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78|回复: 1

[转帖] 郎遥远:社科院长为何拨亮“阶级斗争”鬼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9-26 04:06: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罗力哲 于 2014-9-26 04:09 编辑

  拜读了中国社科院院长王伟光雄文《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旗帜鲜明提“阶级斗争”。我拧了一下自己大腿,以为做梦。这种上世纪文革时期的斗争哲学,早已被历史抛弃,怎会在当下中国如此光明正大鼓吹呢?到大街上随便拦住一个人,扯谈“阶级斗争”,一定以为是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在德国,如果发表拥护希特勒“种族灭绝论”文章,要被正义的唾沫淹死。
  王院长“阶级斗争”雄文,从头到尾,充斥着上年纪中国人耳熟能详的革命术语,仿佛让人穿越回“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所判定的”无产阶级专政年代。除了几个马克思主义经典观点,几片中国政治教科书牙慧,实在看不到王院长思想、文化上有什么创见。
  王院长让人惊叹的,是他散发的大无畏革命精神。他指出了“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的现实根源是:“今天,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仍然处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所判定的历史时代,即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个前途、两条道路、两种命运、两大力量生死博弈的时代,这个时代仍贯穿着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阶级斗争的主线索,这就决定了国际领域内的阶级斗争是不可能熄灭的,国内的阶级斗争也是不可能熄灭的。”
  王院长高举熄灭了的“阶级斗争”火把,突兀而立,令人感佩。细细琢磨,心中则生发诸多疑惑和不安。
  第一,王院长提出“国内的阶级斗争也是不可能熄灭的”。按照阶级斗争理论,请王院长给出搞阶级斗争的方案和方法。首先,公布财产、划分阶级。民众强烈要求官员公开财产的呼声已经很久,但一直犹抱琵琶半遮面。王院长有何奇招,把中国官员钱袋统统亮给国民?王院长本人以及社科院领导们,是否做到了带头公开财产,接受群众监督?其次,阶级斗争怎么斗?需要把“地富反坏右分子”抓起来蹲牛棚吗?需要戴高帽游街吗?再次,无产阶级要成立战斗队,要文攻武卫吗?如果人民群众认为王伟光是一个阶级敌人,是否需要打倒在地,踏上一脚?
  王院长高唱“无产阶级专政”,顾名思义,如今下岗工人、失地农民最“无产”,理应优先掌握共和国政权。请王院长查一查全国人大代表有几个下岗工人、失地农民吗?再请王院长查一查哪个地方人大是下岗工人、失地农民掌权,搞阶级斗争的?按照王院长阶级斗争论点,按照“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所判定的”,民营企业家也是剥削工人剩余价值的资本家,也是无产阶级专政对象,当然不能入党。而从胡锦涛时代到习近平担任总书记,中共中央大力发展非公经济党组织,近百万民营企业家入党,请问王院长,党和资产阶级拥抱了吗?
  第二,王院长提出“国际领域内的阶级斗争是不可能熄灭的”。遗憾的是,我们在世界上的无产阶级革命朋友,已如珍稀动物了。苏联这个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专政超级大国,只能在历史书上寻觅其幽灵和踪迹;东欧那些无产阶级专政朋友也都化作一缕缕云烟;朝鲜这个无产阶级专政血盟小弟,也不听中国阶级大哥再三劝告,一再挥舞核武试验大棒,人权劣迹斑斑,民众无自由、尊严,生活苦不堪言,还动辄绑架中国渔船敲诈勒索,谈何无产阶级友谊?如果以无产阶级革命外交视野看,中国岂非是一个长戚戚的革命寡国了?
