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家在鹿礁

[原创] 知青代的苦难漂流(1)/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3-12 20:50:52 | 显示全部楼层
家在鹿礁 发表于 2013-3-12 15:02
用国内的浏览器可能就绿色昂然了.我用360浏览,见得绿,但改google就还是老面孔。

西西MM呀,吴铧大哥的板块居然还是“变色龙”哦。。。
发表于 2013-3-12 20:54: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国冬娜 于 2013-3-12 21:01 编辑
家在鹿礁 发表于 2013-3-11 04:24
《鼓浪屿的歌》分两个版本,一贴海峡,另一贴凯迪网站的原创文学栏。与此同时,长篇连载的《一个鼓浪屿人 ...


马甲,(哦,应该说雅号)是什么?我刚才去,没有找到。
发表于 2013-3-12 20:59:37 | 显示全部楼层
家在鹿礁 发表于 2013-3-11 04:48
是我们的创意,一种朦胧的恶作剧的反抗吧。

鼓浪屿的少爷、小姐就是不一样。太有创意了。以前小时候,六呃塔的园中弟(哥)/亚娇小姐,比《大众电影》棒多了。那时候,对他们的打扮,我妈妈就偷偷告诉我,和东京银座的年轻人一个样。
 楼主| 发表于 2013-3-12 22:56:05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国冬娜 发表于 2013-3-12 20:54
马甲,(哦,应该说雅号)是什么?我刚才去,没有找到。

也叫家在鹿礁
发表于 2013-3-13 02:50:38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国冬娜 发表于 2013-3-12 20:50
西西MM呀,吴铧大哥的板块居然还是“变色龙”哦。。。

I don't care.
发表于 2013-3-13 02:54:25 | 显示全部楼层
I see nothing.
发表于 2013-3-13 02:58: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望鹿礁 于 2013-3-13 03:16 编辑

If he changes colors so fast, maybe you can see just white only.
发表于 2013-3-13 20:49:37 | 显示全部楼层
哦,欺负我不懂英语呀。都还给中学“甫志高”老师了。
发表于 2013-3-13 20:50:02 | 显示全部楼层
家在鹿礁 发表于 2013-3-12 22:56
也叫家在鹿礁

明白了,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13-3-14 20:19:31 | 显示全部楼层
知青代的苦难漂流 (16)

北 贡 民 建


厦门称北方人北贡
伟伟的老同学民建
就算是其中的一个
厦门人笑北贡条直
但没见过民建那么
慷慨相让上调名额
又蔑视公社四面办
如同胖胖的蛆
爬来爬去的茅厕
结果啊结果
    招工的梦回家的歌
从此风急天高猿啸
沙白鸟飞有路无车
民建北贡气一发作
从此万里悲秋萧萧
常在谷笪泥墙间作客
傻呆发愣的空军司令
不再天天唱着国际歌
坦克团长的将门虎子
被四面办老土的大奶
闷死在艰难苦恨坎坷
根正苗红又曾助人为乐
也难逃五百种病的缠葛
民建用很小学生体的字
在不是家里的仙岳楼阁
涂写着未读的狂人日记
    门和窗重重铁栅栏阻隔

伟伟啊伟伟
谢谢您常去看看北贡
谢您还念吃他的鸭鹅
在贫到骨的潦倒时刻
如果民建兄百年落叶
出山时请替霜鬓的我
烧盏四面办白大门灯
    让閻王小鬼张牙舞戈
干掉这吞噬知青的毒蛇
让救星在天之灵汗爆额
伟大英明敬爱有个衙门
如此可恶可恶如此可恶


注: 1,条直,闽南方言,意近耿直
     2,大奶闷死(子),闽南俗语。
     3,出山,闽南方言,出殡。大白门灯则是出山阵头里的殇具
     4,文中茅厕的描述引自林祁的《吃、喝、拉、洗》。
     5,贫到骨,另见杜诗《又呈吴郎》。

    备忘/ 杜诗: 登高
     王伟伟: 回家的路(节录/ 全文可见《告诉后代》)
   
「登高」杜甫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
  不尽长江衮衮来。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王伟伟: 回家的路(节录)

