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37|回复: 11

[转帖] 陈希我:向《广州日报》喊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5-20 17:30: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小国冬娜 于 2012-5-20 17:32 编辑

向《广州日报》喊话   
2012-05-16 17:08:32
      陈希我

一个月前,我收到《读者》杂志的私信,说他们想从我博客上转载《中国人的表情》,但旋即发现,这文章已在去年11月23日,在《广州日报》“每日闲情”版发表,吊诡的是,作者不是我,是吴岩。这文章是谁写的?我答:肯定是我写的!而且我也没有把它给《广州日报》。长期以来,我的文章总是被随意刊载,常听到人家对我说,在哪里又看到我的文章了。就在几天前,大学同学聚会,一个同学还说来之前在《特别关注》上读我的文章。我都不知道《特别关注》是什么杂志,那同学说,是专门给中年成功男士读的时尚杂志,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时尚起来了。
        或者是书被盗版。即便是被禁的书,有一次,一个熟人告诉我,他仍看到我的小说《抓痒》还在某书店卖,封面是半裸美女。
        对这些,我懒得对付,也觉得文章的价值首先在于传播,哪怕把我的作品配上裸女封面,李敖的书不就大多在地摊跟黄色书籍一起卖的嘛!所以我也不太赞成起诉苹果侵权什么的。但是此事似乎不同,文章成了别人的了,白纸黑字署着别人的名字,这让我觉得有点危险。韩寒文章是否他自己写的还搞得乌龙呢,即便晒出自己的手稿也没有用。我的文章还没有手稿,那就更说不清了。我于是决定联系《广州日报》。我找了曾经有过编作关系的《信息时报》一编辑朋友,《信息时报》是《广州日报》的子报,也考虑到跟《信息时报》关系不错,通过熟悉的人,有个温和的解决,其实就是让《广州日报》给个说明。但是《广州日报》没有联系我。
        接着,害怕的事情果然发生了。有朋友告诉我,一些人在散布,说是我抄了吴岩的。谁说名家就不能抄无名作者的?郭敬明不就抄了庄羽?我回朋友:有博客为证呀!我博客上贴的日期是2011年10月12日10时01分,而《广州日报》是11月23日刊登的。朋友笑道:你跟我说,我跟谁说?再说,你怎么知道人家不是这之前写的?乌龙了!
        还有学生来问我:老师,《中国人的表情》那篇文章到底是谁写的?我愣:我写的呀!但对方这么问,本身就含有怀疑。这实在是冤,明白的问题成了争议的问题。我又答学生:“只要看看文章里骂中国人,不是我写的,又是谁写的?”得,我成了骂中国人“专业户”了。我是骂中国人“专业户”吗?为了澄清一潭水,把一江水搅浑了。
        对抄袭,我一直认为是一个写作者最严重的事。一个写作者一旦抄袭,他就没有资格写作了。所以我又托人去跟《广州日报》联系,结果《广州日报》索性摆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式。也许他们认为这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即便是作者的署名都被置换了。据说《广州日报》盗用别人的文章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他们可能已经习以为常。在此,请被《广州日报》盗用过文章的人举起手来!据说在同行业,《广州日报》做贼已经有了口碑。一个媒体到了以盗窃为常事的地步,它的公信力在哪里了?我知道现在许多媒体无法保持对公共事务的操守,但至少应该保持自身的操守吧?
        不能通过私下交流,我只能在这里向《广州日报》喊话:《广州日报》,我不知道那个“吴岩”是谁,需要你帮我找出来,你是唯一的线索,你有这个义务。也许你觉得我可以容忍盗版,但这里有个原则:你可以盗我的钱,但你不能盗我的文;你可以盗我的文,但你不能盗我的名;你可以盗我的名,但你不能污我的名。这是底线。虽然在当今中国,底线常会一退再退,但是我是不可能退的,《广州日报》,希望你明白这一点,对我来说,底线就是不能再退的线。
附:《广州日报》上的吴岩版的《中国人的表情》 :http://gzdaily.dayoo.com/html/2011-11/23/content_1537144.htm###
-17 11:28




