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吴洪森

[原创] 我的记者生涯:一,发掘朱镕基身世(全文完毕,欲看从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0-5 20:3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她马上挤进人群中,这时朱镕基正和老同志们拍照。她瞅准机会,上前对朱镕基说:“朱总理,我非常感谢您刚才的一番讲话。父亲若九泉有知,一定会很欣慰的。我有个请求,想请您为我父母的电影写片名,好不好?”
发表于 2009-10-5 20:31:39 | 显示全部楼层
父亲若九泉有知,一定会很欣慰的。
 楼主| 发表于 2009-10-6 10:49:35 | 显示全部楼层
1998年两会开完的第二天3月15日,按照惯例,两会结束的第二天是总理将举行记者招待会,面对全球媒体回答记者提出的问题。1998年是换届的两会。这场记者招待会无疑是新任总理塑造自己政治形象和个人风格最重要的一次机会。朱镕基1989年底和1990年初还在担任上海市委书记兼市长时出访加拿大和日本,以其坦率明快而不失幽默的风格在海外刮起“朱镕基旋风”,所有在京的记者,只要手里有采访两会记者证的,都想出席这次招待会。因人数太多,国务院新闻办给每个新闻单位发放的记者招待会邀请信严加限制,这年《明报》拿到了4份,算是优待的。

我第一次在电视上领略朱镕基风格,是1988年春两会开完后,专门安排给时任国家经委副主任朱镕基的一场记者招待会,会上有记者问他:“听说你将出任上海市副市长,有这件事情吗?”

朱镕基回答说“我要纠正你的是,如果我去上海的话,是担任市长而不是副市长,当然这需要上海市人大批准。”

如此坦率的风格,在共产党官场里没见过。朱镕基这场为出任上海市长的预告式亮相,立即获得了上海人的好感。

六四后西方国家中断了和中国政府的外交往来,李鹏想去任何西方国家都被婉言拒绝。

最后只好靠上海市长朱镕基组织上海商贸团访问加拿大打开了外交困局。朱镕基在加拿大的外交作风,赢得加拿大官方和民间的一致喝彩,随后对日本的访问,更是迷倒了日本人。朱镕基顿时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政治明星。

1997年朱镕基出席世界银行在香港召开论坛会议,他演讲的门票价格高达2000美元一张还一票难求。

他出任总理的免费记者招待会,大家自然趋之若鹜了。

在记者招待会前一天晚上,国务院新闻办举办茶会招待记者。在茶会上,新闻办两名副主任在记者群中穿梭来往,我这才知道,这个茶会的目的就是为了事先了解掌握,记者们在第二天总理记者招待会上会提什么问题,根据记者的问题,将定下第二天哪些记者举手会被叫到。

我以前一直以为总理记者招待会都是临场发挥的,现在才知道原来事先都是有准备的,据说无论中外,新闻办官员事先掌握记者的提问以便交给总统或者总理是通例,知道了这内幕,令我对政治家敬佩大为降低。

当新闻办官员走到我目前的时候,我告诉他我明天打算问朱镕基的问题,他指指我的衣服说,你这衣服的颜色太不显眼了。

他走后,《明报》同事蒋美红告诉我,他已经婉言拒绝你了。
发表于 2009-10-6 10:54:26 | 显示全部楼层
吴大哥文章好.
我是泰州人,补充点老大哥的资料:
老大哥18岁前都在泰州生活,毕业于泰州中学,而不是泰州一中.他的妈妈是姜堰当地人,严格说他是姜堰人.姜堰那时属扬州,96年泰州升为地区,才管辖姜堰.他妈妈也埋在那里.
爷爷是安徽人,到我们那里开茶叶店.父亲继承.因此后来划分的成分不好.
老大哥考上清华大学,教育局也不录取,就因为成分不好.他的班主任十分赏识,给教育局的头儿下跪,才被录取.70年代末本要平反,他却在甘肃当处级干部,回乡活动,当地官员没买账,因此对当地官员印象不好.后来的官员是通过当年为他下跪的老师巴结到他的.可见他是吃过亏的.但现在好像都忘了.
记得亚洲周刊长文报道.但我说的前半部分内容没有.就在这里首发吧.感兴趣的可以多去挖掘.
我没有时间.就我所知相告.
谢谢大哥的好文章.
发表于 2009-10-6 11:04:14 | 显示全部楼层
补充:前两年看到一则报道,说姜堰(已升格为县级市)和韶山结为友好城市,毛家最活跃的两个都去了.朝的是新圣.旧圣和新圣就此联结.
不清楚老大哥是怎么想的.
反正他对旧圣的不少精神是的确继承下来了.大概清华辅导员都是这样的?
发表于 2009-10-6 21: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好文章,谢谢吴兄分享。期待下文。
发表于 2009-10-9 09:57:06 | 显示全部楼层
99# 吴洪森
原来傅朝枢经人牵线,和北京接上了关系,他到北京受到了邓小平多次接见。杨尚昆一次就批给他2千万美元支持他的《中报》。傅朝枢发了这笔财,当然要让报纸左转,不能再继续反共了。
发表于 2009-10-9 09:57:44 | 显示全部楼层
99# 吴洪森
如此说起来,反共一生的陆铿,他办《百姓》的经费和最后卖掉《百姓》所得的钱,实际上都来自共产党。
发表于 2009-10-9 10:04:38 | 显示全部楼层
119# 吴洪森
我火了:“林小姐,你要是没时间看,请立即把稿子交给你们老板看。我告诉你,你要是错过了这样的稿子,你很可能被炒鱿鱼。”
人生難得幾囬狂!
发表于 2009-10-10 13: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见附图)
____在哪,没看到.
 楼主| 发表于 2009-10-10 13:30:09 | 显示全部楼层
记者招待会开始的时间是上午10点,早上6点记者们就开始在人民大会堂门口排起长队。8点,人民大会堂就开门让记者到会堂里面去等候了。《明报》的港闻两名年轻女记者担负起一早到大会堂占据好位置的任务,她们为我占据了第一排偏左一点的座位,我9点半进入会场坐到港闻记者用书包替我占好的座位上,看见香港凤凰卫视的吴小莉就在我左边的隔座,打个招呼后,我就用傻瓜机拍下她一张侧面照(见图)。
        国务院新闻办主任曾炎培宣布记者招待会开始,新任总理朱镕基率领四位副总理李岚清,钱其琛,吴邦国和温家宝一起就座。温家宝成为副总理是这次两会的大冷门。他在胡耀邦时期任中央办公厅主任,到赵紫阳时代获得留任,赵下台后冷落了一阵,没想到在本届政府又获得重用。
记者招待会开始不久,坐在朱镕基旁边的女翻译就引起大家啧啧称奇。这名女翻译年轻貌美,气质文静,风度优雅,翻译速度快而流利。会场上记者们都在口耳相传这名女翻译何许人也,很快就传来耳闻说这名女翻译叫朱彤,是北京外交学院毕业的上海籍人氏,前年新婚不久,丈夫就因车祸去世。
朱彤因此一举成名。
这次记者招待会上,另一位一举成名的是吴小莉。
从招待会一开始,吴小莉就不停举手,希望获得提问。但台上的新闻办主任曾炎培看都没朝她这里看。

