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19|回复: 0

[转帖] 李庄:在《中国改革圆桌论坛》上的即席演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5 23:40: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布时间:2012-12-10 09:24 作者:李庄 字号:大 中 小 点击: 加载中
   李庄:大家好!我就不坐了,站着讲吧。
 
  非常感谢,有这么一个机会站这儿,跟各位领导和老师讲讲重庆的过去。我一上楼梯就看到了这个标题——“依法治国与重庆教训”,这个题目很好,我把它拍了下来。重庆的教训,是惨痛的,是用生命和血的代价换来的。
 
  这两天,很多海内外媒体也都在关注着重庆、关注着李庄事件,我昨晚刚刚从重庆回京,今天就马上赶过来,在重庆那几天,就有几十家的媒体追 访,回到北京,出了首都机场又被围追堵截跟到家里,从首都机场到家的路上,是在车上进行的搜狐微访谈直播,他们搜狐很敬业,知道我回京,就提前到机场截住 我,在车上,他们用无线网边提问、我边回答网友提问,两天前在重庆,我也接受了新浪和腾讯的微访谈,与广大网友在线交流,在重庆时的网络受到了干扰,好几 分钟打不上去一个字,上千个问题我才回答了20多个,如果正常,可以回答两三百个问题的。
 
  在重庆那几天,有一个特殊现象,是什么呢?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都去了,这是我出狱一年多的首次中央级的媒体来采访,追到重庆、追到我住的 酒店,他们扛着摄像机从重庆下飞机到我入住的酒店,到进法院、出法院,再到机场上飞机,出首都机场回来,全过程的跟踪拍摄。那天也巧,央视第一天到重庆, 来到我住的酒店,扛着摄像机,刚进门,正赶上有一个四川的老教师来访,这个老教师不是冤民,他跟陈有西也很熟,叫丁荣汉,70多岁了,已经退休,他到酒店 给我送了一大包麻辣兔丁,说听到你这几天要来重庆,我和我老伴儿连夜做的,我和他本来不认识,正好他到我房间的时候,中央电视台正扛着摄像机刚进门,  正好看到这个场景,我正对丁老师说谢谢、谢谢,央视记者不明白怎么回事,看着我们俩互不认识,问我,你认识他吗?我说我们不认识,那个丁老师也说之前不 认识李庄,但觉得三年前重庆抓他是不对的。后来电视台采访我,你现在什么感受?我说真正的正义其实都在民众的心里,而不是听某几个人在那儿喊,老百姓心里 明白着呢。
 
  重庆这几年,我形容他们,就是疯狂老鼠坐上了过山车,在玩儿急流勇进的游戏。刚才童老师讲的非常好,引用了不少案例,这些案例中的当事人,很多在我这儿有登记备案,他们的很多资料,我这儿都有,近一个时期,我带着20来名律师,主要是在重庆代理那些冤假错案。
 
  重庆的李俊案,是一个比较典型的黑打案例,我昨天在重庆还跟他们家人谈了很多,他的公司有一个6800万的事,很恶劣专案组刚刚抓人,甭说 审判,还没有起诉,就从人家账上“追缴”6800万。后来问检察院法院,谁也不知道此事,钱呢?为什么不依法随案移送呢?就是赃款,你也要由法院执行局依 照生效的判决按照程序上缴国库啊。
 
