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42|回复: 1

[转帖] 北大是杀猪的,清华是管猪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1-10 11:47: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豬場理論與系統

中國有壹個極為普通而又易忽視的問題,那就是除了農場、林場、采石場、養豬場和屠場,則其它大小“場”雖然也不少,但都沒有領導型的“場長”充塞其中作為地標,中國是壹個極為盛產“領導”的國家,雖然我們可以精明到能使幼兒們會賄選“班長”,精細到單元配備樓長,慷慨到每壹條街道須壹個戴紅袖裝拿手電筒的婆婆“主任”,但有些“場”卻是削尖腦袋也實在無法再安插“場長”去領導的——譬如足球場,籃球場,廣場、氣場和情場這樣的地方。

普羅大眾對中國漢字的形義是不太關註的,譬如少有人知道“家”字裏面那個“豕”(shi)字就是“豬”,可以說中國家庭的那些“家長”領導了壹群“豬”似乎也不為過,以此類推,養豬場的“場長”也就類似如“豬”們的家長了!

鑒於中國文化漢字的特殊性,我為此特地采訪了毗鄰的壹位養豬場長——因他領導著壹個規模浩大的豬場,為此我想從他那裏知道,作為壹大群豬的“家長”,他究竟是如何領導那些豬的呢?

走近豬場,我看到四面都是高墻,前來迎接的方場長興致勃勃向我炫耀說這是他的第壹道“防疫工程”——其主要功能就是防疫外來病毒的傳播,四米高的圍墻將豬的所有敵對勢力——熊和山貓以及狐貍等威脅統統擋在了圍墻外,圍墻繞場壹周,嚴實得幾乎無懈可擊,說誇張壹點簡直就是本豬場的“金盾工程”。

豬場大鐵門成天鎖著,只有運送進出口飼料和肉聯廠來拉豬,須辦好壹切規定手續後,此門才有片刻敞開的瞬間,所以豬在誕生的那天起到死的那刻都難以見著青天,也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咋樣?在這樣全封閉的世界裏,即使有的豬跳出圈外,由於豬場全面封閉,豬從小就找不到方向,也害怕墻外敵對勢力威脅,最後還是只能乖乖回到圈裏待宰——“豬就是這麽蠢的動物”!感嘆的方廠長自豪地炫耀著他在此間無與倫比的高度掌控力!

我想,方廠長的自信當然是他的智慧遠在豬之上,作為他的同類經年清新茹素的我,倒沒有感覺他有什麽特異,相反、這位看起來肥頭大耳滿面流油,滿肚肥腸大腹便便,長年經營吞噬豬們血肉的機械大漢似乎身上的豬味反而倒掩蓋了他原來的那些人味!

壹進豬場大門,腳下是壹個沒膝的消毒液水池,我們穿著長筒防水膠靴,像走私販經過海關壹樣小心翼翼進入旁邊的消毒室,像臨床醫生那樣穿上已經消毒的白大褂,我誇張地問要不要配上墻上掛著的獸醫聽診器?但方場長卻示意免了!

我說:場長先生,您可是這裏的太上皇,這裏就是您的獨立王國,上萬頭吃貨,生老病死全由您決定掌控,您簡直就是權威至上,不容挑戰,但不知您壹個人是如何領導這偌大個豬場的?您的人手夠嗎?

方場長微微壹笑說:“這個簡單,這是壹個系統問題,我壹個人領導壹個豬場管理小組,由六個常務理事組成,其中壹個管飼料飼養,壹個管防疫衛生,壹個管豬場消防,壹個管生豬繁殖優化,壹個管生豬銷售,還有壹個管全面協調,我任組長負責監督這六個理事!

我說:豬場領導幹部如何人事任命?是您場長說了算嗎?

“當然、這裏原來是壹片荒山,是我老爹在這裏創業打下的江山,後來傳給我,實際上這個豬場就是我的家,所以當然是我說了算?”

那麽、您怎樣確定妳的那些個常務理事呢?

“壹般都是前任退休理事推薦,然後我來指定”。

我壹向不乏幽默地問:您就不搞選舉提拔?

誰知這位五大三粗的漢子比我更不乏幽默說:

“海底先生您真逗,這些常務理事們面對的是壹群豬,搞什麽選舉?哪有豬場還搞選舉的?它們連手都沒有,妳叫它們用腳投票嗎?您簡直就是個名不虛傳的民主瘋子,您可別在我這裏添亂,我待會請您喝茶便是!”

我說:這麽多豬,光靠妳們七個人又如何管理過來呢?

“海底先生,妳是文化人,咋就不明白大豬場也是小社會的道理呢?我壹個人管理六個理事,六個理事管理十二個保安,十二個保安管理六十多條看家護院犬,然後再雇傭幾十個工人就夠了,我們當幹部的又不幹活,只叫那些雇工老老實實幹活就行了,怎麽會管理不了呢?

我說:您倒是科學管理,典型的金字塔結構!

