锦涛要接班了,你从现在就开始去发掘他的故事。她听了我的提议,两个眼珠忽闪忽闪的,显得很动心。我接着说,你要是真想采访他的故事,可别到安徽去。他不是安徽人,是江苏泰州人。

“啊?《人民日报》,新华社介绍他的籍贯不是都说是安徽绩溪人吗?”

“我告诉你,他祖父就移居到泰州姜堰镇了,是开茶叶店的,他从小在泰州长大的,是泰州中学毕业后考入清华的。”

“那为什么说他的籍贯是安徽呢?”

“你想想看,现在政治局的常委里面已经有两个是江苏人了。江泽民是江都的,李岚清是镇江的,再加个胡锦涛是江苏泰州的,他们三人家乡相距距离不超过五十公里,政治局常委不成了江苏帮了。”

“哦,是这么回事。”

2002年,马铃果然在香港明报出版社出版了一本《胡锦涛传》。这本传记的出版引起《大公报》和她打官司,《大公报》说马铃利用《大公报》的记者身份和上班时间从事采访,该书版权应该归《大公报》所有。

香港新闻业规定,记者采访所写的版权归报社所有。这场官司不知后来怎么了解的。因我已经离开新闻界多年,也就没再关心。马铃的书我也没去找来看。
发表于 2009-10-4 08:25:2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快就被提升为处级干部,他被打成右派后,李富春很不高兴,说他怎么也成了右派了。由于李富春的保护,62年他就从下放的地方被重新分配到国家计委干部业余学校担任教员,后来又到计委综合局任工程师。"----吴道兄此说有据乎?我风闻另一说法是:朱傲,李执意将其划为右派。
 楼主| 发表于 2009-10-4 09:58:21 | 显示全部楼层
答楼上,如果是李富春执意要把朱镕基打成右派,不可能几年后就摘帽让他回到计委。朱镕基傲慢也最多是对同事,李富春是部长级高官,朱镕基刚毕业没几年的大学生,见李富春的机会不会很多,想对李富春傲也轮不上。
合理的推论是同科室的领导因为朱镕基傲慢致意把他打成右派,李富春事先并不知道,因为朱镕基的级别还不用他知道。另外,李富春也是湖南长沙人。

顾准的遭遇就可以说明如果得罪的是高官,将是什么下场。顾准抗战期间在苏北新四军根据地担任新四军办的一份报纸的主编,有一次修改了一篇化名来的稿子,他不知道这稿子是谭震林写,从此以后谭震林就对顾准恨之入骨,解放后历次政治运动,都要置顾准于死地。

当然,之后的整顾准未必都是谭震林下令,也不需要他下令。官场是以势利主导的,下属只要知道顾准是老板所讨厌的,还不跟着落井下石?

所以,朱镕基得罪的如果是李富春,他不但不可能重返官场,很可能命都没有。

李富春解放后一直掌握经济决策大权,是周恩来的左右膀(李富春也是周恩来留法派的),即使在文革期间,李富春的地位不仅没受影响,反而升到了副总理。

从朱镕基在五七干校的“傲慢”来看,他身后如果无人,恐怕不敢这么做。那是一个怎样的高压环境,不时兴起的政治运动,随时都会送掉小命。

我是很欣赏他这种“道不同不相与谋”,不愿意浪费时间扯闲话的生活态度的。如果因为这种“傲慢”得罪人,对于珍惜时间的人来说,是没办法的事情。
发表于 2009-10-4 10:28:41 | 显示全部楼层
文中似乎点了一下是朱元璋后裔,后来没有下文了。读者跟着老吴东西南北上下跑、三教九流打交道,可能记叙纵横捭阖的味道就在这里,所以也愿意跟着作者汉淋淋地苕跑了。

好看,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09-10-4 12:05:48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两会采访期间,大概是3月8日这天中午我们刚从人大会堂回到北京饭店,接到朱镕垓先生电话,他说他来北京出差,知道我也在北京采访两会,就给我打个电话,我一听非常高兴,问他住哪里,我立即来看他。朱先生下榻的酒店离开北京饭店不远,我立即出门打的去他哪里,当初到广州去朱先生家取照片的记者听说也跟着一起去了。

