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563|回复: 57

[原创] 漂亮的女朋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2-26 22:10: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漂亮的女朋友

我与洋子社长初次见面是在一九九六年,那时我刚刚成立自己的公司。此时日本的泡沫经济已破灭,高调和烧钱现象已成为昨天的事情,接着一场价格革命蜂拥而起。在我们服装界,最具有代表性的挑起价格战争的是日本优衣库公司,它在那时已开始崭露头角。我记得第一次见到洋子社长是在一九九六年九月九日,我乘坐从新宿到原宿的地铁,只有两站,当我跨进车厢时,突然发现整个车厢全部的广告栏都挂着优衣库公司的摇粒绒女夹克广告,一共二十四种颜色,虽然在设计上没有什么特别新颖手法,但是赫然标着一律2980日元,还打了一个红色炸裂感叹号。
我当时脑袋就觉得好像挨了当头一棒一样,因为我那天恰恰就准备了摇粒绒面料去与洋子社长洽谈,2980日元一件的单价,我们公司是无论如何无法实现的。我心里暗暗想:“今天干脆不谈摇粒绒面料的冬装,主要侧重自我介绍,改天有比较优势的面料再来谈吧。”

我一进洋子社长的公司,当面是一个半圆形的服装展示厅,像一面巨大的扇子,奇妙地将展示空间开阔地展现在来客的眼前。与其他服装公司的展示厅完全不一样,这里居然没有一个衣架,所有服饰全部都是穿在人形模特儿身上。每个人形模特儿身边都立着一个小柜,小柜上放着这台模特儿着装的各件衣服、帽子、手套的其它颜色配套。
半圆形服装展厅的正中央放着一组椭圆形桌椅,是一个开放的洽谈空间。洽谈空间的墙上有一排立体拉丁字母写着“Belle Amie”,并且左右还有两个舞台照明灯照射着这排字母,放着柔和的光线,即引人注目又恰到好处。我在东京学服装时,选修了两年法语,心领神会地明白“Belle Amie”是法语“漂亮的女朋友”的意思。我想这些模特儿就是为了体现这家公司的服装设计主题“漂亮的女朋友”啦。
我一边欣赏这个别致的展示厅,一边高兴地想:“如果可以与东京这样坚实的服装公司合作,我的公司起步就可望可及了。只可惜,摇粒绒面料让优衣库公司抢先一步,今天是不可能拿到订单了。不过,有了这么有实力的客户,反而也不必急,慢慢做业务更细水长流。”
正在我想入非非时,洋子社长的女职员来带我到那组椭圆形桌子旁坐下。我和不少服装公司打过交道,那些社长总是装得很忙,故意让来客等一会儿,等客人喝完半杯咖啡后,才显得急急忙忙地出来洽谈。洋子社长不像那些装得很忙的社长,没有让我等,马上像一阵风一样款款而来。
洋子社长染着当时东京流行的浅栗色头发,烫得流顺笔直,剪成那种前额压眉整齐刘海的齐耳日本娃娃头发型。压眉刘海下一双咄咄逼人的眼睛骄傲地直视我的怯怯的眼睛。在日本女人中称得上高的160cm身上穿着一件葡萄紫颜色的缎面弹力棉衬衫,这在九月的东京似乎是薄了一些,可是她袖子还卷起了一折,袖口套俏皮地往上翘起,显得生机勃勃。她下身穿一条下摆呈气球状的雪纺面料黑底砖红色抽象画花稿裙子,随着她的步履轻轻地摇曳,配着线条简洁的衬衫,横扫了46岁的任何痕迹,甚至堪称苗条妩媚。
我不由地想:啊,原来“动“和”静“可以是这样子演绎出来的。这个在她不经意的服装造型,马上赢得我的佩服。我知道世界上线条简洁的美装是最难的,这不仅需要独到的审美观,还要有得天独厚的身材。眼前这位日本女社长的简洁得体又不失华丽雍容的打扮,令我一见倾倒。
我们互递名片。洋子社长一看我的名片,就赞赏地说:“你的公司名字很好,让人一看马上知道你是从中国来的,不像别的中国人那么遮遮掩掩,起一个名字好像是土生土长的东京人一般。”
我高兴地回答洋子社长说:“我在东京要与您们比,当然是比不来的。我想只有突出自己的强项,拿中国的面料,设计日本人喜爱的服装才能挤进东京的业界发展。”接着,我也顺着洋子社长的话题说:“我很喜欢您公司这个‘漂亮的女朋友’的名字,刚才,我一进展示厅,看到洋子社长公司的理念是‘Belle  Amie,就是要让穿上您公司时装的女孩子们都成为‘漂亮的女朋友’啊!”
