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18|回复: 16

[原创] 忆鼓浪屿中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0-5 23:34: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忆鼓浪屿中学

去年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和我中学时代就一直憧憬的一位中学校友通上电邮。我已经三十多年不曾见过她,因为他们一家很早就搬迁到香港。在邮件里,我先自我介绍说我曾和她弟弟亚明是中学同学。

接到她的回信时,真是高兴,感谢今天的网络,为我们链接三十多年的岁月。在她的第二封回信中,非常意外地得知她的弟弟亚明,两年前因车祸不幸已离他们而去了,令我惊讶不已。

亚明同学是我中学时期非常敬仰的一位多才多艺的男同学,想到他已不在人世,不禁唏嘘不已。一些原已在记忆的长河中沉睡了三十多年的中学时代往事,突然像涌泉似的一波推着一波浮现在脑海。

一九七四年,我在厦门的著名小岛鼓浪屿读中学。尽管中国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还没有结束,那时的鼓浪屿,却是中国红色海洋中的一小片白色的资产阶级根据地。可惜当时的我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不知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嘛。一直到我离开鼓浪屿,与其他地区的人有了更多接触以后,才知道鼓浪屿的一九七四年,我在鼓浪屿中学时代的生活,在整个中国来说是非常独特的。

鼓浪屿是个小岛,当时小岛上面只有一万多居民,理所当然也只有一所中学。所有鼓浪屿的孩子都在一个学校上课,彼此抬头不见低头见。说得原始一点,有一种部落意识,说得时髦一点有一种共同体意识。鼓浪屿中学的独特气氛之一,是同学们没有像别的地方那样积极争取加入共青团,也没有把加入共青团看成是一件光荣的事。

尽管其他地方文革的气氛还是很浓厚,可是鼓浪屿中学的学生们除了学校学习以外,还学琴、学英语、学书法绘画,甚至公然看那时作为“毒草”的外国小说,课余大家都传阅,你借给我,我借给你,老师也不干涉批判,这是因为鼓浪屿的居民是一群非常特殊的人。

当时鼓浪屿居民的主体是华侨家属。很多同学家里除了父母的工作收入,还有海外侨汇,还有亲戚或者祖辈留下的私有房产。不像中国其他地方,出身不好的人、有海外关系的人要夹着尾巴做人,在鼓浪屿出身不好的、有海外关系的人,反而扬眉吐气。这里华侨的房产,国家没有没收,反而成为获得外汇的重要手段。鼓浪屿这个小天地,就顺其自然地留下了她的本来面目。

亚明同学就是属于那种家庭条件和个人天分都非常好的鼓浪屿孩子,上帝特别眷顾他,似乎所有美好的东西,在不经意中都被他拥有。亚明同学不仅非常聪明,还写得一手潇洒、自由奔放的书法,大凡有这两个优点的人,都是我们现在说的“宅男”,可是偏偏上帝又恩赐他非凡的运动细胞,是学校的体育明星,擅长的项目又是当时中国最时髦的乒乓球。这些已经是令人羡慕不已了,竟然上帝还给了他一副翩翩风度的美少年仪表,有人说他比中国公认的美男子张国荣更漂亮。总之,他走到哪里,哪里都有前呼后拥的一群男同学。用现在的语言来说,是同学们心中的偶像。

我那时对乒乓球有浓厚的兴趣,会打几个推挡球之类的,就斗胆去报名参加校乒乓球队。当然,报名参加校乒乓球队的人数远远多于校队名额,体育老师就根据大家的打球水平,把我们分成正式队员,和预备队员。亚明当然是正式队员,还是队长,我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预备队员。

预备队员必须进行筛选才能成为正式队员,不过在筛选前有两个月的练习时间。我们这些预备队员每天下课后都争着抢乒乓球桌,巴不得天天占为己有。可是学校的乒乓球桌只有两个,经常轮不到我们练习,乒乓球室就关门了。有一天,体育老师吩咐我们说:“再不抓紧练习,时间就没有了。你们班的预备队员这两天就到亚明同学家练习,我已经和他家讲好了。”

当时我们班有三个预备队员,两个男生,女生就我一个人,我们一起去亚明同学家练球。亚明同学家坐落在鼓浪屿中学附近一条陡坡的半腰处,是一栋典型的别墅型洋楼,红砖为基调,点缀白垩石,一楼和二楼面向大街都有一个罗马式的连拱廊,拜占庭式的弧线形拱顶下,镶嵌着可爱的瓶状形栏杆装饰。从远处望去,就像墙裙下摆镶上一排镂空的蕾丝,隐隐约约地藏在几棵古老茂盛的龙眼树中,在我还是十几岁的少女心中,那一天有一种灰姑娘进“白马王子”宫殿的感觉,这一罗曼蒂克的画面好长一段日子在我的脑海总是挥之不去。

