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8769|回复: 1226

爬爬虫十周岁升级为龙:沐兮兮VS龙啸啸(持续持续更新,无休无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4-27 00:43: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沐兮 于 2010-10-5 23:47 编辑


我不要这样的儿媳妇





爬虫长得眉清目秀,白皙娇嫩,童言稚语常常让沐兮兮大姨我忍俊不禁。他让沐兮兮如此无怨无悔地投入感情,从来不忍违逆他任何要求。沐兮兮每天要亲吻他99次,虽然在第一次的时候,他就开始厌烦不止。

沐兮兮对他说:等你长大以后娶我好吗?

爬爬虫说:好的。

他少有这样的干脆。

爬爬虫妈妈更干脆:我不要这样的儿媳妇!脾气太差!





沐兮兮2010.10.05日自评:现在看沐兮兮以前记录爬爬虫的博客,有点矫情啊,总是怀着忧伤的情绪。经历了妹妹的事情,人反而变得健康了!当然,这个事情要感谢吴洪森先生,没有他的帮助,我从何健康起来。
 楼主| 发表于 2008-4-27 01:00:13 | 显示全部楼层
爬爬虫是一个意外 爬爬虫是一个意外。 那时候,我在考试,我妈妈问他妈妈:你今年不结婚吧。他妈妈说,这几年都不想结婚。没有想到,不到半年,他的妈妈必须结婚。 他的妈妈是一个情感丰富而强烈的人,接近夸张。她对于爬爬虫的到来有种莫名其妙的自豪感,好像她做了一件开天辟地的大事。我对她说:只要是正常女人都会生小孩,这是天性,这是本能。她很不以为然,依旧自我陶醉着。在出现了早产症状而离预产期还有一个月的时候,她召集了所有她认为应该到场的人,包括还是在准备考试的我。我勉为其难地守了她一个月,每天嘲笑她的海量胃口。她一顿饭可以吃掉我一天的。 2000年7月29日,他的妈妈哼哼唧唧地捧着自己的肚子,让他的已经被折磨得没有人形的爸爸搀扶着进了医院。胎儿的心跳到了每秒178次,爬爬虫的脖子被脐带绕住了。于是医生只好手起刀落,把爬爬虫从他妈妈的肚子里拿了出来。 医生抱着他出来了,我第一个看到他,我尖叫起来,眼中马上盛满了泪水。我从来不曾想到一见钟情会发生在我身上。这是我的第一次一见钟情,我马上爱上了他,强烈到立刻夺取了他的初吻。他皮肤白皙,双眼紧闭,好像很不高兴到这个世界上来——对于这个世界,我也没有多大兴趣,我也是不小心跌落来的。我马上立下了一个誓愿:要善待这个意外。然后他的妈妈躺在沾满血污的产床上,被几个医生从手术室里推出来,我一阵眩晕,马上又立下了第二个誓愿:这种事情绝对不允许发生在我的身上。 我是那么地惊喜,围着他的婴儿床不肯离开。我不停地看他,可是他一直闭着只有几毫米的眼睛睡着。从他出生以来的几天里我一直觉得头重脚轻,我趴在他的婴儿床边睡着。他妈妈的肚子还是那么大,好像还有一个爬爬虫在里面。我不忍心看她,她像一个生育机器。 我只看爬爬虫。爬爬虫是我的,我已经在暗中打定注意要把他夺过来。 我原来是感冒了。我喜欢爬爬虫喜欢得感冒了。我一直趴在爬爬虫的婴儿床边睡着,呼吸对着他的呼吸。但是他刚出生,百毒不侵,不会被传染,我松了一口气。 三天过后,我走了,我要考试。他刚出生时候,被脐带缠绕着挤压得变成猪嘴的样子留在了我的心里,我一直叫他小猪嘴。小猪嘴我要走了,我向他告别。他的阿婆严禁我叫他猪嘴。她不知道我有多爱他。 我再看到他,他已经四个月了。我强烈要求妹妹带爬爬虫来接我:你们其他人我都不是很感兴趣。我嘿嘿笑着对妹妹说。 他骑在他爸爸的肩上等在火车站外,十分倔强的样子,没有笑容,对我似乎没有一点儿好感。而我是这么这么地记挂着他,我有种受打击的感觉。但是我有耐心。我哄着他,给他糖糖吃,给他任何他要的东西。他在我怀里睡着了,翘着他的猪嘴。阿婆笑了,说道:“真的自家人认识自家人,没有人可以抱他睡觉的。你第一次回来,就能够哄他睡觉了。” 我一直制造一切我们可以单独在一起的机会,他不领情,他总是张着一双惊慌的眼睛,找着阿婆和他妈妈。来日方长,他会是我的。 有一天,我和他单独在一起,他坐在学步车上,我故意躲起来,他惊慌的样子又出现了。他到处找着熟悉的面孔,就要哭了。我大叫着突然跳出来,他笑了,很开心。他是那么容易伤心又是那么容易快乐。我知道了什么叫做清澈的眼神,什么叫做单纯的心思。 我又走了,再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八个月了。他会咬人了。他那么野蛮,有一天总共咬了我八口。因为,我喜欢他也喜欢得很野蛮,我总是不停地吻他。他是男孩子,能够容忍这种爱的方式吗?我其实更希望他是女孩子,我可以把他打扮得象一个公主一样。但是他是男孩子,只好给他按照现在的流行样式,把他弄得酷酷的。我总是说给他买裙子穿,他长得实在太清秀了,适合穿裙子。他妈妈不准——我常常是没有终决权的。 在他一周岁的时候,我把他阿婆哄到我的身边来。他父母工作繁忙,没有时间照顾他。爬爬虫只得跟着阿婆和阿公一起来了。爬爬虫变成我的了。 爬爬虫是一个意外,是一个难以形容的惊喜。
发表于 2008-4-27 09:49:23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 好羡慕,我什么么时候做阿姨?我弟弟的女朋友还在上高中,55
 楼主| 发表于 2008-4-27 14:05:38 | 显示全部楼层
Bear,你是说你弟弟连恋爱的年龄都不到,还是说你弟弟“早恋”哇,高中生女朋友,很难发展到结婚的吧。呵呵
发表于 2008-4-27 16:52:2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沐兮在2008-04-27 14:05:38的发言: Bear,你是说你弟弟连恋爱的年龄都不到,还是说你弟弟“早恋”哇,高中生女朋友,很难发展到结婚的吧。呵呵 嘿嘿,师生恋。不过我很赞成。 他们有权利恋爱,那女孩19周岁。不过我确实要等好几年,55,也好,攒钱给宝宝买好玩儿的东东
发表于 2008-4-27 23:06:35 | 显示全部楼层
持续持续更新,无休无止,很可爱的爬爬虫。沐兮也生个爬爬虫
 楼主| 发表于 2008-4-28 00:09:42 | 显示全部楼层
