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74|回复: 7

[原创] 樱井太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8-23 21:56: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母亲生在台湾,婴儿时被抱到她姑姑家当养女,母亲的姑父是日本人,当时从日本调到台湾。所以母亲在台湾一直上日本人学校,同学们也大多数是日本人。1945年日本战败后,他们都被遣返回日本,母亲也跟随养父母到日本。1950年,母亲与留学日本的父亲结婚,又跟随父亲来到举目无亲的中国大陆。那时候,母亲一句中文也不懂。母亲除了文革十年以外,一直与日本同学们保持联系。

1984年8月,我刚去东京留学一年,就代表我母亲,参加了她高中同学会,幸好那时候,我已经可以用日语与她们交流,留下了非常难忘的回忆。

那时候,母亲的高中同学们还都年轻,55岁左右。据日本民意测验,日本女性幸福指数最高的年龄段恰是55岁前后,走出家庭的职业女性虽然55岁还不到退休年龄,但正是工作进入负责培养接班人的阶段,得心应手,受人尊敬,精神上压力较小;而守在家庭的专职主妇,小孩子们大多已经大学毕业,独立分居了,家庭劳作与经济负担都大大缩小,由自己自由支配的时间和金钱有增无减。身体也还未明显衰老,可以经得起长途旅行,游山玩水的健康状态。日本人都说55岁的女人国,是天堂之国。再说,日本妇女没有照顾孙辈的习惯,也没有承担儿女经济援助的习惯,更没有为孩子买房置产的习惯。她们像一群自由的鸟儿,想飞就飞,想歇就歇。

母亲高中同学们的话题,不像中国妇女爱讲儿女的自豪事例,唠叨丈夫的不是,说婆婆的坏话,而是喜欢讲自己的兴趣。绝大多数日本妇女在这个年龄开始第二学习生涯,也就是寻找一个“兴趣”来打发自己老后的时光。在众多的兴趣小组里,找到自己喜欢的学习与创造的一席之地,例如插花、茶道、书法、诗歌、随笔、舞蹈(特别流行夏威夷的民族舞蹈 “HAWAIIAN  HULA”)、围棋、三味线(一种日本民间乐器)、民谣等等。我注意到她们这些兴趣都不是静止的单纯学习,而是可以无限地发展、发挥自己能力,进行创造、提高的。

在母亲的高中同学会上,一位名叫樱井雅子的母亲的高中同班同学,把我叫到她的身边,让我看她特地为我带来的母亲高中时代一起拍的照片。因为母亲在文化大革命抄家前把这些与日本沾边的照片都烧掉了,所以在我们四个兄弟姐妹的记忆里,没有母亲这种穿水兵女生校服的形象,只有穿肥肥大大人民裝的形象,所以这迟到的记忆就不再忘怀。可惜,我当时没有照相机,没有把母亲水兵女生校服的照片拍下,真成千古恨啊。

但是,我与樱井雅子一起的时候,旁边母亲的同学替我们留了影。

一直在东京忙于工作,本想什么时候去看望一下樱井太太,没想到一拖再拖居然拖了29年,终于在上个星期天实现了再见樱井太太。

阔别28年再见樱井太太,已经与我28年以前所见到的她完全不一样,当然我也与28年以前的自己完全不一样了。樱井太太今年满83岁,看起来比以前矮了,缩小了,后来樱井太太说她缩小了五公分。虽然人小了一圈,不过她脸上没有老人斑、甚至没有皱纹。

四年前,樱井太太的丈夫病逝,她说因为照顾生病的丈夫,忙得没有时间生病,她丈夫去世后,她的腿一下子就疼痛得不能走路,于是不得不迁至她大儿子家住。她大儿子家在日本的茨城,从大儿子家去住院做了股关节手术,左腿一次手术,修养了一个月再手术右腿,不到两个月就好了。之后她又返回自己的家一个人住,为了保持腿力,她每星期去游泳一次。从她家到游泳池要走20分钟,来回40分钟,光走路就已经是一个不小的运动,最初半年不觉得有什么效果,但是一年后就觉得腿还是有劲起来,就一直坚持下来。

樱井太太回忆她在台湾高中的时候,经常去母亲家玩,还说母亲家很大,当时樱井太太的爸爸是法官,屋子也不像母亲家那么大。我听后想樱井太太是不是搞错了,因为我不曾听母亲说她小时候的家很大,也许母亲谨慎,在中国故意不说这些事情。她还回忆说母亲擅长唱歌,曾代表学校去参加唱歌比赛,这个我知道,因为在我们小的时候,母亲经常唱日本童谣给我们听。我最初学会的日本童谣《七只可爱的小乌鸦》、《故乡》、《红蜻蜓》、《荒城之月》都是听母亲唱学会的。

樱井太太说起她自己的身世,说她有四个母亲,生母是养父的妹妹,她还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就被养父指腹为子,因为他养父母膝下无子,就向她生母家要一个孩子,不管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她的亲生母亲一共养育九个孩子,男孩子三个,全部从军,但所幸全部从中国战场活着回来了。女孩子都夭折只剩她和妹妹。
慈爱的养母在她七岁时病逝,一年以后养父续弦,两年后又添了一个弟弟。1945年日本战败,他们一家四口从台湾遣返回日本。刚开始他们还在姑姑家住了一段,姑姑家是寺庙住持,有很大的房子。在姑姑家时,姑姑经常给她点心吃,没有给她弟弟,那时候日本战败,生活很困难,弟弟没有份,她大惑不解,于是,她的表妹就偷偷告诉她:“我妈妈是你亲生母亲,我们是亲姐妹呐。”她才恍然大悟,以前每年一到她的生日,她的养父总是带她去郑重其事地照相,然后郑重其事地寄给姑姑,原来姑姑就是自己的亲生妈妈。
后来结婚,有了婆婆,又多了一个妈妈。