  最早,警方抓过李俊一次,把他关到军队的一个弹药库,大家知道,关押疑犯,法律是有明确规定的,你怎么能把一个犯罪嫌疑人关到军队的弹药库呢?很明显的违法。
 
  关到军队弹药库之后,逼着他们公司拿了4600万,当天就放了,出来以后,应该说就是一个正常公民了吧,他应邀出国到一个国家考察,需要开 一个无犯罪记录办护照,重庆市公安局在他交了4600万出来以后,还给他开了一个无犯罪证明,盖着重庆警方的公章,这个证明的影印件我也在微博上公布了, 人家拿着无犯罪证明,办了护照准备出国,这时候突然又听见要抓他,为什么抓他?因为重庆市沙坪坝区某领导让他拿出90亩建一个森林公园,中间搞一个什么红 歌广场,人家说我们都规划好了,规划局都盖了章的,哪儿是物业、哪儿是道路、哪儿是花池……你要走我90亩,我这整体670亩地的规划就得全变,那位领导 说你必须得变,没办法,那就变吧!可以,我再修改规划把!我这一亩地多少钱买来的还多少钱给你,那位领导说,呦,你还要钱啊,行、行行,好吧!没多长时 间,黑社会!抓!李俊一听到这个消息,赶紧就跑,跑到了成都,从成都机场准备飞香港,跑到成都之后,才发现没有带港澳通行证,他跟他太太罗漴打电话,赶紧 给我把港澳通行证送过来,太太把通行证送过去,他就从成都坐飞机跑了,专案组没有抓到他,回来把他太太给抓起来了,审了一年,什么也没有查出来,他太太争 辩说,我给老公送护照时,他是合法公民,当时你们也没通辑他,原来你们抓过他,交了4600万放了,还开了无犯罪证明……结果还是把太太关了一年多,审了 一年,什么罪名没有查出来,还不能放掉,国家赔偿怎么办?好,就弄个包庇罪吧,正好关了一年,就判一年吧,今天判今天放,赶紧走,就这么出来了。
 
  重庆的俊峰集团,有广告公司、装饰公司、房地产公司……一共17个公司61枚公章,打黑时都被专案组查封,人家公司没有犯罪,你专案组扣押 这么多公司的公章,公司哪个人有什么事都要打报告给专案组,卖材料、签合同、甚至员工请假,都得专案组得批,我就发微博了,你公安局的专案组,是董事会还 是监事会啊?这个案子,是我们的一个律师团队代理的。现在经过我们几位律师的不懈努力和抗争,这61枚公章要回来了,3个多亿资金也回来了大半,其实,公 安机关新上任领导对薄王过去的做法也是非常痛恨的,现在很多正义的东西正在渐渐恢复。我们也正在准备行政诉讼沙坪坝公安分局,你刚刚抓人,还没有审查起 诉,更没有审判,你就从人家公司账上划走6800万,手续是“追缴”,你依据的是什么呢?是不是在刑诉法的授权范围啊。
 
  说到重庆,刚才童教授讲到,李庄在高墙里面时,他对重庆提出过150问,我现在也写了150问,我这150问是150个数字,这些数字都是 历史的填空,这些填空我准备过一段时间公布,现在还有很多具体数字没有落实,比如我分了几个部分,包括唱红部分、打黑部分、警察西服、警局西餐厅、外国服 务员、银杏树等等,到底重庆抓了多少人?判了多少人?死刑当事人、劳教当事人……这些数字,都要查清楚,我们要对历史负责,对民众负责。
 
  当初,为抓一个李庄,他们抓了50多个无辜的人,包括抓龚刚华,龚刚华的儿子、堂弟妻子及其大姨子(妻姐)、邻居、司机甚至司机的老婆,统 统抓起来。警察去抓龚刚华,儿子在家,问,你爸爸呢,不知道,带走,打!再问,你爸爸平常和谁来往?和邻居一个叔叔经常打牌,把邻居抓来!龚刚华跑哪了? 不知道,吊起来,打,打了几天,实在不知道,只好放了,这样的人抓了50多个,就是为了构陷一个我。我前两天不是到最高人民检察院吗?为了增加证明力,我 把龚刚华、龚云飞从重庆叫到北京,同一天去最高检。9月12日,龚刚模在里面带出来的一封信(笔录),我也让助理给最高检送过去了,龚刚华说:一审审判李 庄时不让我们出庭,是因为法院把出庭通知书放在看守所大门口,专案组拿给我们,逼着签字,签什么字?签“我不愿意出庭”,他都不知道签什么。审判长说了 证人不愿意出庭,这就是一审为什么没有证人出庭。
 
