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65|回复: 0

[转帖] 中国民族关系走向穷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3-8 21:55: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2-12-30  19:17

20世纪80年代,随着共产主义世界的分崩离析,共产主义的狂热信徒和受蒙骗的人们心中的乌托邦理想也寿终正寝。中国的经历与东欧和苏联不同,但最终结果都是一样的:共产主义乌托邦理想的的破灭。

然而,共产主义乌托邦理想的少许残留却仍在中国存在,尤其是在汉人之间根深蒂固,也许这是唯一的共产主义乌托邦的残存物了,它曾属于共产主义理想世界的一个组成部分,而在今天去披上了历史、传统的外衣继续愚弄欺骗汉人,这一残存物就是中国的民族关系。毫无疑问,中国的民族关系被深深地印上了马列主义乌托邦的烙印。在中国,它通过扭曲历史的理论和造作夸张的艺术来对这一乌托邦理想的残存物进行强化。费孝通主编的《中华民族多元一体论》和苗人歌手宋祖英五十六朵花的《爱我中华》是这一过程的集中体现。挪威青年布雷维克利用枪声试图唤醒他的同胞以反对的那个世界,同中国的民族关系理论有着不同的理论根源。2011年布雷维克在其文章中称,“我们主要的敌人不是伊. 斯. 兰激进分子,而是这些激进分子的帮手---多元文化主义者”。

费孝通主编的《中华民族多元一体论》由多篇文章组成,大多是建立在对中国历史及民族关系史进行扭曲的基础之上的,除谷苞的《论西汉Z.F设置河西郡的历史意义》略有参考价值外。对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阐述都是建立在谎言、断章取义基础上的。而谷苞有关西汉设置河西郡的文章被安排在书籍的最后。《中华民族多元一体论》的整体布局和思路,颇似金庸笔下韦小宝的说谎术:在说谎的同时,要夹杂一两句真话,以便更容易的欺骗。

除了《中华民族多元一体论》外,其他一些作家的作品,诸如姜戎的《狼图腾》,袁伟时赞颂慈禧是干练英明的伟大女性,满清诚心立宪却未能如愿,以及在其新作《昨天的中国》一书中,更是荒诞的指出袁世凯本意是要立宪,而不是复辟帝制,等等这些言论,都属于马列共产主义民族关系乌托邦的畸形产物。就像美国多部描写异型为害世人的电影,这些民族关系乌托邦的畸形产物也在无情的吞噬着汉族人的精神世界。如果汉族人在阅读以上书籍和文章时,不是抱着去看看这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人将中国历史和民族关系史扭曲到怎样不可思议的程度,而是支持其言论,甚至有些汉人以醍醐灌顶来形容自己顿悟的心情,那么,生活在这个时代的汉人的内心世界,已经不再是“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祖先的内心世界了,也不再有“匈奴不灭,何以家为”的古汉人的胸襟气魄,与感慨“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文天祥的内心世界,与为“还我山河”而鏖战的岳鹏举岳家军的内心世界同样遥远。


2012-12-30 22:45 上传下载附件 (25.9 KB)

岳飞手迹

在1985年--1990年担任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总理]的雷日科夫,在他回忆苏联解体的著作《大国悲剧》中,这样描述苏联的民族关系,“在历史上,俄罗斯就是一个政治经济联盟,加入的每一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文化,共同的职责已经不是相互竞争,而是在统一的国家中相互协作...它们的责任就在于保证我国的领土完整和国家安全,制定可以为大家都接受的多样化的宗教民族文化特色共存形式”,“俄罗斯的每一个民族,都既不是统治民族,也不是从属民族。” 这样的语调对汉族来说并不陌生。雷日科夫称,“20世纪的大部分岁月,整个世界都曾以惊奇和赞赏的心情观察着苏联解决民族问题。”他所言不虚,1917年十月革命爆发后一个星期,列宁、斯大林就签发了《俄罗斯人民权利宣言》,内容涉及民族自决权,脱离国家创建新Z.F的权利,少数民族在俄罗斯境内自由居住和自由发展等,并于1918年7月10日吸收入宪法。西方有些学者对此持肯定态度,“苏联朝向建立境内各种族民族的平等所做的这些努力,并不仅限于口头上,这赢得了全世界的钦佩。”研究族群关系与族群分层相关性的美国学者D.P.莫尼汉也认为,“共产主义国家对民族问题的关注胜过对其他问题的关注。这很可能是因为民族的现实情况与马列主义的理论十分不相符。在苏联有许多官方认定的民族...”

