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79|回复: 17

[原创] 杨易:鼓浪屿笔架山永远的雕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2-22 23:2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家在鹿礁 于 2013-2-23 15:04 编辑

杨易:鼓浪屿笔架山永远的雕像

     近日有些于心不安,因为上真名岛信口开河了一句:“比杨易上笔架山更悲怆”,似乎误导了听“故事”的期待。其实,这只是一句哲学层面的感言,“更悲怆”主要指的是精神折磨。
    杨易当然是不幸的,走得那么早,早晨七、八点钟的太阳。不过,从存在哲学的角度看,不管什么年纪,“死”并没有多大差别,因为“死”这件事是一定得在每个人生中通过的,无可避免,没有局外人。
杨易早走的另一面是不必下乡,幸免了当知青的苦难和由此苦难漂流而引发的几乎无壤无涯的人生痛苦。所以,很多鼓浪屿老三届在漫漫人生路上面对悲伤,时而会有和我一样的感叹:我们比杨易更悲剧……
鼓浪屿的老三届忘不了杨易,是因为没有一个同代人像杨易那样震撼过我们的心灵,他的葬礼、他的笔架山长眠不但是鼓浪屿的空前绝后,也是鼓浪屿许多少男少女终生难以忘却的成人仪式。尽管后来的愚昧者不让他安息笔架山,但他早已在时间的瓦砾与烟雾间铸成了一尊雕像甚至一座不断淌血的丰碑。他一对永远朝气蓬勃的明亮眼睛,永远在笔架山上高高在上地俯瞰着鼓浪屿,凝视着我们。是的,高高在上,或许老师当年塞给我们这词还贴了个贬的小提醒,但是,我还是愿意以此相赠学弟,因为杨易真的一直高高在上于我们,不仅仅他的归宿处,也不仅仅他在二中的一路领先优秀,更重要的是他的灵魂、他的单纯。
    杨易在濒临于自由的边缘,灵魂是纯洁的,尽管和我们几代人一样因受错误教育而曲扭变形。所以,当他准备好把生命完全重新开始,他的灵魂比我们这些且苟活者更容易通过窄门。反观审视我们自己,我们是多活了几十年,但我们的灵魂在曲扭的可悲之上又涂满了可惨,因为那受骗上当的巨大的耻辱冲击与愤怒急流并没有洗净我们的灵魂,却空阙了我们的信念。我们看到了杨易没来得及见识的万岁与健康的翻脸不认人而领会了不是人的卑鄙。我们听到了杨易来不及分享的刚刚泪飞顿作倾盆雨又闻人间曾伏虎的锣鼓,我们在好像也有些许喜悦之际迷惑过同床的最革命夫妻竟可以如此异梦……总之,我们在多活的几十年里经历的是磨难,除了肉体的日愈老化,还有信念的月见空虚,一如舒婷曾经亲爱的煮锅。
    在人欲横流的风景那边独好的盛世,奢谈C米信念似乎滑稽可笑,但好像又不得不面对,因为信念是灵魂的重要组成。而灵魂的纯洁或腌臜关乎到每个人在生命即将燃尽的时刻还想不想从头开始。我想,杨易走的时刻虽然匆忙,但他一定有许多从头开始的愿景或梦,因为他人生才刚刚迈步,更因为他还有信念和纯洁的灵魂。从这一角度仰视闪烁着天象与星辰的黑暗天空,像为什么总是我的巴洛特利思考人生片刻,您或许就会多少理解“比杨易上笔架山更悲怆”的哲学含义。尽管我们的错误教育令我们远离哲学,顶多也就是在工农兵学哲学热潮里皮毛过一把,如今皮将不存了,偶尔学着大陆大师套路,从加缪那儿倒来点毛毛雨,毛手毛脚地耍几招唬唬东西南北,似有点过份亦几分内疚,因为未经挚友石峰兄过目,一下笔就哇啦哇啦地把他拉下水,在此请上得了真名岛的石峰兄的弟代我说声对不起。
    至于因我说漏嘴而登岛的杨易,我内心亦有几分惶恐,因为担心触痛杨妈妈杨弟弟的伤痕。我想过删帖或隐蔽其名,但纵我可为然不可逼人所为,因为这儿只会因良心而不安,不会被威胁而恐惧。也所以,我就把藏在心灵里很久很久的好学弟索性释放出来,不再像《记者桑里森》那么遮遮掩掩,因为我们这群“可怜的阿义”们转眼间也通通地年纪大大的了!花甲,瞬间马上就又古稀甚至千古了,可怕!胆怯心惊之余套了句当年红话(相对于今之红歌古之黑话):我们不说谁说?于是就写了此文,如有不妥,请杨妈妈杨弟弟原谅,原谅我触动了遥远的痛苦记忆。我知道,这是一处永远不能愈合的伤口,无论对于您们还是我们,甚至是整个鼓浪屿,尽管把持鼓浪屿的权势者把他赶出鼓浪屿,但他从来没有消失过,因为是我们用我们流泪的脸年轻的肩火热的心虔诚的信念把他的灵魂送上笔架山。
    我突然觉得我不该再小说鼓浪屿漂流知青代,而应该写一部我们自己的《米瑞伊》,可惜吾非舒婷。而舒婷也似乎已没有致橡树的勇和劲了,只顾在鼓浪屿那厢散步散心散文……