我因为事先已经知道了我打算提的问题已经被否决了,就一次手也没举。

眼看招待会快结束了,吴小莉没指望了。没想到朱镕基总理突然发话说:“你们照顾一下香港凤凰卫视的吴小莉小姐好不好?我是很喜欢看她的广播的。”

朱镕基钦点吴小莉全场惊奇兴奋,觉得朱镕基行事作风确实与众不同。吴小莉也一举成为全球名人了。


下面是吴小莉提问,朱彤翻译以及朱镕基的回答:

记者:谢谢。首先,我要谢谢朱总理。我必须这样说,就是说您也是我的偶像。大家好,我是香港凤凰卫视中文台的吴小莉,想要请教朱总理的是,我们知道在亚洲的金融风暴当中,香港的影响在今年已经陆续地显现了。尤其在今年上半年的过程当中,最近,香港的失业率也创了一年半来的新高。想要请教的是,在中央政府对于香港经济的困难和困境的时候,会采取什么样具体的措施来加以支持。另外,海外的媒体对您的评价相当地高,外界有人说您是“铁面宰相”,或者说是 “经济沙皇”。在您的铁腕政策之下,我们知道,外传在您进行机构改革或者说在一些国有企业改革的过程当中,宏观调近期的过程当中,也有一些对您的家人的不方便和困扰。想请您谈一谈您在进行改革过程中的心路历程,有没有曾经想过沮丧,想要放弃过?

  朱彤:Thank you, Premier Zhu.I must tell that you are also my idol.I am from Phoenix Hong Kong.You know,the effect on Hong Kong of the financial crisis in Southeast Asia has begun to show,especially in the first half of this year,the unemployment rate in Hong Kong is the highest over the past one and a half years.So my first question,is what specific measures would the central government adopt if the Hong Kong economy were to face difficulties.And the second question,you know the foreign media have,um,very high,uh,spoken very highly of you,and they called you a *poker-faced Prime MInister or economic *czar.And we also know that in the course of the reform of the macro-regulation and the control and the reform of the government institutions,uh,there have been some inconveniences or some troubles caused to your families.Can you tell us,uh,have you ever felt depressed or frustrated and have you ever thought of giving up all ,all this?

  

  朱镕基:首先,从去年发生亚洲的金融危机以来,特别是10月份,大概是10月24号,香港发生了股灾。但是,由于香港的经济结构比较完善,香港的经济实力比较强大,有98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再加上香港特区政府领导有方、措施得力,我想,迄今为止,香港已经克服了一个一个的困难。

  朱彤: Since the financial crisis in Asia last year and especially since the stock market crash in Hong Kong on the 24th of October last year,thanks to the sound economic struture and a fairly strong economic power and a very large foreign exchange reserve of 98 billion US dollars in Hong kong,and also thanks to the effective and…measures and leadership exercised by the Hong Kong *SAR government,Hong Kong has overcome one difficulty after another.

  

  朱镕基:中国政府高度评价香港政府所采取的政策。我们不认为香港在今后会遇到不可克服的困难。

  朱彤: The Chinese government speaks very highly of the policies adopted by the Hong Kong SAR government and we don't think that Hong Kong would encounter *insurmountable difficulties in the future.

 

  朱镕基:但是,如果在特定的情况底下,万一香港政府需要中央人民政府的帮助的时候,只要香港特区行政政府向中国中央政府提出要求,中央政府将不惜一切代价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保护它的联系汇率制度。

  朱彤: But if the Hong Kong SAR government were to need the support from the central government in an exceptional case or under exceptinal circumstances,then as long as the Hong Kong SAR government filed a request with the central government of China,then the central government of China would spare no efforts and would spare no cost to maintain the prosperity and stability of Hong Kong and to maintain the link system between the Hong Kong dollar and the US dollar.