洋子社长突然用一个西洋人的动作,竟然一把拥抱了我一下,并用我不懂的法语说:“哦,我终于找到一位知音”。
我没有听懂洋子社长的那句法语,她又马上用日语解释了一下,我只好笑笑说:“唉,其实我就碰巧只会法语这个‘Belle  Amie’,这是在东京的服装学院学第二外语时记住的。”
洋子社长笑盈盈地说:“哎呀,这就是你的才能哦!和我一起在法国留学的日本人中间,就有人从来不说一句法语呢。我太高兴你懂得我的这句法语的意思。”

洋子社长然后说起她在法国留学的事情,因为我们都有留学的经历,所以越说越投机。说了一阵题外话之后,洋子社长转入正题,问我说:“刚才你说你的强项是中国面料,那么你今天一定带了中国的面料过来吧。”
我只得如实说:“我今天是带来一些中国的冬季面料,只是不瞒洋子社长,我本来是想推荐摇粒绒面料给贵社,但我刚才在电车里看到优衣库公司的摇粒绒女夹克广告,一件才2980日元,这与我们公司的摇粒绒款式报价相差甚远。这么便宜的单价,我们是有困难的。”
洋子社长反而笑了说:“哦,一来就要打退堂鼓了吗?我倒很喜欢你这样坦率的性格。我今天早晨看到《东京纤维新闻》的报道,也知道了优衣库公司的惊人价格,不过我们可以用另外的一个思维方式来思考问题。既然优衣库公司打出摇粒绒面料,东京的消费者就对摇粒绒的服装有了一个认识,只要在设计上能够竞争过优衣库公司,即使价格比优衣库公司贵,我们也可以接受的。……,我们反而是借了优衣库公司的宣传了。”
我豁然大悟,高兴地掏出我带来的摇粒绒各种面料和设计图。

(未完待续)
发表于 2012-2-27 05: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茉莉 于 2012-3-2 00:59 编辑

好看!等待下文。

冬娜是服装美学家,说线条简洁的服装需要得天独厚的身材,很对。

我早就不敢穿线条简洁的服装了。
发表于 2012-2-27 14:50:53 | 显示全部楼层
茉莉老师的笑容很恬美。每天把脚垂直身体靠墙倒着放上半个小时,或者乘着看电视的时候挂在沙发上,绷绷脚尖什么的,会有益处哦。

有些人做生意,似乎是先从欣赏对方开始的,这种业务关系最稳定、也最值得信任了,冬娜老师是不是这样啊?
发表于 2012-2-27 17:35:42 | 显示全部楼层


悟空小姐,

不好意思,这是我三十多岁时的照片,我昨天贴出来又删除了,不知为什么删除不了。

本来的意思是让冬娜看看,我能穿线条简洁服装的最后时光。现在我早已是腰腹鼓鼓,望着商店里的简洁时装,只能叹气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2-27 22:36:35 | 显示全部楼层
茉莉 发表于 2012-2-27 05:08
好看!等待下文。

冬娜是服装美学家,说线条简洁的服装需要得天独厚的身材,很对。

茉莉小姐的照片我还以为是27,28岁左右。女人一般30岁以后不会大的变化,男人30岁时smart的,一过40就不能看的多得多了,我日本的同窗会没有出席的男生,都是因为体型巨变。而所有的女人都认为自己不苗条,因为对美是没有满分的呀!其实茉莉小姐是苗条型的哟。
 楼主| 发表于 2012-2-27 22:41: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些人做生意,似乎是先从欣赏对方开始的,这种业务关系最稳定、也最值得信任了,冬娜老师是不是这样啊?
