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21|回复: 0

[转帖] 正视现实,放弃迷思,以民为本,力行正道——也谈共产主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11 22:29: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正视现实,放弃迷思,以民为本,力行正道——也谈共产主义

    作者:喻培耘
    时间:2014-04-01 11:25
   



首先声明,本文说的是实话,因为我不想说假话。我不是共产主义研究者,因而很可能说得不尽然对,但我必须摆事实讲道理,必须说心里想说的话。我可以说得委婉点,但不能违心。

博客中国最近搞了一个以“共产主义”为话题的征文。说实话,一看到这四个字,我心里其实是不太舒服的,它令我想起了一个世纪来的共产主义实践给人类带来的巨大苦难和后患,想起了斯大林、波尔布特、金日成、金正日等一个个残酷暴君,想起了世界各地的“共产主义者受难纪念碑”……

但因这个征文活动,还是有感而发写几句。

有人认为,共产主义(英语communism、拉丁语communismus)实际上准确的翻译应该是“共同体主义”,而且资本主义(capitalism)也应该译为“个人资本主义”。但不管叫共产主义还是共同体主义,中国互联网上的百度百科或维基百科都大致是这样解释的:所谓共产主义,是一种政治信仰和思想体系,它主张消灭私有产权,建立一个没有阶级、没有国家、没有政府、没有剥削压迫、实行集体生产的社会,这个社会不仅具有高度发达的生产力,让人们各尽所能、按需分配,而且人人都有高度的集体主义思想,劳动成为生活的第一需要。

马克思论述的共产主义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目标(远景):没有国家、政府,没有剥削压迫,实行集体生产,物质极大丰富,人们各尽所能按需分配,有着高度的集体主义思想。一部分是手段:无产阶级以暴力革命夺取政权,进而通过对资产阶级实行专政,开展阶级斗争,消灭资本主义和私有产权、建立公有制来逐步达到。

虽然,世界各国对共产主义有很多评说,正反意见都有。但在一些共产党国家,一度时期人们不能对共产主义以及马列主义等所有领袖思想提出质疑和批评,而必须奉其为当然科学和绝对真理。实际上,共产主义顶多算一种思想,一种学说,甚至可以说只是一种设想,不能说它一定就是科学和真理,因为衡定科学和真理的标尺是实证,除非是那种不言而喻的道理。而且所有的科学和真理都是不怕也欢迎人们的质疑和批评的,也是可以经受住实践的反复检验的。

马克思所设想的共产主义图景能否实现?它有多少科学性呢?它真的符合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吗?

共产主义学说问世以来,挺的人不少,批判否定者更多,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否定者越来越多。在此,我不想引用那些高深的学理评析,只想简单说下我的个人看法。我认为共产主义是不可能实现的。

从目标上讲,所谓“各尽所能,按需分配”,将来地球上至少有几十亿上百亿人吧,难道每个人都能自觉的做到各尽所能?这需要一种多么强大的精神和制度的整合力量才能达到?如果要实现“按需分配”,生产和生活资料该“极大丰富”到何种程度呢?何况人的需求是多方面的,除了物质需求,还有生理欲望、精神追求、心理需求;人的需求也是各不相同的;甚至人的需求是不断发展变化的,是无止境的,因为如果有了止境,可能社会就停止不前了。如此一来,按需分配何以实现?所谓“劳动成为生活的第一需要”,恕我直言,劳动永远不会成为生活的第一需要,因为劳动只是生存和发展的需要,希望少劳动甚至不劳动永远是大多数人的天性;而且劳动有很多种,不是说只有工人干体力活才叫劳动,资本家每天殚精竭虑想把公司厂子搞好那也叫劳动。再所谓“消灭国家,消灭政府,实行集体生产”也不可能,至少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完全不可能。消灭国家和政府实际上就是解除所有社会组织机制,在这种情况下指望数量极其庞大、族群众多、文化传统和生活习性各异的全人类人人自觉,和睦相处,社会运转协调,还要实行集体生产,这可能吗?