1/初次去找下乡的老同学民建,是我们都还十六七岁的时候,走了很远的小路。没想到他见了我是那样高兴,一直笑,说个不停,当即买了只当时很奢侈的番鸭,熬成很可口的佳肴,然后一起在小油灯下大吃一顿,大喝一通。那是1969年夏天。
大约过了一年多,民建走了百多里路,整整一天,走到我插队的(上杭)蛟洋古庙五谷店。那天晚上,我们在五谷店门口大唱知青歌曲。从“蓝蓝的天上,白云在飞翔”开始,一直唱一直唱,唱了许多。唱到一半,他就仰着脖子朝天半吼半唱的。我们都笑他的“北贡”气又大发作了。“北贡”是厦门话对北方人的俗称,贡,就是大炮。他的父亲原是北京一个坦克团的团长,样样好就是没文化,据说自己的姓名也签得象个甲骨文。后来转业,一家全到了人生地疏的厦门,为了支援海防前线厦门的建设。忘记了那夜有没有月亮,反正我们是很响地唱着《异乡寒夜曲》,这是我初次找建民时就学会唱的知青歌,据说本是首朝鲜民歌。
岁月流逝得很快。几年后,我们全回到了厦门,全回了家。只有民建虽然也回厦门,却住进了“疗养院”。1995年春节前,我和老同学阿临去看民建。一进疗养院,医生护士问:你们是建民的什么人?已经没人来看他了。隔着道小小铁栏栅门,北贡透过铁栏瞅着我们笑,可是那笑比不笑更叫人难受。他的身架还是那么高,脚略有点拐,大约睡眠太多头发压成怒发冲冠的样子。我打开自选商场匆匆采购的一袋食品送他,一时间都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北贡低着头,只顾自己认着塑料袋上印着的白字,念道:成份、白糖、成份……
没想到他还能认识字!也不知是否“成份”二字让他重回少年的辉煌。民建的成份很红,这茬老同学中,他是学校首批去北京见伟大领袖的红五类。下乡一年,他这红五类的威力还是不减当年,首批招工的名单中就有他一个。那个年代,这是比天大比海深的幸运,而北贡就是北贡,竟然把这名额让给同队一个叫阿顺的男知青了。我们再次见面时,我问起当时很轰动的此时,他似乎不愿多说,静静的。阿顺是个华侨子弟,大概因成份黑回家无路,曾发神经闹自杀,弄得满城风雨,没想到民建竟把宝贵的招工名额让给他了。北贡宣称,他是救了人一命……
1972年秋,我一个人留在五谷店,收到同学从厦门来信,说民建疯了。春节回家过年,问了好几个同学,没有一个说得清个前因后果,只知道让出招工名额后的冬春之际,他还是沾了红五类的余威,参加县里四级会议。谁知就在大庭广众之中,北贡和公社四面办的头头顶起来,干开了。那个年代`,当知青的是变着法子只想“进贡”四面办的头,哪怕把自己的身子都“贡”进去了,爬着也要挤到那条遥不可及的回家路上去。民建的北贡气一发作,后果不言自明,再努力再唱国际歌也无济于事了,从此他和招工绝了缘。他只好披着破棉袄“老虎皮”,倒流回厦门,闲着一双键壮的手,吃穿用样样全靠娘老子。终于有一天,他很突然地疯了,大喊大叫狂奔上楼,往下一跳,幸亏命大没死,但伤了腿……





发表于 2013-3-15 07:52:0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国冬娜 发表于 2013-3-13 20:49
哦,欺负我不懂英语呀。都还给中学“甫志高”老师了。

哎呀,一個不小心,被你以爲我欺負您了。沒有啊,我這是這兩年來英語學有所成進步了的自然流露,絕對(世上絕對的事是很少的)沒有想欺負人的意思!沒想到我就這麽浮了,請諒解。

其實,我也很需要和你一起去找甫志高老師要回來我們的知識哦
发表于 2013-3-15 07:55:40 | 显示全部楼层
家在鹿礁 发表于 2013-3-14 20:19
知青代的苦难漂流 (16)

北 贡 民 建

四面辦的是誰?公報私仇很可惡!
发表于 2013-3-15 08:53:05 | 显示全部楼层
冬娜,我要先對你說對不起一下,我可能以後會每天欺負你多一些哦。沒辦法的事,這是如果我自己努力讀英語的結果。
发表于 2013-3-15 10:12:55 | 显示全部楼层
還有,差不多忘了,你的日文,這麽說欺負了多少人喲!
 楼主| 发表于 2013-3-22 16:24:33 | 显示全部楼层
知青代的苦难漂流 (17)