~~~~~~~

悟空妹妹很会总结,我说了半天就是这个意思呀。请继续耐心看下去哦。
 楼主| 发表于 2012-2-27 22:49:38 | 显示全部楼层
рommy 发表于 2012-2-27 18:59
比阿拉还漂亮吗?有这种事儿?

咦?这么自信?
发表于 2012-2-27 23:58:47 | 显示全部楼层

冬娜,我就是四十岁以后身材变形的。瑞典漫长的冬天,冰雪覆盖,活动少,就胖了。还有就是吃降压药,令人更为肥胖。

悟空小姐说:“每天把脚垂直身体靠墙倒着放上半个小时。”我做的一种拉筋,和这类似,主要治风湿腿,对减肥用处不大。
 楼主| 发表于 2012-3-1 21:0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国冬娜 于 2012-3-1 21:07 编辑

茉莉小姐照片上是美腿哦,一般女人腿瘦的话,不会胖的哟。我一直觉得您对自己太严格了呀。从您的文章中也不难看出的。

日本很流行“整体柔道”,可能就是您说的拉筋。好像有效果的。我每星期作两次。一次500日元(约38人民币),因为可以用健康保险。

悟空妹妹说的是不是瑜伽呢?好像不像,是什么呢?
 楼主| 发表于 2012-3-1 21:05:36 | 显示全部楼层
上接一楼
那天我在洋子社长的指点下,修改了好几个款式,最后竟然领到一个系列的摇粒绒女装的试制任务。经过反复的修改,终于拿到一个集装箱的摇粒绒女装的订单。可以说,这第一个集装箱的订单是我们公司的起跑线,它包含着洋子社长的智慧和爱心。

洋子社长还经常带我参加她的业界圈子的派对、及东京流行时装协会举办的世界时装发布会。洋子社长好几次在百忙之中,与我一起去我们中国工厂指导业务。她以多年丰富的服装业务经验,对我们工厂的服装流水作业线条布局和人员排列提出过宝贵的意见,使我们的效率大大提高。可以说洋子社长是我们公司的贵人。

我与洋子社长最后一次洽谈是在三年前的秋天,早上十点半,我来到洋子社长的椭圆形洽谈桌前坐下,可是一贯不让人等待的洋子社长却迟迟没有出现,一杯咖啡已经见底了,她还没现身,我隐隐约约有一种不安的预感,但是什么不安,却也说不出来。这次洋子社长竟然让我等了一个小时,才匆匆来到我眼前,小声地说:“对不起让你久等了,我们一起去用午餐,怎么样?”
我当然同意洋子社长的建议,于是就把随身带来洽谈用的装有样品和面料的小行李袋放在椭圆形桌子下,起身准备出去吃饭,洋子社长却说:“你不妨把东西一起带着吧,我们在饭店谈谈。”
我感到有些蹊跷,吃饭的时候谈这种事可不是太方便呀。

我们一起到洋子社长公司附近的一家咖啡餐厅。刚刚入座坐下,洋子社长就用简短的语言开门见山地说:“今天我们的洽谈暂停吧。”
我听了一惊,心想:“莫非洋子社长不想再与我做生意了?”
