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沐兮

爬爬虫十周岁升级为龙:沐兮兮VS龙啸啸(持续持续更新,无休无止)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8-5-23 21:20:5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bear在2008-05-23 20:50:49的发言:

哈哈

沐兮真坏

还好还好,不拘小节,无伤大雅。

 楼主| 发表于 2008-5-23 21:25:2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拉帖子看到陈三多就要开心地笑。

陈三多刚出生婴儿胖,所以是胖版的林一烽,女大十八变以后,就是上镜版的林一烽了。======看你沾你女儿的光,都避讳叫八戒了。怕你女儿不高兴。

发表于 2008-5-23 22:15:5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沐兮在2008-05-23 21:25:21的发言:

一拉帖子看到陈三多就要开心地笑。

陈三多刚出生婴儿胖,所以是胖版的林一烽,女大十八变以后,就是上镜版的林一烽了。======看你沾你女儿的光,都避讳叫八戒了。怕你女儿不高兴。

你叫她老爸什么三多都不会介意的,她的小名就叫“小小猪”。

 楼主| 发表于 2008-5-23 22:46:09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人胖起来就那么奇形怪状的,婴儿肥是可爱,老来肥是史瑞克
发表于 2008-5-23 22:54:22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沐兮在2008-05-23 22:46:09的发言:
怎么人胖起来就那么奇形怪状的,婴儿肥是可爱,老来肥是史瑞克

想象一下你肥的样子吧?像韩红还是沈殿霞?

发表于 2008-5-23 23: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有一个诗友,诉说恋爱受挫,俺就把美女的片片发给她解闷,她还真扑哧一笑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发表于 2008-5-23 23:24:07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采采卷耳在2008-05-23 23:10:04的发言:

今天有一个诗友,诉说恋爱受挫,俺就把美女的片片发给她解闷,她还真扑哧一笑

你应该发张靓仔的照片给她才对.

你不是拿俺三多开涮吗?

发表于 2008-5-23 23:58:4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林一烽在2008-05-23 23:24:07的发言:

你应该发张靓仔的照片给她才对.

你不是拿俺三多开涮吗?

都是小米酒涡惹的祸~~~~

 楼主| 发表于 2008-5-24 00: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机会让给陈三多当一天姑姑就好了,我绝对不咬她。
发表于 2008-5-24 00: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采采卷耳在2008-05-23 23:58:40的发言:

都是小米酒涡惹的祸~~~~

你开导失恋的人,从高处着眼应跟她谈谈革命理想和革命形势,前者你应说等实现共产主义再结婚也不迟的,后者你说目前灾区还需咱们出钱出力,哪能容纳个人小资情绪?往低处入手,你可以跟她说世界上好男人还多的是,还没死光,比如李嘉诚的小儿子,全钻石的王老五,还有谢霆锋李亚鹏等已婚一族的小王老五,一不留神也会离婚的,这不就有机会了嘛?

三多怎么能解她的心结嗫?

 楼主| 发表于 2008-5-24 01:32:12 | 显示全部楼层

20060517 爬爬虫的陈老师和大姨同学

过年期间被爬爬虫缠着,只有游戏。游戏多了,沐兮兮觉得有点浪费,于是想着要寓教于乐,就说自己要做老师。爬爬虫说好吧好吧,把他妈妈给他买的一块小白板拿出来架在沙发靠背上,又在玩具箱的箱底掏出几根快没水的画笔递给沐兮兮,沐兮兮想要当学前班老师的愿望就实现了。

我们爬爬虫规规矩矩地坐在他的小凳子上,挂着他那个惹得沐兮兮忍不住要咬的笑容,等着沐兮兮开课。沐兮兮随手翻开课本,那一页上写着“花鸟鱼虫”四个字,沐兮兮就在白板上写了“花”。爬爬虫坐在位置上晃动了一下,沐兮兮立即察觉出他想要讲话,就说道:坐好,不要乱动   沐兮兮打算以一种真正的师道尊严维持住这开放的课堂。

可爬爬虫还是把话说出来了:大姨……

沐兮兮又打断道:这里没有大姨,我是陈老师。

爬爬虫就咯咯地笑,开心得不得了,然而爬爬虫是聪明的,很配合,还是说道:陈老师,花应该写在下面。

沐兮兮不懂,在白板上找着“下面”。爬爬虫发现沐兮兮不能领会这个“下面”,就站起来走到白板前比划着:花写在这里,鸟写在这里,鱼在这里,所以虫只好在这里啦。

沐兮兮这才明白过来,就说道:好的,谢谢爬爬虫同学,请回位置上坐好。

爬爬虫回到位置上坐好,又展开他那个迷人的笑容。沐兮兮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每个人有每个人写黑板的习惯,我这个陈老师肯定和你的老师写黑板的习惯完全不一样,知道了吗?不要教我怎么写黑板,记住了吗?

