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24|回复: 2

[转帖] 北京突然间出现381万套空置房抛向市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5 23:23: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传将公开官员住宅信息 二手房市场交易突然爆棚:近日网传,北京突然间出现381万套空置房抛向市场,上海二手房挂牌量从现41万套暴增至200万套,广州二手房挂牌量从现26万套直窜100万套,深圳二手房挂牌量从8万套到12万套后直窜到30万套。据不完全统计其降价幅度都在50%。
          贪官害怕了.末日将到
  近日网传,北京突然间出现381万套空置房抛向市场,上海二手房挂牌量从现41万套暴增至200万套,广州二手房挂牌量从现26万套直窜100万套,深圳二手房挂牌量从8万套到12万套后直窜到30万套。据不完全统计其降价幅度都在50%以上。
  十八大后,要求官员财产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但为什么迟迟不能使行呢?众说纷芸,莫衷一是!究竟何去何从?我想在此想请大家考虑以下两个问题,在当前的情况下如果冒然执行官员财产公示会不会出现(一)、政治上的暂时性混乱。(二)、大量资产转移到国外去?使国家经济遭遇到重创。
以下是最近各位专家的分析
 据报道,明年起,澳门所有副局级以上官员将公开自己的财产状况,接受公众检视。近日在澳门立法会的一般性讨论上,官员财产公开的法案获出席议员全票通过。财产申报法案生效后,市民可自行查询副局级以上官员资产。      通过公开官员财产,实现对权力的监督,确保官员的廉洁,是世界各国通行的做法。全世界有97个国家应用这一制度,都取得比较好的效果。        最近,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研究部署2012年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我想,政治局全体成员能否从自身做起,首先公开自己家庭的财产状况,接受人民检视。上行下效,取信于民。        高唱反腐的人,必须首先公开自己的财产状况,震慑腐败者,才能得到人民信服。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昨日发布《法治蓝皮书:中国法治发展报告(2011)》称,有高达81.4%的人认为公职人员应当公开其财产状况。我们知道,在腐败的统治之下的台湾,在一国两制的香港、澳门,在腐朽的资本主义西方国家,在我们经常嘲笑的印度,甚至在和我们同属一个制度,但比我们落后很多的越南,都早已实行官员财产向社会公开。可不止为什么,在据说有全世界最先进制度的,我们伟大祖国——中国(严格说应该是中国大陆),却不能将官员及直系亲属的财产向社会公开呢?
      既然有高达81.4%的人认为公职人员应当公开其财产,“代表最广大群众利益”的执政,为什么就不按群众的要求去做呢?每逢这个时候,总会有几个所谓的专家和教授钻出来忽悠一阵子,引经据典巧舌如簧地讲一套大道理,将事情摆平。如今,我们,至少我自己,特希望专家和教授们再出来忽悠忽悠,让我们,至少让我心里平衡一下!专家教授们,求你们了,快出来白话白话吧!
公开官员财产,这在国际上是成功的经验,事实上是防腐的一把杀手锏。中国之所以迟迟不愿这么做,并非认识不到其重要性,公开官员财产实在是一只烫手的山芋,这会牵涉到政治稳定呀。   如果问中国官员腐败的比率有多高不好算,不如从中国清官的比率有多少计算容易?试想,如果公开官员个人财产将会有多少官员的财产不能说清来源。如果说不清财产来源的官员都追求责任的话,中国还能剩下多少官员,中国官场还不得进行一场大换血,那岂不是一场大革命?   所以,公开官员财产现在还不可行。什么时候可行,不好说,等到官场生态变好了,可以公开了,不过到那时公开的必要性没现在这么迫切了。