洋子社长似乎没有注意到我吃惊的表情,继续用低沉但清晰的语调说:“我跟你透露一点我们公司的实情。现在我们公司遇到一个大麻烦,我们的一家主要客户的货款支票没有如期付款,这大大影响到我们的资金周转。现在看来,那家客户很有可能会破产,如果他们破产的话,说不定会拖累到我们公司也连锁破产。”
我听到这个消息大吃一惊,我知道自从优衣库打响价格战争之后,日本服装界的公司破产了一大片,只是没想到这股破产风居然刮到了洋子社长这里。我想出一句既安慰洋子社长,也安慰自己的话,说:“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洋子社长您肯定是不会破产的。”
洋子社长无奈地摇摇头说:“现在这个时代,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我也未必就能幸免。虽说我还想再作最后的一搏,但这是凶多吉少啊。今天请你来这儿说这些话,是不想让公司的员工听到,你也知道这种风声吹起来,只会越吹越危险。所以也请你替我保密。”
我在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中,头脑一片空白,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是机械地点点头。洋子社长用关怀的眼光望着我,低声说:“我今天是有意不让你接这个订单,因为万一我破产的话,我就无法支付你这个订单的欠款,那你就要和我一起蒙受重大损失了。”
洋子社长这句话不假,因为我曾经遇到两家客户破产,他们都没有支付对我们公司的欠款,让我蒙受了重大损失。洋子社长最后用鼓励的语气说:“你也不容易,一个女人在东京这样努力,没有必要与我捆在一起冒险,今后你不要再和我们公司做生意了。至于我对你们公司至今为止的应付货款,我会尽量设法付完。如果我能熬过难关重新站起来,我会再和你做生意,万一我不幸破产了,我希望看到你和你的公司继续成长发展。
洋子社长甚至没有把中餐吃完,就先付账走了。洋子社长临走时说:“世事无常,不要难过,多保重!”没想到,这竟成了我听到她的最后一句话。
我深深地感激洋子社长对我的特别关照,因为本来这次我们准备做一笔大订单,对于洋子社长来说,这笔大订单如果销售情况好的话,就可以挽回破产的厄运。但如果销售情况不好的话,不仅洋子社长要破产,我也会被牵连进去,甚至也会跟着一起破产。这是一个大赌博,是一场凶多吉少的冒险,洋子社长把危险留给自己,把安全留给我,怎能让我不感激她呢。
另外我也知道在日本服装界,洋子社长这样的损己利人的行为真是太“傻”了,她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呢?或许她是从同是女性的角度,同情我这个女人“不容易”吧。
不管怎么说,洋子社长让我避过了一场凶多吉少的冒险,挽救了我和我的公司。这场冒险的结局,还真的成为一场悲剧,洋子社长破产了。我最后一次见洋子社长是在商讨破产财产分配的债权者会议上,但当时的气氛,使我无法与她说一句私人间的话。之后的三年里,我再也没有见到过洋子社长。好在今天我终于打听到洋子社长的消息,傍晚就可以和她见面,想到这里我心中不禁催促起时钟,让它走的更快些。

傍晚我提前来到与洋子社长相约的原宿车站出口,等着洋子社长。在夕阳的余辉中,我终于见到违别三年的洋子社长,她看起来比三年前瘦了一圈,发型也变了,但是脸上的表情依然是充满自信地微笑着。我赶过去,用了我们初次见面时洋子社长用的那西洋人的动作,一把拥抱住了洋子社长。我记得有篇什么名著叫《第二次拥抱》,我忽然想到我和洋子社长的第二次拥抱,也可以写成一篇文字,虽说比不上名著的《第二次拥抱》,但也可以记录我人生中遇到的一位“好人”。
洋子社长第一句话就问我:“你和你的公司都好吧?”