从手段上讲,马克思主张消灭私有产权,消灭资本主义,搞暴力革命和阶级斗争,实行无产阶级专政。人类近一个世纪的实践表明,这样恰恰会给生产力、文化传统和社会道德造成极大破坏,让人民受无穷苦难。如果这样搞,只会离那个“生产力极大发展、物质产品极大丰富、按需分配、人的思想境界极其崇高”的想象世界越来越远。而所谓“无产阶级专政,消灭资产阶级”更是在逻辑和实践上都是行不通的,因为生产资料一旦掌握在无产阶级手中,这些无产阶级几乎无一例外会打着各种旗号想方设法把自己变成资产阶级。事实上,全世界一百年来的共产主义实践,又有哪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做到了让无产阶级来专政呢?专政的还不是金日成、金正日等让个人和家族富得流油的超级资产阶级!而且,凭什么又该让哪一个阶级来专政呢?理想的国家和社会,其实不是谁专谁的政,而是民主、平等、自由与和谐。在这样的国家,谁都可以执政,谁都可以下野,主导的是公意,有力量的是选票和无处不在的监督。

马克思在设想共产主义时至少犯了几个错误:

第一、他忽视了人性都有善恶两面,这是永远无法变易的,能在任何情况下坚持唯善的只是极少数圣人。如果没有一种良好的社会机制来抑恶扬善,人心中的恶魔随时会跳出来,因而不可能让人人都在没有任何外在约束机制的情况下,在某一天自觉拥有高尚的道德情操和高度的“集体主义”精神。他也没有想到,人的私心私欲是永远无法消除的,限制在合理范围内的私心其实是有助于社会发展的,因为有这种私心,一个人才会努力为自己谋利的同时为社会做出贡献。对待私心私欲,正确的办法是规范和限制它,而不是试图消灭它。而且人无恒产则无恒心,既如此,所谓“消灭私有制”既无可能,也不必要。

第二、他忽视了人的知识、智慧、体力、能力、品德永远都不可能拉平,都会有差别,因而每个人的发展和创造的财富也会是不一样的,在这种情况下,能够消灭所谓阶级和阶级差别吗?我想,由于人类社会的复杂性和每个个体的不同,恐怕永远会有阶级和阶级差别,只是需要将这种差别调控在合理范围内,以既保护个体的积极性,又实现社会的公正与和谐。

第三、他以简单的固定的物质标准来衡量人类,以物质财富的多少来划分阶级,然后以单一的阶级属性来厘定人丰富的社会和自然属性。在共产主义学说里,全人类按有产无产或财产多少,主要划分为两个阶级,一是无产阶级,二是资产阶级(又分什么小资产阶级、大资产阶级)。前者,就该做统治者,后者,就该被统治甚至被消灭。实际上,一个人、一个阶层的优劣好坏与他的财产多少并无直接联系,所谓无产阶级中有很多蠢人和流氓,所谓资产阶级中也不乏智士和社会责任感强烈、品德高尚之人。而且,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其实是随时随地都在发生着相互转化的。我想请教马克思的是,如何防止那些无产阶级专政制度下的无产阶级蜕变为资产阶级?难道搞文化大革命吗?而那些因为被剥夺了财产变成了无产阶级的前资产阶级,假如也站起来暴力反抗其实已经变成了资产阶级但却占据统治地位的前无产阶级,如此循环,这社会的暴力斗争、阶级斗争何时是个终了?难道无休止的阶级斗争真的可以推动社会进步吗?除了阶级斗争,人类就找不到更好的解决社会矛盾的办法了吗?实践证明,非也。

