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24|回复: 1

[转帖] 温家宝任内最大的决策错误——导致拯救人类最后一次机会的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失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3-2 15:51: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王维洛

温家宝出席被称为拯救地球最后机会的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之前中国政府玩弄文字游戏,承诺将减少二氧化碳排放强度,导致达成初步协调方案。就在大会举行前一个星期中国公布了真实的目标,不但不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反而大幅度增加二氧化碳排放量的绝对量,导致初步协调方案破碎,大会从一开始就陷入混乱。

在最关键阶段,温家宝如幼儿园小孩一般两次拒绝美国总统奥巴马的邀请参加最后谈判,导致哥本哈根会议的最终失败。这次会议的失败导致人类共同拯救地球的活动倒退起码二十年,可能是失去了最后的机会。这是温家宝任总理十年期间最大的错误决策。2012年底到2013年初在北京、在中华大地上频繁出现的尘霾,这是中国政府增加废气排放政策的必然结果。当中国人在比萨斯更可怕的尘霾中,去回想三年前的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这是温家宝任总理十年期间最大的错误决策。

尘霾北京、尘霾中国,这是中国政府增加废气排放政策的必然结果。应该能够看清温家宝任内最大的决策错误及其严重的后果。

一、尘霾北京、尘霾中国是温家宝主政十年的最后句号2013年3月温家宝将卸任总理职务。到底应该如何评价温家宝担任总理十年的功过?站在不同的出发点,评价可能完全不一样。是让国家统计局的数据说话还是让居高不下的房价说话?是让在中国大地上新出现的高速铁路、高速公路、城市地铁说话还是让那些瞬间倒塌的桥梁和溃塌的山坡说话?是让新建的煤矿、钢铁厂、水泥厂、太阳能板厂说话还是让死于矿难的工人和被污染的河流说话?是让越来越多的水库大坝说话还是让干涸的土地和淹没的楼房说话?是让外交部的发言人说话还是让数万访民说话?是让各级领导说话还是让双规的官员说话?是让院士们说话还是让每天走十几里路上学的农村小学生说话?尽管对温家宝主政十年有完全不同的评价。但是2012年底到2013年初在北京、在中华大地上频繁出现的尘霾,给温家宝主政十年划上最后的句号。那么什么是温家宝任内的最大决策错误?对中国生态环境的错误评价,拒绝减少温室气体的绝对排放量,如同幼儿园小孩一般的行为,导致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失败,可能使人类失去拯救地球的最后机会,是温家宝的最大决策错误。

二、拯救地球最后机会的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2009年12月7日至18日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召开《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15次缔约方会议暨《京都议定书》第5次缔约方会议,简称哥本哈根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或者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科学家研究发现,工业革命之后,特别是近年来全球气温升高加速,如果这个趋势不得到遏制,对人类是一个灾难性的后果。1997年12月在日本京都签订了《京都议定书》,其目标是“将大气中的温室气体含量稳定在一个适当的水平,进而防止剧烈的气候改变对人类造成伤害”。《京都议定书》到2012年到期。科学家认识到,过去对气候改变危害认识不足,气候改变趋势超过预期,《京都议定书》的标准设定过低,根本不足以应对未来的严重危机。因此哥本哈根气候大会应该制定新的目标和标准,达成新的协议,并把此次会议喻为“拯救人类的最后一次机会”的会议。虽然说联合国世界气候大会讨论的是地球气候改变的问题,关系到人类生存的根本问题,但是一百多个成员国的政治家们各自出发点不同,考虑的问题也不同,达成一个协议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达成协议的最大难点在美国和中国,因为这两国是地球上温室气体排放最多的国家。其他还有俄国、印度、巴西、日本、欧盟、发展中国家、岛国集团等等之间矛盾和利益的互相交织。美国最终没有加入《京都议定书》,不承担任何减排温室气体量的责任。中国虽然是《京都议定书》签约国,但中国是所谓的发展中国家,没有承担减排温室气体量的具体任务。大会希望美国参加签约,减排温室气体量,并承担援助发展中国家减排温室气体的主要财力,而中国则起码要承诺不增加温室气体排放量,也不要混充发展中国家再要钱要物。

三、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邀请各国首脑与会参加哥本哈根大会的有192个国家的环境部长和其他官员,其中一百三十国领导人到会,包括美国总统奥巴马、德国总理迈克尔、中国总理温家宝等等。为了哥本哈根大会的成功,联合国、丹麦和许多国家的技术行政官员和科学家在会前做了大量的谈判工作,仅2009年一年分别于3月29日到4月8日,6月1日至12日,8月10日至14日在德国波恩举行了三次国际谈判,9月28日至10月9日,在泰国曼谷举行举行第四次谈判会议,11月2日至6日,又在西班牙巴塞罗那举行最后一次谈判会议。经过各方努力,显示会议良好前景,各国以不同方式表示将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如美国准备在1990年基础上减排温室气体百分之四左右;俄罗斯准备在1990年至2020年期间将温室气体的总排放量减少三百亿吨;澳大利亚准备在未来十年内较2000减少百分之五到十五;印度准备至2020年在2005年的基础上削减百分之二十到二十五等等。中国也承诺到将以显著幅度将二氧化碳排放强度减少到低于2005年的水平。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达成协议的前景被看好,大会把通过在 2050年前全球减排50%,发达国家减排80%的方案作为目标,并希望各国领导人最后商讨时能达成进一步的妥协。因此丹麦政府邀请参加国首脑到哥本哈根参加会议,共同宣布这个历史性的文件。美国总统奥巴马、中国总理温家宝等都接受了会议的邀请,准备去创造这个伟大历史时刻。