  朱镕基:至于我本人,没有什么好说的。对于外界叫我“中国的戈尔巴乔夫”也好,叫我“经济沙皇”也好,叫我什么东西也好,我都不高兴。

  朱彤:As for myself, I don't have much to say.Whatever the foreign media call me,call me China's Gorbanchev or economic czar or anything else,I'm not happy about that.

  朱镕基:目前,我的思想非常单纯。在这一次人大会议上,人民代表给我以重任。我自己感到了这个任务的艰巨。我现在非常地惶恐,就是怕辜负人民群众对我的期望。

  朱彤:So,as for my thinking, I think at present that's very simple.At this session of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the deputies have entrust me with a very heavy and important task,and I myself can feel very keenly the *arduousness of this task.And actually I'm really fearful or I‘m afraid that uh,and I,that I would let the people down.

 
  朱镕基:但是,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将勇往直前,义无反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朱彤:But no matter what is waiting for me in front of me , being land mines or an *abyss,I will *blaze my trail and I have no hesitation and no misgivings and I will do all my best and contribute,devote all myself to the people and the country until the last day of my life.


朱镕基关于在地雷阵,万丈深渊面前,勇往直前,义无反顾的回答已经成了经典段落。
然而,我总觉得一个人是否勇往直前,义无反顾似乎是不应该由自己来说的,而是属于盖棺论定或者由后人来评定的。

事后听说,吴小莉找到关系事先把自己的提问传真给了朱镕基。
 楼主| 发表于 2009-10-10 14:29:33 | 显示全部楼层
记者招待会结束后,我们回到北京饭店收拾行李,准备退房回香港。这是总台转来一个电话,说有事和我谈谈,问我能否下楼来,他在大堂等我。
我到大堂看见一个年龄比我略长几岁的中年人迎上来,问我是否《明报》记者吴洪森,我说是。他说知道我们马上要返回香港,有件事情想让我知道一下。
他引我到旁边的咖啡厅里坐下,直截了当的告诉我,他是代表政府有关部门来向我通报一个消息的,请我原谅他不方便公开他的身份和姓名。
他说,有证据显示美国中央情报局参与了这次金融风暴对香港的袭击。我们要警告美国政府,如果不停止对香港的袭击,中国政府将大笔抛售美国债券。
我一时惊呆了。问他我如何向报社证实我的消息来源。
他说,你就说来自北京消息人士,我们无法给你确切的消息来源。
我明白了,来人是想借助香港《明报》这样中立偏右的报纸来发布一个非正式的消息,作为对美国的警告。这消息如果由香港左派报纸《大公报》,《文汇报》发出就会显得太正式太官方了。

我回到香港就将此写成一个短消息叫给了《明报》主管中国新闻的副总编夏泰宁。夏泰宁认为这消息太不可靠了,中国哪有实力和美国叫板,就压下没发。

一个星期后,我从香港《东方日报》经济新闻版上看到译自《华尔街日报》的同样消息,那天我正好休假没上班,立即打电话给报社,报社才作为经济新闻的头版发出来,可惜已经由《华尔街日报》抢了头功,《明报》坐失一次发表世界重大新闻的机会。
发表于 2009-10-10 16:04:1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09-10-10 17:39:57 | 显示全部楼层
顶起来!
 楼主| 发表于 2009-10-10 18:24:46 | 显示全部楼层
1998年从7月开始,香港政府拿出上千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来和国际金融大鳄展开决战,尤其是8月28日期指结算日这天,决战达到了白热化生死拼搏的时刻,下午三点,离香港股市收盘还剩一小时,全报社的人都放下手头的工作,全神贯注的看电视屏幕上所展现这场有史以来罕见的以金钱为弹药鏖战。
国家炒家几个月来已经堆积了大量的恒生期指淡仓,8月28日是8月份期指交易结算日,这天只要把香港恒生指数打压下去,国际金融大鳄就能坐收渔利。港府为了击退国际炒家,吃进了他们抛出的所有股票,抛多少接多少,一天之内就成交了980亿,到收盘的时候,港府终于守住了恒生指数,国际炒家大败而归。
事后才得知中央政府已经承诺港府,如果他们的外汇储备打光了还不能击退金融大鳄,中央政府将拿出一千亿的外汇储备来给港府作弹药。



随便说一下,香港政府在金融保卫战中购买了大量的蓝筹股,仅汇丰银行股票就买进了9%,成为汇丰银行的第一大股东。港府大把股票攥在手里,抛售势必股市被砸得很惨,不抛售,港府变成最大股民,就会卷进证券市场的利益争夺中。为了解决这个矛盾,港府的思路是藏富于民,把所买进的33个恒生指数股票变成一揽子的盈富基金,通过发售盈富基金的方式收回了港府的投资。而股民则通过购买盈富基金间接持有了香港33家恒生指数股票。只要香港股市上升,购买盈富基金的股民就能获利,不仅如此,盈富基金每年还派息两次。因此即便在股市不景气,指数下跌的时候,股民也可获得利息回报。
这无疑是港府干预股市又还富于民的伟大创举。
发表于 2009-10-10 19: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165# 吴洪森

如果股市不好,指数下跌, 盈富基金也能每年派息两次. 该基金能大幅走赢指数? 否则拿什么来一年派2次息?
 楼主| 发表于 2009-10-10 19:27:06 | 显示全部楼层
165# 吴洪森