  事实并非如此。自从邓小平改革开放打开国门,融入世界,中国外交与无产阶级革命外交思维渐行渐远。近30多年中国外交史,更不固守“阶级斗争”红色阵营。胡锦涛时代提出了“和谐世界”新外交观,内涵是“坚持多边主义,实现共同安全;坚持互利合作,实现共同繁荣;坚持包容精神,共建和谐世界”。习近平主席外交思想更加务实,更具前瞻性,进一步致力倡导新型大国关系,从“革命”外交彻底转为“竞合”外交。新型大国关系内涵,用三句话作精辟概括:一是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就是要摒弃零和思维,在追求自身利益时兼顾对方利益,在寻求自身发展时促进共同发展。按照王院长阶级斗争的世界观,岂不是和阶级敌人妥协和谐,谋求新型大国关系岂不是对无产阶级的背叛吗?
  王院长恪守“阶级斗争”理论,不仅荒谬,而且饮鸩止渴。人类文明和价值体系,从野蛮走向文明,是人类几千年来承前启后建立起来的。“阶级斗争”理论推翻了人类几千年发展传承的价值体系,导致人类向野蛮回归。世界历史证明,凡是阶级斗争思潮泛滥的国家,不是贫穷就是独裁。苏联斯大林时期无产阶级专政恶行的罄竹难书,中国“文革”的国家悲剧和民族灾难,已经证明。
  “阶级斗争”第一个谬误,是“以贫富作为善恶评判标准”。穷人都是善良的,是阶级兄弟;富人都是邪恶的,是阶级敌人。从根本上颠覆了人类几千年来建立起来的善恶价值观。自古以来,人类都是以人的行为品格作为评判善恶依据,而不是以贫富来介定人的善恶。阶级斗争理论,让富裕成为罪恶,让贫穷成为德行,完全违背了人类道德观念。
  “阶级斗争”第二个谬误,是“越穷越光荣”。越穷越光荣,向野蛮落后回归,摧残了人类勤劳本性和创造天赋,导致懒汉、恶汉越来越多,这是“阶级斗争”思想泛滥国家贫穷落后病因。邓小平说:“贫穷不是社会主义”。
  “阶级斗争”第三个谬误,是“煽动仇恨”。阶级斗争理论,把人类人为划分为两个对立阶级,再把阶级分出不同等级,叫成分。把穷人的贫穷归咎于富人剥削,煽动穷人仇富,扭曲了人类社会的雇佣分工,破坏了人类和睦相处,和谐发展。煽动仇恨,向民众心里植入仇恨,让民众失去理性,变得残忍和残暴。一个民族如果被阶级斗争的仇恨所荼毒,必然向野蛮回归。“阶级斗争”以荒谬逻辑,蛊惑人心。一旦中了蛊惑,心里就充满了仇恨,成为暴力革命的信徒,冲锋陷阵,堵枪眼,炸碉堡,万死不辞。
  “阶级斗争”第四个谬误,是“撕裂社会”。凡是被“阶级斗争”思潮肆虐过的国家,人际关系趋向恶化,冷漠、仇恨、暴戾,道德败坏,罪恶泛滥,都是阶级斗争恶果。 新中国初起,社会风气好,罪恶少。但不久,各种杀气腾腾的阶级斗争运动接踵而至。文化大革命更加剧了国民人性恶变,中华民族传统价值观体系被摧毁得支离破碎,社会成员从此充满阶级仇恨,失去和睦善良的本性。
  “阶级斗争”第五个谬误,是“反对我,就是阶级敌人”。把自己装扮成真理化身。习惯于永远光荣伟大,习惯于永远正确,习惯于自说自话,习惯于政治文化的盲目自大,习惯于不假思索的主义捍卫,习惯于对异见的残酷打击,等等。久而久之,灵魂被庸俗了,被奴役了,被腐蚀了,被抛弃了。统治者似乎变得心智不全,使得整个民族丧失信仰,民间社会缺乏活力,国家政治处于非常态。在国际外交上,习惯于用“非红即白”、“非好即坏”、“非友即敌”的眼光看世界,先是树敌,然后寻友,最后才谋事。最后的最后,只能用人民血汗钱,点燃一盏阿尔巴尼亚的孤独明灯,充一下革命门面。
  世界近代史用铁的事实证明,“阶级斗争”推动社会变革,导致暴力革命,注定是一场悲剧。而“阶级斗争”给国民带来的心灵创伤,给文化传统和道德人性造成的践踏摧毁,则远远地超过一场暴力革命所造成的“看得见”破坏。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决议,已彻底否定了文化大革命。无论是“三个代表”、“和谐发展观”还是“中国梦”,都已和“阶级斗争”拜拜了。王院长此刻重弹“阶级斗争”,是否想把改革开放后的中央决议、国家领导人思想,一并列入“修正主义”的阶级斗争异端?
  至今有人还想拨亮“阶级斗争”鬼火,言论自由,不奇怪。奇怪的,是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拨亮鬼火了。当年,文豪同志郭沫若执掌社科院时,写出了《我向你高呼万岁——斯大林》《毛主席赛过我亲爷爷》之类千古绝唱,文学界一致评价为“百年中国最无耻诗词”,读后可以帮人洗胃。一个文明古国、堂堂大国的人文科学掌门人,为什么总是奉献让人不适的东东呢?从执政党角度看,思想传播是一个心灵影响另一个心灵的工程,社科院院长懒在文革被窝里装睡,说梦话,够格吗?社科院院长,您虽无能让国民灵魂站立,也请不要再玩火自焚。
 楼主| 发表于 2014-9-26 05:03: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罗力哲 于 2014-9-26 05:10 编辑