  二审,薄熙来在2010年的“两会”上也讲了,说李庄二审6个证人出庭,这在欧美发达国家也不多见啊,还要怎么程序正义?我不知道他真不知 道还是假不知道,这6个人出庭的内幕,最高检的检察官也为龚刚华、龚云飞当面做了笔录。我从深圳飞回京时,同时通知了龚刚华、龚云飞,你们立即从重庆赶过 去,最高检约谈我们,那天我们分别直飞北京,第二天,我们手拉手的进了最高人民检察院,说二审为什么都出庭了?他们被警方弄在重庆小南海的温泉度假村,公 安局买单,天天吃喝,泡温泉,除此之外,每天三堂课,上午、下午、晚饭后,什么课呢?模拟法庭,都是专案组的警察,有装法官的、有装李庄的、有装陈有西的 等等,假想了470多个问题,打印下来,让这些证人背,每天要考核的。可是农民不认字,龚刚华除了写龚刚华这三个字第四个字都不认识,背不过怎么办?背不 过警察教你一个方法:无论李庄、陈有西问,都说不晓得、晓不得、脑壳疼,只要你们一说脑壳疼,我们和审判长会掩护你撤退(退庭)的,这些黑幕,他们都给检 察官暴露了,而且这个录像我也给最高检察院和重庆一中院提供了。
 
  他们制造李庄案的黑幕还有很多,其中郭维国如何软硬兼施的诱骗龚刚模,如果配合举报李庄,可以退还你3000万,如果给脸不要脸,就加大力 度,王智任何对他拳打脚踢、熊峰如何在腊月天对他泼冷水用电风扇吹,为的就是要举报李庄的口供,重庆原来报道的,什么凌晨2点按响警铃举报李庄,纯粹是胡 扯,一起真相,都将大白于天下。这些公然徇私枉法的警察,如果不受到法律的制裁,我们何谈依法治国!老百姓会怎么看待我们的执法者。
 
  今年四月,我在西安参加民营经济研讨会,龚刚华龚云飞开车从重庆赶过去,在我的房间,给他们进行了录像,童之伟的教授的声音和画面在里面也 有,何兵、陈有西也都在,主要是陈有西的提问,他占了90%的时间,回京后,我委托央视的朋友为这些录像配了字幕,这个我也让最高人民检察院看了,我那天 去重庆一中院,把这些视频都拷贝给了他们,当然,还有很多,还没有爆出,我准备在再审开庭时再当庭提交,我们大家,都是那一段历史的见证者和经历者,李庄 案一二审的情景也还都历历在目。童之伟教授录像时还厉声问:说,他们怎么教给你们的?后来我怕吓着他们,当时童之伟教授义愤填膺的,在最高检,当着国家最 高检察机关的面,他们诉说了出来,检察官们也很惊讶:重庆这么办案啊!
 
  那天,我们强调要求,最高检组成特别调查机构,只要是重庆之外的检察院就行,北京、天津、上海、内蒙古西藏的检察院都行,就是不能让重庆检 察院来查重庆的专案组,因为他们的专案组里面不仅仅有公安,还有法院、检察院的,甚至还有武警,你让他们自己查自己,很难体现出公正和公平。
 
  重庆这几年发生的事,触目惊心的很多,昨天,我在重庆刚刚接访了一个叫陈贵学的民营企业家,四川黔江的一个亿万富豪,有十几亿的资产,很老 实一个人,50多岁了,从未没进过派出所,每年交7千万的税,有好几千员工,公安局突然有一天把他抓了,说!给谁行过贿?人家说没行过贿,专案组说我们干 了这么多年都没你挣的多,你不玩儿黑社会不行贿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钱?吊起来,打。我拍了照片还拍了视频,一个人什么罪没有,竟然进去就给戴死刑犯的脚镣, 结果砸脚镣时,用力过大,钢钉都砸肉里去了,脚上留下一个黑洞。这些照片和视频都在我这儿,某省原省委书记的秘书陪着他一起来的,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的 记者,正好都在我的房间,都目睹了这一切。
 
  最残忍的是,给他弄到老虎凳上,拿铁链子勒着嘴往后拉,把他两边的下牙一共拉掉了6颗。这个视频如果大家想看,等会儿散了会,我可以让你们看,给他录像之前,我还征求了这位陈总的意见,我要给你拍照,你同意不同意?他说同意!他叫陈贵学,也是个亿万富豪。
 