如果股市不好,指数下跌, 盈富基金也能每年派息两次. 该基金能大幅走赢指数? 否则拿什么来一年派2次息?
大器 发表于 2009-10-10 19:14

上市公司派息啊
 楼主| 发表于 2009-10-11 15:46:01 |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天写的三段更新帖子,莫名其妙不见了。因直接在网页上写的,没及时留底,今天只好重新写过。这样秩序就不对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10-11 15:46:27 | 显示全部楼层
香港1998年金融保卫战资料:

1998年香港金融保卫战回眸

www.hexun.com 【2007.05.15 09:30】来源: 证券时报     作者:肖国元

  一场不见硝烟的“战争”  

  1997年下半年,美国著名金融家索罗斯旗下的对冲基金在亚洲各国和地区发起了连番狙击,并获得了极大的成功,使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国家和地区几十年来积存的外汇一瞬间化为乌有,由此引发了二战后对这些国家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各层面冲击最巨的亚洲金融危机。1998年6-7月间,索罗斯把矛头对准了港元,开始有计划地向香港股市及期市发动冲击。

兵临城下 将至壕边  

  港币实行联系汇率制,联系汇率制有自动调节机制,不易攻破。但港币利率容易急升,而利率急升将影响股市大幅下跌。这样,只要事先在股市及期市沽空,然后再大量向银行借贷港币,使港币利率急升,促使恒生指数暴跌,便可象在其他市场一样获得投机暴利。

  对冲基金在对香港金融市场进行冲击时,往往受制于香港金融监管部门的传统作法———提高短期贷款利率。而事实已经证明,在前3次冲击(1997年10月、1998年1月、1998年6月)中,香港金融管理局的措施便是提高短期贷款利率,金融管理局主席任志刚也因此被戏称为“任一招”。

  利率的上升会提高投机的成本。在这次炒家冲击香港金融市场时,与以往最大的不同点就是,炒家没有进行即期拆借活动,而是预先屯集了大量的港元。这些港元来自多方面,但一个很重要的来源是一些国际金融机构1998年上半年在香港发行的一年至两年期的港元债券,总金额约为300亿美元,年利息为11%。这些国际金融机构将这些港元掉期为美元,而借入港元的主要是一些对冲基金。这些港元成为对冲基金攻击香港金融市场的低成本筹码,使投机者具备了在汇市进行套利的有利条件。而对冲基金又在外汇市场上买入大量的远期美元以平衡风险。据说索罗斯旗下的基金就持有总金额约400亿美元的买入合约,到期日为1999年2月。

  声东击西 兴风作浪  
  自1997年10月以来,国际炒家4次在香港股、汇、期三市上下手,前3次均获暴利。1998年7月底至8月初,国际炒家再次通过对冲基金接连不断地狙击港币,以期推高拆息和利率。很明显,他们对港币进行的只是表面的进攻,股市和期市才是真正的主攻目标。声东击西是索罗斯等国际投机者投机活动的一贯手段,并多次成功。

1998年6、7月,当恒生指数攀升至8000点高位的时候,对冲基金大举沽空恒指,建立了大量的恒指空仓头寸。对冲基金之所以建立恒指空仓,是因为它们预计港股在受到冲击后恒生指数必然会大幅下跌。而恒指期货合约的价格是每点50港元,也就是说,若建的是空仓,恒生指数每下跌一个点,就可以给做空者带来50港元的利润。



  众所周知,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祖国。这是中华民族历史上的大事,开启了香港的新时代。但是,对国际炒家而言,这正好为他们兴风作浪提供了机会。香港的未来何去何从,香港的经济、社会会发生什么变故等一系列问题,不仅令局外人生疑,香港人也是心中没谱。而恒生指数代表香港金融市场,乃至整个香港经济、政治前景,就是香港经济的“晴雨表”。只要能动摇恒生指数,就能打击人们对香港经济的信心。在这种情况下,恒生指数大幅下挫,很可能引起广大投资者盲目恐慌,从而到达坐收渔翁之利的目的。



  妖言惑众 浑水摸鱼  



  国际投机者在证券市场上大手笔沽空股票和期指,大幅打压恒生指数,使恒生指数从1万点大幅度跌至8000点,并直指6000点。在山雨欲来的时候,证券市场利空消息满天飞。1998年8月初,投机者大肆宣扬人民币将贬值10%,其中,上海、广州等地的人民币黑市交易中曾跌到了1美元兑换9.5人民币左右。投机者散播人民币将贬值的谣言,是想借此来影响人们对港币的信心。除此之外,投机者还大肆宣扬内地银行不稳定等谣言,其目的仍是为了其狙击港元创造心理条件,其手段真可谓无所不用。



  有一家海外基金甚至开出了1998年8月12日香港联系汇率脱钩的期权。炒家们趁机大肆造谣,扬言“港币即将与美元脱钩,贬值40%”,“恒指将跌至4000点”云云。其目的无非是扰乱人心,制造混乱状态,然后趁机浑水摸鱼。8月13日,恒生指数一度下跌300点,跌穿6600点关口。



  在压低恒生指数的同时,国际炒家在恒指期货市场积累大量淡仓。恒生指数每跌1点,每张淡仓合约即可赚50港币。而在8月14日的前19个交易日,恒生指数就下跌2000多点,每张合约可赚10多万港币,收益之高令人震惊!