我有点动情地说:“都是托您的关照,我和我的公司一切都好。”
洋子社长用放心的语气说:“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的。东京的服装界,无论如何也不能少了你这位能干的女性社长啊。”

未完待续
发表于 2012-3-2 00:36:23 | 显示全部楼层

洋子社长这样的人品,难得难得,希望她后来转好运了。
发表于 2012-3-2 00:57:24 | 显示全部楼层

冬娜,我是自己在家练习拉筋,不花钱的。

瑞典教育单位圣诞节给我们发运动卡做礼物,可以游泳和健身,我都没有用。

等你有机会看到我,就可知道我有多胖了。

等你的故事下文~~
 楼主| 发表于 2012-3-2 22:55:10 | 显示全部楼层
运动卡的礼物,真好啊。日本的健身房很贵哦。我从来没有去过。我想在家用干布擦地板,比去健身房运动更厉害。但是我们公司的日本小姐说,那心情完全不一样。

谢谢茉莉小姐关注我的作文。
发表于 2012-3-2 23:37:04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想到服装业也会因为一笔订单而沉浮呢,我只知道影视会这样,比如伟大的导演格里菲斯因为《党同伐异》就穷困到需要向别人借五美元,而《狮子王》呢,也拯救了一个公司。好莱坞八大影业,历来说是八大,其实这八大也换过了好几家了。商业风险真是一样的。中国影视圈,也有很多“一片公司”,拍一部片子就注销了,无以为继了。这让我想起我早年刚刚工作的时候,兴起集团公司,随便一个大公司都是集团公司,写来写去都是集团公司。我好奇,问为什么要搞集团公司,回答说,多元投资,分散风险。不好现在又说,多元投资,不够专业,也搞不好的。商业也是一门大学问。

我给茉莉老师说的把腿放高那个,也算是瑜伽吧,瑜伽里面很多这样的动作,为了让血液回流, 以及,让头部的血液丰富。不过这只是一种保健的建议,因为我知道茉莉老师的身体欠佳,自己尝试过了,效果很好,所以推荐给她。写文章和读书的人,头部血液丰富是很重要的。

在健身房的好处是专业,而且集中注意力,不太容易在练习的时候胡思乱想。瑜伽是非常需要集中注意力的,自己练习不仅容易发生危险,而且效果还不如一般的跑步锻炼呢。我一个朋友喜欢做头倒立,头顶有些头发发白了的,但是做了头倒立以后,头发都黑了呢。她现在每天睡觉前都做。把腿抬高放上十几二十分钟,虽然人是松松垮垮的,但是也有类似的好处。

也希望下文能够看到洋子社长重振辉煌,这么好的人,每一个人都会祝福她的。
 楼主| 发表于 2012-3-4 23:36:46 | 显示全部楼层
悟空小姐我 发表于 2012-3-2 23:37
没有想到服装业也会因为一笔订单而沉浮呢,我只知道影视会这样,比如伟大的导演格里菲斯因为《党同伐异》就 ...

日本的服装界付款条件是中国不可想象的苛刻,一般是货到客户仓库日算起90天致120天支票。那么,这3,4个月内又不可能只作一个单,而3,4个月以后谁也保证不了谁会不会破产。所以,每天都是冒险。3,4个月的货款如果因为客户的破产无法履行兑票,也就相当一笔款项。

洋子社长把风险帮我堵住了,也就是说之前对我们公司的货款已经积累了一定数目,她主动把困境说出,把我们公司的风险缩小到最小限度。

而影视界又完全不一样,简直就是赌博一样啊。
发表于 2012-3-5 21:30:59 | 显示全部楼层
国内很麻烦的,很多人做事情不讲信用的,拖欠啊什么的。或者明明没钱,还骗着别人帮他做事啊,太多了。
发表于 2012-3-6 02:31:54 | 显示全部楼层
冬娜女士终于开始讲她的经商故事了,很感兴趣啊。
 楼主| 发表于 2012-3-7 23:43: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上接第10楼

我与洋子社长来到阔别三年原宿南口车站前的咖啡厅一起喝茶,洋子社长看着窗外赶着去乘车的穿着漂亮和服的男女青年(今天正好是日本的成人节,满二十岁的青年男女都穿上和服来庆祝自己成人,或去照相,或去派对,或去神社参拜),感慨地说:“世事无常啊,四十二年前,我也这么穿着和服去庆祝成人,真好像就是昨天的事情。”
我说:“洋子社长的和服照片我还没见过呢,有机会一定秀一秀给我看哟。”
洋子社长一口答应说:“我下次就带来给你看,不过,不是二十岁成人节的那张,而是二十五年前的和服照片。”
我心里计算着:“二十五年前就是一九八七年。”于是就问:“哦,那时候正是日本泡沫经济鼎盛之时,莫非是洋子社长人生舞台值得纪念的日子穿和服照相的?”