爬爬虫和小幸云 爬爬虫和小幸云,一个叫我大姨,一个叫我表姑姑。 他们两个我最喜欢,我脑子里有一章又一章他们的童年故事。 小幸云有奶奶,没有爷爷;见过妈妈。而爸爸的去向难以交待,一会儿被妈妈告知死了,一会儿被奶奶告知很快就会来看他。大人们对于如何讲明他爸爸的故事颇费心思。在他还躺在他妈妈肚子里的时候,他爸爸向政府坦白了一切,到新疆搬砖去了。他的妈妈心猿意马,看着这个初生的儿子不知所措。后来,他妈妈被一种不明胶水粘在麻将桌旁,他就这么开始品尝孤独了。 他应该算是没有安排好就到这个世界上来的,没有人有时间和无私的爱照顾他。他的确像是一片云,在这家停留一下,到那家停留一下   他的童年是流浪的,在各个亲戚家辗转。 在他飘到我家里来的时候,他只有三岁。那个时候,爬爬虫还是一个未知数,爬爬虫的父母还没有相遇。 小幸云长得有些健壮,面目有些蛮横,他全然遗传了表哥的外表,仅仅是外表而已。我的表哥是一个善于斗殴的美男子,性格阴晴不定。但是小幸云的脾气很好,很温和。也许是因为孤独,他总有些讨好地对待每一个可能成为他玩伴的人。我那么喜欢孩子,那么喜欢去咬胖嘟嘟的小孩子。我问他:小幸云,我可以咬你吗? 他说:不要。 我说:大姑姑轻轻的。 他说:大姑姑,你轻轻的呀。 是的。我肯定地回答。 好的,你要轻轻的哦。他很商量口气地和我说道。 于是我轻轻地咬了咬他的手臂。 嗯,是的,你是轻轻地,小幸云说。 我有些想哭。这么乖巧的孩子! 爬爬虫有很完整的家庭,从外公外婆,父亲母亲,到我这个大姨。爬爬虫长得很清秀,皮肤白白的,身体小小圆圆的,象一个小女孩。但是他性格十分急躁,喜欢动手解决问题。我对他说:爬爬虫,大姨轻轻地咬一下哦。爬爬虫抬起胳膊就在我的脸上摔了一巴掌。爬爬虫让我很怀念小幸云。我常常对爬爬虫说,你怎么就是没有小幸云听话呢?爬爬虫倔强地说:我比小幸云乖。爬爬虫是一个小小的小坏蛋小无赖。 小幸云其实已经18岁了,但是我从他离开我家回到他奶奶家后再没有看到他,所以小幸云在我心中从来没有长大过。我们说起小幸云来,就好像他和爬爬虫是同龄的孩子。 爬爬虫很叛逆,知错故犯,知错不改。我对小幸云说:小幸云,你的鞋子穿错了。小幸云就说:哦,穿错了呀。然后找到他的小凳子坐下来,把双腿交叉着放下鞋子,再把腿放正穿回去。我笑着对他说:这么聪明吗?他回答:这么聪明呀。我对爬爬虫说:爬爬虫,你的鞋子反了哦。他看一眼说:就没有反。我又说:你要乖嘛。他说:就不要乖。我打他的小屁屁,他尖叫着,质问我:为什么打我的小屁屁?然后到处找棍子打我的“小屁屁”。我打小幸云的小屁屁,小幸云就说:大姑姑,我乖的嘛。过两天,他玩过家家,拿着棍子打着玩具娃娃的小屁屁,理直气壮地对我说:大姑姑,她不乖,她乱开冰箱,我要打她的小屁屁。 爬爬虫从来不好好吃饭,要求他吃饭是很难的事情。小幸云吃饭时候很听话,坐在他的小桌子前,一口口地自己吃下去。 给小幸云是讲得通道理的,给他说什么,他都会说好的。爬爬虫很骄横,给他说什么,他只会说:就不。 他们都很爱美。小幸云晚上睡觉踢被子,所以要捆一条小被子在他身上。他不肯,就哄他这是漂亮的裙子。他眼睛亮了,高兴地要求着:哦,漂亮的裙子呀,我明天要穿着上幼儿园。 爬爬虫喜欢我的化妆盒。他拿着眉笔,不是往我脸上画,就是往自己脸上画。有时候会画出三四条眉毛,看着象一个鬼。鬼啊,他听见这个比喻很兴奋。兴奋之余一再把我们画成鬼,要吓唬阿婆。男孩子就是男孩子,化妆不是为了好看,是为了难看。他还会自己挑选衣服搭配,还积极负责安排阿婆穿什么。他是妖怪狮子座。 爬爬虫和小幸云都很聪明,对于播放动画片尤其有天分,不学自会,无师自通。而且每一张碟片的排列秩序都记得清清楚楚的,小小的手指头握着大大的遥控器,想要什么就可以揿出什么。每一首儿歌都谙熟于心,张口就唱,奶声奶气的   天籁之音啊,沐兮兮幸福地做着他们的听众。 不知道他们的本性从哪里来,他们在那么小的时候,就是那么的不同了。但他们也有很多相同的地方,都有一双那么清澈无辜的眼睛,哭起来都那么地呼天抢地的。他们都是那么的需要爱。没有爱,他们朝不保夕。 去年夏天,我76岁高龄的大姨生病需要人照顾,只有我有空。我一进大姨那幢别墅,就嚷嚷要见小幸云。我站在连接前后幢房子的楼梯上,环顾着,这小朋友住在哪一间呢?这小朋友从楼顶的阁楼里慢慢吞吞地走出来,眯着一双近视眼看着早就不记得面目的大姑姑。 好高啊,沐兮兮仰视着他,已经十八岁了啊,要高考了,要有女朋友了。沐兮兮伸出双手扯扯他的脸颊,又抱着他的头使劲晃了晃,小幸云任随沐兮兮折腾着。 长这么大了,怎么就长这么大了,不是那个小幸云了。一个大孩子了,持重沉静的男孩子。沐兮兮想要象小时候那样亲他一下,忍住了。长大了嘛,人家长好大好高了。爬爬虫还在小小个。沐兮兮把眼睛里闪着的泪花逼了回去,爬爬虫也会长大的。 大姨病重,可还是操心着她佛教协会的事。她年青时太苦,因为苦,要生存,反而首先致富了。她躺在床上打了一个又一个电话,安排什么开光的事,事无巨细地过问着,又有点缺乏耐心,嗓门很高。小幸云给我倒水,然后腼腆地笑着向我解释:我奶奶讲话就是这个样子的,大姑姑不要管她。   会照顾人了吗?把大姑姑当客人了?不是那个小时候依赖大姑姑的小幸云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4-28 00: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黄馨在2008-04-27 16:04:16的发言:
继续,喜欢沐兮写的爬爬虫。

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08-4-28 00:13:32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bear在2008-04-27 16:52:20的发言:

嘿嘿,师生恋。不过我很赞成。

他们有权利恋爱,那女孩19周岁。不过我确实要等好几年,55,也好,攒钱给宝宝买好玩儿的东东

是啊, 我在高中的时候就语惊四座,只要是真“恋”,就不存在什么“早”。

 楼主| 发表于 2008-4-28 00:15:05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希阳美在2008-04-27 23:06:35的发言:
持续持续更新,无休无止,很可爱的爬爬虫。沐兮也生个爬爬虫