洞察其奸 港府迎战  



  国际炒家在泰国、马来西亚的胡作非为,给这些国家的经济造成了毁灭性打击,可谓来者不善。所以,在分析、研究亚洲其他市场形势后,为了维持香港金融市场的稳定,香港政府决定调巨资迎战这些疯狂的国际炒家。



  这是一场以金钱、智慧和魄力为武器的你死我活的金融大战。无论是挑战者,还是应战者,都深知其成败所蕴含的利益与风险。



  如前所述,早在1998年7、8月间,投机者就大肆宣扬人民币将大幅贬值,以致上海、广州等地的人民币黑市交易曾跌到了1美元兑换9.5元人民币的水平。投机者散播人民币将贬值的谣言是“声东击西”的招数,旨在借此影响人们对港币的信心。除此之外,投机者还大肆宣扬内地银行不稳定等谣言,目的仍是为狙击港元创造条件。除了妖言惑众外,有一家海外基金甚至开出了1998年8月12日香港联系汇率脱钩的期权。



  出其不意 首战告捷  



  1998年8月5日,炒家们一天之内抛售200多亿港元。香港金融管理局一反过去被动做法,运用香港财政储备如数吸纳,将汇市稳定在1美元兑换7.75港元的水平上,银行同业市场拆借利息也仅略有上升。



  1998年8月6日,炒家又抛售了200多亿港元,金融管理局再出新招———不仅照单全收,而且将所吸纳的港元存入香港银行体系———从而起到了稳定银行同业拆借利息的作用,防止了因为拆息率一旦提高,股市下跌在所难免。



  8月7日,因已公布中期业绩的一些蓝筹股业绩不佳,导致股市大幅下跌,令恒生指数全日下跌212点,跌幅为3%。在此后的7日至13日这几个交易日中,香港政府继续采用吸纳港元的办法,以稳定同业拆息并进而达到稳定股市的目的。但由于炒家在股票市场上大肆做空,恒生指数最终还是跌到了6600点附近的低位。



8月13日,恒指被打压到了6660点后,港府组织港资、内地资金入市,与对手展开针对8月股指期货合约的争夺战。投机炒家要打压指数以配合做空期指,港府则要守住指数,迫使投机者事先高位沽空的合约无法于8月底之前如数套现。港府入市后大量买入国际炒家抛空的8月股指期货合约,将期指由入市前的6610点推高到24日的7820点,高于投资炒家7500点的平均建仓价位,取得初步胜利。当日收市后,港府宣布已动用外汇基金干预股市与期市。



  8月14日,香港政府正式参与股市和期市交易。香港政府为了维护港元,携巨额外汇基金进入股票市场和期货市场,与炒家进行直接对抗。港府向香港的中银、获多利、和升等多家证券行指示,大手吸纳恒生指数蓝筹股,表示不惜成本,务求将8月期指抬高600点。香港政府一反以往“积极不干预”政策,给投机者造成了始料不及的沉重打击。



  代行中央银行职权的金融管理局,直接入市干预期货股票市场,这在全球开放型资本市场上尚属首次。港府宣布已动用外汇基金干预股市与期市,令市场为之一惊。



  接着,投机炒家鼓动如簧之舌,在全球范围内展开了一场攻击港府的舆论大战。与此同时,炒家们并不愿意俯首称臣,他们又一次玩起了“声东击西”的鬼把戏———于8月16日迫使俄罗斯宣布放弃保卫卢布的行动,造成8月17日美欧股市全面大跌,以期“围魏救赵”冲击恒生指数。然而,使他们大失所望的是,8月18日恒生指数有惊无险,在收市时只微跌13点。



  攻城略地 乘胜追击  



  初战得手,并不意味对手会弃城投降,因为离期指合约的交割还有时日,港府明白恶战还在后头。果然,从8月25日开始直至28日,双方展开了转仓战,港府的目的是迫使国际炒家为投机付出高额代价。



  8月27日和28日,投机炒家在股票现货市场倾巢出动,企图将指数打下去。港府在股市死守的同时,经过几天惊心动魄的大战,在期货市场上将8月合约价格推高到7990点,结算价为7851点,比入市前高1200点。8月27日、28日,港府将所有卖单照单全收,结果27日交易金额达200亿港币,28日交易金额达790亿港币,创下香港市场最高交易纪录。



  但投机炒家并不善罢甘休,他们认为港府已经投入了约1000亿港元巨资,资金压力与舆论压力使其不可能长期支撑下去,因而决定将卖空的股指期货合约由8月转仓至9月,想与港府打持久战。从8月25日开始,投机炒家在8月合约平仓的同时,大量卖空9月合约。与此同时,港府在8月合约平仓获利的基础上乘胜追击,使9月合约的价格比8月合约的结算价高出650点。



  这样,投机炒家每转仓一张合约要付出3万多港币的代价。投资炒家在8月合约的争夺中,完全败走麦城。



生死决战“8·28”  



  1998年8月28日,是香港恒生指数期货8月合约的结算日,也是香港政府打击以对冲基金为主体的国际游资操控香港金融市场的第10个交易日。



  双方经过前几个交易日的激烈搏杀后,迎来了首次决战。



  上午10点整开市后仅5分钟,股市的成交额就超过了39亿港元。半小时后,成交金额就突破了100亿港元,到上午收市时,成交额已经达到400亿港元之巨,接近1997年8月29日创下的460亿港元日成交量历史最高纪录。