仲 夏 少 女 的 秘 密


知识青年墨制放往闽西
老三届维时艰虞住蓬荜
少女郑小文的理想啊
在受教育怵惕里缩水
不再伟大的共产主义

晓妆随手抹的夏收夏种
让泼辣的痴女力竭精疲
好不容易盼到雨滂沱
可以坐在昏暗灯光里
松一口气为理想叹息
挥涕轻唤七月的飞鸿
捎去独居深山的孤寂
轻诉的少女仲夏秘密
可怜只是渴望回故乡
当个垢腻脚不袜的苦力
哪怕拉着泵箱扫大街
我也愿意 我真的愿意

小文啊小文
不知道后来的您
有没有如愿遂意
归至厦门大街扫地
有没有和聪一起
被白贼的喉舌吹嘘
变身快乐马路天使
大会小会逢场作戏
明明是道途恍惚的哭泣
强强说是天生热爱垃圾
还过年过节就感恩载德
顾惭恩私被燃烧了自己

小文啊小文
幸亏您的渺小理想
深藏在汉忠的抽屉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
主义臭酸的春夜里
才和许多当年插友
苦不堪的精灵一起
照天烧聚成
没有丝毫重负的青灰
化作乾坤永铭的疮痍


注:1,泵箱,本是六、七十年代厦门年轻人对刚出现的音响的称呼,同时亦戏称环卫工人使用的垃圾车为泵箱,故拉泵箱即城市环卫工。
   2,白贼,闽南方言,说谎或谎言。
   3,墨制,墨书的诏敕,亦称墨敕(chi)。
   4,顾惭恩私被,杜诗本意为因皇恩独加到个人身上而自顾惭愧。

备忘/ 杜诗:北征(第一段)
     黄汉忠:七月冰心 (节录/ 全文见本栏第4节)
     

附录一
「北征/归至凤翔,墨制放往鄜州作」杜甫
  皇帝二载秋,闰八月初吉。杜子将北征,苍茫问家室。
  维时遭艰虞,朝野少暇日。顾惭恩私被,诏许归蓬荜。
  拜辞诣阙下,怵惕久未出。虽乏谏诤姿,恐君有遗失。
  君诚中兴主,经纬固密勿。东胡反未已,臣甫愤所切。
  挥涕恋行在,道途犹恍惚。乾坤含疮痍,忧虞何时毕。
  靡靡逾阡陌,人烟眇萧瑟。所遇多被伤,呻吟更流血。
  回首凤翔县,旌旗晚明灭。前登寒山重,屡得饮马窟。
  邠郊入地底,泾水中荡潏。猛虎立我前,苍崖吼时裂。
  菊垂今秋花,石戴古车辙。青云动高兴,幽事亦可悦。
  山果多琐细,罗生杂橡栗。或红如丹砂,或黑如点漆。
  雨露之所濡,甘苦齐结实。缅思桃源内,益叹身世拙。
  坡陀望鄜畤,岩谷互出没。我行已水滨,我仆犹木末。
  鸱鸟鸣黄桑,野鼠拱乱穴。夜深经战场,寒月照白骨。
  潼关百万师,往者散何卒。遂令半秦民,残害为异物。
  况我堕胡尘,及归尽华发。经年至茅屋,妻子衣百结。
  恸哭松声回,悲泉共幽咽。平生所娇儿,颜色白胜雪。
  见耶背面啼,垢腻脚不袜。床前两小女,补绽才过膝。
  海图坼波涛,旧绣移曲折。天吴及紫凤,颠倒在裋褐。
  老夫情怀恶,呕泄卧数日。那无囊中帛,救汝寒凛栗。
  粉黛亦解苞,衾裯稍罗列。瘦妻面复光,痴女头自栉。
  学母无不为,晓妆随手抹。移时施朱铅,狼藉画眉阔。
  生还对童稚,似欲忘饥渴。问事竞挽须,谁能即嗔喝。
  翻思在贼愁,甘受杂乱聒。新归且慰意,生理焉能说。
  至尊尚蒙尘,几日休练卒。仰观天色改,坐觉祆气豁。
  阴风西北来,惨澹随回鹘。其王愿助顺,其俗善驰突。
  送兵五千人,驱马一万匹。此辈少为贵,四方服勇决。
  所用皆鹰腾,破敌过箭疾。圣心颇虚伫,时议气欲夺。
  伊洛指掌收,西京不足拔。官军请深入,蓄锐何俱发。
  此举开青徐,旋瞻略恒碣。昊天积霜露,正气有肃杀。
  祸转亡胡岁,势成擒胡月。胡命其能久,皇纲未宜绝。
  忆昨狼狈初,事与古先别。奸臣竟菹醢,同恶随荡析。
  不闻夏殷衰,中自诛褒妲。周汉获再兴,宣光果明哲。
  桓桓陈将军,仗钺奋忠烈。微尔人尽非,于今国犹活。
  凄凉大同殿,寂寞白兽闼。都人望翠华,佳气向金阙。
  园陵固有神,扫洒数不缺。煌煌太宗业,树立甚宏达。

