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21|回复: 0

[转帖] 母親,讓我們一生富有的投資者 作者 David Weidner | 華爾街日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5-28 01:51: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華爾街日報》—作為投資者,我們狂熱地追逐金錢收益。我們信奉一條老理:時間就是金錢。即便金錢買不來幸福,它也能讓你有一個好的起點。

這樣說固然有它的道理。金錢讓我們有能力去體驗很多事情:教育、旅行、保障以及我們應當享受的各種活動。


然而,這種不停追求投資回報的危險在於,對我們中的很多人來說,它並沒有提高生活品質,而是變成了生活本身──並且絕不是那種很愜意享受的生活。我們可能會經常痛心疾首,偶爾會有一些狂喜──每一分每一秒,我們都在為市場的漲落而殫精竭慮。

按照傳統的標準,我的母親卡羅爾﹒克雷格﹒韋德納(Carol Craig Weidner)並不是一個偉大的投資者。她從不玩股票,也從不參與風險投資。她的投資方式與眾不同。她工作、學習,進入職場,做喜歡做的事,結交朋友,並且在養育孩子上花了大把的時間。

當她於不久前去世時,這一切帶來了多少回報,一目了然。

我們在聖路易斯(St. Louis)長大,日子過得緊巴巴。父親在當地一家公司的財務部門工作,母親則留在家中。和很多家庭一樣,母親是家裡的財務總監。她為家庭做預算、支付賬單。

1970年,我的父母在郊區花13,000美元買下了一套房子。他們選擇了30年期抵押貸款。後來他們又籌了幾次錢,最終還清了貸款。那時雖然有信用卡,但他們從不大額欠費。當時我們沒有任何借款,從未通過舉債來支付房貸。我們的生活只有黑白兩色,枯燥單調。

享有彩電和遊泳池的,是我們的鄰居們和朋友們。

母親小時候經歷過大蕭條時期。在她看來,投資是件危險而冒險的事。何況,在我小時候家裡也沒有哪怕一分錢去做投資。惟有努力工作、擔負起責任才能維持生活。這是你養活自己的方式,其他的事我們甚至連想都沒想過。

不過,母親知道如何善用每一塊錢。我們從沒因為缺錢而餓過肚子。只用金槍魚、稻米和萵苣這些簡單、便宜的食材,我們就可以吃到美味佳肴。而這一頓飯的成本,可能還抵不上今天全食超市(Whole Foods)裡一頭洋蔥的價錢。

如果生活變得艱難,我們會倚賴親戚。趕上有促銷時,祖母會給我們買肉。當我們的車需要進行一次花銷不菲的修理時,我們向親戚借錢。當我的嬸嬸們和叔叔們需要幫助時,我們投桃報李。當有親戚生病或是需要休息時,我們給他們送去食物。

我們極少因為錢發生爭執,因為這樣做實在不值。

哥哥和我長大後,需要更多錢用於體育運動、興趣愛好,以及參加童子軍的開銷。於是,母親在一家苗圃找到了一份工作。(她熱衷於園藝。)也許在其他地方,她可以賺到更多的錢。但投身於你心儀的工作,你獲得的回報會更有意義。同時,你也會因此成為更好的員工。

這些微薄的收入使我們得以參加一些小型聯賽,還踢上了足球。這些錢也讓我們能在夏天開著一輛沒有空調的別克(Buick)來一場前往華盛頓或是佛羅裡達的旅行。如果我們想要參加更多的活動──比如上爵士鼓課、去遊樂中心、或是去聽一場搖滾音樂會──我們就要自己掙出這項開銷中的大部分。當我們到了會使用除草機、能清理落葉的年紀,我們就學著幫家裡收拾,然後便開始為鄰居們服務。他們成了我們的第一批客戶。

十幾歲時,我被一所私立高中錄取,而這所學校的學費甚至超過了一些大學。母親沒有反對,也沒有抱怨,而是把它當作一種召喚。她找到一個職業顧問,進入了一家護理學院工作。在有限的一點財政補助和這些額外收入的幫助下,我終於得償所願,抓住了人生中這個難得的機遇。

不過,家中的每個人都需要為此有所付出。當母親工作到很晚時,她會事先在廚房桌上留下晚餐所需的食材,以便我為父親做飯。

當時,我很反感下廚。不過我還是學會了做一些基本的飯菜。如今看來,這些過往經歷大概能讓我的孩子們在我當班做飯的時候不再只吃泡面和餅幹。

上大學時,我打工、借錢,在生活變得異常艱難時才向父母求助。如此一來,在我即將完成大學學業的時候,家裡的財政狀況並不拮據。母親修繕了房子。父母買了一台洗碗機,裝上了中央空調,他們還開始偶爾外出旅行。

在母親生命中的最後15年,她還學會了畫畫。從基本的水彩畫學起,最終發展到油畫──她一直在嘗試新事物,挑戰自己。最重要的是,她樂在其中。

母親的努力最終收獲了豐厚的回報。在75歲的時候,她第一次開辦了個人畫展。她得到了很高的評價,還賣出了一些作品。不過這些並不是目的,掙錢從來都不是她的目的。

這當然不是說錢就一無是處。錢確實有用,我們可能隨時會需要更多的錢。這也並不是說,我們就不能在一些小額股票投資中賺上一筆。

在我的一生中,標準普爾500指數迄今上漲了1,693%。盡管這不過是這段時間通貨膨脹率的兩倍而已,但股票的同期表現還是略強於父親每個月花50美元購買的美國儲蓄債券(U.S. Savings Bonds)。

從某些衡量尺度上看──比如當別人用金錢財富作為評判標準來進行外在比較時──我們可能會被認為是個窮困家庭,但我們從來不這麼看自己。

母親大概是個終極價值投資者,而這只是因為她擁有不同的價值觀──她看重的是人。她經營自己的婚姻、友誼、家庭和一種深層次的內在生活。錢只是一種幫助她實現這些價值的工具。

雖然母親從沒這樣說過,但我相信她是把錢看成了一種轉瞬即逝的東西──它落到你的手上,然後又從你手上溜走。

人也是這樣,不過有一點很不同。我們每個人的人生都是由生到死,但在這一生中,我們可以選擇和他人建立聯系,使我們獲得幸福。

牢牢地攥著你的錢,你有什麼感覺?如果不和其他人一起分享利用它,你大概是不會有太多感覺的。

許多人出席了我母親的葬禮,向她表達敬意。他們一同分享了有關她的故事:她喜愛的藝術品,她栽培並送給他們的植物,她帶給他們的食物,以及她為他們做的工作。在我看來,這些都體現了一種無比富有、再無所求的生活。而它的最美之處就在於,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擁有。

我們只要去做這樣的投資就能擁有這樣的生活。

撰稿﹕華爾街日報David Weidner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5-28 05:28 , Processed in 0.34730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