我们到达他房间,朱先生的小女儿朱圆圆也在,她工作在深圳,随父亲一起到北京出差。

我们很高兴交谈了一阵,一起合了影。然后到就在酒店的餐厅午餐。

席上,朱先生告诉我,我把所写的报道传真给他之后,他立即就传给了朱镕基,那么没有反对意见,他就知道可以发表了。

我也告诉朱先生一件事情:《明报》朱镕基系列报道发表后,加拿大一个华侨传真给《明报》一封信,说有关朱元璋后代起名,朱元璋在世时给每个儿子写了一首五言四句诗,规定朱氏皇室后代,姓名中间的字按照这首诗来排行,第三个字按照金木水火土来轮。

这封信说,朱镕基的镕字就是朱元璋为后代起名所造的,查《明史》,镕字辈见于朱元璋给第十八子被封为岷王叫朱楩起名诗中,他的20个字是:“徽音膺彦誉,定幹企禋雍,崇礼原谘访,宽镕喜贲从。”其中第17个是“镕”,对应的正好是“土”字旁。所以,朱鎔基,朱镕垓,朱镕坚的起名都符合朱元璋的规定,是朱元璋十七代孙应该无疑。

我说自己历史基础太差,当初怎么就没想到到《明史》上查查,以至于系列报道上对此事因为朱镕坚不愿拿出家谱,就无法交代了。

朱圆圆说,这样的起名方式好有意思,问他爸爸给她起名的时候怎么不延续下来,她说还是老一套好玩。

朱镕垓说,解放后根本不兴这一套了,谁还会按照这种方式去给孩子起名。

朱先生给人的感觉非常宽厚温良。虽然初次见面,和他在一起仿佛和慈祥温和的长辈老邻居相处。

席间,朱圆圆还问到一个问题,她说他们朱家给人的感觉都是很温顺的,朱镕基的脾气性格一点也不象朱家的人。

我说清朝对朱家的人压迫监控防范了三百年,很多人改姓隐名,不改姓隐名,只好十分小心的行事做人,三百年下来,可能形成了一种家族的性格了。

我说朱镕基的性格中倔强刚强的一面可能遗传了母亲方面血统。朱镕基娘家的亲戚余成英对我说,朱镕基做官行事的作风和他外公余肇康很有相似之处。余肇康生于1853年,卒于1930年。光绪九年(1882年)中举,三年后成为进士。积极拥护政治改革,余肇康在南昌任按察使期间,发生一起教会案。教主王安之在教堂杀了官员江召堂,南昌人民大怒,杀了王安之,烧了教堂。

结果英法军舰开来以武力威胁,要求地方官自杀谢罪。余肇康毫不畏惧,登上军舰和对方辩理,北京屈服于洋人压力,将余肇康革职,他离开南昌那天,南昌市民万人相送,挥泪告别。

之后,余肇康受张之洞委托任粤汉铁路总经理,兴建粤汉铁路。因此,余肇康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铁路建造者。余肇康清廉刚正,身后没什么财产留给后人,他1930年去世时,朱镕基虚岁三岁,余成英说朱镕基应该见过外公。
 楼主| 发表于 2009-10-4 12:12:44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完上面这段,想到朱镕垓先生如今不知怎样了。祝愿他健康长寿!哪天给他打个电话。
 楼主| 发表于 2009-10-4 12:19:07 | 显示全部楼层
从网上看到有人考证朱自清也是朱元璋后代。朱元璋的第12个儿子,朱柏,封爵为湘王,他的20个字是:“久镇开方岳,扬威谨礼仪,刚毅循超卓,权衡素自持。”其中第19个正是“自”,而且算一算,第19个字正应该对应“水”字旁的名字。所以,得出结论,朱自清是朱元璋的12子朱柏的后人。
按辈份算起来,朱镕基应该是朱自清的爷爷辈呢。
发表于 2009-10-4 15:41: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人就是这么多起来的
发表于 2009-10-4 19:09:04 | 显示全部楼层
答楼上,如果是李富春执意要把朱镕基打成右派,不可能几年后就摘帽让他回到计委。朱镕基傲慢也最多是对同事,李富春是部长级高官,朱镕基刚毕业没几年的大学生,见李富春的机会不会很多,想对李富春傲也轮不上。
合 ...
吴洪森 发表于 2009-10-4 09:58