  下午开市后,抛售有增无减,成交量一路攀升,但恒指和期指始终维持在7800点以上。随着下午4点整的钟声响起,显示屏上不断跳动的恒指、期指、成交金额最终分别锁定在7829点、7851点、790亿上。



  1998年8月28日,对于众多国际炒家来说,是一个心痛的日子。这是香港政府自1998年8月14日入市干预以来的最高潮,也是香港政府针对炒家们惯用的汇市、股市、期市的主体性投机策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所取得的重大胜利。香港政府将恒生指数从8月13日收盘的6660点推高到28日的7829点报收,并迫使炒家们在高价位结算交割8月份股指期货。在此之前,炒家们下注了大量8月份期指空仓。这样一来,即使它们转仓,成本亦很高,一旦平仓,则巨额亏损不可避免。



  乘胜追击获全胜  



  “8·28”之战,港府取得了决定性胜利。但是,对国际炒家来说,期指转仓是可行性选择,更可能成为他们的“救命稻草”。因此,对香港特区政府来说,“8·28”之战也只能算是阶段性胜利。港府决定,在9月份继续推高股指期货价格,迫使投机资本亏损离场。



  9月7日,香港金融管理局颁布了外汇、证券交易和结算的新规定,使炒家的投机大受限制。当日恒生指数飙升588点,以8076点报收。加上日元升值、东南亚金融市场趋稳等一系列因素,使投机炒家的资金、换汇成本大幅上升,不得不败退离场:9月8日,9月合约价格升到8220点。8月底转仓的期指合约要平仓退场,每张合约又要亏损4万港币。至此,国际炒家见大势已去,纷纷丢盔弃甲,落荒而逃。



  自入市以来,香港政府动用了100多亿美元,消耗了外汇基金约13%,金额大大超过了1993年“英镑保卫战”中,英国政府动用77亿美元与国际投机者对垒的规模,堪称一场不见硝烟的“战争”。



是非功过任评说  



  对香港金融保卫战的评价主要是围绕两个层面展开,其一是对香港的联系汇率制度本身的评价;其二是对向来奉行“积极不干预”自由政策的政府大举入市行动的评价。



  由于经济体系的独特性,为了稳定香港的经济与金融市场,香港实行的是联系汇率制度,即以7.8港元兑换1美元的比例盯住美元的制度。对于这种汇率制度,业界一直存有争议。反对者认为,由于无法保证香港与美国经济发展的完全同步性,美元与港元的固定比率始终存在一个投机的空间,在投机者长期攻击下,这种制度的消亡在所难免。而赞成者认为,香港的联系汇率制度始建于1983年。当时由于中英香港问题谈判受阻,引发市场出现大量抛售港元、收购美元的现象,港府出于保护港元汇率,维护港人对香港未来信心而建立。历史也证明,在联系汇率制度下,香港经济有了很大的发展,而且更重要的是,香港有实行联系汇率制度的条件:香港一贯奉行谨慎财政政策;香港有着庞大外汇储备;香港经济体系灵活,能够应对适度的经济波动;香港金融体制稳定,监管审慎以及香港有内地蓬勃发展的经济后盾的强力支持等等。



  另一种观点认为联系汇率制度本身是好的,但是金融管理局将它用错了,因为联系汇率制度是一种现钞发行制度,但香港金融管理局的做法是使外汇市场上同样要维持1美元兑7.8港元的水平,而且只许港元汇率高于该下限,即只允许港元汇率单边浮动,这实际上是作茧自缚,使所有的汇率风险都由金管局自身承担。



  对于港府入市干预,反对者认为,政府干预可能令长线投资者远离香港,打击长线投资者来港投资;港府此举有损自由经济形象,会破坏其金融中心地位。



  而支持者认为,港府向来信奉自由经济,自由经济是香港的基石。但是遭人操控的经济不是自由经济,港府入市旨在打破这种操纵,入市干预完全正确。香港政府入市干预,其积极意义远远胜过其负面影响。
发表于 2009-10-11 16:42:58 | 显示全部楼层
吴站长的帖子莫名其妙没有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10-11 17:36:45 | 显示全部楼层
1998年6月的一个晚上,我上班的时候接到夏慧华电话。说他们刚从澳洲回来转道香港,明天就回上海。我和他们约定下班后去他们下榻的酒店去看望他们。
记者上班时间是下午1点到晚上9点。我到达他们那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了。
他们到大堂来,说香港酒店的房间太小了,无法请我到房间里去住。我们就在大堂的沙发上坐。他们告诉我,《明报》朱镕基系列报道发表后,他们立即成为海内外的名人,香港,台湾,美国,澳洲的京剧爱好者知道他们夫妇俩是朱镕基最欣赏的京剧演员,都纷纷发出邀请,这几个月来他们已经到海外多次了。
他们说自从朱镕基离开上海后,他们已经被人淡忘了,没想到我的报道起了这么大的作用,让他们又红起来。
我也感谢他们在采访朱镕基生平上给我提供的巨大帮助。
他们还告诉我,他们去北京的时候特意把我所写的报道带给了朱镕基看。

因时间已经很晚,互道谢意,聊了一会之后,我就告辞了。

出门后,我心里想,他们一定不会想到,不到半年,我内心对朱镕基的看法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了。