第四、他认为暴力革命是达到目的的唯一手段,并且要摧毁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事实上,这是一个很糟糕的手段。克服早期资本主义的弊端,并不一定要消灭行之有效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更不必摧毁全部现存的制度,而是可以通过对资本主义制度进行改良和完善,将社会和平演变到一个比较和谐的境界。这一点,直到恩格斯晚年才有所主张,但后来各国的所谓共产主义者都无一例外的寻求暴力革命建立“无产阶级专政”来达到目的,事实证明这是一条极其有害的道路,这反而将社会变得更糟,以至大多数前社会主义国家现在又不得不回过头来恢复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和社会管理模式,美其名曰“改革开放”或“转型”。

简言之,马克思的共产主义主张,在目标设定上接近于空想;在手段设定上,向前,破坏性极大,向后,缺乏现实可行性;而且目标和手段是相互背离的。他倾尽全力批判资本主义,但他没有看到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对生产力发展有其不可替代的很多优势,并且唯有实行民主自由法治而非专政,才是促进一个社会不断自我完善的基础条件。他竭力主张打碎全部的旧世界,但他实际上提出了一个错误的建设新世界的路径构想。这个路径构想经由一些在专制文化传统中浸淫已久的政治人物任意嫁接改造,谬种代代流传,就异化成了后来几十个国家各种光怪陆离、景象惨烈的共产主义实践。

其实,全世界的制度竞赛在一百年的较量中早已分出胜负,不管有些人口头上承不承认。如果说社会主义意味着富裕、公正、平等,那么那些没有搞“无产阶级专政”(共产党一党专政)的很多欧美民主国家(也就是我们认为的资本主义国家),实际上更接近于甚至很好的实行了社会主义的价值主张。朝鲜式以暴力厉行“无产阶级专政”、口口声声搞出了“让全世界都羡慕的社会主义”国家,其实离社会主义的价值主张很远很远,甚至完全背道而驰。面对这种尴尬的现实,我不知很多自诩马克思主义者的人作何感想。

同时,对于所谓共产主义来说,全世界的大趋势是在共产主义的迷思和谬荒中走出来,更多的视其为学说而非理想,多数原“社会主义国家”(实际都是现代专制国家)都在理性的抛弃共产主义,信仰共产主义的人一天天变少,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就是那些口口声声要人们树立共产主义远大理想的人,他多半自己也不信。他叫人们信仰共产主义,很大程度上不过是为着某种目的而自欺欺人。而且,实现共产主义要消灭国家和政府,要消灭私有制实行集体主义和共有产权,这就意味着共产主义不可能在哪一个或哪一些国家单独实现,从理论上说这世界如果还有一个国家存在,就不叫实现了共产主义,因此这项“伟业”必然要说服全人类一起来做,单靠两三个国家去实行共产主义,无异白日做梦。但现在看来,谁又能说服世界两百个国家的人民都相信共产主义,都来为共产主义奋斗呢?不但无法说服马克思的故乡德国和马克思的母族犹太人,恐怕连无数的中国人、朝鲜人、古巴人也说服不了,提倡者可能连自己也说服不了。在一个连基本的国家制度和社会体制还不健全、还存在诸多严重问题的国家,竟然想着要为实现消灭国家和政府的茫远的、不可能的目标而奋斗,这可不可以说是很荒谬的事情呢。当人们明白过来,画饼终究无法充饥,望梅终究无法止渴,解决现实问题尚且需要作长期努力,那么这时一个心中有人民的理性的国家,他就应该正视现实,放弃迷思,以民为本,力行正道,致力于造福人民。