有关官员财产申报的话题,热闹了好多年,一直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两会代表委员年年提案,媒体网络热议,专家学者评论,足见社会对于这个问题的关注。然而,官员财产申报的大门依旧紧闭!最大的阻力来自大大小小的官员自身,他们最害怕公开自已和家人的财产和收入。
现今中国,最富有的阶层并不是排行榜上那些老板或者明星,真正不差钱的是大大小小有权的官员,老板明星的钱都在外面晒着,特别是老板们都依附于银行巨额贷款或者资产升值,而有权的官员,钱都在隐密处,且一般只进不出,为什么随随便便抓一个贪官,就能从家里搜出几百万乃至数千万现金,因为官员吃喝玩乐都不用自已再掏一分钱,藏富于官家于是成为中国的一种流行趋势。这些年移居西方发达国家的移民中,官员及其家属占了80%以上。
官员拥有的黑色财产或灰色财产在中国是个最大的谜,老百姓很好奇总想搞清楚却总是搞不清楚。尽管《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已于去年5月1日正式实施。但在一项关于“公众最希望政府公开的信息是什么”的调查中,有77.5%的人选择了“官员财产情况”。  为什么近八成人最希望政府公开官员财产情况?公众满以为《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实施后,官员财产能够公开,其实通篇《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并没有任何关于官员财产公开的相应条款。富人和名人的财产可以公开,为何官员的财产却成为秘密?  无论民间还是学界,要求公开官员财产的呼声一直很高。两会期间,一项网上调查显示,对于当前反腐倡廉工作,90.1%的人认为有必要实行领导干部财产公示制度。去年两会前夕,国家统计局原局长李成瑞、化学工业部原部长秦仲达等50名退休官员、学者及各界人士,还呼吁尽快制定《县处级以上公职人员财产申报公布法》,可惜,这样的呼声没有官员理会。  官员财产公示制度被称为“阳光法案”,在许多国家不仅被证实为行之有效而且已经走向成熟完善。在韩国,官员财产必须定期公开。韩国新总统上任时,韩国政府就公布了一份报告,包括总统李明博在内的103名政府高级官员平均资产达到22.8亿韩元(约合230万美元)。台湾也是如此,马英九和内阁大员都在上任之初如实公开了个人和家庭的收入财产状况。连俄罗斯这样的专制转型国家,总统和总理都公开了个人和家庭的财产和收入。  而改革开放30年的经济强国却一直不敢建立相关的制度。早在《公务员法》(草案)审议之际,有识之士纷纷建言,要求完
有关官员财产申报的话题,热闹了好多年,一直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两会代表委员年年提案,媒体网络热议,专家学者评论,足见社会对于这个问题的关注。然而,官员财产申报的大门依旧紧闭!最大的阻力来自大大小小的官员自身,他们最害怕公开自已和家人的财产和收入。
现今中国,最富有的阶层并不是排行榜上那些老板或者明星,真正不差钱的是大大小小有权的官员,老板明星的钱都在外面晒着,特别是老板们都依附于银行巨额贷款或者资产升值,而有权的官员,钱都在隐密处,且一般只进不出,为什么随随便便抓一个贪官,就能从家里搜出几百万乃至数千万现金,因为官员吃喝玩乐都不用自已再掏一分钱,藏富于官家于是成为中国的一种流行趋势。这些年移居西方发达国家的移民中,官员及其家属占了80%以上。
官员拥有的黑色财产或灰色财产在中国是个最大的谜,老百姓很好奇总想搞清楚却总是搞不清楚。尽管《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已于去年5月1日正式实施。但在一项关于“公众最希望政府公开的信息是什么”的调查中,有77.5%的人选择了“官员财产情况”。  为什么近八成人最希望政府公开官员财产情况?公众满以为《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实施后,官员财产能够公开,其实通篇《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并没有任何关于官员财产公开的相应条款。