这种变化主要是看到了他所推进的一系列经济改革,弊端丛丛。

98年4月我接触到一个案例:
安徽电焊条厂是国家投资一个亿办的国营企业,因管理和经营不善,资不抵债,在当地政府主导下以破产方式出售给一家公司。由当地计委组成的资产评估小组在收购方的收买之下,故意低估安徽电焊条厂的资产值,把值7千万的资产评估为5千万,白白送给了收购方2千万,另外还隐藏了原先划拨给安徽电焊条厂的500亩土地,这等于也白送给了收购方。
收购方全额收购了安徽电焊条厂的债权和债务之后。他们对债务采取如下处理方法:
凡是所欠职工债务,如欠发的工资和未报销的医药费用等全额支付,以防工人闹事;
凡是债主为国营单位和银行的,一律赖帐不还。所欠银行的由政府出面请银行作为坏账处理,一笔勾销;
凡是欠集体企业和民营企业的规定还债率只有13%,债权人如果不接受,就恐吓说工厂已经卖掉了,不要13%,以后一分也拿不到了,想打官司都没对象了。
债权人无奈之下只有接受。
即使这13%也都不全部还现金,相当一部分是用工厂里的实物来抵偿。例如厂里有一部桑塔纳轿车,资产评估的时候只评估为一万元,他们却以价值18万抵偿给债主,仅一部桑塔纳轿车,收购方就捞进了17万。
如此抵扣下来,收购方对债务的支付率实际只有6%。
对于债权,收购方黑道白道同时动用,回收率到达65%。

债权债务处理完毕后,收购方另请会计事务所对安徽电焊条厂重新评估,评估出来的价值是一亿人民币。然后他们以此为基准,出售75%的股权给上海电焊条厂。上海电焊条厂出资7500万获得了对安徽电焊条厂的控制权,而收购方因此转手捞进了2500万之后还拥有安徽电焊条厂25%的股权。另外还拥有500亩土地的开发权。加上债权和债务处理上所捞进的利益,短短半年时间,收购方通过收买内部人的方式,将国有资产变现流进了私人腰包。
收购方所付出的代价只是500万保证金压了半年。因合约上写明,收购方预付头款10%,其余欠款在半年内还清。

从安徽电焊条厂的破产案例,看出了中国经济腐败的新动向。就是腐败以程序化,专业化,法律化的形式展开。通过所谓的资产评估来造成国有资产大量流失。

我在《明报》报道揭露安徽电焊条厂收购背后的腐败,希望朱镕基当局能引起注意,要设法在这种腐败刚起头的时候就采取有效措施坚决制止。

我的报道没起到一点作用。国有资产贱卖的现象后来越来越严重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10-11 18: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件事情是股市。
中国股市三大弊端:
一是一股独大,小股东根本不能起到对上市公司的制约和监管的作用,一股独大的结果只是将原先的党委会换成了董事会而已。
二是内幕交易。全世界没哪个证券市场象中国这样对内幕交易如此放松监管,并且处罚又如此微不足道。
三是上市额度按照地区平衡按照人际关系来分配,而不是按照效益和前景来批准。这就造成了中国股市主要由国企所占领,而效益大多又不好。使得股市无法发挥优化资源配置的作用,股民也难以找到有投资价值的公司,整个股市成了一个投机大赌市。
朱镕基政府对股市的三大弊端也几乎没什么作为。

第三件事情是住房改革。住房货币化商品化的结果是按照权力大小地位高低以及单位好坏来分配,造成了巨大的不公。
第四件事情是医疗改革。医药市场化,医院依然行政化,垄断化并且还要自行创收,害得穷人看不起病。
第五件事情是高校改革。
高校改革一是乱搞合并,以为只要合并,中国就能出现世界名牌大学了;二是急剧扩招,急剧涨学费。高校学费年年猛涨,质量年年猛跌,穷人年年叫苦。
朱镕基自己当年也是凭借奖学金读书的,他让大学猛涨学费的时候,怎么就不为穷孩子想想,在大学里多搞点奖学金呢?

朱镕基执政五年最大的收获是中央财政状况大大改善,他实行中央和地方的两税制度,优质的税源,稳定的税源,大多被中央捞走。地方财政要解决经费问题,只有卖地,搞项目捞取银行资金。中央财政收入每年以30%的增幅狂涨,可是对教育对医疗的投入依然是那么微不足道。

朱镕基1998年就任总理时在记者招待会上豪言壮语:不管前面是地雷阵是万丈深渊,我都将勇往直前,义无反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下台时,这豪言壮语换成了,老百姓只要说我是个清官,我就满足了。


我1998年盲从朱镕基,对他抱极大希望,加入海内外媒体对他的吹捧。2003年,朱镕基下台后,我却写了一个帖子《盘点朱镕基》,一一列举了他改革的不到位所造成的种种弊端。贴子在关天茶舍不到两小时就被删除。

我想我从此以后决不会再盲从盲信任何人了。我不会只凭一个人说什么就相信他了,我懂得了,关键要看他怎么做。


2009-10-11完稿于上海莘庄
发表于 2009-10-11 18:22:52 | 显示全部楼层
the end?
 楼主| 发表于 2009-10-11 19:31: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后补充一个小故事:

2000年底我的好友翁思再编写的京剧《大唐贵妃》在大剧院彩排。思再通知身边好友我,蓝云,刘迪等前去观看。

那天我坐在第一排,旁边是个北方老太太。

本来说好七点开演,等到八点还没演,说是领导还没来。满满一剧场的人只好耐心等待。

又焦急的等待了一会,只见一伙人穿过剧场前往后台休息室。

“领导到了,马上就要开演了。“

不料,从休息室走出位五十来岁的干部,挽着袖管,气势汹汹的大声吼叫:“今天是领导审戏,怎么来这么多人?谁放你们进来的?统统出去!”