亚明同学出来领我们进到他家的楼顶房间,只见一张墨绿色的乒乓球桌摆在正中央,镶着雪白布边的草绿色乒乓球网在中线上绷得紧紧地。说真的,在还没有看到亚明家的乒乓球桌时,我想象是一个类似乒乓球桌的大桌子吧,没想到真的是一个标准乒乓球桌。在鼓浪屿,很多洋楼里都有大而漂亮的桌子,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乒乓球桌,真是羡慕得不得了。

我家那时住在鼓浪屿厦门大学宿舍,是鼓浪屿万国租界时代的日本领事馆,虽然也比较宽敞,但我们的家具全部是厦门大学发的,是没有上漆的粗糙的原木家具,和亚明家相比,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回家后我不禁对妹妹说:“我们班那个亚明家居然有一个乒乓球桌呀!咱家什么时候也能有一个乒乓球桌该多么好啊。”那时候,中国其他地方不要说乒乓球桌,首先居民的住房,容得下乒乓球桌面积的几乎没有吧。

两个星期以后,我们进入筛选正式队员的考试。体育老师让亚明同学负责考我们,让他与我们每一预备队员打一局,由他说及格或者不及格。也许是我太紧张,也许是上帝不让我走体育这条路,亚明同学打过来的第一个球,是旋球,我一接,那个神奇的球,一碰到我的球拍,竟然弹出一个离谱的弧线飞走了。只见亚明同学俊俏的嘴角骄傲地一抿,强忍住没有笑出来,这第一个球,几乎就决定了我的败局,不用说,我落榜了。非常遗憾,从此我离开了乒乓球队,但是他的那副很酷的强忍不笑的表情至今还历历在目。

七十年代,鼓浪屿最热门的话题就是出国,并没有人自发地想去当工农兵,只要有出国的可能,很多人认为大学也不值得考,亚明同学高中毕业以后马上就移居香港了。从此我再也没有遇见过他,也没有听见什么关于他的消息,我们实在离得太远了。现在回想往事,原来以前十分平常的小事情,三十几年以后,可以是那样富有诗情画意,竟可以那样地令人怀念。

发表于 2012-10-6 02:35:04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的文,讓我也憶起一些已經模糊的日常瑣碎的往事。從此,它們可能就會成我這生不再忘卻的刻骨銘心的記憶也不定呢。如果,我人生還再有三十年(我是悲觀的),三十年后,真實的平常小事可能不僅僅是富有詩情畫意般令人只有懷念了,説不定還會有從中悟出的道理呢。就像小學生們天真地叫著爭著甚至吵著一人左右手拳頭裏握著的是什麽這樣的事。
发表于 2012-10-6 03:50:14 | 显示全部楼层


像我这类属于花痴的人,一看到这样的文章,就要流口水……老天也会妒忌亚明这样的人……车祸,真是令人嘘唏。暗恋是非常美的……
发表于 2012-10-6 05:28: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望鹿礁 于 2012-10-7 12:22 编辑

這次車禍的事,之前也有所聽聞。據説是一個“讓”字(具體在這裡就不說了,也因爲都是聼來的。但當然不是禮讓的讓,是讓悲劇可能發生的讓),最終造成乘客寶貴生命的喪失,我想這是每個人包括司機在内都不願看到發生的悲劇。

讓,也是要很看情形的。
 楼主| 发表于 2012-10-7 09:54:26 | 显示全部楼层
西望鹿礁 发表于 2012-10-6 02:35
你的文,讓我也憶起一些已經模糊的日常瑣碎的往事。從此,它們可能就會成我這生不再忘卻的刻骨銘心的記憶也 ...

是啊,很多事情当时没有想到会储存在脑海这么久。再过30年说不定又有不同的感想。

这么一来,特别珍惜今天的一期一会。
 楼主| 发表于 2012-10-7 09:58:20 | 显示全部楼层
悟空小姐我 发表于 2012-10-6 03:50
像我这类属于花痴的人,一看到这样的文章,就要流口水……老天也会妒忌亚 ...

原来是“暗恋”?

悟空小姐是恋爱专家,请教一下憧憬与暗恋是一回事吗?
 楼主| 发表于 2012-10-7 10:00:35 | 显示全部楼层
西望鹿礁 发表于 2012-10-6 05:28
這次車禍的事,之前也有所聽聞。據説是一個“讓”字(具體在這裡就不說了,也因爲都是聼來的。但當然不是禮 ...