       2013/02/22   没下雪的哥本哈根

后记:杨易是厦门二中的优资学子,共和国的同龄人吧,还未及赶上下乡,就上山了,上了鼓浪屿的笔架山,因为文革文攻可咒的口号和武斗可怕的弹雨……

发表于 2013-2-23 06:52:38 | 显示全部楼层
痛快!吳華因說漏嘴良心不安,索性再洋洋灑灑奮書“阿義們”的情懷~。而我要說的是,文革,不要再來!讓楊義的生命因盲目的喪失而富有啓示後代意義的價值!

是要從教育開始,學學美國的經驗,因爲網絡電視媒體諸多信息,曾經看到這樣一條消息,文革,在美國可能發動不起來。。。
发表于 2013-2-23 20:40:4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的期待,使吴铧大哥终于开了这个沉重的话题。既然打开了,就请更详细地说吧!说说他生前·的故事,这样朱老师和杨工程师及立强们也一定会感到宽慰。
发表于 2013-2-23 20:42:29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以不可以得寸进寸啊?那么还缺一个石峰的魔幻小说啦。
发表于 2013-2-24 09: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冬娜,讓吳華老鄉忙個360度團團轉!
发表于 2013-2-24 22:05:04 | 显示全部楼层
西望鹿礁 发表于 2013-2-24 09:10
支持冬娜,讓吳華老鄉忙個360度團團轉!

有你支持,那我在下面再斗胆激将一下吴铧大哥啦。
发表于 2013-2-24 22:15: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国冬娜 于 2013-2-24 22:19 编辑

家在鹿礁 于 2013-2-23 15:04 编辑


杨易:鼓浪屿笔架山永远的雕像

     近日有些于心不安,因为上真名岛信口开河了一句:“比杨易上笔架山更悲怆”,似乎误导了听“故事”的期待。其实,这只是一句哲学层面的感言,“更悲怆”主要指的是精神折磨。
我突然觉得我不该再小说鼓浪屿漂流知青代,而应该写一部我们自己的《米瑞伊》,可惜吾非舒婷。而舒婷也似乎已没有致橡树的勇和劲了,只顾在鼓浪屿那厢散步散心散文……
-------------------------------------------------------------------------------------------------

我突然觉得,这是不是吴铧大哥一个写作取向的转折点呐。我倒是觉得像吴铧大哥这样有条件的作家很稀有,(什么样条件,就是不必为生活而奔波了,不必为上下班而愁没有时间,不必担心身体受不了)。可以写长篇,像《战争与和平》那样的,更能够影响中国人。
发表于 2013-2-25 09:15: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黎筱璨 于 2013-2-25 16:50 编辑

拜读了先生在真名网贴的诸多原创,耳目一新。

确实是“原创”,不同于过去流行一时的“伤痕”文学,也不同于当今流行的“批判式”文字,更不是莫言之流粗陋、下流的文字堆砌、牵强附会的所谓“魔幻”。先生的文学可以说独树一帜。小生十分欣赏。

