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43|回复: 13

[原创] 译诗,磨一根精美的手杖——傅正明与《英美抒情诗新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6-24 18:18: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译诗,磨一根精美的手杖

             ——傅正明与《英美抒情诗新译》
      
                          
                                                     茉莉


那年我从长沙监狱出来,看见丈夫的书桌上摆着一叠叠涂鸦的纸张。妻子不在家的孤寂时光里,他重读了莎士比亚、华兹华斯、拜伦、雪莱、叶芝等西方著名诗人的诗歌,发现中国翻译家的译作有些不尽人意之处,于是就自己试着重译。

我不懂翻译,但我知道,在1989年那场血与火的大悲剧之后,中国知识分子被迫沉默,深感精神压抑的傅正明走向内心的寻求。重译那些优异的西方诗歌,是译者与西方文学大师进行心灵对话,吸收他们的智慧和灵性,充实和温暖自己。

                              
               《英美抒情诗新译》封面.jpg


对傅正明来说,在一场社会大风暴过后翻译诗歌,是一种禅修的方式,一种渐修渐悟的自我观照。在痛苦中沉静下来,他沉潜到文学和历史的深处。心中被迫隐忍的愤懑之情,在诗歌中找到宣泄的出口。例如,雪莱的《西风颂》描写西风在大地、天空、海上的宏伟气势,直抒胸臆地表达对自由的渴望和对未来的憧憬,令傅正明产生同气相求的强烈共鸣。

站在王佐良等前辈翻译家的肩膀上,参与自己的人生体验,傅正明在翻译中,对雪莱《西风颂》有了新的认识与理解。雪莱这首绝美的诗歌出现了一个新的中文译本。

             “啊,狂野的西风,你这秋神的浩气,
              吞吐呼啸无形迹,抖落满地枯萎,
              犹如巫师念咒语,群鬼纷纷逃逸,……”


永恒的诗歌使人不再绝望。雪莱的歌声令经历了六四大屠杀的我们倍感慰藉:

              “沉睡的大地响起醒世号角,
              催促蓓蕾吸清气,如驱赶羊群
              觅食新绿,到处弥漫生香活色,……”



流亡对我们来说,只不过是把中国南方的那张书桌,搬到冰雪大半年的北欧而已。在瑞典享有写作自由,傅正明翻译的兴趣更大了。他把一些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诗文译成中文,并从理论上做研究,出版了《百年桂冠——诺贝尔文学奖世纪评说》。他还去印度流亡藏人社区采风,搜集和翻译了大量西藏流亡诗人的诗作,主编了《西藏流亡诗选》,出版了研究著作《诗从雪域来——西藏流亡诗人的诗情 》。

常常看到傅正明埋头译诗,沉溺于诗歌词句的推敲斟琢,我想起梭罗《瓦尔登湖》中的一个故事。有一个追求完美的艺术家想要做一根完美的手杖。他自言自语地说,哪怕一生中不再做任何其它事情,我也要把这根手杖做得十全十美。于是他一心一意、心无旁骛、锲而不舍地开始工作。在制作手杖的过程中,亲友们一个个离开了他。人们老了、死了,而他却在忘我的工作中保持了青春,……。

做手杖的艺术家之所以不老,是因为在全神贯注的工作中,他进入了一种非凡的境界。摆脱了世俗的一切功名利欲,人变得像孩子一样单纯年轻。

夏日的傍晚,我们常在北欧的海滨散步,傅正明常向我兴致勃勃地谈论他的译诗。我爱听不爱听的,他也自顾自地照谈不误。译诗就像散步,人走在一条小路上欣赏风景,走到林间深处,里面出现了更广阔更美丽的风景。诗歌中的激情和美感,给译者的心灵世界洒满了光辉。

年华随风而逝。只有一次生存机会的人,难免受到虚无和孤独感的威胁。我们家这位专心致志的译者,过着简朴的生活,黎明即起辛勤劳作。译诗是一种再创造。除了译诗之外,傅正明偶尔也写作自己的诗歌,在创作中不知不觉地释放了生之烦恼,摆脱了日常生活的平淡无聊。

