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66|回复: 1

[转帖] 蔡雷雷:“中国模式”还能持续多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3 21:30: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共识网:发布时间:2012-10-24 14:17 作者:蔡雷雷 字号:大 中 小 点击:2361次

  在互联网上或者现实中和朋友们交流时,有不少人特别推崇“中国模式”,认为它脱离了西方经济学的范畴,和美国的“华盛顿共识”一样,它属于中国所独有的一种模式,并且认为未来中国可以凭借这种模式继续发展下去,渡过危机,我对此则持异议态度。

  “中国模式”是中国在发展过程中,主要指经济领域--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转变过程中,没有照搬西方国家的制度,而是根据自己国情形成一套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抛去这些空洞的概念,概括来讲,“中国模式”就是政治上实行威权统治,经济上进行大规模的改革开放。类似的模式在很多国家都出现过,“中国模式”引起这么大的热议在于它取得的成就最高、时间最长--按GDP衡量经济总量世界第二、外汇储备世界第一等,经济连续增长持续三十多年。

  诺斯在《制度、制度变迁与经济绩效》中对制度的定义是:“制度是一个社会的博弈规则,或者更规范地说,它们是一些人为设计的、型塑人们互动关系的约束。”既然制度是社会的博弈规则,那么就存在主导博弈的力量,过往比较引人注意的是“政治力量”和“社会力量”,诺斯提到它们对社会制度的影响“一般来说,现行的政治规则决定经济规则,而经济利益结构也会对政治结构产生影响,这种因果关系是双向的。”而事实上,现今社会力量的兴起也成为社会制度博弈的重要力量之一,下面将从这三种力量入手,分二个阶段来分析“中国模式”过往的有效性和未来的变革。

  政治力量包含多方面,比如国家暴力机器、选票以及政治体制等,其中最有效的力量是军队、警察等国家暴力机器;单一的个体经济状况改变也许对社会制度影响不大,但放大到群体时,这一现象便被改变,比如中产阶级数量的上升,会对国家的转型和社会制度的完善起到积极的推进作用,中产阶级数量的多寡也被认为是社会稳定的重要因素之一;社会力量包括文化、宗教等精神文明,也包括像现代NGO、新中国成立之前的乡村乡绅士族自治等一些自发性的社会力量。实质上,这三者之间相互作用和影响,很难把它们某一因素单一的彻底分离出来。

  第一阶段(1978年--2000年)

  十年“文化大革命”给中华民族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也首次使体制内外的力量走到一起,携手迎来了新的改革篇章。1978年12月,党中央召开了十一届三中全会,实施了“拨乱反正”,抛弃了“阶级斗争为纲”的口号,决定把党中央工作的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经济方面最大的成就当数“农民家庭联产承包制”和以深圳为代表的城市开启了“改革开放”的经济发展方向,推进中国由原来的“计划经济”逐步向“市场经济”转变。

  大规模的改革,也为社会带来了新风气,包括体制内的力量,但这一切却被1989年发生的事件中断。这一事件给予社会力量以沉重打击,体制内也进入了一个逆向淘汰的时代。在这之后,中国政治改革停滞,基本上是进一步,退两步,发展重点转移到了“经济建设”方面上来。

  分析这一时期三种力量的变化,特别是1989年之前,国家改革带来的发展虽然成就显著,但主要原因在于文化大革命造成的起点低。信息的闭塞使社会力量的活跃以学生为主,经济的发展也主要在东南沿海一带,排除了中国绝大部分人和地区。如果说这两点可以分别代表社会力量和经济力量,现在看来这两者力量都太过于弱小,没有体制内的政治力量从高处配合,改革不可能成功。但是这个无法解释苏联为什么会和平转型,个人的观点是除了社会传统外(网络上有一张流传很广的图片,女人们带着玫瑰花上街),更重要的一点是斯大林时期对体制内人物的清洗规模更大、更为残酷,对体制内的人物影响也比中国的文革深,造成的后果是没有给苏联遗留下大的“历史包袱”和蒋经国式的威权人物。苏联的转型模式不具有可复制性,本身也带有很大的风险,在没有反对党牵制的政治体制中,执政党权力的终结致使国家出现权力真空,而经济力量和社会力量太过于弱小,这些因素都增加了社会动荡的可能。

  第二阶段(2001年--至今)

  2001年12月11日中国加入WTO,是中国经济史上里程碑事件,开启了中国以外贸拉动经济年均增长达两位数时代,成就了“中国模式”。国家有钱了,可以用来做各种事情,比如外交、举办奥运会、改善国家基础设施等;人民层面,绝大部分人或多或少都分享了经济增长的好处。但这十年也存在很多问题,官员的无耻和商人的无良不断挑战着人伦和道德的下限,强大而又几乎不受限制的公权力践踏着公民的个体权利和尊严等等。

