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65|回复: 2

[转帖] 伊斯兰教危害世界文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1-10 18:31: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无论在科技体育领域,还是人文思想艺术领域,伊斯兰世界都无法进入人们的视野。在这些要求更快、更强、更有洞察力的领域,穆罕默德的信徒们很难占据一席之地。在一些用更挑剔的眼光看待世界的人而言,同其他文明相比,穆罕默德的信徒们被视为高科技社会中的野蛮人。曾经喧嚣一时的“阿拉伯之春”几乎已被证明是被一群幼稚肤浅的人冠名之下的滑稽可笑的木偶剧,对世界文明的进程并不会产生深远的影响,一时的好奇心过后,很难对之寄予希望,也不会引起世人的持续关注。

众所周知,引起世人对伊斯兰世界强烈关注的是遍布世界各地的形形色色的恐怖主义,以及越来越褊狭极端的古兰经教义解释,或许这种褊狭极端才是《古兰经》的真面目,只不过随着伊斯兰世界的人口爆炸,以及石油财富产生的影响和野心,人们才渐渐看清“惟有真主”教义的骇人的面孔。这对于沉浸在普世价值教条下和多元文化主义幻觉中仍未醒悟的人来说,无异于一种恶毒的嘲弄。

发生在迪拜的挪威女子达利夫被强奸案,受害者在报案后没有立案侦查,反而以婚外性行为、饮酒等罪名被判处16个月的监禁。这一事件之所以引起世人强烈关注,是因为它更像一枚贴上“特殊文化”标签的炸弹,掷向了世人怀有公正善良之心的道德世界,冲击着世人的价值观,其对文明的破坏威力丝毫不亚于在世界各地的城市中几乎每日都在发生的恐怖爆.炸。不同文化、民族之间的交往之所以成为可能,是因为拥有一些最低限度的共享的道德基础。而实行伊斯兰法律下的世界,通过这起事件显示出伊. 斯. 兰世界与其他文明即使最低限度的道德基础都没有,《古兰经》与伊斯兰法律下的世界同其他世界简直格格不入,价值差异太大,难以沟通,仿佛两个相距遥远星球上的不同物种的世界,鲜有重合之处。

西欧曾致力于彩虹世界的建立,不同文化、种族,不同肤色的人们能够没有摩擦和谐的生活在一起,就像天上由不同颜色组成的彩虹一样绚丽诱人,在普世价值的晴空下,这一道想象出来的亮丽的风景线,几乎被那些持有此种观念的人看作是人类完成自我救赎后瞥见的天堂之光,因此受到他们的顶礼膜拜。然而事与愿违,近些年发生在欧洲本土的穆罕默德信徒们制造的恐怖骚乱事件无疑使彩虹世界蒙上了尘埃,如几年前的伦敦、马德里的爆.炸案,尤其是今年发生在英国、法国的士兵遇袭案,以及瑞典发生的穆斯林移民的骚乱,虽然这些恐怖事件还未对现实世界造成灾难性后果,但对这种构建海市蜃楼般彩虹世界的天真想法,对多元文化观念的打击却是毁灭性的。这些未经检验的、形而上学玄思出来的浅薄观念受到越来越多西方有志之士的质疑和批评,其中不乏身居高位的政党或国家首脑人物。

1991年秋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战争期间,前波黑塞族领导人卡拉季奇说,“塞尔维亚人的土地和村庄中将不会有穆斯林的地方。所有在塞尔维亚土地上的穆斯林都将被消灭。这是一场终结之战,也是一场为争夺生存空间的战斗。”由于欧洲反对塞族用武力建立国家,卡拉季奇在与一位同僚谈话时说:“去他妈的欧洲,直到我们的行动结束,他们才会反应过来。”(《泰晤士报》和《卫报》)时至今日,西方社会是否对卡拉季奇的这番话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更切身的体会。卡拉季奇本人不会造成西方社会的分裂,在西方社会的观念中,他仍然是个战争罪犯;但卡拉季奇对穆斯林的深刻认识,却足以造成西方社会某种程度的分裂。类似的言论如今在西方社会也不时出现。美国波士顿爆炸案爆炸发生一小时后,福克斯新闻评论员埃里克·拉什写道:“穆斯林是邪恶的,让我们把他们都杀了。”美国-伊斯兰关系委员会收到了不少恐吓信,如“当被证明是一个穆斯林时,我将清除你们这些国之害虫,你们是我们必须治愈的顽疾”。2010年德国央行董事蒂洛·扎拉青(Thilo Sarrazin)在其书《德国正在自取灭亡》中,指责回教徒移民不愿意也没有能力融入西方社会。书中宣称,由于中东移民涌入,即将淹没本土居民,创造一种新的劣等生,德国正走向自我毁灭。回教徒人口智商和教育水准低但出生率高,从长远看回教徒有朝一日会成为德国的多数居民,“自然而然地,我们会变得越来越笨。” 扎拉青书中还批评“土耳其人和阿拉伯移民懒惰,没有积极进取之心,除了做水果和蔬菜零售,对社会生产力没有任何贡献,而这些人享受的经济成果和福利却远高于平均水平,从经济角度考虑,这些人成为了国库开支的一大负担”