附录二:黄汉忠/ 七月冰心(节录)

…………

1972年7月25日

      时有闻,哪个女知青嫁人了,随随便便地找个城里人,或工人,或华侨,有经济依托的……或者农村里房东的儿子什么之类的嫁了。郑小文回到了中山公社乡里,这曾是我们班里泼辣、倔强、矮小、可爱的女孩,她今天又来信了:

    夏收季节,实行按量计工,我真是干得精疲力竭。幸亏今天大雨滂沱,可以好好休息一天。

      我是在昏暗的灯光下给你写信,我又想起了你的话:“让生活闪光!”

      是的,好多知青都认准了厦门才是惟一的路,于是全朝着这路挤,免不了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既是同类,又像是异类。县文艺宣传队在招兵买马,你有心去吗?事实说明,老同学、兄弟姐妹都上山下乡到一个队,是一种自杀性的错误,谁会想到,大家原先都是立志一辈子扎根农村的呀!

      作为一个女孩,我多么指望独立自主,指望自己的骨头会长出肉来,而不是像些人,奢望找个城里人或华侨作为“依靠”。

      多么渺小的理想:只要能当上工人,即使干清洁工拉“泵箱”,我也愿!

      (今天,我更清楚地感觉到了,我的年长的或年幼的男女同学们,他们多么惧怕无声无息中的孤独。他们需要倾吐,需要温暖,需要交流。七月飞鸿,我的信比任何时候都多。心中流着泪,我破译这仲夏的秘密。遗憾我不是哲人,不是思想者,我只有真诚,只会捧出善良的心。)

《七月冰心》全文见本栏(4)

发表于 2013-3-27 14:14:04 | 显示全部楼层
郑小文這樣努力勤奮,不會浪費時間的女孩,自食其力的,很難能可貴!

多數人想有個依靠,這也許就是女人?或者是小女人、弱女人,普通女人?情感或經濟依靠,蘿蔔白菜各有所愛。一家有蘿蔔白菜當然是理想的。但沒辦法的事,不是有這幸運遇上的又怎能同時都擁有?要不得的。

郑小文想必人見人愛,也有自己的幸福?
 楼主| 发表于 2013-4-4 19:06:08 | 显示全部楼层
知青代的苦难漂流(18)

漂 泊 不 再


    纽约喜遇美欣
是多年前的一天
素不相识的彼此
挨着晚餐的桌边
互报了姓名年辈
就影静老三届
就心苏知青前
我就说我知道
她下乡武平民主
难怪出国三级漂
终接民主大佬柬
徐娘半老的美欣
暂时人的甜酸咸
尽荡松弛的眼睑
我又说她是双十高三(1)
    班长一叫崇江一叫振典
弃国卅年的美欣
手舞足蹈呼连连
笑称碰上西爱A
我说因为我们曾经
在《告诉后代》的
精神聚餐会上相见
美欣恍然大悟曰
我们的告诉后代
比当年红宝书值钱

    道闻美欣再移民
是又过了许多年
这次她走得很远
但愿很远的那里
也会有汉的社稷
只是没有下乡的梦魇
没有文化革命的火燹
永远高三(1)的美欣
可以新数没有漂泊的
人生另一遍

  注:西爱A,即CIA,老美中情局。
备忘/ 杜诗: 自京窜至凤翔喜达行在所三首
     陈美欣:写给我永远的高三(1)
   