    附:王伟光的奇文如下

    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

    2014-09-23 17:40:41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王伟光

    核心提要:今天,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仍然处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所判定的历史时代,即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个前途、两条道路、两种命运、两大力量生死博弈的时代,这个时代仍贯穿着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阶级斗争的主线索,这就决定了国际领域内的阶级斗争是不可能熄灭的,国内的阶级斗争也是不可能熄灭的。在这样的国际国内背景下,人民民主专政是万万不可取消的,必须坚持,必须巩固,必须强大。否则,不足以抵制国外反动势力对我西化、分化、私有化、资本主义化的图谋,不足以压制国内敌对力量里应外合的破坏作用。必须建设强大的国防军,必须建设强大的公安政法力量,以人民民主专政的力量保卫和平、保卫人民、保卫社会主义。

图为王伟光近照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这就涉及社会主义国家制度、国家治理体系、民主与专政及其实现形式等重大问题。为了搞清楚这些重大问题,有必要重温马克思主义的国家和无产阶级专政学说。

    一、为什么提出国家与专政问题

    “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是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成功实践经验告诉我们,始终不渝地坚持贯彻党的基本路线,就能保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不走偏、不走样、不变色,不断取得新的胜利。坚持人民民主专政是党的基本路线的一个重要原则。邓小平同志明确指出,运用人民民主专政的力量,巩固人民的政权,是正义的事情,没有什么输理的地方。然而,国家与专政问题是一个被资产阶级的学者、作家和哲学家弄得最混乱的问题。在一些人眼中,一提到国家,总是冠以全民的招牌,把资产阶级国家说成是代表全民利益的、超阶级的国家,而把无产阶级国家说成是邪恶的、暴力的、专制的国家;一提到专政,不论是无产阶级专政,还是我国《宪法》规定了的人民民主专政,总是都不那么喜欢。这里有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一些“好心人”总是认为民主比专政好,认为“专政”这个字眼,是暴力的象征,不像“民主”那么美妙、招人喜欢;另一种情况则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打着反对专政的幌子,把一切专政都说成是坏的,根本不提还有资产阶级专政,只讲资产阶级民主,把资产阶级民主粉饰为“至善至美”的反专制、反一党制、超阶级、超历史的普世的民主,其实质是反对社会主义制度的无产阶级专政(在我国是人民民主专政)。

    这些看法如果仅仅是一个喜欢不喜欢的爱好问题,就没必要兴师动众地长篇大论地讨论国家、专政问题。按照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民主与专政实质上只不过是构成国家本质属性的两个方面。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有民主,就须有专政;有专政,就须有民主,二者有机统一于国家。那么,什么是国家,什么是专政,什么是资产阶级专政,什么是无产阶级专政,什么又是人民民主专政?这是关系到我国社会主义前途命运的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需要从理论和现实的角度把这个问题说清楚,以廓清人们的糊涂认识。而要说明这些重大理论与现实问题,则有必要从理论上说清楚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进而说清楚马克思主义关于无产阶级专政、毛泽东思想关于人民民主专政的正确观点,划清历史唯物主义和历史唯心主义的界限。