富人和名人的财产可以公开,为何官员的财产却成为秘密?  无论民间还是学界,要求公开官员财产的呼声一直很高。两会期间,一项网上调查显示,对于当前反腐倡廉工作,90.1%的人认为有必要实行领导干部财产公示制度。去年两会前夕,国家统计局原局长李成瑞、化学工业部原部长秦仲达等50名退休官员、学者及各界人士,还呼吁尽快制定《县处级以上公职人员财产申报公布法》,可惜,这样的呼声没有官员理会。  官员财产公示制度被称为“阳光法案”,在许多国家不仅被证实为行之有效而且已经走向成熟完善。在韩国,官员财产必须定期公开。韩国新总统上任时,韩国政府就公布了一份报告,包括总统李明博在内的103名政府高级官员平均资产达到22.8亿韩元(约合230万美元)。台湾也是如此,马英九和内阁大员都在上任之初如实公开了个人和家庭的收入财产状况。连俄罗斯这样的专制转型国家,总统和总理都公开了个人和家庭的财产和收入。  而改革开放30年的经济强国却一直不敢建立相关的制度。早在《公务员法》(草案)审议之际,有识之士纷纷建言,要求完善财产申报制度,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姜明安建议,《公务员法》(草案)应规定公务员财产申报制度,以利于促进廉政立法。但让人大失所望的是,《公务员法》根本未曾涉及官员财产公布制度。  1987年11月17日,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秘书长、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的王汉斌,在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上指出:“ 一些国家规定公务员应当申报财产收入,我国对国家工作人员是否建立申报财产制度问题,需在其他有关法律中研究解决。”一晃20多年过去了,问题还是没有着落,这就不能不令人深思了。  既然全民都很关注也最希望官员公开财产和收入,执政为民的政府为何迟迟不愿推出这样的阳光法案呢?善财产申报制度,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姜明安建议,《公务员法》(草案)应规定公务员财产申报制度,以利于促进廉政立法。但让人大失所望的是,《公务员法》根本未曾涉及官员财产公布制度。  1987年11月17日,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秘书长、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的王汉斌,在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上指出:“ 一些国家规定公务员应当申报财产收入,我国对国家工作人员是否建立申报财产制度问题,需在其他有关法律中研究解决。”一晃20多年过去了,问题还是没有着落,这就不能不令人深思了。  既然全民都很关注也最希望官员公开财产和收入,执政为民的政府为何迟迟不愿推出这样的阳光法案呢?
说到反腐,就会让人想起官员财产公开。然而,官员财产公开已经“被呼吁”了多年,如今还是停留在内部申报和局部试点上。  看起来一直走在反腐前列的广东,据称正在开展领导干部家庭财产申报并在一定范围公示的试点工作。所谓走在前列,也只不过是选择一个县和一个区试点,而且还是试点“在一定范围公示”。什么是一定范围?它有多大?不得而知。既然说是“一定范围”,则肯定不是向全社会公开。如果能在试点的县区范围内公开,那也算有一点进步。问题是,为什么要从基层开始试点呢?这很让人不解。腐败与权力密切相关,这是不争的事实。从现实情况看,权力越大,发生腐败的可能性就越大,腐败的能量和“成果”也就越大。按着这样的现实,如果要搞官员财产公开,那么什么人最需要先公开呢?或者说,公众最迫切需要哪些人先公开呢?很显然,一定不是县官、区官,也不是市官、省官,而是最上面的官。最上面的官一旦腐败,其危害也最大。如果说官员财产公开是预防腐败的一种有力措施,那么难道不应该首先从最上面的官开始预防吗?  我们从小到大听得最多的话中,就有一句“领导干部要发挥模范带头作用”。既然新领导层已经摆出了反腐的新姿态,那么是不是要在官员财产公开上带一下头呢?官员财产公开似乎已经成了一个老大难,但老大一旦带了头应该就不难了。什么财产啊,亲属移民啊,高层都带头公开了,下面阻力再大也只能“上行下效”了吧?要当官就别想发财,要发财就别想当官,这必须成为一切公仆的“入门理念”。  可以确信的是,官员财产公开自上而下推行,反腐局面定将焕然一新。