卷225_1 「喜达行在所三首(原注:自京窜至凤翔)」杜甫
  西忆岐阳信,无人遂却回。眼穿当落日,心死著寒灰。
  雾树行相引,莲峰望忽开。所亲惊老瘦,辛苦贼中来。
  愁思胡笳夕,凄凉汉苑春。生还今日事,间道暂时人。
  司隶章初睹,南阳气已新。喜心翻倒极,呜咽泪沾巾。
  死去凭谁报,归来始自怜。犹瞻太白雪,喜遇武功天。
  影静千官里,心苏七校前。今朝汉社稷,新数中兴年。





嗨!亲爱的高三(1)的老同学们:

    收到咱们老班长吴崇江同学的圣诞卡、来信,外加令人惊喜万分的《双十老三届》期刊一份,得知久违了的老老师、老同学们凤毛麟角的些许信息;更得知久别了的老三届们竟还有缘能够真实相聚,或至少纸上相交,真有说不出的兴奋、安慰和感谢!

    真是一个好主意!先谢谢这些用心良苦的同学们!!!

    去国近25年(香港4年,巴西10年,美国11年),“番仔世界”呆久了,中不成洋不就的笔墨竟是生疏了,绝对写不出老班长那种情文并茂的好文章,就让咱来叙叙家常吧!

    当熟悉又遥远(记忆的遥远,时空的遥远!)的名字出现在信上,出现在《双十老三届》期刊上,映现脑际眼前的仍是那一张张年青坦诚的脸。照着班长排名的次序:柏芳,英气逼人的浓眉是你的“招牌”,记得有好一阵子你跟我前后座,做三角理化功课时是否不胜搅扰?振典,也曾是我们品学兼优的班长,生xìng厚道,相貌堂正,曾是班上不少女孩心仪的对象呢!(哈,别不好意思,惜我无幸名列其中)当时我的“偶象”是高三(4)一个忘了叫什么福的家伙,(即吴文福,不幸于1987年元月因患肝癌而去世——编者注),我被他的书卷气迷住了,可惜竟然一句话都没跟他讲过!哇塞,想当年——少女情怀总是诗,为赋新词强说愁——有够浪漫的。秀外慧中、略带冷傲的慧文,气质没说的。矮矮的翠环,始终是笑容可掬,亲切随和,文质彬彬的主福,好像也曾有幸为邻,我当什么“唱歌长”的时rì,找过你几次麻烦,是不是?哎,年青时便是出名的迷糊蛋,如今更是老糊涂了!鹤立鸡群的学立?全班最高个子的,儒雅之气至今印象深刻,你的治中好吗?有情人终成眷属,在我们班上好像你俩是第一也是唯一的一对?祝福你们!治中啊,乐这个当年最有魅力的死党,后来怎么竟疏离了?大概忙于谈恋爱了,姑且放你一码!还跟亚敏、桂英、美金他们有联络吗?有机会替我向她们问好。我相簿里还珍藏着当年我们几个合拍的一帧照片呢。金球!高高瘦瘦,聪明又顽皮捣蛋的家伙,套句今天年青人的流行语是“Gool”(酷,不知国内兴不兴如此形容?)不知怎的,我后来每读金庸的武侠,就会联想到你跟锦生、长江、主福、进松一伙,孰知是那些侠骨柔情、落怀不羁的好汉中有你们,或你们中有他们?(庄生梦蝶、蝶入庄生梦、庄生入蝶梦?)超杰——好个卓杰超群英俊潇洒的小子,令尊给你命的名还真贴切,美国七八十年代当红的一名影星叫罗拔烈福的,跟你真有几分神似。

    相识便是缘,(相聚更是福,真羡慕死了老班长的神气!)同窗三年,虽未必相交至深,却正如老班长所言,是人生最单纯最真诚的岁月,弥足珍贵!有机会都想听听你们的远情近况。30年,真是漫长的岁月!正像《双十老三届》上高三(4)林擎国同学说的,人生还能有几个30年呵!

    先大致谈谈我自己吧——69年上山武平,72年底“出国”,去了香港,76年底远嫁巴西。老公学电机工程的,60年代从台湾应聘至巴西便在那儿生根了。认识的过程对我这个讲究“罗曼蒂”的人都是老土的不能再老土了——媒人是亲戚——姐夫的妹妹嫁给老公的哥哥,将本小姐介绍给远在巴西的小叔。明白了吧?算起来还占了一点面线亲,够有缘份了吧,倘若你喜欢音乐,知道中国近代号称一流,依我看其实顶多是一点五流的小提琴家林昭亮——我的媒人是他的妈。是不是越听越糊涂了;也就是说林昭亮的妈妈俞国林嫁了我老公的长兄林国经,将你们没人要的老同学推销给了他的小叔林国伦,说不定你们的老同学还可能因此而名留青史呢,一笑!