如果可以说一下希望的话,请允许小生说一句:如果能够以先生亲临文革的经验,专著剖释文革时期年轻学生的“心路历程”,一定可以给后代留下宝贵的财富。当然回忆不愉快的往事,是很伤神的事情。仅供参考。

在先生的宝地谈及自己,实属不恭,请多多包涵。我目前正在试图写一个长篇《毛泽东的文革》,(发表在隔壁历史版块)。我自己把它定位于“纪实小说”,有一些观点可能老三届看了不舒服,因为我企图不站在任何人的立场描写,所以我的这篇长篇里将没有“坏人”,全部都是好人。

我做了大量的调查和历史资料笔记,反复对比核实,也曾经采访过一些当年的高中生和初中三年级学生,但是他(她)们都不愿意多谈,除了一些怨言及无奈的感叹,似乎难以触及“心路”。

也难怪他们。就连鼓浪屿曾经风靡一时的朦胧诗代表舒婷,我曾经那么喜欢她的诗,现在她也已经停留在满足所谓“小资”的日常了。恕我直言,近些年她的文章简直失去了可读性,罗列起自己的所谓“世家底”三姑六婆,如果详细描写,还有可读性,但是非常遗憾大多流于肤浅的华丽文字排列而已,没有亮点。可能与她进入体制内文联作协什么的有关吧。

您在本文中提到的杨同学,我想他是文革牺牲者吧,您说:
“他在二中的一路领先优秀,更重要的是他的灵魂、他的单纯。”
“没有一个同代人像杨易那样震撼过我们的心灵,他的葬礼、他的笔架山长眠不但是鼓浪屿的空前绝后,也是鼓浪屿许多少男少女终生难以忘却的成人仪式。”
“我们用我们流泪的脸年轻的肩火热的心虔诚的信念把他的灵魂送上笔架山。”


有几个关键词非常吸引我,很想了解杨同学当时对他的同学、朋友们的具体的心灵震撼,那是1967年吗?那时候,他的同学、朋友是否意识到文革是共产党党内路线斗争?这位杨同学弥留之际有没有留下什么遗嘱?当然我这样问是有自私的一面,触及杨同学的个人隐私等的话,您也就过目即可,不必非答不可。

再次谢谢您提供宝贵的文字。并且很高兴能够与一位高手先辈交流。
 楼主| 发表于 2013-2-25 23:03:05 | 显示全部楼层
黎筱璨 发表于 2013-2-25 09:15
拜读了先生在真名网贴的诸多原创,耳目一新。

确实是“原创”,不同于过去流行一时的“伤痕”文学,也不 ...

如果能够以先生亲临文革的经验,专著剖释文革时期年轻学生的“心路历程”,一定可以给后代留下宝贵的财富。当然回忆不愉快的往事,是很伤神的事情。仅供参考。
——————————————————————————
谢谢您的宝贵建议。剖析文革中年轻学子的心路历程,确是我们知青代的义务,但如您所言,那很伤神,也很沉重,甚至有一种罪恶感,下乡我们可以讴歌不断,因为我们是受害者。文革,或者说文革前期,除了极少数先知,我们的参与是“造害”,所以,细说都吞吞吐吐了,遑论剖析!君不见,吾之言杨易、石峰皆欲言又止状。难……

您的隔壁大作正追读者,谢谢您后来者的发力。
发表于 2013-2-26 09:02:17 | 显示全部楼层
家在鹿礁 发表于 2013-2-25 23:03
如果能够以先生亲临文革的经验,专著剖释文革时期年轻学生的“心路历程”,一定可以给后代留下宝贵的财富 ...

为您的坦诚脱帽!

那场革命,从一开始毛泽东就是想利用青年学子,由下而上破坏国家官僚机构,重组新的班子吧,青年学子自觉或不自觉被卷入,没有罪。再过30年人民又会另外评价吧。
 楼主| 发表于 2013-2-26 17:39: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家在鹿礁 于 2013-2-26 17:42 编辑
黎筱璨 发表于 2013-2-26 09:02
为您的坦诚脱帽!

那场革命,从一开始毛泽东就是想利用青年学子,由下而上破坏国家官僚机构,重组新的 ...