我都快要更年期了,不太可能了吧。

 楼主| 发表于 2008-4-28 00:37:36 | 显示全部楼层
谁最亲爱 爬爬虫开始每天和我生活在一起了。 爬爬虫原来是这样的难以对付……调皮捣蛋是无所谓的……沐兮兮大姨我还是可以对付的。 那天,我和他在楼下的儿童游乐区玩,他招呼不打一声就大便了。我把他屁股朝天抱着,一路尖叫着大喊着妈妈冲回家。等他的阿婆给他擦好屁股,又忍着厌恶拿着便纸回到他的肇事现场,擦掉他干的好事。 我明白了什么叫做“一把屎一把尿”地把孩子带大。医生的那一刀不是切在我的肚子上,我没有想象的那样有爱心。 我终于学会了给我心爱的擦屁股。 我问爬爬虫,亲爱的吗? 他说:就不亲爱的。 那么谁是?我恶狠狠地问。 阿婆才是亲爱的。 这个意外我已经会对付了。这个意外依旧给我很多惊喜。这个意外是一个小天使,给我们带来了无穷地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08-4-28 00:38:49 | 显示全部楼层
就不心肝 大姨打字打累了,下楼去喝牛奶。 爬爬虫正裹着小被子象一条新蚕一样横卧在沙发上看《奥克曼》。 大姨说:你不小了哦,四岁了,还看这么弱智的片子?明年还看这个,就是大姨我的失败。爬爬虫嘿嘿一笑,不置可否。大姨知道他心里得意着有人来陪他玩了。果然,他说他是前几天阿婆剥栗子时发现的栗子肥肥虫,叫大姨把他裹紧,放好在沙发靠背上,他要拱着小屁屁沿墙蠕动着爬行。 大姨自恃有功,乘机问他:心肝吗? 他回答:就不心肝。
 楼主| 发表于 2008-4-28 01:26: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些爬爬虫的琐事 爬爬虫喜欢看动画片,他的喜欢几近偏执,有点儿虐待家人的意思。他重复地放,一遍又一遍,声音不会很大,可是台词和音乐那样的循环起来,没有非常的耐心,几乎叫人抓狂。 他有一双音乐的耳朵,先学会了唱歌,才学会的说话;他有很好的乐感,先学会了起舞,才学会的走路   他的确是能歌善舞的少数民族的后裔。我们在声音上哄骗不了他,我们也就不能乘他注意力在玩具上的时候偷偷关掉卡通。如果关掉,他会马上跳起来,生气地大叫:你们干什么?他的耳朵是独立工作的,还可以同时倾听两种声音。我们以为他没有听见,管自己说话,他却不经意地插嘴,让我们哑然失笑。 他抢电话的时期已经过去了,现在请他接电话,他通常是断然拒绝:就不。可这天他突然心血来潮地抱着电话和他妈妈开心而热情地大聊特聊   他总是显得那么开心那么热情。而开心和热情有时候会急转直下为斗嘴,他妈妈其实还没有长大。在他们母子两个针锋相对地斗着嘴的时候,他的阿婆突然想起一件事,就对我说:你不是说上回妹妹带的药效果挺好,再让她给你带点儿来?爬爬虫猛然眼睛一瞪,眉毛一竖,依然对着话筒大声地说道:妈妈,不要给大姨买药,就不要。   他这情绪不知道是在延续着对妈妈愤怒的惯性呢,还是直接来自对沐兮兮的愤怒。沐兮兮和阿婆面面相觑,然后笑得前仰后合。爬爬虫不为所动,继续说:不准给大姨买,就不准。 爬爬虫还很会画画,没有人教他。他画出来的蜗牛圆圆的,线条很流畅。画的飞天小女警就好像是从电视上复制下来的。我说,你不要模仿呀,自己想什么画什么。他就画了一个海底世界。我们完全看不懂,他就开始解释。原来海底世界的鱼儿们在做着游戏,然后又吵架了,完全是幼儿园集体生活的描述。“艺术来源于生活”,这句老话真是没有错的。 我对爬爬虫的脑袋里到底藏了些什么东西很感兴趣。我经常问他,你在想什么?爬爬虫一脸无辜地看着我,不明所以。我指着他的额头再问,你这里装的是什么?爬爬虫掉头走开,非常不屑。 爬爬虫不喜欢识字,只喜欢讲话,我想应该给他灌一些成语。于是在他看《Tom and Jerry》的时候,用尽我脑子里贮藏的成语,给他把那只蠢笨猫和机智鼠的故事同步解说一遍。他爱上了这个游戏,总是要求大姨给他解说卡通片。我的新的苦难就此开始,我只能当作爬爬虫在锻炼我换用词汇的能力。有时候,我觉得应该顺便启发一下他的智力,就说:看到没有?Tom猫虽然很大个,但是Jerry鼠总能够凭借自己的智慧把他打败。爬爬虫想了想,问道:大姨,为什么我总是打不败你呢?我瞠目结舌,但还是颇有风度地笑道:下回用点儿脑子呀。 爬爬虫很认真地点头,嗯。 爬爬虫现在没有束缚,所有的规范对他连条条框框都谈不上,更不是什么常识。他只有趋利避害的本能,而这种本能也十分的弱。利就是他要的,害就是他不要的。他要吃饭,只是饿了;他要睡觉,只是困了;他要玩,那是儿童游戏的天性。没有任何的功利在其中。功利只是和小朋友争抢玩具,懂得一点儿拳脚相加,是言语障碍造成的。他们没法准确的表达自己,不是哭闹就是打架。人类讲道理的能力滞后于格斗的能力。人类的文明是后来的事情。我们已经文明的成年人不得不一遍又一遍地给他们陈述道理,无论他尚未发育完全的大脑是否可以接受。教育是一项系统工程,急不得,更不能拔苗助长。 爬爬虫的思考还沉睡在已经存在的一个个脑细胞里面,要我们去唤醒。他只有本能,没有智识,更谈不上谋略。但是他已经懂得利用,有些事情可以求告于大姨,比如买玩具;有些事情只能阿婆参与,譬如睡觉。这是习惯造成的,阿婆带大的孩子,一到晚上就要阿婆。 阿婆不会纵容他的所有消费要求,阿婆是经历过苦的,阿婆的消费行为是节俭型的。大姨是在逐渐开放中的社会长大的。报刊杂志上广告推销的外部影响,以及肚子里一知半解的经济学知识,造成了大姨是享受型的消费习惯。大姨的教育是开放式的,不喜欢象阿婆阿公那样讲“寒门出孝子”,更不喜欢忆苦思甜。大姨会让他看到世间的苦难,但是必须跳出来,不要陷进去,给性格笼上阴影。 在爬爬虫幼儿园的宣传栏上,贴着一张给大人看的知识普及画报,描述了综合活动能力差的儿童的症状。爬爬虫占全了。怕黑,认不清6和9,写的7是躺倒的,会突然急躁,甚至歇斯底里。 每天晚上爬爬虫在我这里上网半小时,结束以后下楼找阿婆,穿过黑黢黢的楼上客厅时,他就会把头深深地埋在我的怀里,紧紧地抱着我。他那么害怕,仿佛全世界的怪兽和鬼精灵都在黑暗里狰狞地笑,他看得见,也听得到。民间有传说,没有换牙的小孩子看得见污秽不净和另一个世界的东西。 有时候,他要上来,就会站在楼梯口大叫:大姨,开灯,下来接我。 我不“乖”的时候,他问我,你觉得哪间屋子黑呀。我回答:阿公的。他就拖着我,要把我扔进去,还说道:等Monster和Ghost来吃你。没有想到我教给他的这两个单词他记得最牢,这也是网络上儿童卡通教育里他点击最多的一个Flash故事。 记得他小时候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对于危险完全没有概念。从高高的梯子上想要下来的话,也就是调转小屁屁直接放手,不管梯子多高,地下多硬。看见电视上的蛇呀,老虎呀,只当是自己家里的卡通玩具。但是到了三四岁,对于这些设定为可以掌握人类命运的极其超验的东西却有这般认识。恐惧是一种好东西,让我们心头有所敬畏,让我们想做坏事的时候有所顾忌。 我们应该做的是,把这种恐惧转移为道德律令,让他成为一个合格的社会人。 他身上体现出那么多的天赋,他有那么多选择的机会,他可能会做一个音乐家,也可能会做一个画家,也许是一个按部就班的上班族。但是我们不能放弃发掘并保护他内心的诗意,那是他心灵飞翔激荡的本源,是他轻松快乐的所在。 生活是难的,让我们苦中作乐,忙里偷闲。让他懂得跳出来,审视自己,然后再回到自己,大步地往前走。 他是一条清澈的小溪,我们围出怎么样的河床,他就怎么样地流淌,他更会自己寻找方向。我们的围堵也许不仅一事无成,还会造成伤害。这是一个未知方向的源头。人类有了这么多未知的源头,人类就是生机活泼的。 他选择了我们给他成长和教育的环境……爬爬虫,让我们一起努力,流淌成一条宽广深厚的大河。 (沐兮兮小姐我以前写东西这么说教的啊?!连修改都无处下手,又敝帚自珍,粘贴吧。)
发表于 2008-4-28 19:04:31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终于等到了无休无止的更新了。好看!
发表于 2008-4-28 19: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hehe