    二、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的基本观点和精神实质

    民主与专政、无产阶级专政与人民民主专政,这些问题都涉及怎样认识国家的起源、发展与消亡,涉及国家的本质与作用等基本问题,这就需要我们重温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的主要内容和基本观点,恢复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的本来面貌。

    第一,国家是历史发展到一定阶段,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

    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指出,国家不是从来就有的,在人类之初的原始共产主义社会,没有剥削、没有阶级,也就没有国家。当人类社会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有了剩余劳动和剩余产品,出现了私有制,社会分裂为经济利益互相冲突的对立阶级,出现了剥削者和被剥削者、压迫者和被压迫者、统治者和被统治者的分裂和对立,统治阶级就需要一种表面上凌驾于社会之上的力量来统治被统治阶级,缓和冲突,于是国家就产生了。社会分裂为阶级之后,才出现了国家。国家不是外部强加给社会的某种力量,也不是像黑格尔所说的什么“伦理理念的现象”,更不像封建统治阶级宣传的那样,是上帝赐给的。国家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出现了阶级和阶级对立,为了有利于统治阶级不至于在阶级冲突中与被统治阶级同归于尽应运而生的。

    国家是阶级分裂、阶级斗争的产物,是随着阶级的产生而产生的。国家是从社会冲突中产生但又自居于社会之上并且日益同社会相脱离的力量。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和表现。在阶级矛盾客观上达到不能调和的地方、时候和程度,便产生了国家。反过来说,国家的存在表明阶级矛盾的不可调和。科学地讲,国家是人类社会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阶级和阶级斗争不可调和的产物,即它不是从来就有的,也不是永恒需要的。

    第二,国家是阶级统治的机关,是一个阶级剥削、压迫另一个阶级的工具。

    国家又是一个政治的、阶级的范畴,国家是一种政治组织,是统治阶级的权力组织,是建立在一定经济基础之上的政治上层建筑,是上层建筑中最主要的部分,是阶级统治的暴力工具。国家的核心是政权。自从国家产生以来,历史上的统治阶级从来都把国家描绘成至上的、绝对的、不可侵犯的,同时又是超历史、超阶级的力量。譬如,封建君主宣称“朕即是国家”。资产阶级则把国家说成是代表全民利益的超历史、超阶级的全民国家,把国家说成是阶级调和的工具。这些说法都掩盖或歪曲了国家的阶级本质,国家既然是阶级斗争的产物,那么国家就不可能是超历史的、超阶级的、全民的,而是具有阶级性的本质。有奴隶制国家,也有封建制国家,还有资本主义国家、社会主义国家,而从来就没有什么超历史的、超阶级的抽象民主、抽象的全民的国家。实际上,国家是建立一种社会秩序,使统治阶级的压迫合法化、固定化,而这种秩序的建立不是阶级调和,而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表现。

    在阶级社会中,国家对内的主要职能是依靠暴力和强制机关统治被统治阶级,以保证统治阶级的经济基础、政治地位和根本利益。对外的主要职能是抵御外来侵略,保护本国利益不受侵犯。剥削阶级国家还担负对外侵略、掠夺的作用。国家除了这些主要职能外,还担负调整国内各阶级阶层关系、维护秩序、组织生产、发展经济、繁荣文化、统一道德、保障公平等职能。

    国家是阶级斗争的工具,主要是就国家的阶级实质、主要特征而言。恩格斯说,国家官吏掌握了社会权力和征税权,就作为社会机关而凌驾于社会之上。剥削阶级的国家之所以对劳动人民进行剥削,是因为它照例是最强大的、在经济上占统治地位的阶级的国家,这个阶级借助于国家而在政治上也成为占统治地位的阶级,因而获得了镇压和统治被统治阶级的新手段。列宁认为,国家是占统治地位的阶级用来剥削被压迫阶级的工具,一切剥削阶级的国家都是剥削劳动人民的工具,是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进行统治的工具。奴隶制国家是奴隶主压迫统治奴隶的工具,封建制国家是封建地主阶级压迫统治农民阶级的工具,资产阶级国家是资产阶级压迫统治工人阶级的工具。