 楼主| 发表于 2012-5-20 17:31:51 | 显示全部楼层
05-16 22:13
行云流水
作为陈希我先生的长期读者,我甚至可以说,《中国人的表情》这样的文章,你就算不看作者,读不过几段,变能嗅出出自谁家。他干净的文字,他惯有的对国民性的深刻批判(直抵复杂幽微卑怯狡黠的人性),以及他在现实中无奈的妥协(他常常是温和的、面带微笑的、甚至看上去就是一个毫无个性的好好先生)。。。我看不出还有谁有他那样的纠结、拉扯、死磕。
不同的是,那个吴岩,就不敢说自己做学生时被老师批评了,还一脸微笑;也不敢说自己被周围人指出长得像陈新华;还不敢说在国内包括自己在内也常常撒谎;更不敢说暧昧是日本人的典型表情;当然了,也不敢说《冒犯书》官司的一个过程。
回复|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20 17:35:34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希我先生是留日海归,我一直阅读陈希我的作品。喜欢陈希我作品的“真”。

发生这样的事情,非常愤怒!希望大家关注!
 楼主| 发表于 2012-5-20 17:47: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下面转贴:

中国人的表情

路上遇到人,往往发现对方的表情很奇怪。先是惊愕、疑惑、发愣,然后是尴尬,于是赶紧补救上一个笑。有的人走过去了,还回过头来审视我(当然因为我也奇怪地回头看)。有一次,一个人索性回来,问:“我们认识吗?”
  有道是,他人的表情是自己的镜子。原来,我是微笑着。
  我习惯于逢人微笑,那是友善的表示。彼此无冤无仇,何必怒目相向?再说,予人微笑也收获微笑。何乐不为?彼此微笑以对,世界就会美好一些。我常见西方人这么微笑着对人,哪怕是陌生人。但中国人不习惯这样。中国人的典型表情就是陈凯歌拍的那部《黄土地》里面庄稼汉的表情:呆滞、木讷、麻木,我从中还读出了焦灼,像被烤焦了的麦子。焦灼,于是焦躁。我小时候,活得不易的大人们对小孩说话总是带着焦躁。比如吃饭时敲敲碗:“快吃快吃,吃完爬下桌!”甚至还带着骂:“快死去。”好端端的就骂,孩子们已习惯了,知道不论大人骂得怎么恶毒,都只是他们活得太累后的习惯性表达。
  这二三十年来,中国人的表情又多了一种,就是狡黠,原先也有,现在是发扬光大了。
  中国人是很精明的,这是世界对中国人的普遍评价,因为被抛下生存之海,无法不精明。中国人很少不说假话的,有时甚至谎话连篇,因为撒了一个谎,接着必须再用谎言来圆。有时候我问自己,这样累不累?累,但是不能不这样。时间长了,习惯成了自然与本能,成了“集体无意识”。即使你愿意放下铠甲,人家也会犹疑。比如我的逢人微笑,总被人揣摩是否为熟人?不熟而笑,那么是否有企图?可有阴谋?要是早三十年,遇到女性时我这么笑,一定会被认为是调戏妇女了。
  微笑,很多时候是为了缓和气氛。现在讲和谐社会,光有口号是不够的,内心紧张,如何和谐得起来?生存实在不易,甚至可以说残酷,笑一笑,即使不能改善境遇,也能让自己不那么焦虑,也许还真能获得实质性的胜利。
  这些年,中国人的表情又多了暧昧。
  在几次事件现场,我看到那些维持秩序的人的表情都极其暧昧,仿佛在说,他们也是迫于无奈。如果讲道理,那么和气是一种修养,但霸道又和气,就让人十分费解。谁都想表明自己是被逼的,谁都不想负责,谁都想掩盖自己的怯弱和卑劣。
  我深知,人要活着,就必须吃饭,自己可以饿死,可妻儿怎么办?这也是我妥协时的理由。我们都不是能改变乾坤的人,但我们是否能守住一些东西?牺牲些小利小益,让自己的表情明朗起来。







发表于 2012-5-20 21:3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喻智官 于 2012-5-23 05:40 编辑

陈希我的事令我很同情,可惜他是落入“请君入瓮”的套路了。
陈希我曾经这样议论“韩寒的代笔问题”——
陈希我:韩寒,“包装”又如何?