对多元文化主义的危害,美国社会学者阿尔文-施密德在其著作《多元文化主义的威胁---美国的特洛伊木马》(1997)中做出了令人信服的阐述。他将多元文化主义比作现代的特洛伊木马。特洛伊城被木马中出现的敌人毁灭,而特洛伊人曾被告诫不要将木马搬进城中;与此相似的是,美国人也被告诫不要将多元文化主义引进美国社会,美国人像特洛伊人一样,对警告视若无睹。施密德断言,“当木马被搬入城中后,木马中的敌人便会从木马中出来,打开城门,让城外的同伴进入城中。”施密德于1997年时感到庆幸的是,现代木马距离古代木马的最后完成(毁城之举)毕竟还有几步之遥。但施密德仍然难以将忧虑潜藏于心。将近20年过去,随着岁月的流逝,西欧所发生的惨痛一幕无疑印证了施密德关于多元文化主义危害的真知灼见。培根300多年前感慨说,“在人类历史长河中,真理像黄金一样沉于河底很难发现,牛粪一样轻的谬误反倒漂浮在河面上四处泛滥”。如果在1997年就发现并认同施密德黄金般的真理,像牛粪一样轻的多元文化主义谬误就会得到有效的遏制,被污染的人类历史长河就会得到肃清。

在去美国工作前,作为出生在加拿大的德国人,从入学起,施密德就接受加拿大文化,乐于被加拿大文化同化,施密德也认同加拿大文化,“生活在一个国家,就有义务接受这个国家的文化”“同化是一种幸福而不是一种压迫,它不会贬低被同化者的身份或是造成对他们的剥夺。” (《多元文化主义的威胁》)西方所遭受的伊斯兰恐怖事件以及穆斯林骚乱的困境,可以说是对迷恋此种观念的人应有的惩罚;而在中国因此遭受的惩罚并不亚于西方社会,甚至更严重。在经历了惨不忍睹的乌鲁木齐7-5骚乱、似乎永不会停歇的回族聚集骚乱事件,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那些看不到这一点的人,尤其是汉人,是和牛粪一样轻的谬误在人类历史长河里共浴取乐的人。无论是西方文明,还是华夏文明对于伊斯兰世界所造成的困境,或许是面临着有史以来最棘手的一道难题。中国并不能置身世外。

“同化是一种幸福而不是一种压迫”这一缕清风很难吹进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的僵化教条的中国体制中,汉族人所目睹的是中国目前的政策是鼓励不同化,鼓励少数民族和主体民族汉族的差异。甚嚣尘上的少数民族民族主义的泛滥主要归咎于不恰当的民族政策,尤其是穆罕默德信徒们近些年的所做作为,在穆罕默德教的名义下在中国部分地区禁酒,将阿拉伯语视为自己的母语,稍有不如意便发起群体聚集骚乱事件,等等。而国家在保护汉族人方面至今仍然是无力的,在牛粪一样轻的谬误充斥的中国,仍然看不到任何改变的迹象。汉族人常常被大汉族主义这一杜撰出来的错误观念所遮蔽,而看不到真实的黄金般的观念,汉族人对以下这一世界感到陌生的程度,实际上就是远离祖先世界距离的遥远程度。“除了不吃猪肉外,他们遵守中国的法律而不知道自己的礼俗,而且被中国人看不起”,“大多数获得中国学位的撒拉逊人除不吃猪肉这一教诫外,已抛弃了他们祖先的全部规定。”(《中国札记》第一卷第十一章)

利马窦笔下描述的穆罕默德的信徒们在明朝中国的情形,同社会主义中国所发生的情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同时也像镜子一样反映出明朝对待穆罕默德信徒的政策,反映出社会主义中国对待穆罕默德信徒的政策的错谬以及对祖先世界与正统观念的疏离、背弃。那些从过往的时代体悟到祖先世界的汉族人,在21世纪的中国虽然走得十分艰难,但其正确的方向却是不容置疑的。
发表于 2014-6-8 18:58:43 | 显示全部楼层
与马叫相比,还是两害权其轻。
发表于 2014-8-16 03: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类为信仰而自相残杀,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看看历史就知道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8-17 05:40 , Processed in 0.28184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