    第三,特殊的军队,还有监狱、法院、警察是国家政权的主要强力工具。

    恩格斯指出,国家同原始社会比较,有两个基本特征,一是原始氏族组织是按血缘来区分它的居民,而国家则是按地区来划分它的国民;另一个是氏族组织有自己的自动武装组织,没有军队、警察和官吏等专门从事统治和压迫的社会权力,而国家却设立社会权力,构成这种权力的不仅有武装的人,而且还有监狱和各种强制机关。由于社会分裂为不可调和的敌对阶级,统治阶级为了维护其统治地位,建立了专门用以镇压被统治阶级的特殊的武装队伍、法庭、监狱、警察等强力工具,且特殊的武装队伍等强力工具随着剥削阶级国家国内阶级矛盾的尖锐化和对外侵略竞争的加剧而日益加强起来。

    第四,国家随着阶级的消失而消亡,而国家的最终消亡必须经过无产阶级专政国家的过渡。

    按照唯物辩证法的观点来看,任何一个事物都是一个过程,都有生、有死。无论是自然界的事物,还是社会领域的事物,都是如此,国家也不例外。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深刻地揭示了国家产生、发展和消失的经济根源,指出国家是随着阶级的产生而产生的,也将随着阶级的消失而消失。国家不是永恒的,不是永存的。马克思主义认为,国家消亡的前提是阶级消亡,阶级消亡的前提是生产力高度发展,并在高度发展的生产力基础上,建立公有制的经济基础,国家阶级压迫的职能不需要了,国家才可以消亡。可见,国家完全消亡的经济基础就是共产主义公有制和社会化大生产的高度发展。

    但有人曲解恩格斯关于国家消亡的思想,认为资产阶级国家也可以“自行消亡”。列宁坚决反对这种观点,认为这种观点是“对马克思主义的最粗暴的歪曲,仅仅有利于资产阶级”。列宁认为,资产阶级国家是不会“自行消亡”的,而要由无产阶级在革命中消灭它。因为国家是“实行镇压的特殊的力量”,资产阶级国家由无产阶级国家代替,决不能靠“自行消亡”来实现。

    恩格斯所说的“自行消亡”的国家是指实行了社会主义革命以后的无产阶级国家。列宁根据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的分析强调指出,由于国家是阶级统治、阶级压迫的工具,在从资本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的整个历史时期,必须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只有到了共产主义阶段,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才可以“自行消亡”。国家消亡是需要一定的经济基础的,一定要把国家消亡同社会经济基础联系起来考察。当社会发展到不再有需要加以镇压的任何阶级的时候,也就不再需要国家这种实行镇压的特殊力量了。那时“国家”的政治形式是最完全的民主,而最完全的民主也只能自行消亡,这就根本不需要国家了。在社会主义条件下,由于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建立,实现了生产资料公有制和按劳分配制,社会主义民主将进一步发展,劳动群众参与国家管理和经济管理,学会管理社会生产和社会事务,这就逐步为国家消亡创造了条件。

    三、无产阶级专政是新型的国家

    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和国家学说告诉我们,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阶级斗争必然导致无产阶级专政;这个专政不过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的过渡。马克思主义指明了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斗争必然导致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专政担负着最终消灭阶级与国家的历史使命。

    在《哲学的贫困》、《共产党宣言》等著作关于国家问题论述中,马克思恩格斯指出,无产阶级用暴力推翻资产阶级统治而建立自己的统治;无产阶级革命的第一步就是使无产阶级变为统治阶级,争得民主;无产阶级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这些表述表达了马克思主义在国家问题上的一个最卓越最重要的思想,即“无产阶级专政”的思想。无产阶级在历史上革命作用的“最高表现是无产阶级专政”,其具体表现为,无产阶级要求建立的国家就是“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只有无产阶级才能推翻资产阶级,使自己成为统治阶级;只有使无产阶级变为统治阶级,实现无产阶级专政,才能消灭资产阶级;无产阶级专政必须有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无产阶级政党的领导。