我用的是化名,你也知道是哪一位,说明这个亚明在香港也是名人啦?在我们中学是名人。

悼念!
发表于 2012-10-7 12:44:4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国冬娜 发表于 2012-10-7 10:00
我用的是化名,你也知道是哪一位,说明这个亚明在香港也是名人啦?在我们中学是名人。

悼念!

哦,可能是在中學是名人吧,特別是他姐姐很閃閃發光吧,人們會較關心他們的景況吧。但在異鄉大家都很忙,也顧不了多少誰怎樣了。但儅悲劇發生后,反而消息很快傳開了,竟然是一個老三屆的人在越洋電話裏告訴我的。大多數鼓浪嶼人比較有悲憫之情吧,誰富了沒傳得這麽快。
发表于 2012-10-7 18:0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鼓浪屿是个小岛,当时小岛上面只有一万多居民,理所当然也只有一所中学。所有鼓浪屿的孩子都在一个学校上课,彼此抬头不见低头见。说得原始一点,有一种部落意识,说得时髦一点有一种共同体意识

还是说部落意识有趣好玩。下一回老同学聚会,得把东东这一妙论扩散扩散,尤其得传达给李达、国主、粤华和丝玲这些厦大宿舍的孩子们。
发表于 2012-10-7 21:26:25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国冬娜 发表于 2012-10-7 09:58
原来是“暗恋”?

悟空小姐是恋爱专家,请教一下憧憬与暗恋是一回事吗?

呃……我居然在冬娜眼里成了恋爱专家……晕……您这句话:在我还是十几岁的少女心中,那一天有一种灰姑娘进“白马王子”宫殿的感觉,这一罗曼蒂克的画面好长一段日子在我的脑海总是挥之不去。呵呵……
 楼主| 发表于 2012-10-9 23:34:02 | 显示全部楼层
家在鹿礁 发表于 2012-10-7 18:03
鼓浪屿是个小岛,当时小岛上面只有一万多居民,理所当然也只有一所中学。所有鼓浪屿的孩子都在一个学校上课 ...

突然在异国看到这几位童年的哥哥、姐姐的名字,非常惊讶,也很高兴。我小时候每天都到粤华家,找她妹妹,粤华是一位聪明能干的姐姐,我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怕她。李达的弟弟和您的邻居(一位超美少年哥哥)一起几乎每天都来我家找我哥哥,他们还成功作了一个黑白电视,那是1968年哦,轰动左邻右舍,这个事情我在真名网我的家史《三代东瀛物语》里有提过。

我曾经想写粤华父亲的故事,但是一提起笔,就心痛,没有办法写下去。我想您的“魔幻”笔很适合写哦。他是全中国最幸福的父亲也是全中国最不幸的父亲。我每天去她们家会与她父亲打招呼,但是他说什么,我没有懂过,我想我说什么他也没有懂吧。那种精神世界的人在中国也许是最幸福的。
 楼主| 发表于 2012-10-9 23:3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悟空小姐我 发表于 2012-10-7 21:26
呃……我居然在冬娜眼里成了恋爱专家……晕……您这句话:在我还是十几岁的少女心中,那一天有一种灰姑娘 ...

大凡暗恋的小姑娘都是连自己也不知道吧。嗯,这是一个迟到的新发现哦。也不枉同学一场。谢谢悟空小姐指点。
发表于 2012-10-10 00:1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悟空小姐我 于 2012-10-10 00:19 编辑
小国冬娜 发表于 2012-10-9 23:36
大凡暗恋的小姑娘都是连自己也不知道吧。嗯,这是一个迟到的新发现哦。也不枉同学一场。谢谢悟空小姐指点 ...


谢谢冬娜小姐的善意哦。现在真名网那几个喜欢挑刺儿的可爱的网友不太来了,比如林一烽之流。有时候觉得挑刺儿真是挺好的一件事情。

我可以斗胆说一下吗?