  概括来讲,受益于中国经济增长,这一阶段中国民间经济力量也随之水涨船高。在经济层面,民间经济力量虽然不能比肩国家,但已经发展到国家无法随心所欲控制的地步,具备一定的博弈力量。而另一面,政府加强了对政治方面的管控和对社会力量的打压,比如言论、信息等控制日趋严厉,刑法“73条”扩大警察的权力,打压、限制NGO的发展和存在等。这并不奇怪,经济的发展会促使民众对自身权利的追求,不可避免和实行威权统治的政府起冲突;NGO和公益组织的存在,能够促进社会和谐,降低不可预期性事件导致的群体性暴力事件的发生,但这种组织化也使弱小的个体得以联合,促进向公民社会转型的力量,成为被打击的原因之一。

  政府掌握枪杆子等暴力武器,再加上通过国企等持有大量的经济资源,给人一种表面强大的现象,实则不然。政治力量主导的改革必须依赖于明君,而经济力量和社会力量引发的变革是由下往上的倒逼性改革。换句话说,人民不需要明君,在这种改革潮流中,人民会逼你做一个明君。避免改革的彻底办法是摧毁社会力量和经济力量,这并不现实。

  中国加入WTO已经把中国送上了一条改革不归路。在经济领域,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三分天下,分别是国家需求、社会需求和先进生产力的代表,谁也不可能消灭谁。国企可以背靠行政权力进行大规模扩张,但自身低效率、腐败等弊病只会在扩张后带来更大的经济危机,反而成为引发社会不稳定的潜在因素。长期以来,政府在经济领域一向高估了自己的能力,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市场经济存量巨大,已经脱离了随意控制的范畴,以房地产为例,2010年中国房屋价格总值约在80万亿左右,虽然政府不断调控,但此后的房价反而在不断上涨。市场机制的不完善,也造成规模庞大的地下经济,最明显的就是在国家垄断金融领域情况下,催生了以江浙等地为首地下钱庄的繁荣,危机来临时,这些地区不受控制的地下钱庄引发了民间和经济间的巨大动荡。

  国家虽然不断打压NGO等公益组织,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却投身到社会公益活动中。社会道德滑坡的同时,也越来越多人认真反思并追求信仰,学术方面出现了多家争鸣的现象,民间方面像基督教等宗教信仰的群体不断扩大。另一方面,不受约束的公权力,在侵害个人权利的同时,也把越来越多的人士推到自己的对立面,不论体制内外。互联网已经成为维系中国社会力量凝聚的最重要场所,在未来虽然可能某些社交网站会面临被关闭的风险,但这并不能阻止信息的传播,互联网现在已经把自己和中国经济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在这种背景下,严厉的信息管制措施会影响社会经济的运行。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巴西在军权政府执掌下,经济连续实现二位数的高速增长,被誉为“巴西奇迹”,但到了八十年代,经济增长几乎为零,被称为“失落的十年”。直到了上世纪末,巴西经过改革又重新腾飞,和中国一起为例“金砖四国”。现在的中国和以前的巴西走的路子太像了--实行以外贸为导向的经济增长方式、利用行政力量从农民手中强征土地来强行推进工业化等等。但我对中国的前景比较乐观,认为中国不会像巴西一样陷入几乎二十年的混乱时期,主要原因在于巴西的国有企业更为强大,1971年,巴西资产最雄厚的25家大公司中就有关17家是政府公司,其资产占全体25家资产总额的82%。根据25家大公司的销售额来说,其中8家政府公司的销售额占据全部销售总额的31%。1973年,巴西最大的1000家公司中,国营公司相当于资产净帐面值的50%和销售总额的17%。[斯·罗博克:《巴西经济发展研究史》,p72、p81.]这种局面下,巴西的民间经济力量发展缓慢,再加上社会贫富差距悬殊,无法形成有效的经济力量群体。政府使用绑架秘密逮捕等高压统治,使民间力量也无法有效形成,最终在经济衰退期间,国家经历约二十年的动荡时期。现今全球化时代,“中国制造”拥有规模化低成本优势,这使它无法像巴西一样,割断同世界经济的联系。

  现今,韩国、中国台湾都已经顺利转型,位列发达国家、地区行列,分析它们的转型,发现有太多一样的地方:位列“亚洲四小龙”,经济实现了高速增长、政府威权统治、由民间推进的自下而上进行的改革呼声等,不同的地方有中华传统在台湾保留的非常好、韩国主要信仰天主教等宗教(韩国教会在“光州惨案”中救死扶伤,并且把被封锁的信息传递出去)。韩国威权政府面对人民的诉求,最终在美国的默许下,出动军队和坦克,酿成了“光州惨案”,但最终无法阻挡历史的潮流,韩国通过改革,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但同胞兵戎相见给社会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当时的相关人员也在事后被判以重刑。蒋经国在台湾人民的改革诉求中,顺应潮流,实现了台湾的和平转型,也为未来两岸的融合奠定了基础,历史也肯定了他的功绩。

  “你可以摧毁所有的花儿,但无法阻挡春天的来临”。

来源: 作者赐稿| 责任编辑:邵梓捷
发表于 2013-2-20 16:52:51 | 显示全部楼层
屡作新词无新意,泪眼盼春春来迟。鹧鸪啼血暮山远,转眼已是老去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11-25 06:19 , Processed in 0.105142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