    1871年,巴黎无产阶级举行武装起义,建立了巴黎公社。这是人类历史上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第一次伟大尝试。马克思科学总结和分析了巴黎公社的革命经验,在《法兰西内战》中提出“工人阶级不能简单地掌握现成的国家机器,并运用它来达到自己的目的”的著名结论,认为这是对《共产党宣言》必须做的唯一“修改”。马克思总结的巴黎公社这个基本原则具有重大意义。马克思的意思是说工人阶级应当打碎、摧毁“现成的国家机器”,而不只是简单地夺取这个机器。所谓“现成的国家机器”,就是指资产阶级的“官僚军事国家机器”。用什么来代替被打碎的资产阶级国家机器,就是用新型的国家政权来代替之,由无产阶级专政代替资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专政实质是无产阶级政权,是“生产者阶级同占有者阶级斗争的结果,它是终于发现的、可以使劳动者在经济上获得解放的政治形式”。

    无产阶级专政是作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实行阶级统治的工具,是新型的国家,是由剥削阶级国家到消灭阶级、消灭国家的必经阶段。不经过无产阶级专政的阶段,就不可能消灭阶级,乃至最终消灭国家。

    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也是阶级统治的工具。不过它在阶级性质、历史使命、基本内容上都同以往一切剥削阶级专政根本不同。它是为无产阶级消灭剥削阶级、建立社会主义、向共产主义过渡创建条件的主要工具。

    无产阶级专政是新型的国家,之所以是新型的,因为它在根本性质上不同于奴隶主阶级专政的国家、封建地主阶级专政的国家和资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它是占统治地位的无产阶级及广大劳动人民对少数反动分子实行专政的国家,是工人阶级、劳动人民享有最高程度民主的国家,是新型民主与新型专政的统一体,即对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实行最广泛的民主;对一切反动阶级、敌对分子实行专政。无产阶级专政的核心问题是无产阶级通过它的先进组织——共产党,掌握国家政权。

    由于各国情况的差异和历史条件的不同,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政权可以有不同的形式。从历史上来看,有巴黎公社无产阶级专政组织形式的最初尝试;有列宁总结俄国革命经验所肯定的俄国无产阶级专政最适宜的形式——苏维埃共和国;有中国工人阶级和人民大众经过长期革命斗争建立起来的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形式……

    无产阶级专政具有两个基本职能和属性,一是担负对内镇压被统治阶级、对外抵抗外来侵略的阶级工具职能,具有鲜明的阶级属性;二是具有组织生产、发展经济、协调关系、保证公平、繁荣文化、统一道德、提供保障等公共服务职能,具有公共服务的属性。无产阶级专政是建立在消灭了阶级对阶级的压迫基础上的,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不是主要矛盾的社会主义制度条件下的新型国家。无产阶级专政新型国家的阶级工具职能,其范围和作用会逐步缩小、减少,而公共服务职能会逐步扩大、加重。但这不等于放弃阶级工具的职能,在某些特殊情况下,这个职能有可能加重、加大。比如,当出现大规模的外国军事侵略的情况下,当外部敌对势力与内部敌对力量相互勾结,严重威胁社会主义国家安全,包括意识形态安全时,无产阶级专政阶级压迫的作用丝毫不能减轻。

    四、实行人民民主专政是我们的主要经验

    毛泽东把马克思主义关于国家和无产阶级专政的一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发展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学说,提出了人民民主专政的思想。他指出,总结我们的经验,集中到一点,就是工人阶级(经过共产党)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这个专政必须和国际革命力量团结一致。这就是我们的公式,这就是我们的经验,这就是我们的主要纲领。人民民主专政是我国社会主义国家政权的实质和主要内容,坚持人民民主专政是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基本保障,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须坚持的一个基本原则。

    人民民主专政是中国特色的无产阶级专政。这是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根据中国具体国情,对新中国国家本质及其形式的唯一正确的政治选择。旧中国是半殖民地半封建性质的国家。中国共产党在中国要取得社会主义的胜利,就要打碎旧中国的国家机器,建立一个新型的国家机器,而要做到这一点,必须把革命的实际行动分作两步:第一步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第二步进行社会主义革命。通过革命战争,打碎旧中国的国家机器,建立新的国家机器,这个新型的国家机器就是人民民主专政。中国社会的性质决定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敌人是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领导阶级是工人阶级,革命的主要同盟是农民阶级,其他同盟还有城市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只有结成最广泛的统一战线,集中全民众的力量,才能战胜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历史地导致不仅仅只是无产阶级的专政,而是以无产阶级为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包括城市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的最广泛联盟的人民民主专政。人民民主专政的实质还是无产阶级专政,但它不是单一的无产阶级的专政,而是以工人阶级为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包括最广泛同盟者的对少数敌人的专政。