四、玩弄数据的能手2009年11月26日,就在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召开的前一个多星期,中国政府公开宣布了控制二氧化碳排的行动目标:到202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强度比2005年下降百分之四十到四十五。行动目标刚公布,世界媒体均正面报道,中国将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百分之四十到四十五,决心大,步子也大。后来经分析和解读才发现,中国政府的目标不是到2020年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总量,实际是将排放总量再增加许多。之前中国政府只是笼统地承诺将将减少二氧化碳排放强度,而不是使用国际上通用的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量。这里有两个概念不一样,第一是二氧化碳排放量和温室气体排放的差别,第二是排放强度和排放量的差别。虽然二氧化碳排放是温室气体排放的主要部分,但是甲烷排放也是不可忽略的部分,而且甲烷气体中的碳含量远高于二氧化碳中的碳含量,危害更大。中国政府以发展大型和巨大型水库大坝工程为主要措施,闭口不谈大型水库甲烷气体排放的环境问题。因此中国政府只谈二氧化碳排放问题,而不与世界接轨谈温室气体排放问题。至于排放强度和排放量的差别就比较复杂。笼统地谈一个国家的排放强度,就是指这个国家的排放量。所以当初中国政府郑重宣布将减少排放强度,各国均理解为中国将减少排放量。排放强度也可具体指单位国土面积的排放量,由于国土面积在一个时段内没有变化或者少有变化,减少(单位国土面积的)排放强度也意味着减少全国的排放量。排放强度也可具体指平均每个居民的排放量,由于人口变化缓慢,大幅度减少(人均的)排放强度也意味着减少全国的排放量。但是在会议前一个星期中国公布的减少排放强度是指单位国内生产总值的排放量,即每万元人民币GDP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到202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强度比2005年下降百分之四十到四十五。中国政府计划的平均每年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速度在百分之八或者更高,因为中国政府认为增长速度在百分之八以下政局就会不稳定。以国内生产总值平均每年增长速度百分之八计算,九年时间国内生产总值就翻一番, 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将为2005年的百分之三百十七,就是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量下降百分之到四十五,2020年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总量为2005年的百分之一百七十四!以每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速度百分之十计算,七年时间国内生产总值就翻一番,到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为2005年的百分之四百十八,如果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量下降百分之到四十,2020年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总量为2005年的百分之二百五十一!仅中国到2020年的二氧化碳排放总量的增加,可以使世界上所有国家的减排努力化为乌有。

中国政府不准备真正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量的决定引起世界哗然,例如有英国官员指责中国是“劫持”哥本哈根会议。至此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前期五次谈判会议达成的妥协已经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几年来的谈判努力全部泡汤,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的失败已经可以预见。但是丹麦政府和联合国还是抱最后一点希望,希望各国领导人在最后会谈时能抱着对全人类负责的态度,显示世界政治大家的智慧,能达成妥协,因为这是救人类的最后一次机会。人们把最后希望寄托在美国总统奥巴马和中国总理温家宝的身上,特别是温家宝2008年在512地震救灾中电视镜头前的表现,给世界民众留下一个非常好的印象。