宠爱于一身阿

发表于 2008-4-28 20:31:18 | 显示全部楼层

沐兮兮的动画片好看

 楼主| 发表于 2008-4-29 00:06:06 | 显示全部楼层
爬爬虫为什么叫做爬爬虫 爬爬虫那时候只有几尺长,躺在床上,横卧竖卧前滚后翻的,十分机动灵活。有一次半夜,他妈妈尖叫着说是找不到儿子了,急得也不知道开灯,只会乱喊。不想她儿子睡中要长骨头,东伸西踹、南翻北滚的,攀爬到他妈妈的枕头上去了——她当然怎么都摸不到儿子了。 爬爬虫有时候睡中觉,我就一旁看着。他小胳膊一伸,小腿一踹,就好似以腰部为中心,以身体为直径,画了半个圆,头和脚的位置就掉了一个个儿。这么几次画圆动作做下来,他满床都游遍了。有时候还想滚到地板上继续操练,我们只得把他归位,放到床中间位置。 男孩子也许都是精力旺盛、异常调皮的。那么多只眼睛看着他,他还是会摔跟头,摔到大人只能把他放在地上,这样终于有些安全了。有一次阿婆把他放在凳子上,嘱咐别人帮忙看一下,阿婆需要几秒的时间领取些东西。不想刚回头,就听到爬爬虫大声呼救,原来他从椅子上掉下来了。 “救命呀!救命呀!”爬爬虫喊得奶声奶气、口齿不清地,一时间让阿婆又心疼又好笑。 那时候爬爬虫刚学会讲话,他从哪里学来这个词呢——只能是电视了,阿公说。电视让现在的儿童视野开阔,启智也早,让他们有了更多的模仿对象。现在的小孩子都不得了,说话太老道了。 爬爬虫后来能够走路了,不用那么多只眼睛看着了。他会和自己玩,和自己说话。他随随便便就躺在楼梯口,那里刚刚好有他一个身长。他手中拿着一件玩具,嘴里对着它叽里咕噜,自己编着故事。有时候拿一瓶果汁,靠在落地窗前坐着,半躲在窗纱里,圆嘟嘟的下巴圆润地连着肥肥的脸颊,被窗外的阳光勾出一个稚气的线条,很有几分孤独的味道。 他给他妈妈打电话,说:妈妈,你的肚子再给我生一个,两个,三个,六个爬爬虫,好吗?我要这么多的爬爬虫和我一起玩。 我倒吸冷气,不要啦,一个已经招架不住了。爬爬虫还在说:他们是一代,二代(什么电子游戏吗?)……我不是他们的哥哥,我是他们的弟弟……我就不要做哥哥……生多多的和我一样的爬爬虫出来,他们就是我呀,他们和我一样呀……他们是一代二代啊…… 爬爬虫有时候躺在沙发靠背的顶上,不占用大人的空间,还翘着二郎腿悠哉游哉地晃。有时候躺在厨房门口,挡着忙得团团转的阿婆。阿婆看着锅里要糊了,急不过来,抬脚就跨了过去。爬爬虫喜欢贴地而卧,随便一滚,就藏掖到沙发下去了,阿婆又到处找。爬爬虫在暗处笑着,笑得咯咯咯的,给阿婆听见了,阿婆就把他拖拽出来。他笑得越加开心,越加往里藏。阿婆的腰不行啊,阿婆的肚子很大啊,阿婆就要懊恼了。阿婆放弃了,你就在里面吧。 爬爬虫对于躲迷藏的游戏总是百玩不厌。 爬爬虫还喜欢攀登高峰,顺着家具的格子架爬。有时候爬到屋顶上,可以藏进吊顶里去了,可以抓住吊灯荡秋千了……太危险!阿婆开杀戒了,爬爬虫哭得呼天抢地,异常动人,沐兮兮大姨我也跟着红了眼睛。 爬爬虫爬到现在,还喜欢在地板上玩。那一米以下的空间,儿童的世界,我们大人看得到,我们大人感受不到。那里有无穷的乐趣,我们长大了,我们忘记了。我们的腿脚不能屈伸自如,我们要文质彬彬,我们要举止高雅,我们要言行稳重,我们于是只好坐在沙发上凳子上,俯视着他们。 他们需要我们的平视。
 楼主| 发表于 2008-4-29 00:07:08 | 显示全部楼层
爬爬虫,任你骄横 爬爬虫怎么这么骄横呢?想要做什么就要做什么,简直没有可以商量的余地。出手压制,让他因对“威 权”的恐惧而唯唯诺诺,乖乖顺顺,不仅很扭曲人 性,更不利于他的自然发展。他天生具备的主观能动性会让他学会撒谎,会思谋“下 有 对 策”,我们会和他疏远隔阂,不知道他真正的内心。他以后甚至会找到这样一个借口:没有人了解我。 他现在只有情绪,简单的喜怒。他的要求满足了就快乐了,没有得到满足,天大的挫折感将降临于他。某些情绪的积压会逐渐改变他,导致他人格的缺陷。他以后会忘记事因起由,忘记对错,但是受伤感造成的其他种种情绪会存在于他的记忆中,甚至变成他的潜意识和无意识,他自己将难以控制,而且可能没有人能帮助他。 我要他快乐,要他自信,要他学会面对挫折。 他还不能准确地表达自己,也听不懂伟大的道理。他的思维很直接,依靠图像来认识事物,他没有抽象能力。 他上网,能够找到沐兮兮给他收藏的网页。沐兮兮总是教给他名词:“IE-收藏-爬爬虫文件夹-儿童卡通”。他充耳不闻,只用小小胖胖的手指头指指点点,屏幕上布满他的指纹。他很不屑于记忆过程中的名词,他只记忆结果——“儿童卡通”。对于他来说,他只要记住那些过程中的图形就可以找到他要的。 他用DVD播放动画碟片,也是凭借图形,每一个形状的图标有什么样的功能,他都记忆无误。他说不出来什么播放,前进,或者曲目一二三,他只会冲上前去,小胖手一点,他要的就出来了。而我,较之于他,直接的形象思维能力已经弱了,我画不出一个个图形来告诉他大道理。他还在成长中,抽象思考能力的获得还需要十几年的时间。 他说不出自己的道理,常常睁着一双无辜清澈的眼睛看着沐兮兮,让沐兮兮瞬间自动放弃,所有的坚持都逃逸得无影无踪。我无法违逆他,无法拒绝他的任何要求。教育是一个系统工程,除了一遍一遍重复我的大道理,我无从选择。每回在他要求前,我必须和他讲条件:上网有时间限制的哦,只能五分钟;要有时间概念哦,不能纵容的哦;不是每一件事情你想要做就可以做的哦,你要考虑别人的感受;你打扰我的私人空间了,我要请你出去,当然,如果别人打扰你的私人空间,你也可以请他出去……讲到这里,他就笑了,咯咯咯地很清脆,说道:你是我们幼儿园的金老师呀。 我一愣,问道:是不是幼儿园的小朋友调皮,金老师就叫他出去呀。 他点点头。 没有关黑屋子吧? 没有。 我心头松了一下。关黑屋子是一种拘禁,空间封闭,小孩子会产生恐惧感。请出去是在开放的空间中,表示的是群体的不欢迎,是一种文明的警告,让他懂得尊重别人。 我常常紧崩着脸说大道理,但他可爱而天真的表情常常使我的严肃崩塌,然后,我们抱在一起大笑。这家伙总是把沐兮兮解构了。环境是重要的,习惯的培养需要很长时间。以身作则,给他一个好的榜样,才是营造环境的重点。我们有了儿童这面镜子,就会在道德上言行上更高的要求自己。 任你骄横,爬爬虫,你抵不过我的言传身教和潜移默化。 (爬爬虫婴幼儿时期,沐兮兮总是想着该怎么教育他,呵……,现在不大想这些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4-29 00:07:52 | 显示全部楼层
爬爬虫的悲伤和愤怒