“理論上可以這樣說,這些豬就是下層建築,我們這些管理者就是上層建築”。

我說:方先生,我想知道,您長期和豬打交道,按說您是最了解豬的習性,您壹定是攢夠了如何管理豬們的經驗,這豬場管理和社會管理最大的區別是什麽?

“第壹人事穩定,都是我說了算,豬不可能像社會人那樣能彈劾撤換領導,更不會暴動造反,所以我沒有必要為班底成員的組織不穩操心,壹般我的幹部都可以維持恒定接班制!就譬如那些理事們的兒子將來必定還是理事。雖然豬們餓了會把嘴巴擱在豬欄上發出刺耳的煩人尖叫,猛烈地抨擊我們管理者,但那只是因為它們自己的私欲沒有達成,只要給豬壹點飼料,它就在圈裏撒歡走開貓步不叫了。豬的目光是很短視的,假如是這只豬餓了或受鞭打虐待,而另壹只豬壹定不會為它鳴冤叫屈,這就是雖然豬比我們管理者要多得多,但它們絕對獨善其身只會各顧各,既是妳拖它們中的壹頭豬出來宰殺,其它豬也照樣憨吃憨喝——有的甚至還會因為爭奪自己豬糧的份額而攻擊對手,它們的唯壹要求就是吃飽,給它壹些菜葉,糟糠,麩子,豆麥、泔水地溝油,它們就知足了,吃飽後的豬是很幸福的,哼哼贊歌兒,扇扇耳朵兒,互相咬咬尾巴兒娛樂娛樂;有的還將菜葉頂在頭上扮豬博士在豬群中引起青睞;還有的爬爬胯試圖考慮如何繁衍後代使圈裏後繼有豬。您也知道豬在社會中壹向沒有好名聲,幾乎就是蠢笨的代名詞,但這些豬在我的眼裏就是可愛的象征,電視劇《西遊記》裏不是有個家喻戶曉,人見人愛的豬八戒嗎?據我爹告訴我,當年拍電影的豬八戒扮演者馬德華先生還來我豬場當過三個月豬倌呢!”

我說:難怪他扮演的那麽成功,原來是在您這裏實踐豬藝啊?

“可不是,他在我們豬場每天和豬打交道,觀察豬的行動,揣摩豬的內心活動,後來把豬貪吃、貪睡、自私、目光短視,毫無羞恥的直觀形態表現得惟妙惟肖後才戀戀不舍離開豬場,他演出成功,壹炮走紅後還特此給我們寫過壹封感謝信,我記得最後壹句是這樣寫的,‘觀眾雖然愛我,但我更愛妳們的豬’!”

我說:您這豬場真不簡單,居然還是我們中國傳統文化吸取精神營養的藝術園地!

“所以我才有根據說咱們的豬可愛嘛!”

那麽請問場長先生?您這豬場的系統是以您為頂尖的金字塔系統,其內在理論邏輯內涵可不可以向我具體介紹介紹?

“當然、系統只是框架,而理論根據當然須論證切實可行才能支持豬場的長足發展,如果有壹天所有的豬都害病了,或者都不吃東西了,則我的風險和危機就來了,豬場因為豬瘟可能遭受重大損失要倒閉破產,所以我第壹要維持的是豬場穩定,不能出現顛覆性的動蕩,穩定壓倒壹切就是本豬場的既定方針,既是理事常務們有了意見分歧,但絕不能影響豬場正常運轉,所以最高管理層的內部團結也相當重要!我的整個豬場營構理念也沒什麽復雜,無非就是系統銜接輪回的生態觀,換句牧羊人的俗語就是”豬毛出在豬身上,我們管理豬,拔它的毛做豬鬃,剝它的皮做皮鞋,肉可以加工食用,腸可以做香腸,骨頭可以做骨粉回添到豬飼料中,泔水和地溝油也能餵豬,豬糞還可以儲蓄沼氣種植莊稼做成飼料!整個系統的理論根據就是輪回轉換,物質不滅,循環發展!豬全身都是寶,而且溫順聽話,所以我很愛這些豬,也離不開這些豬,如果我離開這些豬就不能體現我的人生價值,變得啥也不是!
 楼主| 发表于 2014-11-10 11:47:4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說:不會吧?場長先生,您曾經不是就讀北大後來進修清華麽,您不管理這些豬怎會沒有前途呢,按中國國情,妳應該前途無量啊,怎會不當豬倌就啥也不是呢?

“海底先生,說來笑話,我曾經和西安賣肉的陸步軒壹同就讀於北大,是上下鋪兄弟,後來我看他去賣肉了,怕這位兄弟以後沒豬殺,所以去清華管理學院進修學會了如何管理豬場,現在,咱兄弟成了完美搭檔,正準備和步軒兄籌建壹個肉聯廠,他負責殺,我負責養!”

聽完方場長的話我驚訝了,中國特色啊!殺豬的是北大的,管豬的是清華的,難怪豬場系統配置如此完美?理論如此聯系實際?我當場暈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6-27 11:29 , Processed in 0.11625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