五、历史二氧化碳排放总量由于中国政府不准备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量,各国纷纷撤回先前的许诺,澳大利亚政府更是威胁要宣布退出《京都议定书》。没有可供谈判的基本方案,会议开得一团糟,非洲国家集团(G77)又扬言要退出大会,12月16日丹麦首位气候部长赫泽高辞去大会主席职务,只好由丹麦首相拉斯穆森顶替。12月16日晚温家宝达到哥本哈根,第二天他展开紧张的外交周旋,向大会主席拉斯穆森、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英国首相布朗、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等就中国政府的决定做了许多解释,但是中国的立场难以为对方接受。人们则把希望寄托于18日晨到达的美国总统奥巴马。18日早上奥巴马到达哥本哈根,便邀请包括英、法、德、日、欧盟、中国等国领导于上午召开紧急会议,力图挽救大会。美国的策略是,若美国承诺减少排放总量,则中国也必须承诺减少排放总量,起码不能增加排放总量。让奥巴马唱主角,温家宝很不是滋味。他决定不出现会议,而只是让外交部副部长何亚非代表他出席。当时各国领袖正在商讨一份协议文本草案,而中国代表何亚非无决策权,策略就是拖延时间,要求逐点争辩。美国方面十分不满,觉得是一种羞辱。随后,奥巴马与温家宝进行了近一个小时的单独会见,交换看法,看来谁也没有说服谁。紧接着温家宝第一个做大会发言,觉得很有面子。温家宝发言强调1990至 2005年中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强度下降了46%,而不提及由于国内生产总值的高速发展,二氧化碳排放总量成倍翻成,已经超过美国为世界上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的事实。温家宝认为衡量二氧化碳排放的指标有两个:一个是人均年二氧化碳排放量;一个是历史二氧化碳排放总量。温家宝说:“近代工业革命200年来,发达国家排放的二氧化碳占全球排放总量的80%。如果说二氧化碳排放是气候变化的直接原因,谁该承担主要责任就不言自明。无视历史责任,无视人均排放和各国的发展水平,要求近几十年才开始工业化、还有大量人口处于绝对贫困状态的发展中国家承担超出其应尽义务和能力范围的减排目标,是毫无道理的。发达国家如今已经过上富裕生活,但仍维持着远高于发展中国家的人均排放,且大多属于消费型排放;相比之下,发展中国家的排放主要是生存排放和国际转移排放。” 温家宝要求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并向中国转让技术。最后温家宝表示,(中国的减排目标)不与任何国家的减排目标挂钩。最后一句话是直接针对美国的。六、温家宝错失机会美国总统奥巴马没有用发言稿做了大会发言,他说,“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同时也是世界第二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美国本身担负着解决气候变化的一份责任,而且我们也愿意承担这个责任。”奥巴马还宣布,美国“会履行已经做出的承诺:到2020年前温室气体的排放量将(在2005年的基础上)削减百分之十七,并且如果最终通过立法,到2050年时温室气体排放量将削减超过80%。”奥巴马说美国会在2020年前,参加全球筹集1000亿美元行动,但他强调这是有条件的承诺。他认为各国碳减排情况必须接受国际监督,没有国际监督的协议只是一纸空文。奥巴马邀请温家宝对话,说:“总理先生,我们就应对气候变化会议成果、长期目标、“三可”等焦点问题坦诚、深入、务实地交换意见。” 温家宝认为奥巴马在大会上所说的的国际监督是针对中国的,十分生气。他气愤地离开会议中心,据说是返回了下榻的旅馆。之前温家宝让级别比何亚非更低的中国外交部气候变化谈判特别代表于庆泰与美国总统奥巴马直接会谈。于庆泰对奥巴马说:“总统先生,温总理派我参加谈判。” 奥巴马回答说:“如果能与能够做政治决定的人协商就好。” 奥巴马对于庆泰说:“我想和温总理会谈。”中方表示温总理已经回到酒店。在美方的要求下,中方答应当晚7点可以安排见面。温家宝的故意缺席和派大使级官员于庆泰与奥巴马直接会谈被认为是有意的外交侮辱。政治家有时就如幼儿园小孩一般。当助手告诉奥巴马,温家宝正在与印度、南非、巴西三国领导人开会协调立场,奥巴马立即赶到会场,当面问温家宝:“总理先生,你准备见我了吗?你准备好了吗?总理先生,你准备见我了吗?你准备好了吗?”最后在各方的努力之下,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达成了一个没有任何约束力的空话连篇的协议,这个协议给各国政治家留了脸面,但是导致拯救人类最后一次机会的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的彻底失败。在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之后,2010年在墨西哥坎昆、2011年在南非德班、2012年在卡塔尔多哈又举行了三次世界气候大会,每次会议都没有实质性进展,也没有像哥本哈根大会那样有这么多国家元首参加。在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之后,俄罗斯、加拿大和日本相继退出《京都议定书》,目前尚留在《京都议定书》国家所覆盖的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不到全世界的百分之十五。以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为始点,人类在应对气候变化的进程中开了大倒车,而中国政府和温家宝对此负有重大责任。本来对温家宝有好印象的世界民众,对于他在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的表现十分失望。七、结束语:中国是气候变化的最大受害国在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期间,中国政府动用了国内的媒体,把国际上要求中国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量的要求注释成为要限制中国的发展权,是美国等发达国家对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妒忌,是阴谋等等。事实上,中国是世界气候变化的最大受害国,就是从中国自身的利益出发,也必须大幅度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量。中国新疆、西藏高原等地的平均温度上升远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第一个登顶珠峰的新西兰人埃德蒙•希拉里的后代彼得•希拉里和尼泊尔向导丹增•诺盖的后代杰姆林•诺盖指出,全球变暖正迅速改变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的面目,以致他们几乎无法认出。这是他们看到的珠峰南坡的情景,而他们没有看到的珠峰北坡,气温上升,冰川后退,草原退化的情景远比南坡更加厉害,只是中国政府不敢公布真相。2012年底到2013年初在北京、在中华大地上频繁出现的尘霾,这是中国政府增加废气排放政策的必然结果。当中国人在比萨斯更可怕的尘霾中,去回想三年前的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应该能够看清温家宝任内最大的决策错误及其严重的后果。
发表于 2013-3-2 21:18: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政府动用了国内的媒体,把国际上要求中国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量的要求注释成为要限制中国的发展权,是美国等发达国家对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妒忌,是阴谋等等。" —— 可恨可悲的中国政治思维定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9-25 21:14 , Processed in 0.167304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