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14|回复: 0

[转帖] 德国诺奖作家批以色列掀风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4-20 22:4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陈美慧
•德国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格拉斯发表长诗,谴责以色列准备攻击伊朗的计划,推动舆论关注德国军火商的帮凶,也批评西方世界的双重标准与伪善,引发德国政界和知识界的讨伐,但获大部分民意支持。
--------------------------------------------------------------------------------
伊朗和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加上德国六强,四月十四日重回会谈桌,被解读为德黑兰寻求外交途径解决核武冲突的善意释放,些微舒缓与以色列剑拔弩张的紧张情势。稍早的复活节假期前后,德国诺贝尔奖得主格拉斯(G?nter Grass)却因发表诗作,谴责以色列准备攻击伊朗核武设备的计划、批评西方世界的双重标准及伪善,引起巨大舆论漩涡。

诗作一出,以色列内政部即以煽动仇恨为由,禁止格拉斯入境,并要求瑞典取消其诺贝尔奖资格。德国政治及知识界对格拉斯的责难也排山倒海而来。一则以?事诗方式出现的政治评论,再度将公众注意力导向德国对犹太人的「道德原罪」议题,同时也让德国暧昧的军火供货商角色再现?面。

在这首名为《非说不可》(Was gesagt werden muss)的诗中,格拉斯担忧以色列将对伊朗发动预防性打击,危害脆弱的世界和平,他认为德国在这个节骨眼上卖精密潜艇给以色列,将成为帮凶。诗如此开头:「为什么我沉默,沉默太久……」因为纳粹对犹太人的滔天罪行,让德国人背负永远无法消除的污点,动辄被贴上反犹的标签,但八十四岁的他终于还是决定耗尽最后一滴墨水,甘冒大不韪,因为以色列正准备攻打伊朗,而德国核潜艇将成为帮凶,因为「明天可能就来不及了……只能当幸存者,为浩劫下脚注」。他呼吁以色列及伊朗两国一起接受国际核管组织的全面监控。

诗作一刊出,果然触犯众怒,引发海内外的毒箭齐发。德国政界、知识界及媒体界几乎同声一气,抨击格拉斯,连六十年代起就借助大师光环助选的社民党也赶紧划清界线,暗示以后不再需要作家站台。

德国的道德原罪禁区

责难一半针对其论述、文字的失误及好为人师的作风;一半因作家戳动德国民族的痛处——道德原罪的禁区而起。源于希特勒灭绝犹太人的历史原罪,保护以色列的安全,成为战后德国外交政治无可讨论的最高准则。「道德原罪」犹如满布地雷的禁区,冒闯者一不小心就折肢断臂。

最普遍的指责是作品失衡、误导——说格拉斯颠倒因果,故意将昨天的受害者扭曲为明天的凶手,将中东地区唯一的民主国家妖魔化;格拉斯还把伊朗总统形容为口出狂言的小丑,彷佛他只是光吠不咬的恶犬,故意忽略伊朗的威胁才是逼得以色列不得不积极自卫的动机;再者,他以「道德导师」的姿态出现,但自己却隐瞒纳粹过去,长达六十年之久;此外,他好发启示录般预言、放大自我的自恋倾向,也引发知识界同侪的恶言相向。

二零零六年,格拉斯在自传体小说《剥洋?》问世时,首次公开承认自己在十七岁时被迫入伍、曾参加过纳粹党卫军的过去。这一迟来的坦白无疑为格拉斯的「反犹」嫌疑提供养份,让作家多年来不敢开口;诗作里出现的「灭绝伊朗民族」、「浩劫幸存者」等字眼让鸡蛋里挑骨头的人抓到把柄,骂他角色错置。

眼前的国际事实是,伊朗已签署国际合约,起码表面上接受约束,在各国经济制裁下,与六强也恢复谈判;而以色列拥核尽管是公开的秘密(专家相信其核弹量在二至三百枚间,远超过伊朗),但至今拒绝任何外界监控。

本身具犹太血统的政治家巴尔(Egon Bahr)是少数公开支持格拉斯的公共知识分子之一。九十岁的他表示即便论述不够周详、政治洞察力不够高明、用辞不够妥当,但诗人的出发点是良善的。以色列前外交官Avi Primor的评论是另一个中肯的例子︰「格拉斯当然不是反犹……不管是占领还是移民政策,以色列都该被批评……但他错估伊朗冲突的局势……德国有道德责任帮助以色列自保,我们要的不过如此……」

德国一般民众绝大多数支持格拉斯,反对道德原罪被挟持,德国版《金融时报》的问卷显示,八成三的人认为格拉斯的论点正确或值得讨论。全德各地传统复活节的反战游行中,人们击掌向格拉斯的勇气致敬。