爬爬虫可以说是一天一变。语言的、形体的、情绪的,每天都给阿婆阿公和大姨一些惊奇惊喜。 他今天一从幼儿园回来,就直奔到沐兮兮的面前,红着眼,噘着嘴,委屈得不得了。沐兮兮问他怎么啦,他干脆搂着大姨,失声恸哭。沐兮兮还是问。可他含着悲声,说不清楚。沐兮兮就不敢再问了。他脾气不好,再问,会暴跳如雷。 沐兮兮给他打开游戏,等他玩的开心了,又问。原来是他给阿婆要一只幼儿园的小朋友带去玩的一种七彩笔,阿婆没有买,所以难过。 沐兮兮微微一笑道,哪有什么好生气的。 他说:老兄呀,怎么不生气呀,阿婆这个人就是不好,坏阿婆。 沐兮兮大笑,稚声稚气,老口老嘴。 时光还长着呢?后头的大苦大难不知有多少,可他现在就开始这么悲悲戚戚了。其实想想,在沐兮兮眼里一件不值一提的小小事故,对于他可能真的如同泰山压顶。他只是这么简单,只有这点承受力,没有心机去变通,更不懂得忍耐或退让。可孩子就是孩子,不过几分钟,就抛之脑后,又变得无忧无虑了,只是沐兮兮还在庸人自扰。他的承受力会慢慢锻炼出来的,随着挫折越大,承受力就越强。然后,他也会如同沐兮兮一样,对孩子们简单的悲愁感到好笑了。 沐兮兮抱着爬爬虫下楼交给阿婆,顺便吃一个苹果。爬爬虫从冰箱里拿出一只雪糕,要大姨剥开包装。 沐兮兮问:吃苹果吗? 爬爬虫先是摇摇头,又点点头。沐兮兮就划出一片给他,然后上楼了。过会儿,爬爬虫愤怒的声音穿云裂石地传来,除了“你这个坏大姨”听得清楚,其他的字句都淹没在愤怒之中。沐兮兮吓得弹跳起来,诚惶诚恐地跑到他的面前问:怎么啦?怎么这样和大姨说话?大姨可是长辈。 你这个坏大姨,就是不给我吃雪糕,你这个坏大姨。 而此时,阿婆已经和他是战友了,正亲亲热热地给他剥雪糕。大姨则是他不可饶恕的对立面,是人民公敌,是太空怪兽。 爬爬虫一向脾气不好,愤怒是很早就有的情绪,可从来没有这么强烈过。也许他今天诸多不顺,所以有些积压起来一同发作的意思。 看着爬爬虫每天的变化,沐兮兮常常回忆自己的成长。以自己的经历对照爬爬虫,有时候是推己及人的体恤,有时候是小人之心的度量;有时候害怕善意太多,被他利用;有时候担忧太过严厉,让他委屈。大姨谨行慎言,有点儿为他做好榜样的想法,时刻警惕着,不敢放松。 沐兮兮想着自己长到这么老,风风雨雨地,也活得挺好,他应该只会更上一层楼。他以后的悲伤和愤怒会很复杂,但不会这么毫无遮掩,袒露无遗。他会有深度,会有涵养,会有城府,或者就是,深谙世故。 他现在清澈如水,是一面明亮的镜子。难以保证他的未来是美满的,但是,给他一个快乐幸福的童年吧。

 楼主| 发表于 2008-4-29 00: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爬爬虫的羞涩

爬爬虫便便的时候很夸张。而且他的习惯是在晚饭时间,当一家好几口正在喷喷香用餐的时候,他就很严正地叫开了:阿婆(阿婆马上停了筷子看他),阿公(阿公重复阿婆的动作),大姨(动作同阿公),妈妈(动作同大姨),爸爸(动作同妈妈。于是一家人气氛凝重地等着他发表相关声明的时候……),我要便便。 大家受了他的骗,下回这样叫就有点儿不灵了。 他换一种:阿婆,便便。 阿公,便便。 大姨,便便 …… 妈妈,便便。 他妈妈和他一样大,所以总和他针锋相对:不要烦,我在吃饭。 今天的爬爬虫有些不同了。 他舒舒服服地靠在马桶上便便的时候,大家已经用餐完毕,大姨正在洗碗。厨房紧挨着厕所,他又叫开了:大姨……大姨不理。 阿婆……阿婆不理。 现在大家对于他的无理要求常常置若罔闻,让他自己无趣去。 他很有些委屈了:给我关门呀!关门!!! 他一向要求开着门,因为怕怪兽,可是今天好像又长大了一些。 沐兮兮就问:为什么要关门呀? 人家都看到我的小屁屁了,羞不羞呀! 爬爬虫终于知道害羞了,第一次。

 楼主| 发表于 2008-4-29 00:15:0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站长、Bear、采采!
发表于 2008-4-29 08:14:41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

孩子一旦开始害羞,和大人就彻底有距离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4-30 01:15:34 | 显示全部楼层

爬爬虫的网络游戏

今天可能永远都不会忘吧!