财产公开并不能解决官员腐败问题
陈中华;财产公开并不能解决官员腐败问题
在全球反贪机构透明国际的2012年清廉指数中,中国排名第80位,俄国排名第133位,俄国是个民主国家,不但总统由人民选举,而且总统带头公开财产。从中看;官员财产公示其实与惩治腐败没有关系的。
有个官员说“为什么老百姓不公布财产?”我认为这个官员的话不无道理,个人隐私是受到法律保护的。官员的财产隐私同样也要受法律保护的,官员的收入也是他工作的劳酬,如果让老百姓都公布财产,我看大部分老百姓是不会同意的。腐败问题由来已久,国内国外都有腐败,国外也有财产公开,腐败问题也未必因此而销声匿迹。官员的财产组成有很多种形式,有银行存款、房产、车辆、资产性投资股权等等。当然这些,有可能在官员名下,也有可能在家人名下、亲朋好友名下,甚至可能在二奶、小三等名下;银行存款也可能不仅在国内,还可能在国外等等。因此财产公开也不是说公开就能公开的。
我认为惩治腐败关健在于制度的定制,对于怎么惩治腐败要有切合实际和稳妥的措施,以免造成官员恐慌国家混乱,1993年韩国“总统”金泳三以身作则,在腐败积重难返的韩国闪电推行官员财产公示制度。在这场史无前例的反腐风暴中,数千名官员受到惩处,包括国会议员、法院院长、部门长官、空军和海军总长等高官显要,一度造成政局恐慌。中国如果经历这样的反腐力度,政治和社会能不能继续保持稳定的局面,是个很现实的问题。香港廉政公署成立之初,严惩警察腐败,三年间两百多名警员入狱,最终导致1977年香港警员上街冲击廉署。在此压力下,港督当夜颁布特赦令,要求廉署对1977年10月1日前的贪污行为停止追究。港督为了让廉署这个重要机构生存下去,做出的一次艰难但正确的让步。既要破除官员的心理抵触又要避免社会动荡的现实考虑。
如果人民不放过一次贪官污吏,那么后果很严重,这些大量的资本转移到它国,肥了敌国,当然他们情感上也不愿意流落他乡,愿意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他们不愿意坐牢,就是他们坐牢,也只能增加人民的负担,更何况谁会傻到坐以待毙,如果人民不能原谅,就这么对峙下去,腐败一代接一代,人民最受伤,其后果就是经济趋向崩溃,最后受伤的还是老百姓,重新积累资本,还有消耗多少资源,多少环境的代价。如果人民原谅了,那么资本留在国内,或者流出的资本重新流入国内,无论怎样,他们的后人都会生活得很自在,这是现实,有钱哪里不能过好生活。我和大家一样恨贪官污吏,但不能意气用事,应当考虑到最有利于百姓着想,他们坐牢与不坐牢,我们人民又能得到什么,如果这些资本都留在国内,自然有利于人民,所以,我认为人民原谅更有利于人民,不过要有个条件,他们必须退回非法所得,希望大家理性思考这个问题。我认为;只有赦免以前的贪官污吏,才能惩治以后的贪官污吏.在法律上实行赦免制度:对之前的贪官污吏在规定时期内退还不法收入的,不论干部职级,不论问题大小,一律免除党纪、政纪处分,不追究法律责任,原政治、经济、生活待遇不变;对没有按期退还不法收入的,政治上,一律开除公职,并存档备案,永不叙用;经济上,没收全部非法所得,并处以高额罚金;法律上,按刑法的最高标准处罚。
总归一句话;不管什么问题,用和平的方式解决总比用暴力的方式解决好.用暴力的方式解决问题,最后一般总是两败俱伤的。目前中国的官员可以说是贪官污吏比清正廉洁多,解决办法无非二个,一个和平的方式一个暴力的方式。难道我们非得用暴力的方式解决吗?用暴力的方式解决就会引起贪官污吏带着贪来的财物逃向外国,还可能造成国家混乱的严重后果,遭殃的还不是我们国家和人民自已吗?