我最欣赏韩寒之处,韩寒从“弑君”,绝决到“弑众”了。所以有人把韩寒说成“当代鲁迅”。
  实际上,韩寒是否经过包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文章确实是他自己写的,确实写得有价值。被包装的未必都是劣质的东西。当然,如果再因此立起一个“公民”的形象,那么对当今中国社会就更有意义了。所以,这个被包装出来的“公民”形象的影响力,应当重要于其真实性。
2012-01-18

上面是陈希我一月份的论点,不知吃了这一亏,观点是否改变。冬娜小姐说他的文章是“真”,既然求真,怎么可以认同写作者的过度包装。对一件用品过度包装,人们尚且认为“华而不实”,常大呼上当,对文化艺术产品更不能容忍过度包装了。如果广告把“一个文学青年的处女作”,吹捧成“这是当代鲁迅的作品”,对读者负责吗?如果大家都这样包装,那么市面上都是“当代鲁迅”的作品和“当代齐白石的画作”,文化市场不乱了套,还有什么是真的?

陈希我还说出“这个被包装出来的“公民”形象的影响力,应当重要于其真实性”这样的话,我不明白一个虚假失真的“公民”的形象再好,不就是皮影戏里的木偶吗?对中国的现实社会有什么意义?

陈希我早就在退底线了,现在只是退到他头上而已。

既然不求真了,不较真了,可以“包装”,那么为什么不可以“改装”,既然可以“改装”,“换装”也就是无所谓了。这也是“韩寒代笔门”中一种强有力的论调:“谁署名(是不是韩寒写的)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文章好就行了。”

这就是陈希我现在的窘状,连报社都不在乎谁是真正的作者了,这就是大家不较真的结果。报社的人暗下更可偷着乐,这叫“自食其果”,或“请君入瓮”。

正好我就此写过一篇小文,请冬娜小姐移步《读书论坛》评析。

发表于 2012-5-20 22: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喻智官 于 2012-5-23 05:41 编辑

我认为,追求自由、民主的第一步就是求真,如果不求真,建造出来的民主和自由也是空中楼阁。

世界上没有一个民主国家的国民是不求真的,不以诚信为社会准则的。

而共产国家全凭谎言治国,几乎没有真相,而东欧民主化后的第一步就是还原真相。

而陈希我(还有一大批)中国公知、作家竟然认为,竖立(包装)一个人气“公民”偶像,比真实性更重要,真是匪夷所思。
发表于 2012-5-20 22:12:4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看韩寒的头衔——

“全国教授的影响力加起来不及一个韩寒”,中国的“意见领袖”,“天才作家”,“八零后的代言人”
“当代鲁迅”,还有“未来的总统”等等。

鲁迅当年也没牛到“全国教授加起来也不及....”的地步,这样的评介符合韩寒的实际情况吗?
当然,这些都是好事者“捧杀”韩寒的话,既然有一部分人“捧杀”他,另一部分人要还原他的
真相也就不足为奇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5-21 12: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拜复喻先生:

喻先生和陈希我先生都是我喜欢的作家。说一句话外话,二位又都是留学日本,有很多观点及写作中闪光的东西,都让我有一种亲切的感觉。但是客观上,您们二位又是截然不同的生存状态,喻先生一家(我想是吧?这是隐私问题请不必回答哦。)远在自由的国土爱尔兰,陈希我先生则一家(包括他还没有成年的儿子)在非自由的国土中国。如果要求二位一样的百分百没有保留的发表自己的见解,是不可能的,我对陈希我先生与龙应台女史(女官)的要求也完全不一样,就是这个缘由。我们自己可以做到的事情,不同条件不同环境的作家是不能够一样要求的。