    毛泽东科学地阐明了人民民主专政的任务、目的和作用。他说,在中国现阶段,人民是什么,是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城市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这些阶级在共产党领导下,团结起来,共同奋斗,赢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建立自己的国家,即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在人民内部实行民主,对人民的敌人实行专政,这两个方面是分不开的,把这两方面结合起来,就是人民民主专政。人民民主专政是专政与民主的辩证统一。人民民主专政的基础是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城市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的联盟。当然,人民民主专政必须由工人阶级领导,主要基础是工农联盟。

    马克思主义无产阶级专政学说、毛泽东人民民主专政思想告诉我们,不能把民主与专政割裂开来、对立起来,认为专政是对民主的否定,讲专政就是不要民主,从而否定人民民主专政的根本性质和作用。对敌人的专政是对人民民主的保障,坚决地打击敌人的破坏和反抗,才能维护人民民主,才能保卫社会主义民主。当然,也不能认为民主是对专政的否定,讲专政就是否定民主,从而否定社会主义的民主本质,对人民民主是对敌人专政的前提,只有在人民内部充分发挥民主,才能有效镇压敌人。没有广泛的人民民主,人民民主专政就不能巩固。人民民主专政作为政治手段、阶级工具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压迫国家内部的反动阶级、反动派和反抗社会主义的势力,对蓄意破坏和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各种敌对分子实行专政;第二个任务就是防御国家外部敌人的颠覆、“和平演变”、西化、分化活动和可能的侵略,对企图颠覆和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外部敌对势力实行专政。因此,必须强化军队、警察、法庭、监狱等国家机器,以巩固社会主义制度,保证全体人民和平劳动,将我国建设成为一个具有现代工业、现代农业、现代国防和现代科学文化的社会主义国家,最终达到消灭阶级、消灭“三大差别”、实现共产主义的目的。

    组织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发展科学、文化、教育和社会保障事业,大力发展社会生产力,建设社会主义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和生态文明,走共同富裕道路,是人民民主专政长期的、根本的任务。

    人民民主专政的要义为:第一,坚持以工人阶级为领导阶级,以工人阶级的先锋队中国共产党为领导核心;第二,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作为人民民主专政的理论基础和思想指南;第三,坚持以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联盟为最主要的基础;第四,以一切热爱祖国、热爱社会主义事业的社会主义建设者为最广泛的联盟;第五,对少数敌人实行专政,对大多数人民群众实行最广泛的人民民主;第六,通过社会主义法制实施民主与专政。

    人民民主专政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须臾不可离开的法宝。今天,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仍然处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所判定的历史时代,即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个前途、两条道路、两种命运、两大力量生死博弈的时代,这个时代仍贯穿着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阶级斗争的主线索,这就决定了国际领域内的阶级斗争是不可能熄灭的,国内的阶级斗争也是不可能熄灭的。在这样的国际国内背景下,人民民主专政是万万不可取消的,必须坚持,必须巩固,必须强大。否则,不足以抵制国外反动势力对我西化、分化、私有化、资本主义化的图谋,不足以压制国内敌对力量里应外合的破坏作用。必须建设强大的国防军,必须建设强大的公安政法力量,以人民民主专政的力量保卫和平、保卫人民、保卫社会主义。

    当然,在巩固人民民主专政的同时,必须大力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建立高度的社会主义民主,是社会主义的本质,是社会主义政治上层建筑的基本内容,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本目标和根本任务之一。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

    坚持人民民主专政,保障社会主义民主,必须加强社会主义法制建设。社会主义法制是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所制定的各种法律、法令等法的规范,以及按照法律规定建立起来并贯彻实施的种种法律制度,它的实质是工人阶级及其领导的广大人民当家作主、管理国家、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共同意志的集中体现。执政党、参政党和一切参加社会主义建设的人民群众都必须在宪法和法律规范内活动,任何违反法律的行为,都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学部主席团主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10-22 07:10 , Processed in 0.12850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