为了国家的稳定,对以前的贪污腐败违纪犯法的官员应采取不惩处的办法,让他们30天内自首,交出以前的不法收入,可以设立一个公开退款帐号,让他们向公开帐号退款],不追究任何责任.不撤职.不公开,还要为其保密,解除他们的顾虑,对不自首的一定要严惩。其实现在这些贪污腐败分子,大部份还是因以前制度不健全而造成的,谁也不会天生就会贪污受贿违纪犯法的,给他们一次自改的机会,以免他们携款逃跑[出国],迫急了还可能给我们国家带来混乱的。为了国家的稳定及巩固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这样做会得到全国人民及党政官员拥护和理解的。让现有的贪污腐败违纪犯法的官员放下包袱,专心地执政,否则,他们天天担心受怕被查处,他们还可能天天只想怎么不被查处。那里有心执政呢?官员无心执政,国家怎么发展呢?政府怎么为人民服务呢?另外,他们不自首,查他们是不容易的。若不这样做.中国的贪污腐败问题永远得不到彻底解决的,赦免以后要制定新的制度预防腐败。新的制度应遵循以下八点;
1.期限过后,所有的官员权力要接受人民监督,官员要在上级领导下,由人民有序选举[有序的民主]。
2.立法规定,按贪污受贿一万判刑一年计算,二十万以上包括二十万的判死刑。只有严厉的刑罚,官员才能望而生畏,不敢贪污腐败。做到清正廉洁。
3.要激励人民群众举报,按贪污受贿官员被查处金额的百份之五十奖励给举报人,[也许有人说奖励太多,我认其实不多,如果没举报人的举报,大部分贪官污吏是很难被发现的,且举报人是担着被打击报复风险的],另外,做好保护举报人工作,对保护举报人不当的司法人员要从严惩处,还要规定接受举报的司法机关应直接去查处,不能当中转站,转到当地去查处,转来转去往往又转回到被举报人手里去了,接受举报的司法机关一定决不能犯官僚主义。
4.司法机关还要主动出击,不能在机关里等着举报才去查处,另外,以后不要只抓大案要案,不抓小案。其实大要案都是从小变大的.这和一个人生病一样,小病不治变大病就不好治了。
5.立即更改法律法规.对自首的行贿人及配合司法机关调查的行贿人不要定罪.按一般的举报人对待并给予状励.对不配合司法机关调查的行贿人要与受贿人同罪对待。此举是解决行贿受贿问题的最有力措施.最了解受贿人就是行贿人!现在对行贿人的处罚比受贿人还严厉,简直就是逼着他们结盟!行贿若无罪,受贿人就会自危,怕行贿人过河拆桥而不敢受贿.行贿人也就无处行贿了.行贿受贿问题也就解决了。
6.成立一个真正有权的巡查组.由中央纪委,监察部.最高检察院法院.公安部组成.不定时.不打招呼地到全国各地明查暗访.并有权直接查处各地各类党政官员的违纪犯法案件.此举一能克服各地党政官员天高皇帝远的思想.二能打击地方保护主义.三还能体现中央的权威,使中央的方针政策得以执行.这个钦差大臣之制度是永远不会过时的.从古到今.好多大案要案,冤假错案.大都是钦差大臣出来才得以解决的.巡查组到地方时,要先暗访几天,然后通过各新闻媒体向社会公布暂驻地址.电话.方便举报人举报.这样也就是真正人民监督官员。上级监督下级才是真正的监督,无权的人民群众监督有何用?人民要借中央的权力监督党政干部行为.中央要使用人民力量监督党政干部行为.才能真正强有力监督党政干部的。
7.加强党政官员的思想教育及法律教育,让他们有执政无私为民的思想及知法守法。决不能让官员有做官是为了名利的思想,犯了法才知犯法的法盲。深化干部人事制度改革。扩大群众对干部选拔任用的知情权、参与权、选择权和监督权。积极推行和完善民主推荐、民主测评、差额考察、任前公示、公开选拔、竞争上岗、任职试用期等制度。加强人事管理和监督方面的制度建设,逐步形成相互配套、约束有力的干部考核评价体系和干部选拔任用监督机制。
8.以后的司法机关要在党中央领导下真正独立.不受地方任何干涉.也许有人会反对司法机关要在党中央领导下独立.那如果最高司法机关出现贪官污吏怎么办?我认为司法独立要在党中央领导下独立为好.司法机关官员的权力不但要有人监督还要有人领导才能清正廉洁的。
中美创新联合国际疑难病研究院院长陈中华
王岐山能否给财产公开带一个好头?                   11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在京主持召开座谈会,听取专家学者对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的意见和建议。2000年以来,中纪委几乎每年都会邀请数十名专家参加座谈会,这也是每次党代会后中纪委的重要节点式会议。会上,多位专家谈到尽快实行官员财产收入申报公开问题。其中周淑真教授提到,反腐败工作很早就有“关口前移,源头治理”的提法,但在推动落实中进展缓慢,政府官员财产申报制度是各国通行的预防腐败的有效做法,在我国虽然很早就在个别地区进行了试点,但迟迟没有在更大范围内开展,“建议立即建立财产申报制度”。  