深陷口水战的作家本人事后表示无悔,但补充说,他批评的是以色列现任内坦尼亚胡政府的霸道作风,不是以色列这个国家或人民。从一九五九年的作品《铁皮鼓》(Der Blechtrommler,获九九年诺贝尔奖)开始,格拉斯的写作始终围绕着纳粹独裁、战争及大屠杀等主题。到了这首诗,他要批评的是整个西方世界,特别是美、德两国面对以色列和伊朗核问题时的伪善和双重标准。德国暧昧的军火出口,是诗作想引发关注的另一个议题。

主权债信危机下,欧洲经济萎靡,唯德国一枝独秀。汽车、机械及环保科技的强大竞争力固然是主因,强劲的军火出口同样功不可没。桌面上德国政府支持茉莉花革命、领头救希腊,桌面下却放任军火工业大发战争财,是伪善批评的来源。

根据权威瑞典和平研究机构SIPRI不久前发布的报告,全球三大军火出口国依序为美、俄、德,市占率分别是百分之三十、二十三及十一。其中德国在国内反战势力的压力下,十一年前上任社民绿党联合政府上台时就承诺武器出口严格从审,瑞典的调查却证明德国武器出口不减反增,从当时的第五名晋升到现在的第三名,出口量足足翻了一倍。最大的买主是希腊、南非、土耳其、南韩及马来西亚。希腊债信危机爆发后,无力支付巨额潜艇费用,德国潜艇制造商甚至找上一直有意却苦无管道的台湾替补。

历史充满荒谬,德国金援希腊,好让希腊有钱购买德国军火,绕了一圈再回到德国,只不过从纳税人的口袋搬到军火商荷包。德国去年废除征兵制,军队缩编,国内市场缩水,出口成了唯一出路,所谓出口严审、护卫人权不过是美丽的口号。

去年中两百多辆准备卖给利雅德的坦克出口案曝光后,民间哗然。德国政府一手支持阿拉伯人民争取民主及人权,另一手却低调把坦克卖给人权纪录全世界倒数有名的沙特阿拉伯。长久以来,军火买卖显然总是能规避民主体制的监督。理论上,军火出口视敏感程度、是否涉及不稳定或重要战略地区,分别由联邦经济部或联邦安全委员会(由总理率经济、外交、国防各部谘商)秘密决议是否放行;理论上,德国政府信誓旦旦不销往践踏人权的国家,实际上,评审标准如黑箱作业。该笔交易事先得到以色列的默许,舆论的压力最终仍不敌庞大商业利益的考虑。

对抗背后有政客撑腰的军火商,注定是一场戴维对抗歌利亚的悬殊战。所幸德国民间不乏准备长期抗争的斗士,自称为「批判小股东们」的股市投资人是一个令人鼓舞的例子。

无视欧债危机的阴影,奔驰汽车(Mercedes-Benz)去年的盈利创下该企业成立一百二十五年来的最高纪录。四月初年度股东大会上宣布分红数字,人人眉开眼笑。但批判小股东们并不满意,他们提案要求奔驰董事会停止军火买卖,停止不择手段的谋利行为。

小股东们的发言人胡斯曼透露,过去两年间,奔驰卖了二十五台Actros型的战地卡车到利比亚,供卡扎菲政府对付反抗军。奔驰轿车是德国汽车工艺的骄傲、优雅品味的代名词,很多人不知道,制造奔驰车的戴姆勒公司(Daimler AG)不但也制造军车、卡车,更是跨国军火大厂EADS的最大股东,制造先进武器,大赚战争钱,与其三颗星标志试图传达的高贵形象大相径庭。

民间团体对抗军火商

以胡斯曼为代表的五千名小股东透过购买长期基金,间接持有戴姆勒的股份,但他们不想赚不义之财。因此从一九九零年起推动「拒买奔驰」运动,想藉此逼戴姆勒缴械。两千五百位潜在顾客因此被劝退,没买上奔驰车,不过奔驰当然毫发无伤。胡斯曼自知力量微薄,但「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的例子给我们很大的鼓舞」,他说德意志银行在庞大的公众压力下,去年决议和制造集束炸弹的厂商断绝生意往来,可见投资人还是有机会促使大企业改弦易辙。

民间团体德国和平促进会(DFG-VK)是另一群不放弃抗争的戴维。去年起,他们和四十多个反战社团串联,要求修改宪法,明文禁止武器出口。今年二月底,他们带者二十六万人的联署,在国会大?前升起上百个黑色汽球,要求政府停止火上加油、制造恐怖暴力。发言人桂史林斗志高昂:「我们会不断升高压力,直到政府正视问题为止!」■

【世界动态】
格拉斯小档案
君特•格拉斯(G?nter Wilhelm Grass),一九二七年十月十六日出生于但泽自由市(今日波兰格但斯克),一九四四年被征入伍,加入当时的德国部队。二战结束后开始写作,最初以诗歌登上文坛。格拉斯最著名的小说作品是但泽三部曲《铁皮鼓》、《猫与鼠》和《狗的岁月》,一九九九年凭借《铁皮鼓》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君特•格拉斯的作品有浓厚的政治色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9-23 11:44 , Processed in 0.110941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