  重庆打黑,凤凰卫视、网易、新浪等各大网站这几天也都在说李庄案,另外再说重庆的彭志民案,一块地就上千亿,陈明亮案,一个酒店就几十亿, 黎强、龚刚模、管串……等案,那个也不是十亿八亿的,我曾经说一个观点,重庆打黑没收的资产是成百上千亿,成百上千,在这儿是一个形容词,其实何止千亿, 注意,资产并不全是现金人民币,既包括固定资产,也包括流的资产,甚至包括债权,都是资产。至于打黑期间到底弄了多少现金?现在重庆官方没有精确的公布。 因为没有官方的正式公布,所以我从非正式的官方渠道,找到了重庆一个副厅级领导,我说你帮我查查到底入国库有多少钱?他说重庆打黑入国库的就是9个多亿, 反正不到10亿。你想想,仅一个李俊案,起诉前,还没有开庭呢,就从他们公司帐上划走了3亿多现金,彭志民、陈明亮、管串、黎强……还有很多人,这些人的 家属都来找过我,而且还不是一次两次,李俊的俊峰集团,我们昨天在重庆还在那盯着这事儿。抓他们没几天,就从他们公司帐上追缴了6800万,填了一个“追 缴”,既不叫罚没,也不叫没收,叫追缴,开票人是谁呢?是重庆公安局沙坪坝分局,追缴到什么帐号呢?财政局有个打黑专号,收款单位叫重庆市沙坪坝区财政局 打黑专号,注意,这个专号,可不是财政局掌控,而是由警方专案组控制。
 
  重庆万州的管串案,竟然把人家的一栋大楼,当作犯罪工具给没收了。
 
  打黑高峰的时候,每个专案组都在想办法弄钱,有个被告人出来以后跟我说,审我的时候,那个警察的电话就响了,说6点以前必须报数,今天是多 少?今天我们弄了1700万,那个说我们3900万,那边说等着用钱呢。赃款随案移送,是基本的法律常识,无论是钱还是物,还是凶器、还是视听资料,任何 一个刑事案件侦察机关侦查终结以后,都应该移送到检察院,如果不便移送的,得罗列清单,交到检察院,检察院审查起诉之后,移交法院,法院终审判决,该怎么 执行就怎么执行,而在当时的重庆,这些统统乱来。
 
  李俊案的被告有好几十人,判决也不涉及公司犯罪,你追缴的这些,都是公司账上的财产,而公司是由若干名股东组成的。你没有判公司的财产罪, 为什么从公司帐上划这么多钱呢?李俊的各个公司,挂名董事长都是用哥哥、弟弟、妹妹、姐夫、外甥,全是这样的人,哭笑不得的是俊峰置业的董事长,他是李俊 的五哥叫李修武,原本是湖北长江边上一个打鱼的,李俊注册的这个公司就用他哥哥名字注册的,这个哥哥什么事儿都不管,任何事都没做,就因为他是挂名董事 长,就把他以及很多员工,包括老婆、兄弟、侄子、外甥统统抓起来,认定李俊是黑老大,可李俊跑了,就矬子里面拔将军把,抓他哥哥当老大,判哥哥李修武无 期,这个人,我们现在也正在帮他申诉。
 
  自去年我6月11号出监狱,当时重庆打黑还在如日中天,我四次秘密前往重庆,主要是为了找我藏在龚刚模太太在肿瘤医院病房里洗手间藏匿的录 音录像和照片。还有就是搜寻他们刑讯逼供的黑打证据。郭为国、王智他们把我从北京秘密抓到重庆,第一天审讯的第一句话就是:告诉你,我们已经开会决定了, 这次不把你送到监狱,我这警服就不穿了!我当时还不信邪,一审开庭,跟他们强烈对抗,讲事实、将法律、讲证据、将程序,最后一看,没用!照样判你两年半。 他们从肿瘤医院抓走我的时候,我在车上跟他们争执,他们当时就说了,你如果这态度非判你不可。
 
