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蔺雨宾

[转帖] 唯物主义:一曲古老的田园牧歌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7-15 05:52:5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并无意苛责马列主义经典作家。黑格尔说:“密涅瓦的猫头鹰黄昏起飞”,哲学总是在一个时代语境中的反思,因而它不可能超越它的时代。马克思和列宁的时代,正处在经典科学的全盛与危机酝酿的时期。牛顿力学的成功,激发了人类认识自然的控制自然的豪情,人类在自我中心化的同时却把自己从自然中驱离,成为与自然对立的“主体”,而自然成了站在主体对面的“客体”,因此二元对立成了一个时代的思维定势。浪漫的法兰西民族,既诞生了旗帜鲜明的哲学“唯物主义”也诞生了最豪迈的科学“拉普拉斯决定论”(只要掌握了某一时刻所有的初始变量,就可以精确无误地回溯过去和预测未来),二者是一脉相承的。当看了拉普拉斯决定论体系的拿破仑问:“上帝的位置在哪里”时,拉普拉斯豪迈地答道:“我不需要这个假设!”总之,站在世界对面的人类完全有能力认识和控制自然乃至设计和控制社会。作为马克思主义哲学来源的黑格尔,其思维定势与法国人并无二致。牛顿说“我从不做假设”,经验主义传统的英国人更注重经验有效性,本体论问题就交给了大陆文学浪漫的法国人和理性思辨的德国人。黑格尔哲学不过是以德国的方式解决唯物主义认识论和决定论的本体论基础,而且依照列宁不依赖于人的意识独立存在并能为人所认识的“物质定义”,说黑格尔的绝对理念是“物质”也未尝不可,而恩格斯说物质概念不过是对物体总和的抽象,这个“物质”(名称、符号)说是“精神”也未尝不可,总之无论是“物质”还是“绝对精神”,都是不依赖于主观精神而独立存在的,与主观精神二元对立,只不过黑格尔和马哲试图通过一系列繁复的“辩证”设计,使对立的双方取得“同一性”。

    然而这种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在现代遭遇了科学和人文两方面的冲击。在科学领域,牛顿力学从质点动力学出发不断拓展它的领域,刚体力学、流体力学、电磁学、热力学,每一个拓展都必须还原到质点力学体系取得合法性证明,就像殖民地必须从宗主国取得合法地位。在这个科学模式中,复杂性可以还原为简单性,多可以还原为一。“牛四条”中的引力和作用力,都是两个质点之间的关系,两点对立统一的“力”作为“分力”,可以复合成无限多样的“合力”,从而解释所有的物理现象,当然合力可以分解为分力也就顺理成章。比如在流体力学和热力学中,对象的繁杂性使观测能力和计算能力无法精细到每一个“质点”——原子或分子,因而不能从初始变量上进行微积分的运算,只能首先使用统计学方法面对对象的综合效应,用概率的方式来作出科学解释和预测。科学家家就想像,“本质上”这类复杂运动是可以还原到两两对立统一简单力学运动模式的,统计方法不过对微积分方法的暂时的或经济的替代,概率决定不过是严格决定的阶段性成果,无限逼近并最终达到严格决定并无原则上的界线。然而量子力学的建立,发现微观物质具有原则上的不确定性和统计性质,就是说不确定性与概率性不是“主体”认识的局限,而是“客体”的“本质”。而对象之所以具有这些本质上的特征,乃因为对象与对象之间,对象与观测主体之间,具有原则上的不可分离性。比如,我们不可能通过减少观测对对象的干扰,来提高观测结果的确定性,对象必然地包含着观测,观测必然地包含着理论。于是传统二元对立模式中与“本质”对立的“现象”——偶然性、多样性、非线性、不可分离性,现在都变成了“本质”,而传统“本质”的必然性、同质性、线性、可分离性,倒成了忽略某些细节的特殊现象,比如客体的独立性是观测扰动可以忽略不计的特例,严格决定是概率无限趋近于1的特例。到了普利高津的耗散结构理论,量子力学仍被当作对传统的反叛还不够彻底,对现象细节省略过多的“确定性科学”,因此不能解释化学、生物学乃至社会系统更复杂的运动形式。总之,科学的发展,把传统思维模型中现象“背后”的实体、本质、规律(有序性)一步步地消解,变成了多元现象非线性相干而产生的“突现”,成为第二性的东西。用胡塞尔的话来说,科学是越来越“面向事物自身”,越远离事物“背后”的形而上学之物。
 楼主| 发表于 2014-7-15 05:56:51 | 显示全部楼层
    随着科学的巨大成功,形而上学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也向社会领域渗透。政治家、思想家受科学鼓舞,希望像控制自然一样控制社会。法国唯物主义者提出“人是机器”,以最犀利的社会现实批判精神清除一切非理性的杂质,宗教和文化传统等等,把人还原到“理性动物”这一古典定义,然后通过“理性科学”像控制机器一样控制人类。他们试图建立一门叫做“意识形态”的“思想科学”或“观念科学”,目的在于“使人类摆脱偏见,而为理性的统治作好准备。”在卢梭的蓝图中,一个理想的社会是由“人民公意”统治的社会。又是德国人为法国人的论点提供了思辨论证。过去人们普遍认为,自然界是物质的世界,受必然律支配,而人类社会则是精神的世界,受自由意志支配。而黑格尔“天才地”发现,人类历史不过是绝对理念以人为工具实现自身,其演化是一个严格决定的逻辑进程;马克思更发现了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历史唯物主义”;黑格尔使必然律第一次占领了社会历史领域,马克思使唯物主义第一次占领了社会历史领域。绝对主义、历史主义、整体主义、功利主义、民族主义、国家主义,这些理论和观念,都向人们明示或暗示在个人卑微的欲望、动机、理想、情感、生存和死亡等等的“背后”,存在着一个宏大的、强大的、真理性的支配力量,相形之下个人的一切都算不了什么,个体生命只是历史长河的一瞬,有限的生命必须投入到无限的历史事业中去才有价值。在形而上学的教条和原则的统治下,欧洲产生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第一个以阶级对立为立国宗旨、公开以阶级镇压为旗帜的国家。爆发了两次世界大战,民族间和国家间的对立和战争被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理论染上了正义的色彩从而调动了参战国人民普遍的激情。在日常生活中,“理性的人”以理性为工具,以可经验实证的物质功利为唯一标准,弱肉强食,醉生梦死。在这种社会历史背景下,人文主义高举叛旗,解构形而上学理性哲学冰冷僵硬的二元对立结构,号召回归到个人可以直观自明和真切体验的内心知觉、意志、本能、情感,“本质还原”人的生动活泼、多姿多彩、激情澎湃,偶然而不确定的本原性的生命和本真性的存在,以全新的逻辑起点重新定义人生的价值和生命的意义,把一切形而上学的教条都“悬搁”起来,拒绝“权威”把“我”的脑袋当他们思想的“跑马场”。意志主义、生命哲学、本能主义、现象学运动、存在主义等等,就代表了这种人文主义的哲学倾向。