看没人理睬,他就开始点名了:“文广的带头,某某你带头把人领走,谁要是不走,明天我一个一个追查。”

一副流氓腔。

这人是谁?

我向旁边人打听。

“你不知道啊。他就是上海文广集团的老总叶志康。”

叶志康我以前听说过,他外号叫匪兵甲。他曾经在电影《渡江侦察记》里扮演匪兵甲,此人从部队转业后进入上海电视台,步步高升,升成了上海文化广播集团公司的老总。文广集团的员工看不起他,背后就以匪兵甲称呼他。
有一年上海举办电视电影节,电视台故意播放旧片《渡江侦察记》,让观众们知道现在的集团老总叶志康出身匪兵甲,把他气坏了,追查是谁干的。

今天算是见识这位老兄了。果然是个匪兵,不但匪还有上海滩的流氓气。

坐在我旁边的北方老太不服气了,撸撸袖子走上前去:

“我说这同志,您是不是喝醉了?我告诉您,您要是把我请来的客人赶走,我就叫梅葆玖不演。”

嗬,这老太原来是梅葆玖的夫人。

叶志康一看这老太阵势知道惹不起,赶紧说您请坐,和您无关。

“怎么和我无关?今天在座的都是我请来的客人,谁要是把我的客人撵走,我就跟他没完。”
这下叶志康没折了。满场的观众,那些惧怕叶志康淫威的本来想走的人,看见有个老太,是梅葆玖的夫人在顶撞叶志康,也就停下脚步不走了。

叶志康只好灰溜溜的进去了。

上海是世界著名大都市,怎么弄了个流氓来当文广局长?看完戏,我就写了一个新闻报道发到香港《明报》。发给《明报》同时,又发给文广集团的一个朋友。这个朋友收到后,把他所知道的一些内幕消息加进我的文章,贴到了京剧网站上,一时到处传播开了。因帖子没署名,读者不知道是谁写的。

第二天我去王元化先生处,把昨晚所见告诉王先生。我走后王先生就打电话给原上海市委副书记,现在的人大副主任龚学平。请他来一趟。龚学平从上海电视台副台长升上来的,主管上海文化工作。
龚学平来了之后,王先生把我告诉他的转述一遍,然后问龚学平:“你怎么可以重用流氓呢?你重用这样的人,不要以为他们现在对你唯命是从,一旦你倒霉,对你落井下石的就是这种人。”
龚学平知道王先生的脾气,当着王先生的面,他只会表示要好好去查查。

不久上海去北京看望朱镕基的干部带来一个消息,说朱镕基说,他以前只听说过上海有过一个杜月笙,从来没听说过还有个叫叶志康的。
原来梅葆玖夫妇和朱镕基是有来往的。他们到了北京,就向朱镕基告了一状。于是,当上海有干部去北京看望他的时候,他就说出一番朱氏风格的话。

这消息在上海官场传开后,没人敢再重用叶志康了。他就此退休下台。

2006年,楼世芳驾车,我和翁思再还有钱文忠坐在一辆车里去安徽绩溪,一路上闲聊。世芳突然说起,说通过最近几次一起玩,觉得翁思再兄为人很不错。他原来对翁思再是有点意见的。问他意见怎么来的。原来当年翁思再写出《大唐贵妃》剧本之后,投资方是文广集团,他们投资了三百万来排这出戏,具体操办人是文广集团办公室主任楼世芳,结果因为那天晚上的事情吃力不讨好,弄得一头包。
那天晚上这伙人刚从酒席上下来,走进剧场,龚学平看见里面坐满了人,就嘀咕了一句:“怎么这么多人。”
龚学平的意思是人这么多,他就不便对戏发表意见了。万一他说了什么批评意见,传出去了对他将很不利。
叶志康急于拍领导马屁就拿出地痞流氓架势试图把人赶走了。他没想到在座有个老太太是梅葆玖夫人,并且他们邀请了台湾客人来看这场戏,人家为了看梅葆玖演出,是包机来的。
楼世芳说别人有意见倒也罢了,翁思再是知道内情的人,怎么背后居然写文章去捅这件事情。

原来,他一直以为这文章是翁思再写的。因为当晚在那个房间里,不是文广集团的,只有翁思再。

误会误会。我赶紧把这文章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世芳哈哈大笑,说没想到文章原来出自你手,还有内部人添油加酱。
发表于 2009-10-11 20: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了,很生动。印象主要是89和98,经济的俺看不懂。整体看起来,挺喜欢这个人物的。
在上海社科院,还是站长您有气概,朱镕基在那件事里不抓捕学生让人想起温总理去广场看学生,其他不谈,在保护学生上他们做得好。(以前只通过赖昌星监狱里的回答对朱镕基有些了解)
发表于 2009-10-11 20:34: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来是一个热情勤勉的记者叙述,写着写着很好看,看到最后就很感到白道黑道红道在交锋了......
发表于 2009-10-11 20:54:33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 长见识了   
发表于 2009-10-11 21:42:4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就全部完了啊,真的觉得还意犹未尽呢。
发表于 2009-10-11 22:42:32 | 显示全部楼层
吴站长的帖子莫名其妙没有了?" />
悟空小姐我 发表于 2009-10-11 16:42




一定是被大猫或伯牙子删了.
发表于 2009-10-11 22:59:3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11-25 13:51 , Processed in 0.118586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