    你们的老同学在巴西十年无所事事,除在当地的中文报纸投投稿发表大作之外,唯一的成就,便是三个乖巧可爱的儿女——今生至大的安慰和骄傲。(说到儿女更来劲了!)如今老大已大学二年,老二昨rì刚获得志愿大学入学通知,两个家伙都拿全额奖学金,老三也在今年进入了纽约时报年度排名第一名的高中。委实不喜夸耀吹嘘的,但一提起孩子真止不住满心的感恩,确信是上帝赐给你们这个命运舛、天涯浪女的老同志最大的恩典与产业,相形之下,移居美国这十年来的辛劳都算不上什么了。

    来美11年,经历你们可从我的一篇见证“真平安从耶稣来”窥见一斑。我会将原文一并寄出,若老编认可的话,或也能与各位分享,只望不因“宗教sè彩过浓”而被打入冷宫。大致来说,你们的老同学不得不从养尊处优的工程师太太摇身一变为亲力亲为、拼搏奋斗的“女强人”——上门推销过百货,在跳蚤市场摆过摊位,作过房地产sells、医生助理、保险助理……。到圣约翰大学从英语做为第二语言上起,到地产课、新闻课、保险课……就凭着让吴崇江(包括我们的每一位)感恩戴德的严棻老师(外加何顺达老师)给我们打下的英文基础,横冲直撞,冲锋陷阵,还荣幸地被“*”半录取过呢!当时入职考试分两部分——笔译与播报“一脚踢”——前者合格,后者即以“国语发音不够标准”给我一年时间矫正口音再被试。认识的老朋友笑坏了肚子:“老天,就凭你这口厦门国语,也敢去报考*……”一语惊醒了梦中人!真是呀,我的发音功能本来就马马虎虎,英文课还记得被慧文笑过呢!离乡不离腔。就算到běi jīng在美国呆了10年8年,那口发音总改善不到哪儿去的。罢了罢了,咱靠不了口吃饭。少年时代的第一梦便如此醒了。不过如今的保险事务所业务,俨然是国英粤台四语并用,虽无一jīng专,倒也还差强人意,聊足唬人。

    这信真够长了。先此,盼你们来信,更盼你们来玩!(寒舍食住免费招待,机票问题可以磋商,一笑)愿神祝福各位!

    老同学陈美欣

    1997年8月
 楼主| 发表于 2013-4-19 00:47:16 | 显示全部楼层
知青代的苦难漂流(19)

天 末 怀 李 清 月


李清月上山下乡
上有妈妈和奶奶
下有弟妹童孩
路迢迢扶老携幼
悲戚戚如被驱犹太
惨兮兮举家流放
永夜哭声悲三代

清月啊清月
好端端的厦门姑娘
从此身陷武平荒山
从此失去故乡的海
我们的大股
从此心孤寂行路难
举步艰辛长居村寨
姑娘好像地瓜一样
如何不满头乌发
一夜灰白
强忍伶俜十载
如何不招病惹灾
个头大有力气
不惑即得鼻咽癌
又十年病魔纠缠
未知天命就含恨离开
正月里孤单单独宿在
野草漫漫的长居村外
连陪奶奶的最后遗愿
也得不到命运的青睐
清月啊清月
难道命定
要遭遇这样的时代
可怜兮天下老三届
谁亦有靡靡逾阡陌
祖孙同下乡的孽债
请站出来请说出来
请告诉后代
我们经历的时代
有这样奇鬼森然的荒诞
有这样猛虎苍崖的祸害

清秋中天月色好
我在天末把头抬
捧着高山儿的心酸
梦随春池弟的寻找
点燃一纸每周文摘
跪地给清月姐祭拜
放眼溅洒毛血山寨
坡陀萧瑟间仿佛又见
相拥痛哭的母亲奶奶
呜呼 我欲一歌
鸭子为老鹰所叼之哀
却唇焦口燥不得文采
我欲哭无泪欲喊声揌
我恶梦惊醒
悲风阵阵从天而来
落月恍恍泪注濑濑
我满屋徘徊啊徘徊
犹疑人在闽西
或在丹麦