雷日科夫有关苏联解体的结论是:人民丧失了苏维埃价值,致使“民族关系成为摧毁苏联的攻城槌”。事实是,正是由于对所谓的苏维埃价值乌托邦观念逐步认识并丧失信心才导致了苏联的解体。雷日科夫对苏联民族关系的描述并不符合史实。众所周知,俄国作为欧洲的一个小公国,一直以来就奉行扩张政策。至19世纪80年代,亚历山大三世推行俄罗斯化政策,实行强制同化,要求帝国的所有臣民首先要自认为自己是俄罗斯人,不仅效忠君主,还要对俄罗斯民族忠诚,将俄罗斯语言和文化强加给帝国所有的臣民,在波罗的海诸省的国立和私立学校强制推行俄语,关闭少数民族学校等等。

雷日科夫所描述的苏联民族关系的腔调和类似言论,充斥于费孝通主编的《中华民族多元一体论》中,费孝通致力于建立一个“中华民族百花争艳的大园圃”。费孝通在说了不少废话后,像传教士布道般强调,“如果我们放任各民族在不同的起点自由竞争,结果是可以预见到的,那就是水平较低的民族走上淘汰、灭亡的道路,也就是说多元一体的多元一方面逐步萎缩,我们反对走这条路的...国家对少数民族地区不仅给优惠政策,而且要给切实帮助。” 另外一些作家写道,“中国的历史是中国境内各民族共同缔造的,自秦汉以来的两千年中,中国就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中国境内各民族之间一直存在着政治、经济、文化上密切的联系和交流,从而产生互相依存、互相促进、共同发展的关系”;“在社会主义时期各民族的共同繁荣和发展,必然包括两个方面,各民族在经济文化上的特点和特长,将不断得到发展,另一方面是中华民族的共同性,即各民族经济文化上的共同性,也将不断得到发展。” 中华民族的共同性类似于雷日科夫所强调的苏维埃价值,这是一个中国特色的说法,实质是马列民族关系乌托邦观念。这种中华民族的共同性更像是空中楼阁,汉族人却陷入其中不能自拔,少数民族们则在不断的强化自己的民族归属感,如2011年内蒙古的蒙古族聚集事件,就是将目前中国极为常见的官民贫富矛盾,首先从民族性的角度来对待的。这对那些津津乐道共同性、争艳的园圃的汉人来说,不啻于极大的讽刺。

早在1975年,美国学者D.P.莫尼汉就注意到了中国重视少数民族的现象,在其著作中,他谈到,“汉人发现自己相当重视少数民族。最近发自北京的一则消息,读起来令人吃惊,就好像是一份新政治时代的美国政党报告:

“中国的少数民族党员人数越来越多。新疆、西藏、内蒙古、广西、宁夏自治区和云南省自1959年中.G九大以来已有143000名少数民族成员被吸收入党。他们包括西藏人、蒙古人、维吾尔人、壮族人、回族人、朝鲜人、哈萨克人、瑶族人和苗族人,新党员大部分是工人、以前的贫下中农或者牧民,还有一些革命的知识分子...他们热爱毛主席,热爱党,热爱新社会,憎恨旧社会。”

费孝通中华民族多元一体论并不符合中国历史和民族关系史。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是多民族的国家。多元一体只是一个静态的概念,自秦汉以来,中国的民族关系自始至终都是一个民族同化的过程,也就是说,是在向一元化发展并且成为现实。而费孝通的多元一体则是他所指出的“百花争艳的大园圃”,是要强化少数民族的民族属性,这根本不符合中国的历史,而是两个截然相反的方向。由于民族优惠政策少数民族的归属感更加强烈,并且出现了汉族人为了升学就业升迁的微利改变民族身份的现象。少数民族的民族身份认同是汉族人远远不能相比的。中国的民族同化与沙皇俄国不同。 明代传教士金尼阁在其《中国布道史》中,介绍了汉族政权对附属国的管理,“ 国王及其臣下都不想去征服其他国家,他们满足于人民所有的东西,而不去觊觎属于别人的东西”,“在这一方面,他们向我显示出与欧洲人最大的差异...沉迷于对支配的永无餍足的欲望”。再譬如,日本、朝鲜、越南等过都是主动接受汉文化的,日本还曾发起过抵制唐货的行动,弃用完整汉语,而形成了如今的日本字。一言以蔽之,与五胡乱华、蒙古劫掠中国、满洲人剃发易服的残暴野蛮行径相比,汉人的征战更像是田园牧歌,更像是用长戈与情感勾勒出的“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一幅恬静的风景画。