洋子社长会心地笑着说:“你还真是会刨根问底呀。不瞒你说,那是我在巴黎举行小规模服装秀舞台谢幕时穿的‘振袖和服’(袖子下摆长与身长一样的未婚女性用豪华礼仪和服),就如你所知道的,我们日本女人结婚以后就不可以再穿‘振袖和服’的,但是没有结婚过的女人不管几岁,只要是重大日子就可以穿。只是一般独身女人都比较低调,大多数人一辈子也不会再穿了。那天,是我第一次也是我最后一次穿‘振袖和服’。也许那时候自己太高调了,所以注定要从自己的巅峰跌落下来。”
我赶紧抢着说:“泡沫经济也不是您一个人的事情,是全日本的事情呀!”
洋子社长认真地说:“不,那不能把责任都推给社会。我自己最知道,我是有责任的。”
洋子社长习惯地从手提包里摸出香烟,优雅地点上烟,吸了两口接着说:“那次服装发布会后,日本的银行至少有三家自动找上门,愿意为我们公司贷款。你想想,那些男人们对着我们这种独身女人,一开口就说融资一亿,那会是个怎么样的心情呀。”
我不得不说:“可惜我没机会体会那样的心情。”
洋子社长笑着摆手说:“那也没什么。那时我们日本人被泡沫经济冲昏了头脑,忘记了日本战败后靠‘技术立国’,才打造出一个世界第二的经济强国。那时我们反而忽视技术了,开始学美国大兴‘理财运营’,社会上最吃香的不是以往的工程师、技术员、设计师,而是MBA。甚至大公司都聘请银行里的理财专家参与公司运营。我在办银行融资时,也档不住银行家的劝诱,聘用了那个银行刚刚退休的部长到我们公司来担任理财专家。”
洋子社长忧伤地吸了一口香烟,继续说:“你知道那些MBA及其所谓理财专家,对公司专业是一窍不通的,他们最拿手的就是把公司多年积累的钱财作为投资的资本,大兴股票、证券、房地产、高级高尔夫会所券,玩起买空卖空的游戏。虽说我们日本大多数人还是信奉一步一个脚印地创造财富,可是那种买空卖空的风气是非常可怕的,就像传染病,一不小心,鬼迷心窍地沾上一点边,就一发不可收拾。那时候日本全国上下到处是莺歌燕舞,到处兴建别墅、度假村、超高级公寓。很多公司不再搞研发投资,而去改行搞买空卖空的投机生意。因为投资研发,要经过几年、十年甚至二三十年才能看到投资的成果;而买空卖空的投机,就是所谓一个炒作,一夜之间可以有成果,有几个人能抵挡这样一夜之间暴富的诱惑呢?”
我点头承认:“如果是我的话,也是抵挡不住这种诱惑的。”
洋子社长摇头说:“是啊,人都是有缺点的,最大的缺点就是贪心,我就是失足在贪心上。那时我乘着巴黎凯旋的傲劲,把自己以设计为本的理财理念,被理财专家的投机投资取代,结果买回了一大堆股票、证券、高级高尔夫球会所券、高级公寓的分期付款计划。到了二十年后的2008年,我们公司由于大部分资金都投入到理财专家的理财“业绩”,实际上公司的周转资金已经不灵了,所以才会在那个突如其来的货款不兑现中支撑不住破产。”
洋子社长深深叹一口气,仿佛对自己的过去有点悔恨。她接着说:“三年前事发时,我约你出来到咖啡餐厅的时候,我还不甘作罢,想作最后的挣扎,把希望寄托在银行身上。可银行却是一个救富不救穷的机构,它恰恰在你最富有的时候想方设法要借钱给你,而等你真的需要钱的时候,它偏偏一元钱也不会借给你了。”
说到这里,洋子社长突然像想起来什么,对我说:“我顾着说自己的事情了,你今天约我一起见面?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我回答说:“是啊,我是想对您说出我藏了三年没能够说出的一句话,就是‘谢谢您!’”
洋子社长听了有点诧异地问:“是吗?”