  当年参与抓捕龚刚模的,是江北分局的刑警支队长带人抓的,最后他也得罪了王立军,为什么得罪了王立军呢?因为抓捕前,应该第一个先通知王 局,让王局带着枪,拿着对讲机,准备好摄像,然后让王局第一个冲去,现场给他拍照!结果,他们擅自行动,没有告知王局,就把疑犯给抓了,王局比较生气,说 你们以后行动前要提前报告,不得擅自行动,其实,就是没有给他摆拍的机会嘛,这是第一。第二个原因,龚刚模本来是一个个案,王局他们非要把他包装成黑社 会,就把与龚刚模不相干的很多罪行套在龚刚模身上,以图全部没收他的财产,这位队长对此有不同意见,后来被边缘化,把他发配到边远区县万州,让他去搞当地 的区委书记和区长公安局长的黑材料。后来这个支队长也被王立军拿掉,关押了几个月,还被那个叫熊峰的警察打断左侧锁骨。现在家中休养,没有任何说法。
 还有一个世人皆知的王立军摆拍的闹剧,他弄了一个重庆千余名特警乘专列去重庆的秀山,说那有一个地下兵工厂,把秀山包围起 来,把央视也骗来,架好摄像机,王局穿着黑皮大衣,戴着黑皮手套,手拿对讲机,准备好了吧?开始!警察天兵天将,疑犯丢盔弃甲落荒而逃,警方大获全胜,其 实,哪有什么地下兵工厂啊?就几个农民弄两把锉刀和老虎钳,当初查获的没有那么多枪支,怎么办?就把各个分局十多年前收缴的几千支锈迹斑斑枪拉过来摆好, 央视架好摄像机,开拍,看看、看看,地下兵工厂啊,造了这么多枪啊。当时那个区的公安分局副局长也协助了王立军摆拍,后来被王立军提拔到市区任职,后来因 为向公安部揭发王立军他们刑讯逼供打死疑犯,一个四川南充的,一个重庆当地的,非得逼着他们承认“3.19”枪案是他们所谓,王立军知道被大小报告后,斥 责他吃里爬外,也被拿下,说他黑社会保护伞,关了一年多,打的遍体鳞伤,最后也是什么没有查出来,放了,这个人现在也成了我的朋友,要求控告。枪是从那弄 来的?都是从各区县分局调来的,而且给他们下达指标,每个分局送来多少,就为了充数,让央视摆拍。
 
  薄王当初为了造势,请了很多著名人士,去重庆为他们摇旗呐喊,去的人都要参观打黑成功展,打黑展厅门口第一张大照片就是李庄,谁来参观,王 立军就指着我的照片向人家介绍:看看!这就是中国最黑律师。到底谁黑?德平部长对这几年的重庆也都有深刻了解,也是深恶痛绝的,大家也都知道。为什么我现 在每个月去重庆?就是去挖掘当年的黑打内幕,在重庆,我发现一个特别痛心的现象,就要很多善良的老百姓仍在说薄书记好、王立军好,不少老百姓可真这么说, 童老师在重庆可能也听到过这样的说法,对这种现象怎么看?老百姓不是政治家,有那样的高瞻远瞩,他们也不是经济学家,有那样的远见卓识,他们更不是法学 家,有那样的独具慧眼,他们的感情很朴素,因为他们的确看到了当时眼前的利益,但他们也确实看不透阴谋家内在的野心,但你还不能说他们觉悟低,很多年前, 我突然明白了,我很早以前为了去找一个人,到过一次传销现场,那是他们在推销韩国进口的爽安康摇摆机,这个人现在加拿大,那个机器当时4千多块钱,一个传 销会两个小时,那个传销老师把在场的几百人给你弄的热血沸腾,激情澎湃,让你几天以后平静不了,天天就想着成为亿万富豪。重庆这四年,就是一个最大的传销 大会,我估计老百姓十年也恢复不了,他得慢慢的醒悟。所以说要不把他们野蛮的法西斯暴政真相揭露出来,把他们的罪恶和丑陋揭露出来,很多民众还蒙在鼓里, 那样,我们就是历史的罪人。
 