注:1,大股,闽南方言,对个大体壮者的暱称,也是当年同学送给清月的外号。
2,天末,天的尽头,杜怀李在地处边塞之秦州,故曰天末。余今居北欧,更可说天末了。

备忘/杜诗:宿府/ 天末怀李白
谢春池:寻找最后的知青(李清月:在长居村外长居)

李清月:在长居村外长居

李清月是66届高中的老大姐。传闻中知道她一直过得很艰难,因而,闻悉她病逝,心情尤为沉重,也想多了解她生前困境。没想到我到武平的第一夜,偶然走访的一位女知青就是李清月的妹妹李清云。
严格论之,清云算不得“知青”,而应是“后知青”。1969年秋,李清月和祖母、母亲、两个弟弟和两个妹妹全家人被迫上山下乡来到武平县城关公社长居大队落户。那时,李清云才十一岁,正值求学之龄而失学。
李清月一家在离县城三十多里的偏远山村,要依靠作农活维持全家生计,比起当地农民更困苦十分了。有一回,清月家养的鸭子被老鹰叼走,鸭子是补贴日常生活费用的来源,清月的母亲和祖母顿时抱在一起伤心痛哭。
为了生存,李清月下嫁同村的一位复员军人。1971年,大儿子出生,1974年二儿子出生,1976年大女儿和三儿子——一对双胞胎出生。同年,清月上调到供销社,清云上调到竹编厂。1977年母亲和清云的二哥及小妹终于重返厦门。
正当生活略有转机起色,时龄四十的李清月得了鼻咽癌,并在此后十年间为治病奔波于途,花钱费神,一个穷家也因此变得更穷。1994年正月十一,李清月病逝于武平医院,临终留下遗言:和奶奶葬在一起。
清月的奶奶当年上山下乡,进村时由于裹着小脚,三寸金莲无法攀走山路,只好雇过山轿把老人家抬进山里并从此未离村一步。1971年,老人家去世,埋在村后的山上。老人生前极为疼爱孙女孙子们,清月一生的最后心愿就是在这异乡的山头,陪伴孤独长眠的祖母。然而,清月这个遗愿未能实现,因为时值正月春节,村民不愿逝者进村,带来不吉祥。李清月只好安葬在村外的一座就近山头,“长居”在长居村外……
翌日,我去给这位老同学扫墓。点烛,敬香,烧纸,放了七八个砰空炸响的炮竹。在向清月告别的那一刻,我发现墓前那张包纸钱的《每周文摘》,心里一颤,想:该给这位66届高中的老大姐送去一些文字,让她读读。于是,我蹲下来,把那张《每周文摘》点燃,禁不住两行泪水滚出眼眶……


(本文节录自谢春池的《寻找最后的知青》。)

卷228_55 「宿府」杜甫
  清秋幕府井梧寒,独宿江城蜡炬残。永夜角声悲自语,
  中天月色好谁看。风尘荏苒音书绝,关塞萧条行路难。
卷225_72 「天末怀李白」杜甫
  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鸿雁几时到,江湖秋水多。
  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应共冤魂语,投诗赠汨罗。
另,靡靡逾阡陌,引自《北征》。

发表于 2014-8-16 03:41:19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的苦难大约为六年时光,1968至1974。楼主下乡地的穷苦农民生生世世都在哪儿,与楼主相比如何?
发表于 2017-5-21 19:27:48 | 显示全部楼层
+賴j8562售後超火單親媽媽配合肛交和中出
名字:淫淫 162/D/23歲
年輕的單親媽媽求救
下海只是為了尋求一份生活費 你可以來幫幫她嗎?
生孩子不久  據推斷應該還有乳汁 因為家裡就她
自己在帶寶寶 所以的話 可能說去旅館跟哥哥愛愛的時候
要帶上自己的寶寶喲  不介意的哥哥可以找我喲(如果介意的話
還可以交代妹妹 把寶寶交給其他人照顧)可以陪你玩你想要的尺度
當然前提還是不變態 不SM喲  配合好的話會給你1H/2S
加節的話 會適當的給肛交和中出喲很主動健談推薦+賴j856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9-22 16:15 , Processed in 0.130211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