如同磨一根精美的手杖,傅正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孜孜不倦地磨他的诗歌,我们都没有想到,这些作为自我禅修的译诗,会有一天公开出版。几年前,傅正明将自己翻译的几首英美名诗贴在网络上,由此引起了一些诗歌爱好者的注意。

首先是北京《国际关系学院学报》发表了《从<西风颂>的两个译本比较看经典名作复译的必要性》,论文作者张世红教授通过对王佐良和傅正明的两种译文进行对比分析,指出傅译在借鉴前人的基础上,加入了自己新的理解,在不少地方作了改进和完善,有所创新。该文肯定了傅正明重译英诗的价值。

而后,台湾商务印书馆于2012年6月出版了傅正明的《英美抒情诗新译》,为已有多种译本的英美名诗提供了一种可资比较的新译本,促进译诗的语言艺术走向精致和准确。

英国诗人阿诺德的《菲洛美拉》一诗,把来自希腊的啼血的夜莺称为“可怜的流亡者”。下面是傅正明翻译的该诗中的一段:

                  “请问,那创伤永远不能愈合吗?
                   这片馨香的草地
                   能否把凉爽的树荫、良宵、
                   芳草、宁静的泰晤士碧流、
                   月色和露珠当作一块香膏
                   为你剧痛的心灵和神智
                   敷贴伤口?”


与诗歌共存的生活,给流亡者提供了一片疗伤的栖居之地,并且展现了一个开阔而神秘的宇宙。为此,沉浸于诗歌之美的傅正明深感幸运。

-------
2012-06-24 中国时报
   
瑞典茉莉—新浪博客网址: http://blog.sina.com.cn/u/2354541040
 楼主| 发表于 2012-6-24 18:26:52 | 显示全部楼层


贴一张几年前的照片:


茉莉夫妇在海滨散步.JPG
发表于 2012-6-24 19:28:23 | 显示全部楼层
傅先生和傅太太的生活真是美满幸福、琴瑟和鸣。傅先生和茉莉老师在诗歌中找到一片安静而纯净的天地,也是整个世界的幸运。
发表于 2012-6-25 21: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别出新意的诗情,在冷板凳上磨出。
发表于 2012-6-26 00:01:31 | 显示全部楼层
茉莉 发表于 2012-6-24 18:26
贴一张几年前的照片:

几年前的照片,如果不说明,这山和草地树木,很像是中国的呢。茉莉老师的笑容很恬美,傅先生很沉静,偶尔会想,茉莉老师出狱的那一刻,有傅先生迎接,是什么感受?有文章吗?

白头偕老,婚姻里有再多的坎坷、委屈、抱怨,在这四个字下面,都是值得的了;都因这四个字圆满了。
发表于 2012-6-26 00:08:4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发挥一下想象哦,以傅先生的学历和才情,在国内起码是博导了,名利双收,文艺学都要用他的书作为参考书目或者必读。说不定悟空小姐我还会去报考……

茉莉老师会不会有点愧疚,觉得有欠傅先生,可是傅先生不要茉莉老师有这样的感觉……斗胆了啊!茉莉老师不要难过哦,会不会难过?就是瞎猜测,您们失去了很多,不过,未来中国有福报的时候,您们是努力者、建设者啊!

 楼主| 发表于 2012-6-26 05:15:5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智官和悟空小姐的评论。

悟空小姐,我在此文后面写到,傅正明对他的命运深感幸运,这是真实的。

我们是因祸得福,因为那个悲剧,来到这个世界上最仁慈的国家,有了新的人生。

国内的那些头衔,什么博导之类的,我们都没有兴趣。能够在北欧这样一片洁净的土地上读书和写作,是我们的福分。
发表于 2012-6-26 12:36:12 | 显示全部楼层
日本现在已经很少像傅先生这样的纯文学家了。追求极致的美,多么令人心悦臣服。

发表于 2012-6-26 12:40:26 | 显示全部楼层
日本很多人以为雪莱是革命诗人,没有想到雪莱的诗在傅先生笔下如此浪漫柔美:

“催促蓓蕾吸清气,如驱赶羊群
              觅食新绿,到处弥漫生香活色,……”
发表于 2012-6-26 21:4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2008年10月,在日本华人翻译家、作家、市民社会活动家刘燕子小姐的著作《这条河,流过谁的前身与后世》(以下简称《这条河……》)中第一次知道傅先生的。平日孤陋寡闻,竟然通过燕子的这本《这条河……》才知道傅先生。
燕子小姐2004年就访问了居住在北欧的傅先生,介绍了傅先生早在1993年就收集研究西藏流亡诗人的诗,傅先生写了《诗从雪域来》。我当时读后非常震撼,马上买了一箱燕子的《这条河,……》分给懂中文的日本朋友和在日中国朋友。
我那时候还不知道茉莉小姐。一直到2010年,我经过在日本的朋友的介绍才开始看《真名网》,才知道茉莉小姐,惭愧啊!
可是我还不知道傅先生就是茉莉小姐的先生哦,有一次,我在茉莉小姐的文章后面跟帖,说我很喜欢茉莉小姐的《 瑞典森林散步》,我的一位住在香港的鼓浪屿朋友,在香港看真名网时看到了我这个跟帖,(吴站长,我们老鼓浪屿人很多都是真名网的粉丝哦!)这位朋友就不动声色地从香港往日本用特快给我寄来一本她在香港书店为我买的《瑞典森林散步》,给我一个“彻头彻尾”的“SURPRISE”。我开始看茉莉小姐的这部《瑞典森林散步》,才发现原来傅先生与茉莉小姐是夫妇啊。那时候,我就觉得,这样的夫妇真的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他们虽然失去了常人的回国的自由,但是,他们获得了常人没有的心灵的自由与创作的自由。
我与傅先生、茉莉小姐真的是“相见恨晚”啊。感谢真名网,感谢燕子小姐!
请允许我借茉莉小姐的宝贵园地向香港的朋友致谢:亲爱的小姐姐,谢谢您的SURPRISE,我贪心地期待着能够得到您细心又慷慨的让人惊喜的礼物!
 楼主| 发表于 2012-6-27 18:52:3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小川春日雪的理解和美言。
 楼主| 发表于 2012-6-27 18:59:54 | 显示全部楼层


冬娜,

我也在此一并感谢给你寄书的那位朋友。

你说以前不知道我,这很正常。因为我们在国内,只是湖南邵阳那个小地方的普通教师。出国后也不在西方文化和政治中心,而是在欧洲边缘的一个小城。我们也没有做什么大事情,只是写点小文章,为国内受害者呼吁几声。

托尔斯泰说,没有一种生活是完美和幸福的,也没有一种生活是不完美和不幸福的。我曾在监狱里读到这句话,因此就不在苦恼,而开始说说笑笑。

我们现在的生活比较宁静,有安全感,这是已经不年轻的我们最需要的东西。但要是以世人的标准来衡量,我们可以说还比较穷,没有名利等物。

其实你比我们成功得多,你既在服装事业上成功,也写出那么多好文章和回忆录。

祝福你!

发表于 2012-6-29 12:41:42 | 显示全部楼层
茉莉小姐,我所知道的人里面,您们夫妇是最富有的!我知道您拥有众多学生和各国朋友,还拥有包括我在内众多粉丝,我还知道,您的傅先生不仅在诗,美学,文学,评论等等方面非常富有,而且在音乐和绘画也是一流的,傅先生还会作曲,这都是您们比别人富有啊。

我只是捏几个小铜板在中国作小本小利的生意,因为心灵的穷,赶紧追求精神上的东西而已。您们才是真正的富贵!

我想这里的读者都赞同这个的吧!
发表于 2012-9-19 14:55:07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是傅先生在这种状态下译出的诗歌,才能成为好的作品。
你们看国内的有些所谓名家译诗啊,读来就是折磨人。
以后想办法把这本新译的书买来看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3-24 07:52 , Processed in 0.16623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