爬爬虫从幼儿园回来,先找东西吃。吃完,就开始上网。他打开沐兮兮给他收藏好的迪斯尼网站,东翻翻西翻翻,居然找到了阿拉丁神灯的游戏。阿拉丁里的那只小猴子,蹦着跳着,爬楼梯,越高墙,身手不凡地吃着金币——爬爬虫居然知道金币?!沐兮兮从来没有教给他过,沐兮兮从来不玩网络游戏。

他玩得开心,谁也叫不动。吃饭啊,天黑啊,怪兽啊,什么都不能让他扔开电脑,天底下只有这只猴子。

他那么喜欢猴子,喜欢那个不知讨了几世人欢心的齐天大圣孙悟空。他常常扮演孙悟空,小胖手搭在额上,黑眼睛闪着,一条腿抬起做金鸡独立状,大喊一声:“我是猴哥”。惟妙惟肖,稚态可掬。沐兮兮的心被他彻底征服了。

他现在和这只阿布猴子玩得如此兴致勃勃,转眼两个小时过去了。大家都吃好了饭,只有他还守在电脑前,想要翻身跳上那块神毯。这个动作于他有些难,他一直跳上不去。后来阿婆强制他下楼,一口一口地把饭吃了。刚放下碗,他又要往楼上走。这回不行了,沐兮兮要电脑了。他要么占领沐兮兮的电脑,要么要求骨头僵硬的阿婆陪他跳绳,他总是任性,不知体贴。

儿童都是绝对的个人主义者,只讲自我满足,不懂克制,更不知道照顾别人的感受。但他会察言观色,已经懂得利用别人的爱来达到自己小小的目的。他总是利用沐兮兮。沐兮兮见不得他撒娇,见不得他哭闹,沐兮兮总是心软,总是没有底线地娇宠他。这个底线是阿婆定的,所以沐兮兮和阿婆时不时为了他而起争执,想修改标准。沐兮兮也不想给他玩,怕他小小年纪近视眼。

网络上有英文flash,学起来比DVD方便,沐兮兮总是要求他学英文,然后才给他打游戏。沐兮兮,只能上网5分钟。这个5分钟是我们通常一小时时段的新名词。阿婆严厉地就是不给他玩,道理说了一大箩筐。爬爬虫哪里听得进去,今天才找到的新游戏,瘾头还没有过够。沐兮兮想着阿婆已经说了那么多道理,以后再多重复一下,再严厉点儿,他的习惯慢慢就养成了。但是今天就不要马上执行了吧,总得给人一个过渡期。何况爬爬虫得不到玩,又开始想法子,可怜巴巴地看着沐兮兮哭,又一直闹,闹得有点儿不成样子,声音忽高忽低,阿公就有些烦。一个男孩子哼哼唧唧的,总是不太象,如果是女孩子,那就是另外一个标准了。女孩子嘛,总是不一样!

终于对爬爬虫动用了家法,爬爬虫不但不敢哭,还会求饶,一声一声地,让大姨心如刀绞。他才四周岁呢,网络游戏把成人都吸引得不吃不喝,他现在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开始。后面的诱惑还多,他不知要犯多少禁条,才学得乖。可他总要过这一关,这是他的第一关。

沐兮兮带坏了他。沐兮兮总是好的坏的信息都提供给他。沐兮兮不想回避。沐兮兮想,以后要给他多看看边远山区穷困儿童的图片,告诉他他来到这里多幸运,告诉他还有很多和他一样的孩子连饭都吃不饱——沐兮兮从来不喜欢“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这句话。但生命是不能选择的,父母不能选择儿女,儿女也不能选择父母。我们希望每一个生命的降临都会得到幸福。幸福就是满足感吗?沐兮兮其实自己也不知道。那些对生活要求不高的人,虽然清贫一生,但知足常乐,难倒不幸福?这个世界有很多选择,所有的可能性都摆在爬爬虫的面前。

沐兮兮总是杞人忧天,沐兮兮总是庸人自扰。道理说上千万条,也不如自己经历来的一次教训深刻。体验总是高于认识,他未必会规规矩矩地照着大人的认识顺利地长。

(2004-10-28,爬爬虫因为沐兮兮被暴打了一顿。)

 楼主| 发表于 2008-4-30 01: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爬爬虫的第一梦

下午4点,沐兮兮正和阿公聊天,阿婆和爬爬虫午睡醒了。他裹在小被子里,小脸红扑扑的,看着分外健康,沐兮兮就丢下阿公,和他聊起来。

他看着沐兮兮,笑道:大姨,我做了一个梦。

沐兮兮很惊讶,问道:你会做梦了吗?

会呀。他眨着眼睛老练地回答。

那么,给大姨讲一下好吗?沐兮兮很喜欢听他讲故事。他大约在一周岁半的时候,就可以结结巴巴地复述蓝猫故事了。

我上阿公的车(阿公有车是他3岁以前的事情,一部小小的长安车,他现在依然记得),然后又下阿公的车,阿公把我拎进去(他用的是“拎”这个字,多形象,大姨就仿佛看到他小小的身体被阿公牢牢地钳在手里)。我又下车。我跑,一直跑,一直跑,阿公就在后面追,一直追,然后又把我拎进车里(天哪,一部追逐和逃亡的片子。)车子开到有水的地方。

有水的地方?阿姨插嘴问道,为什么有水?

是孙悟空的地方,花果山,水帘洞。

哦。

然后,我就拿起如意金箍棒,打阿公,打在阿公的腿上,还有这里……他指指肩膀,沐兮兮大笑着,教给他“肩膀”这个词,他重复道:我就打在阿公的肩膀上他。

那么孙悟空在做什么?如意金箍棒是他给你的吗?

不是的,是我给他的,他又给我。

你是东海龙王啊,你给他金箍棒?他帮你的吗?

没有,他在一旁看着,还有好多小猴哥。

他们做什么呢?

他们这样。他可爱地模仿着猴子的动作。

在挠头皮呀。

是呀。

他第一次讲梦,情节就这么完整生动,细节场景也丰富多彩,沐兮兮就想知道这是不是他的第一个梦。再问,问不出来了。他以前有没有做过梦,他都不记得了。沐兮兮就当这是他的第一个梦吧。

沐兮兮笑着,去问阿婆,小爬虫有没有给你讲他的梦呀!