  童老师刚才说了,反思重庆模式的教训,实际上这些词儿用的太温柔,我觉得,重庆那几年就是法西斯暴政,那根本就不是什么法治,因为那儿根本没有法治。
 
  前两天在重庆,从机场接我到住酒店,从酒店到法院,从法院到机场,平时去饭店,陪同我的有一个人,这个人你们也可以记一下,姓忻,叫忻建 威,他老家是凉山彝族自治区的,是王立军51个秘书里面的第三个秘书,王立军在重庆也就两、三年,51个秘书,最短的,一天滚蛋,最长的就是他,跟了4个 月,那天,在我住的酒店房间,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社、新华社等很多媒体都在,他穿着警服来了。那几天,我去哪儿他都亲自开车,说,李庄我保护着你!没事 儿!当着十几家记者的面,我说你穿着警服不怕暴露身份?他说我不怕!后来记者就问他,到底王立军是个什么人?他就给讲了两个故事,他说我是他最长的一任秘 书,包括给他拿鞋,喝水我得给他倒,这些活都得干。我就顶撞了他两回:第一回是在天来大酒店,我这次也是住在天来大酒店,我就住王立军那个房间,窗外就是 女子交巡警支队,我还拍了张照片。他就讲,王立军来了以后他就住这儿,旁边是女子交巡警支队,有一天,王局来个朋友,让我给开两天房,比如4号、5号两 天,6号过12点了,房卡再去刷打不开门了,结果那天6号吃饭晚了一点,1点多他们才回来,王立军就陪着朋友回房间,一刷卡打不开们门,王立军急了,从6 楼下到大厅,忻建威!忻建威!在哪呢?王局我在这儿呢!你他妈了个X……破口大骂,你们重庆警察都是残联的,你是不是残联派来的?房间到点了你不知道续房 卡?我说王局你让我定两天我就定了两天,王局大骂:滚蛋,马上滚!就这么,滚了,他原来是保密室副主任、110指挥中心副主任,副处级干部,滚了没一个 月,王局把他当作黑社会保护伞给抓了。王立军就这么无法无天,他看着谁不顺眼就马上拿下。忻建威的事,还有一个问题,既没有拘留也没有逮捕,没有任何司法 手续,什么手续都没有,就给关押了300多天,打的两耳出血,他现在找我是什么意思?我说你想干嘛?组织都给你平反了,官复原职还给你配辆车,你还想怎样 呢?他说我还想追究他,追究他漏罪。他的原话是,文强如果能枪毙一次,王立军够枪毙100次了。
 
  这样的人、这样的事,在当年的重庆比比皆是,我现在想起来重庆市长在清华大学的演讲,说我们重庆打黑没有刑讯逼供,可能市长不管政法,或者 说不大知道内情。何兵,你们政法大学有个吴法天教授,他曾说重庆打黑,有错案吗?有,请指出来。这句话别人听了可能无所谓,但对我刺激太大,我马上在网上 回应,说重庆打黑,有一个对的案件吗?如果有。请指出来!我还当场打擂,你们重庆公检法系统,我不管你多少人,你们找一个打黑期间你们认为最完美无暇的案 子,找一个,一个即可,拿来放这儿,我李庄十分钟不给你戳破,我愿意再次回去坐牢。
 
  重庆的问题,我讲50天都讲不完,最近很多天我都没休息好,因为大量重庆老百姓在我这儿登记挂号,有很多很多,一共好几十个了,咱们今天这 个会议的题目是依法治国,实际上法制很简单,那么多法学家、法学博士,法制是个什么东西呢?就是将法形成一种制度,再用这种制度去规范、约束人们的一种游 戏规则。如果超出了这个游戏规则范围和界限,那是不行的,那就不是法治。
 
  你说重庆这几年,是法治吗,我们这个社会如果总是强调法的严厉,过分的夸大法的作用是不行的,那样做会怨声载道,但你不讲法,总是讲德,老 百姓把法当儿戏也不行,怎么把法和德有机的结合起来?这是关键,我在里面《论语》看了好几遍,其中孔子说的“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 齐之以礼,有耻且格。”意思就是你用高压、酷政去严打,老百姓被迫守法,内心的廉耻之心是没有的,而用德和礼去感化、疏导他们,让他们轻松愉快的生活、从 内心去自觉自愿的遵纪守法。这才是依法治国的最高境界,重庆打黑时期,有些人说那时社会治安确实好,我想说,我国的文革和希特勒统治德国的时期,那是人类 历史上社会治安最好的时期。如果让你去主政重庆,随地吐痰乱扔烟头,抓起来判刑,小偷小摸抓起来枪毙,那叫法治吗,那叫野蛮法西斯暴政下的恐怖,那不是法 治。
 
  时间关系,我就讲到这儿吧,有机会我愿意回答大家的任何提问。
来源: 作者博客 | 来源日期:2012年12月9日 | 责任编辑:黄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11-25 15:31 , Processed in 0.103806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