我说:“是啊!三年前,您的公司遇到了货款支票不兑现的灾难的时候,您还担心牵涉到我们公司,特地把攸关您公司性命的信息透露给我,让我没有接您公司的订单。过后我才知道,如果你没有透露给我信息,让我接下那笔订单,我们公司在中国进行秋季赶货,可以让您有一定的现金周转,渡过一时的困境。可是您舍己为人,把危险留给自己,把安全给了我。”
洋子社长似乎有点明白我要说的话了,我继续说:“我后来还听说,很多像您这样被不兑现支票牵涉的公司,在宣布公司破产之前,早就把自己的财产转移到三姑六婆名下了,等到破产理财律师登门来访时,公司和个人的账簿上都已经空空如也了。但是,洋子社长,您以天生的尊严和完美的人格,宁可自己独担风险也不将危险转移到我等供应商,这是多么难能可贵啊。事后,我一直想对您说一句话,偏偏就找不到您了。所以今天,我特地来要对您说我一句藏了三年没能够说出的话:‘谢谢您救了我和我们的公司’!”
洋子社长眼圈有一点红,我知道,那是欣慰,一种艰难以后的欣慰。这时的她显得很美,真是名符其实的“Belle  Amie”!

(完)
 楼主| 发表于 2012-3-7 23:48:2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这篇作文是得到苏格拉顶先生的鼓励而写成的。真名网有这样的好风气促使我写一些至今发生在我身边的难忘的事情,真是感谢!

发表于 2012-3-9 12:5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望鹿礁 于 2012-3-9 12:53 编辑

漂亮!--------------------哦,我說的是文章。呵呵

冬娜和洋子社長是一見鍾情啊-------------------------“洋子社长不像那些装得很忙的社长,没有让我等,马上像一阵风一样款款而来。。。。。。   洋子社长一看我的名片,就赞赏地说:“你的公司名字很好,让人一看马上知道你是从中国来的,不像别的中国人那么遮遮掩掩,起一个名字好像是土生土长的东京人一般。”

洋子社長生意眼光獨到,可惜卻迷失于風靡全球的時髦的MBA而倒下------但倒姿卻很得體 ,令人不捨,敬佩!要給她
发表于 2012-3-9 17:54: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喻智官 于 2012-3-9 17:55 编辑

冬娜女士写的好故事,我在日本的时候,碰上洋子这样的日本人占多数。

日本经济就是在十年前盲目学西方搞坏的,好在有纠错的制度和日本人的国民性,问题并不严重。

有时间真想写日本和西方的对比。

冬娜女士继续写,喜欢看你的日本人故事。
 楼主| 发表于 2012-3-11 00:36:43 | 显示全部楼层
西望鹿礁 发表于 2012-3-9 12:51
漂亮!--------------------哦,我說的是文章。呵呵

冬娜和洋子社長是一見鍾情啊---------------------- ...

哦,西望鹿礁,有几天没见到您了。我以为您回鼓浪屿呢。

最近即使在境外真名网也不容易跟帖,一个贴要一次登录哦。
 楼主| 发表于 2012-3-11 00:45:10 | 显示全部楼层
喻智官 发表于 2012-3-9 17:54
冬娜女士写的好故事,我在日本的时候,碰上洋子这样的日本人占多数。

日本经济就是在十年前盲目学西方搞 ...

喻先生,我们非常希望看到您关于日本和西方的对比。在日本看到的是日本人写的,他们的经历与您又不一样啊。毕竟作为一个作家,可以在三个完全不同的价值观的国度生活十年以上其实不多。作家靠的就是语言,作家能够分别十年以上用一种语言生活,就是一个奇迹。

在日本也遇到过优秀的中国作家,但是承受不了语言的障碍,三年就坚持不下了。
发表于 2012-3-11 03:19: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苏格拉顶 于 2012-3-11 03:20 编辑

对日本人的印象很矛盾。
一方面,从许多大事件上看,例如日俄对马海峡之战、中日甲午海战、日本偷袭珍珠港,日本人无一例外都是不宣而战,采取偷袭手法,虽然是战争行为,但也让人觉得卑鄙;侵华战争中对中国的掠夺也很无耻。就是现在,网上还有过一篇水均益(有说是冒名)的文章,里面说了他访日时的种种令人气愤的遭遇,开篇第一句就是“如今有那个中国人能灭了日本,他一定是中国的大英雄”。总之,日本人就是“卑鄙、狡诈、狂傲”的代名词。

另一方面,看一些人写的在日本的经历,日本人对他人的关照之细致简直到了让人感叹的地步,看日本的文学作品,像川端康成的《雪国》、《伊豆的舞女》等,那种安静平和的气氛令人吃惊,连文字都显得很安静。很难把有这种精神状态的民族和“卑鄙、狡诈、狂傲”联系起来。

日本人究竟是怎样的?很想看看冬娜女士这样真正在日本人社会中生活工作的人的感受,那是旅游者和只在华侨中混的人无法感受的。
 楼主| 发表于 2012-3-12 23:27:35 | 显示全部楼层
苏格拉顶 发表于 2012-3-11 03:19
对日本人的印象很矛盾。
一方面,从许多大事件上看,例如日俄对马海峡之战、中日甲午海战、日本偷袭珍珠港 ...