    “太阳每天都是新的”(赫拉克利特语),“密涅瓦的猫头鹰”在一个全新的“黄昏”里,如果没有一支手枪顶住它的后脑勺,它的哲学反思还能保持“统一性和稳定性”吗?其实不用我多说,这种“统一性和稳定性”暗喻了一个极其严酷的政治背景。二元对立的传统形而上学思维模式,助产了专制主义在现代一个最穷凶极恶的变种——极权主义,把政治强制的魔爪伸向了政治、经济、文化等一切领域,最具特色的是对国民实行全面而严格的精神控制,而为达此目的,二元对立的唯物主义哲学是一个称手的工具。自然界是物质的,社会历史是物质的,人也是物质的(“党的驯服工具”、“革命的一块砖”),而物质是运动的,运动是有规律的,规律是可以认识的。然而认识规律和发现真理却有行业垄断,宪法上冠名的主义、思想、学说、理论等等,就是真理专利的清单,国民只有学习领会“真理”或“思想科学”的义务,而无制造“歪理邪说”的权利。特别当唯物主义和辩证法“有机结合”在一起之后,那更是无隙可击、魅力无限、威力无穷。在马哲教科书的语汇中,物质和精神、本质和现象、必然和偶然、必然和自由、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领袖和群众、集体和个人、集中和民主、专政和民主,等等等等,对立的两极都是“辩证统一”的,双方都被赋予合法的地位,但又要确立一个“矛盾的主要方面”,命定一方决定性的统摄地位。一本书读下来,会产生“大义灭己”的崇高感,自觉服从一个宏大而神秘的力量,追逐一个遥不可及又振奋人心的伟大目标。正如《马哲原理》所说:“马克思主义哲学是服务于无产阶级事业的具有鲜明实践性质的理论体系,它是为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改造世界的实践服务的,它的研究目的最终为了指导社会实践,使现实世界发生革命性的变化,推进人类向共产主义美好境界发展。”(P54)可是在以“消灭私有制”为旗号的共产主义运动已经被其大本营——苏联和东欧的人民以其行为语言否证、中国的宪法已写进了私有财产保护条款的今天,一部为这个运动实践服务的哲学教科书,其政治历史意义是进步的,仰或是反动的?

    我在这里并不是要论证唯物唯心谁对谁错,而是要说明,无论唯物或唯心,它们的思维模式都已经过时,特别是马哲教科书强制灌输唯物主义明确的政治目的,不仅与世界文明主流相悖,甚至与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取得的精神文明成果都是格格不入的。在世界已经发生了解革命性变化的当代,在中国国门已经打开的开放时代,明知道满园春色关不住,就给你植入一个古老的思维模式,现代性的景色因无法吸收就自然被滤色。当人类已经进化到草肉杂食的时候,某个民族被规定只能拥有一个草食的胃,对现代文明的精神精华就只能产生本能的拒斥反应,其结果只能是一个民族的精神营养不良症,长此以往就是种族的退化。实证主义的鼻祖孔德认为,人类历史三个阶段:神学、形而上学和实证科学,我们的哲学教科书模式还停留在神学或形而上学阶段,植入这种模式的国人,对一个全新的世界会感到茫然无措,对自己国家发展的前景也难有合理的前瞻,只能用旧时代的田野牧歌来冲淡现实的苦难,在古老的抽屉中寻找救命良方。然而每个人天生就是自己的哲学家,行为也是思想,这个教科书遭到的普遍的敷衍、冷漠和拒斥,就明证式地呈现了它的当代价值。而靠“理论自信”的坚持,不过是夜过坟场吹口哨,取得的胜利是阿Q式的。

    注:蓬莱公《唯心主义已经衰落,唯物主义成为主流》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 ... serids=&action=

    (批判系列之一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9-22 15:50 , Processed in 0.108179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