其实灰姑娘呢,是王室或者贵族,只是被后母剥夺了身份被下降到仆佣,但是她是有见识的。我想冬娜小姐是要表示一种大开眼界的惊讶吗?(我记性是很好的,尤其西望君,跟着其他网友这么称呼西望君的,西望君提到亚明的姐姐,那么就还有弟弟?可能我搞错了,对不起哈,(*^__^*) 嘻嘻……,秘语……)用灰姑娘的典故就不是很恰当比作这个的。灰姑娘去参加舞会前,会意识到自己没有漂亮的裙子什么的。就好比您说的,贵族不仅仅意味着物质,但是是有物质的,灰姑娘知道去王宫参加舞会需要什么样的正式装扮。日本有本小说叫做《落洼物语》,简直就是日本灰姑娘版,想必您看过,也是被后母剥夺了身份屈居于偏厦,所以被称为“落洼姑娘”,和灰姑娘被后母赶到厨房和尘灰为伴的名字的来历一样。落洼姑娘也沦为了仆佣,给家人们缝制礼服。落洼姑娘是非常有见识的,她在和王室贵族约会的时候,为自己的寒酸感到害羞,给她的姨母去信索要物品。她的姨母和那个给灰姑娘带来长礼裙、水晶鞋和马车的教母很类似。

而且她们的共同经历,类似的还有白雪公主,遇到一个疼爱自己的王室夫君,得以恢复身份,甚至在落洼姑娘,还夺回了遗产。但是呢,童话故事里面的女孩子都非常善良啊,非常非常善良,恢复身份以后,并不会报复,甚至“扬眉吐气”,这在《落洼物语》里面有非常详细地描写(安徒生童话甚至会宗教性地牺牲自己成全他人),作者可能太过呵护落洼姑娘,所以把负面情绪和报复欲望全部让落洼姑娘的丈夫去承担了,她的丈夫太疼爱她,为她感到屈辱,所以要报复,要去羞辱她的后母。落洼姑娘因为善良以及具备的其他优秀品质,最后还成为了太后、太皇太后。呵……挺不好意思地说,可能您小时候听到“扬眉吐气”这个词,那时候您分别心很小,所以从正面去理解的。我感觉这个词好像而且仅仅是毛泽东使用的,我对这个词不太有好感,也许属于个人对历史的理解吧。记得您是第二次使用这个词了,上一次也是在描写鼓浪屿的时候。

商榷哦,,还望原谅。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1 12:37:48 | 显示全部楼层
悟空小姐我 发表于 2012-10-10 00:11
谢谢冬娜小姐的善意哦。现在真名网那几个喜欢挑刺儿的可爱的网友不太来了,比如林一烽之流。有时候觉得 ...

我可以斗胆说一下吗?
-------------------------------------
网上发言就是图一个真实,欢迎指正,谢谢哦。

关于童话,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感受,我是比较侧重于感受“一瞬的梦想”这样的氛围。至于故事,并不那么在意。因为童话本身其实是很多“破绽”的,而恰恰是那些“破绽”超越现实,给人们赋予梦想。比如《灰姑娘》里的水晶靴过了12点却没有和其他美妙的东西一起被魔法消失?
发表于 2012-10-11 17:59:06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先不说了,说说一个让我感叹的情节,就是鼓浪屿居然在那个年代还可以学英语。看外国小说。

曾有个文化人回忆文革,说他那个单位文革时较文明,几乎没发生过打人的事,也没有那种丧心病狂的诬陷迫害,文章发表后大家都认为是在美化文革,或是心有余悸而不敢说实话,尤其是作者的单位是个文化部门。可作者说确实如此,可大家就是不信。

看你的文章才知道,鼓浪屿在那个举国疯狂的年代,居然可以公开学英语、看外国小说,照当时的情况简直就是外国人了。一般的地方是,如果学英语、看外国小说被发现,轻则被红卫兵痛打一顿,书籍撕毁烧毁,重则被加上个什么罪名关进监狱。鼓浪屿在中国也算是有些名气,并非那些无人知晓,藏于深山荒原的治外之地,竟然能这样“与众不同”。

可见,在任何情况下,特例总是有的。文革中几乎不打人的文化单位也不是没有。
发表于 2012-10-11 20:40:1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国冬娜 发表于 2012-10-11 12:37
我可以斗胆说一下吗?
-------------------------------------
网上发言就是图一个真实,欢迎指正,谢谢 ...

那不是有仙女教母吗?小孩子都知道有一个仙女教母。仙女教母不仅仅是为了让她参加一次舞会而已。你这个中国疑问比较适合向陈凯歌的《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里陈红饰演的满神发问?她什么都可以给那个小女孩,但是她也会全部失去。——这是中国式的童话。
发表于 2012-10-13 11:00: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望鹿礁 于 2012-10-13 12:02 编辑

比如《灰姑娘》里的水晶靴过了12点却没有和其他美妙的东西一起被魔法消失?
-----------------------------------
也許是因爲水晶鞋來源於中國灰姑娘這個童話的金鞋子,所以沒有被魔法消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10-17 22:54 , Processed in 0.155522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