所谓“正视现实,放弃迷思”,就是一方面要看到共产主义学说因为自身的缺陷、实现的茫远和20世纪共产主义实践的大量失败,它的可信度和支持度已经在无可争议的下滑,铁杆的信仰者已经寥寥无几,说严重点它被人类社会抛弃也许指日可待,即便是共产主义可以实现,那也不知是猴年马月的事情;另一方面要看到无论中国还是世界,都有大把复杂的现实问题需要解决,把中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自由的现代化国家,也需要相当长的过程。社会阶段不可超越,空想永远只能是空想。因而对于当下的中国,我的意见还是少说点这样那样空洞的主义,特别是共产主义这种茫远不知所踪、在世界上相当有争议并被大多数人所否定的主义。不要以为只有几个国家的人聪明,而全世界的人都是傻子。终有一天,也许我们不得不承认,共产主义就是一个虚渺的迷思,我们的确需要放下这个迷思了。而花大把纳税人的钱来搞所谓马克思主义研究,更是得不偿失的一件事。

有人说中国当下的最大问题是没有信仰,但提倡所谓“坚定共产主义信仰”,是否就能让人民真正信起来,让社会道德好起来?是否就能让大小官人为人民服务的斗志变得高昂,让官场风清气正?正如前文所析,事实也已证明,这基本上是无用的。中国的信仰资源必须另外寻找,从中国的传统文化和今日的普世价值中去寻找,在共产主义学说那儿是找不到的。对于中国的政府,中国的政治人物来说,与其天天讲坚定共产主义信仰,不如抓紧时间全面推进改革,做点让人民得享幸福和自由的实事。一个人信不信仰共产主义无所谓,只要他愿意老老实实做好人,在其位谋其政,在其岗善其事。让中国人民得享幸福和自由,各项人权得到充分保障,过得快乐滋润,这乃是中国人民成立和支持中国政府的唯一理由。至于全世界共产主义何时实现,能否实现,是关乎全人类的事情,中国一家肯定做不好也没必要越俎代庖,去一厢情愿替全世界人民操心。很多国家的人其实比我们过得好十倍百倍,他们也没想过要去实现共产主义,我们去替他们操哪门子心呢。马克思说:“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问题是现在世界上只有极少数国家还在提共产主义,靠这极少数国家的“无产阶级”去解放全人类,能办到吗?人家会让你去解放吗?你朝鲜的“无产阶级”要去“解放”瑞士挪威德国加拿大的老百姓,说不定那儿的老百姓会和你拚命。

所谓“以民为本,力行正道”,就是要以中国和中国人民为本,立足于把中国和中国人民的事情办好,而不是老想着怎么为人类做出较大的贡献,或者要去解放全人类。本国的事情尚未办好,本国的老百姓尚且苦巴巴,你却老想着怎么为世界做出较大贡献,那你算哪国的政府,你这不是不务正业吗?实际上每个国家都把自己的事情办好,也就是在为世界做贡献。而办好中国的事情,需要走正道。何谓正道?就是被全世界多数国家长期反复实践证明可行的道就是正道,不可行的道就是邪道。如果一个人,一个政府已经分得清善恶正邪是非,那为何不选择善行正道呢?放着好好的明途正道不走,去折腾什么水中摸石头呢?至少对当下的中国来说,所谓正道,不是消灭私有制实行公有制(其实搞成了官有制),而是应该大力发展民营经济、保障私有产权以充分激发人民的创业积极性;不是消灭资本主义,而是要利用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来大力发展生产力;不是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实际搞成了少数权贵专政),而是要加强民主和法治建设,让全体人民享有广泛的民主自由成为国家的主人;不是消灭资产阶级,而是要创造条件让所有人都成为资产阶级,成为有钱人,而非遍地巨大的贫富差距;不是奉行物质主义专注GDP,而是要经济、民生、环境、人文、道德、民主、法治、廉政建设一起抓;不是因循守旧无所作为,而要敢于打破集团和个人私利羁绊,勇于超越马列毛邓,大胆解放思想,汲纳世界普世文明及有益经验,重构治国理念,重建根本制度,推动中国走上真正的民主政治和市场经济大道,进而迈入文明国家行列,成为世界民主大家庭的重要一员。我想,中国在民主化基础上的强大和崛起,将是对世界和平与发展的最大贡献。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8-17 05:40 , Processed in 0.102848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