说一个在我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去年我在国内曾经遭到一个羞辱被打的事件,对我的精神打击非常大,但是我不敢公开,为什么?因为这件事发生在我父母身边(但不是鼓浪屿),按照我的性格,如果在日本我当然已经提出诉讼了,也一定可以胜诉。但是我的年迈的父母一定会遭到报复,她们已经有那样的迹象,(这是中国的女无赖最拿手的一招啊!)甚至当时我也没有报警,因为我父母一个94岁,一个86岁,我不能让他们有任何牵连,所以我忍气吞声了。(顺便交代:这与我公司生意完全没有关系,是一个个人情感泄私愤)。

那时刻我想了很多,我突然对国内的所谓“公共人物”有了深层的同情,他们一定也是这样,只好忍气吞声,说话小心谨慎。细看陈希我先生的文章,不难看到他说话很爱用否定的否定,用自嘲,就是这种困境吧。他甚至直言不讳:“人要活着,自己可以饿死,可妻儿怎么办?这也是我妥协的理由。”这样纯真的坦白,这样不加修饰的语言文字,我非常感动。陈希我好像没有加入中国作协。但是,欧洲的一些国家的笔会,却以陈希我个人名字邀请陈希我参加他们的笔会活动。也可以看到陈希我洁净的性格。

再拿眼前的例子,我们看到,陈光诚最初是坚定要留在中国的,其实他自己很清楚的,他的价值就是在中国,但是仅仅几个小时,陈光诚就决定要去美国,因为什么,当然因为担心妻儿被报复。而中国政府其实就是希望通过这样的心理战,把眼中钉肉中刺的人赶出国门。说实话,陈光诚的政治生命也就这样了。半年以内美国人还是会关注他的,过了这个岁月,陈光诚必须面临的更多的是攻克语言关,攻克生活关。这是中国的万事株连九族的一个陷阱。没办法谁叫我们是中国人。所以,我们不应该在外国对国内的公共人物过于要求太高。我们应该站在他们的立场,多多包容。一方面我们有能力的人,必须更加地多多地写一些批评政府的文章。


说了半天,没有说到韩寒,陈希我先生的文章是一月份写的,那时候,他所强调的是“包装”,包装与作假又不一样。我想他也有他的局限性,也许一月份,他还不能确定韩寒是不是一开始就作假。