有道理.
发表于 2009-10-4 19: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告诉你,他祖父就移居到泰州姜埝镇了,是开茶叶店的,他从小在泰州长大的,是泰州一中毕业后考入清华的。”

第一次听说.
发表于 2009-10-4 19: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 />丁兄意犹未尽
悟空小姐我 发表于 2009-10-4 00:27


确实,越长越好.
发表于 2009-10-4 20:5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很欣赏他这种“道不同不相与谋”,不愿意浪费时间扯闲话的生活态度的。如果因为这种“傲慢”得罪人,对于珍惜时间的人来说,是没办法的事情。
——我就崇拜老吴的真知灼见。
发表于 2009-10-4 23:17:58 | 显示全部楼层
余肇康生1853年

照片上老吴像一个50年代的大学生。
 楼主| 发表于 2009-10-5 11:06:42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订正了。
发表于 2009-10-5 19: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吴这个帖子,有望成为本年度最热强帖。
发表于 2009-10-5 20:14:04 | 显示全部楼层
 2000年5月22日,中央召开了纪念李富春、蔡畅诞辰100周年座谈会。朱镕基参加了座谈会,并作了讲话。最后,朱 镕 基脱开稿子动情地说:“我1952年11月份到国家计委,因为工作关系,我当时能够见到富春同志,能够参加高层会议……我那时参加工作不久,确实感到如饥似渴向老同志学习啊……我当时确实是充满了对富春同志的敬仰,我始终把富春同志作为我的前辈、我的师长和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说到这里,外刚内柔的朱镕基哽咽了,场面异常感人。
137# 吴洪森

我当时还看到另一则关于朱出席一个追忆李/蔡的回忆,觉得笔意有点怪,没查到。
发表于 2009-10-5 20:30:36 | 显示全部楼层
答楼上,如果是李富春执意要把朱镕基打成右派,不可能几年后就摘帽让他回到计委。朱镕基傲慢也最多是对同事,李富春是部长级高官,朱镕基刚毕业没几年的大学生,见李富春的机会不会很多,想对李富春傲也轮不上。
合 ...
吴洪森 发表于 2009-10-4 09:58
朱镕基喝口茶,将自己的情绪调整了一个,笑容慢慢又回到了他的脸上:“同志们,你们知道我是湖南人,而且是长沙人,和富春同志是一个地方。富春同志讲话有口音啊。我相信在座的,只有我一个人能百分之一百地把富春同志在办公室讲的话听懂。我拼命地埋头苦记,希望把他讲的每一个字都能记录下来。我当时就是这个心情,真的。你们知道吗,我能听懂富春同志的讲话,可看不懂他那龙飞凤舞的字。不知富春同志练的是哪家书法啊。我都是猜啊,一个字一个字猜,哈哈……”
“所以,现在我始终是把在计委工作的20多年看成是培养我、锤炼我的摇篮!我始终对富春同志有一种由衷的说不出来的感谢,尽管我在计委曾犯过错误,受过挫折,但是我始终是把富春同志,把计委看作是锻炼我这一生的最重要的一个摇篮!”
朱镕基一连用了几个“始终”,来表达他对李富春先辈的敬重和对自己成长之路的肯定。会场气氛一直很安静,谁都不想打破朱总理的真情回忆和他抑扬顿挫的谈兴。她马上挤进人群中,这时朱镕基正和老同志们拍照。她瞅准机会,上前对朱镕基说:“朱总理,我非常感谢您刚才的一番讲话。父亲若九泉有知,一定会很欣慰的。我有个请求,想请您为我父母的电影写片名,好不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11-25 13:52 , Processed in 0.118228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