阿婆说,讲了呀,我让他讲给阿公听听,看看他们是怎么样誓不两立的。

阿公听了,笑,有点儿尴尬。

沐兮兮喜欢爬爬虫常常喜欢得不知如何是好,总是又咬又亲。爬爬虫对此近乎骚扰的喜欢极为反感,就拳脚相向。沐兮兮委屈之余求告爬爬虫妈妈,爬爬虫妈妈就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沐兮兮自讨没趣,说道:胡乱引用什么!

现在,这个引用倒是很准确了。爬爬虫肯定对前天的惩罚伤痛至深,所以有此梦。

阿公与其说是严厉的,不如说是急躁的,甚至是偷懒的,巴不得一拳打下去,打出一个脱胎换骨的乖孙子来。但更多该是老年人的精力不济和对于顽皮男孩的无计可施吧,他对小时候的沐兮兮可没有这样。

阿公是一个有点儿害怕缔绊的人,总觉得这个孩子该他妈妈自己带,不要打扰他和阿婆的幸福生活。可他妈妈工作特别忙,照顾不好这个孩子。阿婆又总是说:我把他带好了,他妈妈以后就少操心。就好像现在两个女儿好了,我们少操心一样。

阿公争不过阿婆。

沐兮兮总记得小时候阿公讲的一个故事:阿公还在少年时候,他居住的那条街上有一个补皮鞋的孤身老人,手艺很好,大家都找他补鞋。老人好杯中之物,每天只是上午开张,赚来的钱够了吃饭买酒,就收摊了。如果有谁在下午找他补鞋,他是坚拒的,无论人家是不是急着穿,无论给多少钱。他每天悠哉游哉,补鞋喝酒,喝酒补鞋……阿公说到这里,对这种无牵无挂的生活悠然神往,眼神都迷离起来。

阿公总是想要买第二部车,带上阿婆,四处游走,看祖国大好山河。爬爬虫妈妈说,好的,好的。

沐兮兮也说:好的,好的。我们一定在后车厢上帮忙挂一个牌子:老人驾车,敬请谅解!

 楼主| 发表于 2008-4-30 01:17:25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bear在2008-04-29 08:14:41的发言: 哈哈 孩子一旦开始害羞,和大人就彻底有距离了 是的,他现在就很不喜欢爬爬虫这个名字了。可是我当初这么叫他 的时候,没有想到他会长大。才几年啊。
发表于 2008-4-30 08:29:17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文中的阿公想要的生活,是一种自然的生活。

我们背负的社会责任啊之类真让人厌倦

发表于 2008-4-30 08:31:52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文中的阿公想要的生活,是一种自然的生活。

我们背负的社会责任啊之类真让人厌倦

 楼主| 发表于 2008-4-30 20:4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爸爸啊,他这个人,我都说过他,不适合结婚。整天就想游山玩水。
 楼主| 发表于 2008-5-2 02:33:45 | 显示全部楼层

爬爬虫看片

爬爬虫看迪斯尼动画片《白雪公主》,看着看着,就要把沐兮兮当做一座山,开始攀爬。

怎么不好好坐着看呢?沐兮兮问。

喏,那个不会说话的小的小矮人,他就是这样坐的。他用手指着画面。

沐兮兮没想到他看片子这么仔细,会注意到有一个小矮人不会说话。《白雪公主》做的非常精致,每一个小矮人都很有个性特点,但是作为“群像”塑造,一个四岁的孩子能够一一识别出来,的确是不太容易。沐兮兮忍不住又在他的小胖嫩脸上亲了一下。

爬爬虫喜欢模仿,大概也就善于观察吧。他每回一看动画片或者儿童节目,就要学里面的动作,学得惟妙惟肖,非常逼真,让大人们都以为他是一个天才,以后不学表演岂不可惜?

现在的孩子都很聪明,媒介发达,资讯丰富,教育资源数不胜数,才智也给充分开发出来了。他们所表现出来的快速的学习转化能力、灵敏的应对能力常常让大人喜上又惊,惊上又喜。听到每一个母亲念起“妈妈经”来,嘴上挂着的都是一个个小天才。有一回,爬爬虫在阳台上玩,突然下雨了,他就抓着阳台栏杆,对着楼下大喊:下雨了,收衣服呀,赶紧回家啊!天哪,这不是《大话西游》里唐僧的台词吗?

他看《大话西游》,前面至尊宝的情感纠葛是不要看的,直接跳到“猴哥”段落,就是至尊宝变孙悟空那里。学来孙悟空的超级臭屁加上蜡笔小新的光屁屁恶习,让我们很尴尬了一阵。他曾经不顾场合,在大街上摇晃过光屁屁。沐兮兮打击他,说你的小屁屁怎么和人家小新的比?人家可是肥厚宽大、十分性感的,屁屁不是想光就可以光的……

说到这里,阿婆脸色一沉,教训道:老不好教,少不学好!

家里是老早“禁”了蜡笔小新的。爬爬虫妈妈是小新迷,买来和儿子共享,其后发现作为小新迷的爬爬虫变得比小新还要难以控制,就藏了起来。谁想,不知内情的沐兮兮千里迢迢地从外地把她的收藏搬回来,开心地拿出小新大喊爬爬虫:喜欢小新吗?

爬爬虫更大声地回应:喜欢呀,大姨,好大姨,我最喜欢了!

外婆真是防不胜防。

有时候觉得“透明度”的把握是比较困难的,信息要是绝对对称了,就会导致“管理失衡”。现在的小孩子是“骗”不过去了,他们聪明着呢。不论大人怎样捏出一副儿童腔调和他商量,他可是有不亚于大人的狡诈争取自己的“权利”。不论是岔开,转移他的注意力,还是对他们的无理要求置之不理;他们总是有超级记忆,过了几天又想起来。真不知该怎么“为他们好”!

爬爬虫吃起巧克力来是两颗两颗往小嘴嘴里塞,糖罐子只好藏起来。看起动画片来,要是喜欢上了哪一部,那么家里一整天都会循环反映。搭起积木来,非凡的空间想象力把天上地下连起来,头也不能抬,脚也没地放,还要给他做建筑工人。可是不给他提供这些消费,好像有点儿因噎废食。

有一回,在一个亲戚家,他家小孩子不知怎么会喜欢看《鹿鼎记I》。他奶奶可是孙子第一大,绝对处于“皇帝”的尊贵地位。好了,这下周星星的“龙鸡鸡”整天不绝于耳   他孙子也是属于喜欢了就要24小时循环反映的那种。客人嘛,只能当作听不见。回头说起来,捧腹大笑,肠子都碎成齑粉。不知周星星有没有统计过他的儿童影迷有多少。

沐兮兮常常陪爬爬虫在小区的儿童游乐区玩,时不时遇到小女孩娜娜。娜娜和爬爬虫一样,没有攻击意识,抢玩具抢不过只是悄悄走开。沐兮兮最放心爬爬虫遇到这样的玩伴。可是两个人性格太象,都喜欢竞跑追逐,捉迷藏,攀高,什么危险玩什么,这才知道是乖孩子遇到了“最佳损友”。大人怕他们闯祸,又不能不让他们尽情游戏,就一边牢牢看着。他们跑东,大姨和娜娜奶奶就跑东;他们跑西,大姨和娜娜奶奶就跑西。小孩子们游戏,大人们锻炼身体,倒是各有所获。

天暗下来,娜娜奶奶叫走叫不动,就吓唬道:娜娜,天黑了,妖怪要出来了,快回家吧。

娜娜脸色惶恐,乖乖回家了。娜娜还很害怕门口的社区保安,说警察总在她不乖的时候来抓她。

爬爬虫就拍着胸口说:不怕,我有枪,我打得死他。

娜娜就笑,哦,你打得死他,我不怕了,我们玩吧!