这一次他被冒名,我不愿意说“自食其果”,而是想说:“终于也没有饶过他”,给这样受害的作家多一份关怀,多一份遗憾,多一份愤怒吧。

发表于 2012-5-21 22:28:47 | 显示全部楼层
冬娜小姐菩萨心肠,与人为善,令我感动,但有几个问题还得表一下。

1)一篇文章贴到网上是给大家评说的,网友只是对文中的内容发表自己的看法,常常不一定是回答上贴者,也不是针对作者。像这一篇,我只是对陈希我的被盗名想到他的“包装”论发表看法,不是反驳你。
2)你提到国内国外的问题,我非常赞同。对国内的人士我从来是设身处地地为他们想,至今不原谅那些责难污言高智晟等人在酷刑下写检查的人。
而韩寒事件是文化界的是非真假问题,不是敏感的政治问题,不会因观点不同受政府迫害。而且,一边是草民网民在网上揭露分析韩寒代笔作假已半年,全国有几家报纸有过赞美韩寒的文章,却没一家主流报刊介入探讨真相,也不刊登争议双方的意见平衡报道;另一边是韩寒照样上电视,出书。所以,在韩寒争议事件中,护韩方是强势,责疑方是弱势。陈希我的意见站在强势和主流一方,哪里谈得上自保之类的问题。
3)即使是有危险的政治问题,没人会指责不发言的人。就像地震时,没人责备不批评政府的人,但余秋雨跳出了歌颂地震的死难者就是帮忙帮闲,就给人痛骂了。所以,陈希我既然发表了赞美“包装”的主流意见,我写反对的意见并不苛责。
4)我觉得在讨论问题时,应该把作品、人品、和观点分开来。
比如,我喜欢《红楼梦》,有人找出它的瑕疵,我还为之佩服;我喜欢鲁迅,但不认同他的所有观点,有人批评得合情合理,我也赞赏。
说到陈希我,我读过他的一些文字,也很喜欢,对他个人毫无成见,但对他说出“包装”一个“公民”偶像比真实性更重要,甚为吃惊,就此谈出不同意见而已。
另外以作品来衡量,你把我和陈希我并列,是高看我了(你一直高看我,谢谢),我自知之明,不敢和他比肩。并非谦虚,我只是在摸索学习的文学中年,无籍籍名,也就无羽毛可爱惜,唯嫉恶如仇,嫉假如仇,难免“童言无忌”,请海涵。
5)包装和作假本来不一样,但在中国早就混为一谈了,你认为不是吗?
6)你说“终于也没有饶过他”,我写的不就是这个意思吗?真因为对陈希我这样真正的作家,老老实实辛苦写出来的作品的珍惜和同情,才对假货深恶痛绝,才使我每天花不少时间参与寻求真相,为的就是要在中国找回诚信。
 楼主| 发表于 2012-5-22 13:01:04 | 显示全部楼层
拜复喻先生:
谢谢您真诚的答复!我昨天还后悔了大半天,想自己不自量力,有很多失礼之处.因为在我眼中,喻先生是优越的一方,我再怎么说,喻先生还是喻先生.而陈先生在韩寒的发言上,确实有他的局限性,我有点私心的.喻先生不愧是文如其人,不计较这些,即客观又有分析能力,更重要的是满腔热忱为这个社会疾呼.不禁让我脱帽致礼。
对喻先生的意见拜复如下。
1)        我明白,我是急着替陈希我先生解释他有难处。我也很赞成您说的一篇文章贴到网上是给大家评说的。特别是要不同意见,这个网才更有意思的。人家芦笛先生还时不时用马甲反驳自己的意见,就是为了活跃网上讨论。这一点,我认为芦笛先生还真是有一种“经营”的脑袋呀。
2)        我原来也不那么重视韩寒的事件,现在开始越来越关注,陈希我先生也许也在变化,通过他自己被假冒,他也许另有什么发言吧。
3)        说的是。但是我还是替陈希我辩解一下,他的“包装”说,有一种可能,就是每个人的信息及其收集信息的范围不一样,或许他并没有全面了解,而那样发言。当然我这种“也许”之说,是没有意义的,最好是陈希我能够直接回答。但是真名网在国内不容易上,我估计陈先生不知道。我虽然经常读陈希我的文章,但是从来没有参加他的博客讨论,也不认识他。很遗憾。我很想知道他现在对韩寒的看法!
4)        我很欣赏喻先生一贯就事论事的做法。我毕竟经常会有一种小女人的心肠,请原谅。对于喻先生与陈希我先生的评价,我想历史会评价的。在我看来您们是完全不同文风的作家。我都很忠实地读我所能读到的著作、评论、散文、随笔。今后也继续跟踪阅读。
5)        哦,这个我没有认识到。今后注意观察。
6)        哎呀,您是这个意思,那我误会了您,在此向喻先生道歉!

有谁熟悉陈希我先生的,如果能够帮助传达喻先生的这个贴的意见,是最好的。我至今还不懂怎么参加博客。


发表于 2012-5-23 05:55:33 | 显示全部楼层
冬娜小姐与人为善,但过于自谦了。网上讨论,大家都是网民,都是率性发言,只要不是谩骂和人身攻击,谁也不能保证不说错话,所以没有什么“不自量力”的人。何况你的反驳,促使我更全面的思考,让交流更加深入,是好事。
 楼主| 发表于 2012-5-24 21:30:26 | 显示全部楼层
喻先生这样的交流,可以提高我自己的视野。谢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11-25 15:27 , Processed in 0.188153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