樱井太太在东京工作了20年,丈夫被公司调到广岛工作,她就把自己的工作辞掉,陪丈夫去广岛一直到退休,退休后回到她丈夫的老家,那时候这个家已经修建30年了,翻修后,又住了30年,她现在一个人守着这个家。她的大儿子在茨城买了房子,她二儿子在镰仓也置了房产。日本的年轻人都不会把父母的房子看成自己的,所以现在日本出现很多空房子,继承房产要交巨额的继承税,一些人只好放弃产权,房子就变成政府的,由政府负责保管出租。

樱井太太说她与同龄人朋友,保持一定的来往,游泳班也都是老太太。她们游泳后经常一起喝茶,很开心。

樱井太太最后表演了她退休后开始学的茶道。日本传统的茶道所追求的是终极的美的境地,这里的所谓美,不是那种有形的、色彩缤纷的美,而是来自日本茶道大师千利休的茶道所追求的“寂静”之美的意境。所有的动作,都在没有家具摆设的塌塌米上跪坐操持,皆在“静谧”之中进行。不说一句话,一心一意与茶粉、茶器、茶杯、茶刷交流,按照一定的温度、程序做出茶,最后凝视茶杯里浓浓的新绿,然后闭目喝三口再深深地回味,最后互相道谢。

我突然明白,为什么樱井太太一点儿也没有孤零零的感觉,她甚至比我还阳光,大概就是这种茶道,培养了人虽独处却不孤的情怀。

从樱井太太家回来的路上,我感到有点奇怪,我与樱井太太28年的空白,居然是那样自然地在第一瞬间就填满了。想想母亲与樱井太太的来往已经远远超过半个世纪,整整67年了,现在她们依然保持通信。时间的流逝在她们之间是那样地祥和、那样地从容不迫、那样地源远流长。
发表于 2012-8-24 13: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整整67年了,现在她们依然保持通信。时间的流逝在她们之间是那样地祥和、那样地从容不迫、那样地源远流长。

人一辈子下来,到花台、酒台,过歌台、舞台,住秦台、楚台,或都有些颜色可流连。但路近泉台了,回首沉吟,最鲜活的是童年记忆,最珍惜的是中学时代的同学情谊……
发表于 2012-8-24 22:28:48 | 显示全部楼层
英谚说,辛勤的蜜蜂无暇悲哀,现在又学会一句:辛勤的蜜蜂无暇生病。
 楼主| 发表于 2012-8-25 13:20:48 | 显示全部楼层
家在鹿礁 发表于 2012-8-24 13:11
,整整67年了,现在她们依然保持通信。时间的流逝在她们之间是那样地祥和、那样地从容不迫、那样地源远流长 ...

人一辈子下来,到花台、酒台,过歌台、舞台,住秦台、楚台,或都有些颜色可流连。但路近泉台了,回首沉吟,最鲜活的是童年记忆,最珍惜的是中学时代的同学情谊……
------------------------------------------------------------------------------------
--------------------------------------------------------------------

我也是最喜欢中学的同学。现在还几乎每天联系的也是中学的同学。很奇怪,好像一点也没有时间与空间的隔阂哟。

我很喜欢普希金的诗,而最喜欢的不是普希金的爱情诗,而是普希金关于友谊的诗。他的那首《给中学的同学》,百看不厌。中学时候用自来水笔抄下来的。至今还在身边。
 楼主| 发表于 2012-8-25 13:23:23 | 显示全部楼层
傅正明 发表于 2012-8-24 22:28
英谚说,辛勤的蜜蜂无暇悲哀,现在又学会一句:辛勤的蜜蜂无暇生病。

哎呀,我写了半天,您一句话就点出关键。

傅先生夫人最近有一段日子不见来真名网,在忙什么?有近作不要忘了我们哦。
发表于 2012-8-25 17:39:27 | 显示全部楼层


冬娜,我最近开学上班了,稍微忙了一点。

别的文章可以不看,你的文章我一定要看。这一篇你依然写得很好,很有人情味,日本的风情人物,人生的沧桑,温馨地娓娓道来。
发表于 2012-8-27 19:59:58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众多的兴趣小组里,找到自己喜欢的学习与创造的一席之地,例如插花、茶道、书法、诗歌、随笔、舞蹈(特别流行夏威夷的民族舞蹈 “HAWAIIAN  HULA”)、围棋、三味线(一种日本民间乐器)、民谣等等。我注意到她们这些兴趣都不是静止的单纯学习,而是可以无限地发展、发挥自己能力,进行创造、提高的。


冬娜小姐写出了日本“庶民”的生活情趣,和我在日本体会相同,也是我感触最深的。在中国毛时代知识分子劳动化、粗陋化的时候,日本是劳动大众知识化、精致化。

家庭主妇的修养对孩子的影响比父亲更大,尤其像日本那样孩子和父亲相处时间很少的国度。
 楼主| 发表于 2012-8-29 13:00:09 | 显示全部楼层
喻智官 发表于 2012-8-27 19:59
冬娜小姐写出了日本“庶民”的生活情趣,和我在日本体会相同,也是我感触最深的。在中国毛时代知识分子 ...

正好在喻先生的发言时,我收到我母亲高中月刊东京同窗会会报,上面登着樱井太太投稿的随笔,名字叫《珍しい、嬉しい出来ごと》,说了我访问她的事情,令我十分感动。

她们真的像喻先生说的非常“知识化、精致化”,一位83岁的老太太,还勤奋地记录着她的心情,令我感到惭愧,经常推脱工作忙而不勤奋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12-16 11:34 , Processed in 0.148794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