 楼主| 发表于 2008-5-2 02:39:15 | 显示全部楼层

爬爬虫的道理

爬爬虫又来抢沐兮兮的电脑了,他说:电脑是我的! 怎么是你的? 它已经不喜欢你啦!它是我的啦! 这个道理很有趣,沐兮兮就让给他了。 爬爬虫的很多取舍是按照喜欢或者不喜欢的标准来衡量的,有很大的随意性。今天喜欢了,什么都要;明天不喜欢了,什么都可以不要;再过一天,又想喜欢了,再要回去。喜欢对于他来说,是唯一标准,是最高标准,完全情绪化的。因为他的情绪化,万事万物忽而有情有灵,忽而冷冰冰的没了生命——生命是孩子们给的,也随时可以收回去,《玩具总动员》中讲过这个道理。 爬爬虫时常和玩具们说话,编故事,打架嬉笑,俨然用想象力建立了一个斑斓的世界。这想象力是与生俱来的,我们也曾有过。不过我们长大以后,它们都逃遁了,它们只喜欢孩子。爬爬虫的喜欢和爱是有级别的,一视同仁对于孩子应该属于理性要求。比如,阿婆位居“喜欢”的最顶层,是“心肝”级。 有时候沐兮兮逗他,说阿婆不喜欢他了。他就迈着两条小腿,恐慌地跑到厨房,问阿婆:心肝吗? 心肝!阿婆肯定地回答。 他于是放心了,斜着肩膀,歪着头,二拽二拽地,二冲二冲地,慢悠悠地从厨房走回来。信心恢复了,又帅气实足了。 而妈妈永远是漂亮妹妹,是新娘子。那张放在柜子上的婚纱照永远烙在他心里,怎么老?就是面对面地看着他妈妈气血不足的黄脸,他也会说:美女妈妈,你不是说了给我买恐龙的吗? 他还常常在客人的耳边很神秘地说:告诉你哦,我妈妈结婚的时候是新娘子,很漂亮的。 他是不许沐兮兮说他妈妈任何不好的,那将点燃他强烈的怒火,手上有什么,什么就是武器,好收拾大姨一顿的。要是沐兮兮和他妈妈在电话中有争执,他就在一旁摔东西:叫你和我妈妈说话客气点儿!而他爸爸是警察,简直无所不管。警察在他的概念里是只维护他的权利的,动不动拿起电话来就叫:110吗?警察吗?快来把大姨抓去,关起来!还有阿公一起! 爬爬虫身处五个大人的包围下,就好象处在一丛密林中,关系理得清清楚楚。每一个人的名字也都记得明明白白,偶尔心头不高兴了,直呼其名,让人气也气不来。 有时候觉得爬爬虫的责任重大,不管如何,他是男孩子,是长子长孙,现在的人都不知道长子的意义了。他现在可以很情绪化,按照他的喜好以及这种喜好的等级来处理事情,可以后怎么行? 从前的长子从小就教给家国概念的,是砥柱,要做楷模的。分家以后,排行靠后的男子变成了的家长,还是砥柱。有人说,中国人的民族情绪很严重,有人说,中国人很奴性,有人说,中国的小孩子不够自立,自理能力很弱。可沐兮兮的记忆中,中国的小孩子直到1970年代,是非常自立的。尤其是那些长子长女们,小小年纪就要做家事,带弟妹,分担家庭责任。长子长女从来就被灌输了很多的社会责任感,不仅自己要站起来,站好,还要挂很多的“包袱”,甚至要为自己的弟妹寻找安身立命之所。 中国古老的宗法家法制度就是凭着血缘的纽带建立起来的,在巴金的小说里有,在《红楼梦》里有。而现在,在现实中,很多农村的孩子们还是这样的。这些东西说起来是封建性的,是农村旧规矩的,因为社会进步不了,它就变成了完全的罪责。人们看到他的封闭性、禁锢力,甚至看到它“吃人”的一面,但人们忘记了它负担的沉重责任,它合理的该继承的那一部分,它其实还具备的推动力。有时候它的确变成了道袍,用来掩盖虚伪和罪恶,比如贾政,比如“大哥”。这种情感的联系运用到社会关系中是很可怕的,就是按照爬爬虫式的等级来处理问题了,A和B最好,心肝级别的,那么事情就好办得多,是不遗余力的。如果一般,就要带点儿钱财礼品追加情感深度。如果讨厌了,那么警察那里见吧。完全情绪化的,情感化的,人制的。所谓人之常情,负面的全被利用,正面的无迹可寻,弱势者根本没有立足之地。 但是全部打破了,什么都没有了,家庭变得松松散散的,社会更缺乏一个良好的秩序。一视同仁只有制度做得到,那是冷冰冰的东西,看见眼泪和鲜血也不为所动。但是真的看见眼泪和鲜血了,人心会更觉寒冷。新闻已经报道好几个不赡养父母给拘留的,这在以前是要进祠堂拷问的。同时,那个长子要罪重一等。现在这些东西换到社会制度来管了。但如果罪责还达不到法律管制的程度,只是道德规范内的东西,我们怎么处理?我们呼吁,我们谴责,我们鄙视。这种力量现在很弱了,人心对此有些麻木。尤其有些暴发户,在旧时还讲荣归故里,修一条公路,办一个义学,现在都不会了。因为,文化环境变得有点儿面目全非,参照系是西方的了。传统的责任和义务不仅给推卸掉了,还要求起更多的现代的东西来。 爬爬虫是第一个孩子,也是独子。中国现在的孩子都是长子也是独子,旧时候的宗法家法没必要也不可能重新建立,但那些道德观、家国观和责任感还是要的。旧式的东西不好的去掉,填进去优秀的东西,我们才不至于虚弱,我们才会健康。 爬爬虫,大姨会让给你电脑,为了你学习,还会让给你更多的东西,为了你成长。大姨以后说不定也是一个包袱,你会不会嫌烦?不会的啦。阿婆曾经说,老了,走不动了,就和阿公一起去养老院,不给女儿们添麻烦。 有些事情是从下往上看,有些事情是从上往下看,相互体恤,相互借鉴的,就好比那个宣讲孝心的故事:一个父亲嫌弃爷爷摔坏了磁碗,给用木碗,于是上行下效,儿子也给父亲预留了一个木碗。爬爬虫妈妈也许有一天也会给爬爬虫说:好了,乖儿子,我该去养老院了。于是,天伦之乐是周末的欢聚了。爬爬虫,时代不同了,各种各样的福利机构出来,长子也是独子们的负担就不会那么重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8-23 17:59 , Processed in 0.16441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