青年学子自觉或不自觉被卷入,没有罪。再过30年人民又会另外评价吧。
——————————

我还是觉得有罪,因为我们的批斗老师的卑鄙恶劣可能在历史上绝无仅有,我们的破四旧的疯狂及其对传统社会的破坏并不亚于所谓土地革命的打土豪分田地。我们除了被利用的耻辱感,还有一种逃脱不了的罪恶感,而且,随着那个平静、快乐、稳当而无罪恶感的地方的接近,常常被轻描淡写成问心有愧的内疚的罪愆其实正处于爆棚的临界。然而,无论官方还是民间都乐于装傻或叫向前看。但是,正是为河蟹而放弃呐喊的装聋作哑使中国失去了一个宝贵的创造更自由的人类关系的机遇……
发表于 2013-2-26 22:41:4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多鼓浪屿老三届在漫漫人生路上面对悲伤,时而会有和我一样的感叹:我们比杨易更悲剧……

------------------------------------------------------------------------------------------------------------------------------------

看到这句, shock,人生固然苦难多,但是能够战胜自己,每一年有一个小小的进步,都应该欢喜才对,没想到吴铧大哥这么悲观。是不是想起杨易啊,特别感伤呢?
发表于 2013-2-27 08:46:08 | 显示全部楼层
家在鹿礁 发表于 2013-2-26 17:39
青年学子自觉或不自觉被卷入,没有罪。再过30年人民又会另外评价吧。
——————————

我还是觉得有罪,因为我们的批斗老师的卑鄙恶劣可能在历史上绝无仅有,我们的破四旧的疯狂及其对传统社会的破坏并不亚于所谓土地革命的打土豪分田地。我们除了被利用的耻辱感,还有一种逃脱不了的罪恶感,而且,随着那个平静、快乐、稳当而无罪恶感的地方的接近,常常被轻描淡写成问心有愧的内疚的罪愆其实正处于爆棚的临界。然而,无论官方还是民间都乐于装傻或叫向前看。但是,正是为河蟹而放弃呐喊的装聋作哑使中国失去了一个宝贵的创造更自由的人类关系的机遇……

---------------------------------------------------------------------------------------------------------------------------

青年学子本就是一个无所畏惧,热血沸腾,容易被煽动的群体,在每个历史转换阶段,他们都是站在时代的最前列,如果从十年为单位来看,还看不透,但是50年或者100年以后,就能够看出青年的过激行动给每个历史转换期所带来的作用。这种作用有时候推动历史,有时候相反,但是,青年学子的动机都是为了改变社会,改变老人霸权社会的现状,所以,我也还是觉得他们是没有罪的。

现在的问题是,官方不愿意大家讨论文革的过程,也就是我上面说的“心路历程”,而只一味地强调结果,而迷惑今天的社会问题。就如同有一只黑手遮住了黑箱,不让人们看清楚黑箱里究竟怎么回事……
发表于 2013-2-27 15:58:40 | 显示全部楼层
家在鹿礁 发表于 2013-2-26 17:39
青年学子自觉或不自觉被卷入,没有罪。再过30年人民又会另外评价吧。
——————————

好啊,大家快来投票,“有罪”论,“无罪”论,请投你的一票。
发表于 2013-2-27 15:59:33 | 显示全部楼层
咱第一个投票。投“有罪”论一票!
发表于 2013-2-27 16:0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罪”论2:1
发表于 2013-2-28 08:24:56 | 显示全部楼层
叶公好龙 发表于 2013-2-27 15:58
好啊,大家快来投票,“有罪”论,“无罪”论,请投你的一票。

好。
发表于 2017-5-21 19:28:25 | 显示全部楼层
+賴j8562售後超火單親媽媽配合肛交和中出
名字:淫淫 162/D/23歲
年輕的單親媽媽求救
下海只是為了尋求一份生活費 你可以來幫幫她嗎?
生孩子不久  據推斷應該還有乳汁 因為家裡就她
自己在帶寶寶 所以的話 可能說去旅館跟哥哥愛愛的時候
要帶上自己的寶寶喲  不介意的哥哥可以找我喲(如果介意的話
還可以交代妹妹 把寶寶交給其他人照顧)可以陪你玩你想要的尺度
當然前提還是不變態 不SM喲  配合好的話會給你1H/2S
加節的話 會適當的給肛交和中出喲很主動健談推薦+賴j856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12-11 17:15 , Processed in 0.16155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