哦,苏先生说出很多人的想法吧。

我觉得,要分别从一个民族和一个国家里的人来看。一个民族是不会卑鄙的,一个国家里的人,也许会吧。还有战争是一种非常时期,不要说侵略,就是我们国家内部的文化大革命都能够使同一个学校,同一个单位,同一个地区里的人们互相监督、互相揭发、互相批斗、互相折磨,那么又怎么理解呢。

日本民族是一个优秀的民族,他们有很多我们古代有现在已经丢得一干二净的东西,他们还有他们自己独特的价值观和审美观。但是,日本人也有犯罪的人,不同的是他们有比较健全的法律,也有强有力的检察机关,监督政府等等,总之一句话,生活在这里安心!

我没有看过水均益的文章,但是,一个人在文章的刊头就诅咒另一个民族灭亡,似乎就是答案:这应该有什么自己播下的种子吧?是不是他在日本作了什么事情?

我将一点一点地试着写周围的日本人,毕竟世界上最有趣的就是人。我周围碰巧都是日本人,就写写看。还请关注哦。
发表于 2012-3-13 10:55:08 | 显示全部楼层
先MARK一下,慢慢看。

日本人的心理学研究做得牛,我检索各个子领域的文献都能找到日本人名。
发表于 2012-3-13 19:29: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喻智官 于 2012-3-13 19:30 编辑

没去过日本的中国人大抵有苏先生这样的感觉,所以冬娜小姐要多写,多介绍。
我贴一篇十年前的留日感“爱恨不解恩仇”,好像没过时,请参考。
发表于 2012-3-14 01:40: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苏格拉顶 于 2012-3-14 01:42 编辑

日本人确实有意思。
几年前有位日本学者到家里来访问家父,虽然事先约过,不想谈话的时间过长,无论如何到了该留饭的时间,于是留他吃饭,那位学者未太推辞,就留下了。但尴尬的是家里没有人善于做饭,父亲又身体不便,不能去饭馆,只好在外面买了几个馒头。吃饭时很是担心是否慢待了客人,不料那位先生却吃得很香,饭后还指着一个剩下的馒头问,“我能否把这个带回去?”那就是街边随便买的最普通的馒头,搞不懂他怎么那么喜欢。
很喜欢他要馒头时那种认真、自然的态度,同样的事中国人绝对做不来,中国人心思太多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3-14 23:47:30 | 显示全部楼层
psyzjs 发表于 2012-3-13 10:55
先MARK一下,慢慢看。

日本人的心理学研究做得牛,我检索各个子领域的文献都能找到日本人名。

大树同学是“心理学”的?日本一位不是特别有名,但是很有才华的心理学家叫“土屋健郎”。有不少著作。我认真读过一本而已,却受益多多。
 楼主| 发表于 2012-3-14 23:50:32 | 显示全部楼层
喻智官 发表于 2012-3-13 19:29
没去过日本的中国人大抵有苏先生这样的感觉,所以冬娜小姐要多写,多介绍。
我贴一篇十年前的留日感“爱恨 ...

谢谢喻先生的鼓励。

喻先生的大作,我刚才拜读了。感想写在喻先生文章的后面。

那么十年前您还在日本?或者是在欧洲写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9-23 11:42 , Processed in 0.15755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