马怀德同样力主尽快建立领导干部财产申报制度,“财产申报制度的关键就是公开,公开才能达到财产申报的效果和目的。公开是反腐败的利器,只要公开了,很多腐败现象就没有藏身之地。”  红旗出版社原副总编辑黄苇町发言时进一步提出财产公示。从目前看,对社会上呼声最高的官员财产公开制度,应有所回应,“这也是国际反腐败斗争已证明行之有效的反腐败措施”。  黄苇町主张,可以将房产公开作为突破口。由于各种隐性收入大量存在,目前,核查官员全部财产和收入难度还较大。  不过,房产需实名登记已能够实现全国联网,查清领导干部及其配偶子女名下有多少房产,从技术层面不成问题,实施起来相对容易。而且,房产价值高,官员率先实行房产公开,很容易查实其购房款是否来自合法收入,也是发现腐败的最明显线索。  在这次会议上,官员财产公开依然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为何事隔多年,人们依然还是会关注官员财产公开的问题呢?那是因为我们现在的国家,官员身上出的问题,大家看一看,现在很多官员都是出有私驾好车,住有豪楼,跟他们的工资是格格不相入的,如果有人查一查这些官员的财产收入的来历,相信很多官员都不能够自圆其说,无法为自己解释清楚财产的来源问题,其因是其财产来路不正,多数通过的手中的权力,贪污受贿为他人开路,为自己求财!而现今社会上这种风气的败坏,多数便是从官员身上演变而来的。  现在在中国民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政府的门难进,官员的脸难看,百姓的事难办”这“三难”可谓便是现今社会的缩影,为何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呢?原因是官员自身条件不够硬,这“三难”便是想利用自己的手中的权力,在老百姓身上捞取好处!这种行为,对行政官员来说,可以卑劣之极,但是很多官员反而还自鸣得意,为自己的行为而沾沾自喜!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对官员的要求是清正廉明,但真正能做到是凤毛麟角,属于珍稀动物类型的。  王岐山纪委书记在会风上的表现以改常态,这是一种突破,而在会上,多名专家也谈到官员财产公开的问题,不过既然已经提到,我不知道王岐山书让可否身先士卒开一个好头呢?因为上行下效,只要领导开了一个好头,下面的头头们便也会跟着领导的步伐而走,别看他们平时没有大能耐,但跟领导走的步伐还是比较一致的。  当然,在官员财产公开的问题上,依然还是存在一些困难的,比如说:一个官员公开的财产是否是他本身所拥有的价值,是否是真实,如该如何鉴定呢?这些问题的存在,只是在推行官员财产公开之后所要解决,但对目前的中国来说,不管是从民间的呼声,还是正义之士的要求,对官员财产公开是迫不及待,因为这是一件反腐的利器,也可以是一面照妖镜,任何妖魔鬼怪,是丑的,还美的,是善的,还是恶的,统统都现形了。官员财产公开推行之所以遭到多数官员的反对,那就说明多数官员的本身是有问题的,因为中国有句古话:“身正不怕影子歪,平日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为何这些官员极力的反对财产公开呢?便是自身不正,干了许多见不得人的勾当,相信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  为此,王岐山纪委书记在这次会议上的表现,从会风的改变,到打断官腔式的发言和言及到敏感话题的官员财产公开,都是值得肯定,但问题的是,这样的问题,何时会推行呢?从新政组合的开始表现,王岐山纪委书记在对待官员财产公开问题是否应该带一个好头,来做出一个表率呢?因为一个好将军带士兵,必定身先士卒,好领导推行改革,必须要起到带头作用,否则就会遭下属的话柄。为此,在这次的会议上讨论的领导和专家官员,对待官员财产公开问题,是有义务和责任带一好头的,这也是民众所希望看到新政组合给未来中国带来的希望和所看到的光明,不过这束光明和普世精神,何时能照耀到神州大地,就看各位的表现了!
       
发表于 2013-1-22 00:02:5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起来没法反腐的,要不然政府都瘫痪了,或者会变成张维迎所说的,民逼官反。没收非法所得收入和房产,既往不咎,大约是最好的维稳方法了。
发表于 2014-8-19 20:16:34 | 显示全部楼层
无官不富,无官不贪,恐怕是喜旺面临的最大难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4-23 16:03 , Processed in 0.120315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