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41|回复: 0

[转帖] 伪命题:阶级斗争是阶级社会发展的直接动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12 23: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潘悦珊          

伪命题:“阶级斗争是阶级社会发展的直接动力”
2011-12-04

  (第三章第十篇)
  阶级斗争说,与马克思论述的不同,还有另一种,传统政治经济学中,有一个命题:“阶级斗争是阶级社会发展的直接动力”。
  这命题对于人类社会发展的全部历史,并不是全称命题,因为它有一个限制条件:在阶级社会中。在采集的社会,不存在可分的个人利益,何来阶级,更何来阶级斗争?没有这个“直接动力”推动,采集的社会也没有永远停滞,而是向后来的社会阶段发展了。阶级消亡之后,人类社会还是要前进的,那是什么直接动力推动的呢?这种阶级斗争说给不出答案!
  那么,对有阶级的社会来说,这个命题是不是全称命题呢?可以肯定:不是。因为:社会发展,最根本的是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而社会生产力的阶段性提升,不由阶级斗争推动的情况,有过;阶级斗争不曾推动社会生产力发展的情况,也有过。这个命题只是一个假说,人们可以去证实或证伪它。
  请允许我对这个假说提一些质疑。
  先比如说,人类社会的第一次浪潮——农业革命,怎么发生的呢?今人无从知晓。至少,谁也没有向我们证明过:乃由阶级斗争推动而发生。这一回,人们亲眼所见,第三次浪潮——信息革命,发达国家的生产力有了新发展,并非由什么阶级斗争推动而发生。
  又比如说,中国古代发生过多次农民起义,包括替天行道、劫富济贫的草莽英雄(俗称“土匪”)行为,“急风暴雨式的阶级斗争”。兵慌马乱肆虐,有害生产;平民百姓遭殃,在劫难逃。斗争的结果:人口大量减少,客观上缓解了土地稀缺性,最稀缺要素重新分配,老地主物化归尘,新地主雨后春笋,甚至皇帝改姓。但是,社会生产力性质并未改变。
  再比如说,无产阶级打倒资产阶级的革命,改私人占有资本为国家占有,同样是最稀缺要素的重新分配,并没有改变它的最稀缺性,也就不改变社会的生产力性质。
  还比如说,中国历史上,经济发展、科技进步、文化繁荣、国强民富的局面,恰恰出现在政治稳定、阶级矛盾相对缓和的时期。和平、稳定,才能带来发展;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带来的必是破坏。天下太平,一直是芸芸众生的最大愿望。家和万事兴,国泰才民安,咱老百姓就认这个理!
  复比如说,改革开放的新时代,大大发展了社会生产力,大大增强了综合国力,大大提高了人民生活水平,这正是我们不喊阶级斗争口号的时期。反之,“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阶级斗争为纲”、“阶级斗争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过七八年又来一次”等等著名命题,曾经盛行一时,简直就是“神喻”,残酷斗争,“文攻武卫”,人们唯恐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剑”落下来,无心生产,经济倒退,生产力遭受极大破坏,与发达国家发展水平的差距,拉得更开了。
  或许会说,国外反动势力亡我之心不死,国内犯罪分子兴风作乱未绝,我们与之斗争,是阶级斗争依然存在的例证。这种说法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现实;但对中国社会的发展来说,是不是直接动力呢?如果说是,那么,为达直接推动社会发展之目的,只要采取这样的手段,即抓好国防、外交和治安,就可以了;新时期的基本路线、方针政策、发展战略、战术措施等等,乃至邓小平理论,科学发展观,都是不必要的,或者是次要的。这显然谬误,因为目的和手段之间,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上举这些例证,都是对“阶级斗争是阶级社会发展的直接动力”假说的证伪。由此可以说,这个假说至少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我们不能把它绝对化、普遍化。
  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基金七五重点研究项目,罗荣渠先生著《现代化新论——世界与中国的现代化进程》一书,给我们许多启示。
  斯大林1938年说过:“历史上有五种基本类型的生产关系:原始公社制的、奴隶占有制的、封建制的、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的。”1963年莫斯科出版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基础》还说:“所有的民族都经历基本相同的道路……社会的发展是按各种既定的规律,由一种社会经济形态向另一种社会经济形态依次更替的”。这“五种社会经济形态依次更替”说,罗先生称为单线发展图式,或单线发展论。
  初创于斯大林时代的《政治经济学教科书》,跟着将这单线发展论,拔高成“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社会主义是人类历史迄今最进步的社会形态”、“社会主义战胜资本主义的总趋势不变”等老话,即由此而来,还由此推论:推动这单线发展的动力是阶级斗争。
  但是,这单线发展论不符合历史的本来面目。例如:俄国资本主义很不发达、没有造成导向社会主义的物质条件,却首先进入了社会主义。罗先生指出:“如果历史发展单线论是正确的,现实的社会主义就是错误的或反常的;如果现实的社会主义是真实的,历史单线发展论就是错误的。”[1]反之,我看到一本书介绍,许多“马克思主义承传人”作过预言:“美国的资本主义最发达,将首先进入社会主义。”[2]这话到现在还没有言中,被人家揪住辫子给马克思主义抹黑。
  罗先生指出,从宏观历史看,只有欧洲可以清理出“五种社会经济形态依次更替”现象;世界不同地区,不同民族的社会,发展既不是划一的,也不是同步的。
  他还论述道:
  历史的梯级式上升运动在欧洲表现得最为明显,但在这一区域的各民族也不是按同一顺序或在大致相同的时间迈向下一梯级的。有的民族也许会跨越某一梯级,出现一跃而过的突变(如俄国跨越奴隶制阶梯),而个别民族,则长期在原地踏步不前(如比利牛斯山区民族)。同时历史梯级的上升运动也不是直线式的有进无退,而是有进有退,进进退退,弯弯曲曲,只是在总体上看是向一个方向前进罢了。具体地说,欧洲在奴隶制的罗马帝国崩溃之后,许多地区都导致生产大倒退。在十四、十五世纪的经济亢进之后,又出现了十七世纪的危机,向后倒退了半个梯级。在西欧向前迈进之时,在东欧出现了农奴制的再版。西欧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兴起,导致在美洲的奴隶制再版。不论按生产力还是生产关系的发展水平来说,中国的封建主义生产方式(按通行的说法)早就居世界先列,达到成熟的程度,但却迟迟不能迈向下一梯级——资本主义;而社会经济与文化水平都远远低于东亚和西亚的西欧,却成为近代资本主义的发源地和发展中心。所有这些问题都对单线发展的五种生产方式论提出了严重的挑战。[3]
  罗先生的研究成果继续指出:
  历史上社会经济形态的大过渡,决不是“阶级斗争这类单因素论可以解释的”。从原始社会过渡到奴隶社会,经历了漫长时间,无文字可考,但看来是通过渐进的形式实现的,而不可能发生什么原始社会的革命;在欧洲,瓦解奴隶制的决定性力量,是蛮族的多次入侵,很难说封建关系下的农业一定高于奴隶制生产关系下的农业,很难用奴隶制在经济上已无利可图来解释这种制度的必然崩溃;在世界任何地方也不可能使封建主义变成资本主义,只是在西欧,由于早期城市化(城市自治体)、早期商业化(长途贸易发展)、早期工业化(手工工场兴起)、政治世俗化(教权与王权分享政治权力),使稳固的封建型依附结构发生松动,而地理大发现引起的商业革命和殖民地征服运动,使新生产方式在母体内获得了大量的营养液,随之而来的是十八世纪后期的工业革命,以及与之同步发生的政治大革命,这些奇特的巧合,使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找到了它的最适合发展形式;社会主义运动是落后国家采取非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向现代工业社会过渡的特殊方式。[4]
  罗先生指出:“把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的著作中关于某一历史问题或某一历史进程的观点奉为一般发展道路的哲学图式,是后来的马克思主义的研究者附加上去的。同样,把马克思主义创始人关于社会发展的一般学说与他们关于世界历史发展的具体规律混为一谈,用历史唯物主义学说代替马克思主义的史学理论,也并非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的本意。”[5]这样说很有根据,罗先生用了大量笔墨,我不再转述了。
  以上搬用罗荣渠先生的研究成果,有力说明:“五种社会经济形态依次更替”,不是人类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社会经济形态更替的动力,也非阶级斗争单因素论可以解释;人类社会的单线单因素发展论,并非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的本意。那么,推动社会转型的基本原动力,究竟是什么呢?是本书第一章说过的,“最稀缺生产要素与经济制度之间,又统一又对立的矛盾运动”。
  “最稀缺生产要素与经济制度的矛盾”说,与“阶级斗争说”相对照,其运动形式,既可以是革命、又可以是改革,都是有效的革故鼎新;其运动过程,既可以自下而上、又可以自上而下,都是对立的统一;其解决矛盾的方法,既需要国防和治安、又需要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都是相辅相成的辩证法;其内在机理,既包含演进的理性、又包含建构的理性,都是经济制度对最稀缺生产要素的适应性;其存在的时期,既可以在有阶级的历史时段、又可以在阶级产生之前和阶级消亡之后的历史时段,都是人类的进化史。所以,“最稀缺生产要素与经济制度的矛盾”说,比之“阶级斗争”说,有更丰富的理论蕴意,是更普遍的命题,更接近“存在决定意识—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原理的命题,对人类有生产的社会来说,是更经得起历史实践检验的命题,是全称命题。
  至于最稀缺生产要素如何决定经济制度,本书第二章已说明过了:不同社会经济形态的每种最稀缺生产要素,都对应着最适合使用的组织,五类组织制度围绕着要素使用绩效博弈,实现制度均衡,合成社会的制度体系。
  有稀缺就有博弈,既合作又算计,组织博弈还指组织内成员对组织的博弈、成员之间的博弈,有丰富的蕴意。阶级斗争,只是组织博弈的一种形式,不是唯一形式。家庭组织、国家组织、企业组织、志愿组织中的多次重复博弈,市场组织中的一次性博弈,不好都用阶级斗争来解释。当真那样解释的也曾有过,那是“阶级斗争为纲”时期的“无限上纲”,历史的笑柄。
  今天,当人类已经有了博弈论思维工具的时候,当分析了人类社会多线、多因素发展史实的时候,当我们对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认知有了发展的时候,当我们早就不再“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时候,当“构建和谐社会”理念业已出世的时候,成人教育必修教材——《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以及衍生出来的大学生必修课程——《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还赫然列出“阶级斗争是阶级社会发展的直接动力”伪命题,在一个重要方面,明显落后于时代!
  [注]
  [1]罗荣渠著:《现代化新论——世界与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北京大学出版社,1993年版,第61页。
  [2](美)西摩?马丁?李普塞特著,张绍宗译,《政治人——政治的社会基础》,第411至413页。
  [3]罗荣渠:《现代化新论——世界与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北京大学出版社,1993年版,第60页。
  [4]同上,第65、66、74页。
  [5]同上,第53页。
  2007-07-0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11-25 15:33 , Processed in 0.12261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