由于中国漏洞百出的民族政策,出现了越来越多荒诞的事情。2008年11月陕西凤县行政部门发布《关于恢复和变更凤县部分羌族群众民族成分的相关通知》,该《通知》明确指出,申请恢复和变更羌族民族成分的,必须是具有凤县户籍的公民,现有民族成分必须是汉族,原来已确定为某一少数民族成分的不得申请变更。1992年北川申请羌族自治县,为了使得羌族人口达到一定的比例,达到国家要求,当地羌族人纷纷发动亲戚朋友申请恢复民族身份。当时的条件一度放宽到“祖上在当地按羌族习俗生活20年以上,如果年限不够,但三代以上有羌族遗传因子的也可以”。那一次,北川的羌族人迅速增加了五万。近些年还有沸沸扬扬的铁改余事件。仍然有人不甘寂寞,纷纷加入到百花争艳的大园圃中,五十六个民族又增加了一个准民族---穿青人。2011年11月深圳新闻报导了这样一则新闻:穿青人终于写上了身份证

“记者咨询了广东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有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整个系统只默认56个民族,并无新的民族成份增加,关于身份证确认民族成份,是由公安系统把握。于是记者找到深圳市公安局人口管理处咨询,负责身份证管理的林科长表示,他们此前也接到过少数人咨询,根据省厅的回复,已经明确了穿青人办理身份证的方式...南山公安分局人口管理科易科长说,林科长的描述是对的,身份证印制是可以显示穿青人的”

中国这种反常的现象早在20世纪90年代就引起国外学者的关注,格拉德尼指出,“最近出现了一个出乎意料的逆转,出现了汉人冒充少数民族的趋势。”[Indigeneity and post-coloniality  1997],“中国Z.F已经为那些提出要求的少数民族制定了经济支持和特别优待的政策,引导资金流向那些群体。结果,先前成为汉人或以某种方式融入汉文化的那些人,现在正凭着他们自己的语言和历史传统来重新确认他们自己是文化上的少数民族。”[Muslim Chinese Ethnic Nationslism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1991]

少数民族民族归属感的强化无疑是愈来愈频繁的民族冲突的根本原因。自2008年拉萨暴乱以来,2009年7月5日乌鲁木齐维族暴乱对汉族人的残害更是惨绝人寰,被人称为“新疆这块美丽的和田玉出现了不可弥补的裂痕”。2011年内蒙古蒙古族发难。而回族人从来没有停止过他们莫名其妙的愤怒的挑衅常态,最近事件,2012年山东宁津回族村手持导辊袭击汉族村,相关部门以及武警并没有尽到保护汉族人的义务,甚至是在纵容回族人打砸抢。在面对少数民族时,武警对应该履行的职责都是打折扣的。五大自治区,在短短的4年中发生不同程度的骚乱。壮族也是蠢蠢欲动、紧锣密鼓的强化民族的身份认同,不时的会听到壮独的声音,而且壮人将自己的民族认同和东南亚的一些境外民族联系在一起。

面对紧迫的形势,大多数汉族人仍然对虚幻的海市蜃楼般的理论深信不疑,前苏联、前南斯拉夫曾经所做的尝试已被证明是徒劳无功的。这些汉族人并没有认识到只有回归到祖先的内心世界并按此行事才是解决这一难题的唯一良方,而是在远离古汉人内心世界的道路上渐行渐远,陷入社会主义畸形文化熏陶出来的费孝通、姜戎、袁伟时等人怪诞离奇的玄幻故事中不能自拔。在现实与虚幻之间徘徊迷惘的汉人,以及在虚假的民族关系的乌托邦幻想中寻找慰藉的汉人是如此之多,似乎预示着仍未醒悟的汉人近些年所经受的不幸和灾祸才刚刚开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8-23 17:54 , Processed in 0.10977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