爬爬虫就点头。而沐兮兮呢,心里暗自叫苦,怎么有这么一个呆板的外甥呢?于是想起一则笑话,老师用毛笔写在纸张上教学生认识了“一”字。第二天老师要考学生了,就用扁担沾水在地上画了一个“一”,问学生什么字。学生说不认得。老师就生气了,说这不就是昨天教你的“一”字吗?学生大惊,问道:一晚上它就长这么大了!

当然,往好处里想,我们爬爬虫是在教沐兮兮怎么做一个学前班老师,因为他知道沐兮兮其实只是他的大姨。

沐兮兮念道:花,hua花,大红花。

爬爬虫也跟着念:花,hua花,大红花。

沐兮兮小时候就在念大红花,怎么现在还是大红花?沐兮兮就想变一下,可一时变不出好听的来,就念成了“花花”。爬爬虫咯咯咯地笑弯了腰,沐兮兮就说道:你不记得你小时候说的就是花花吗?你现在长大了哦,觉得好笑了吗?

爬爬虫就摇晃着身体故意做出一幅小坏蛋的样子,眼睛斜睨向另一边,不看沐兮兮的白板。沐兮兮厉声喝他:爬爬虫同学,你在看哪里?

爬爬虫就举手,沐兮兮就说:请讲话。

爬爬虫说:大姨老师……

沐兮兮:不是大姨老师,是陈老师。

好的,陈老师。那边一个同学不好好听课,在看奥特曼。

沐兮兮晕了好一阵,才说道:爬爬虫同学,可见你上课的时候就是怎么捣蛋的,给我把书拿上来。

爬爬虫就说:大姨,一会儿下课的时候要还给我的哦,老师都还的。老师是说先交给我保管一下。

好吧好吧,这纯粹是一个游戏呢,My God

然后沐兮兮教爬爬虫念“鱼”。什么鱼呢?鱼摆摆的鱼!爬爬虫同学,不要笑,不要故意笑成那个前仰后合的样子,严肃一点,你小时候守着人家的海鲜馆就是这么叫的:鱼摆摆呀,鱼摆摆,我要看鱼摆摆   难道这么快你就忘记了吗?

爬爬虫认真地点点头。

虫,chong虫,虫虫特工队的虫。

外婆在厨房听见这边的课堂气氛如此活跃,就说了:疯大姨遇到疯外甥。

好了,下课了。休息一下,下节课上数学,教十以上的加减法。

沐兮兮围着茶几转了两圈,口中打了上课铃,爬爬虫就晃悠晃悠地来了。爬爬虫把双肩书包斜挂在单肩上,一幅不学好的样子,站在“门外”不肯马上“进来”。沐兮兮问:又怎么啦?

我迟到了,你要说,是不是忘记上闹钟了?下次早一点。

沐兮兮把眼珠子在眼眶里转了好几圈才说道: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呢?嗯,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嬉皮?认真一点好不好?下次记住把闹钟上好,早睡早起,快进来。

爬爬虫就进来了,把书包在身边放好,还拿出了数学课本。

沐兮兮就想着怎么讲十以上的加减法。把十看成一个整体,知道吗?一个整体,那么在这个基础加一就是十一,加二就是十二,加三就是十三,就好像一个阶梯一样,加一个单位就是上一级台阶,好像爬楼梯一样的。懂吗?

爬爬虫点点头。

沐兮兮就在白板上给他写出题目:104=

爬爬虫又把他的小手指头伸出来了,先伸出十个,然后把其中四个按下去,就得意地回答:6

这是上楼梯呀,不是下楼梯。沐兮兮感到很失败。

外婆又插话了:他们只学过十以内的,没有学过十以上的。

所以我打算教他十以上的嘛。沐兮兮对这个开放的课堂有点不喜欢了。

然后沐兮兮又把那个自以为很贴切的楼梯比喻重复了一遍,要让爬爬虫在心里有一个十的抽象概念,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加。可爬爬虫依然,不够十个手指头的就是加法,超出十个手指头的就是减法。

沐兮兮颓然。嗯,老师不是那么容易当的,今天就到这里吧,沐兮兮是自学的老师,完全没有教学方法和经验,还需要在黑暗中摸索很长一段时间,慢慢来吧。

慢慢来吧,慢慢来吧,爬爬虫脑袋瓜里应该都是图像的东西,还什么抽象出十这个概念,这是一个整体,在这个基础上加,沐兮兮想着这些话都好笑。说不定婆婆也在笑,不过背对着我们,看不见。

爬爬虫也要当老师,于是踩在沙发上,和沐兮兮齐高,就是爬爬虫老师了。沐兮兮在小凳子上坐下去,于是就升入学前班,是大姨同学了。

大姨同学,现在我们开始学英语。

爬爬虫站得直直的,头微微扬着,也算是道貌岸然。可他突然想起了什么,脸色松弛下来。

大姨,你说嘛,你说有一个同学在偷偷讲话嘛。

唔,这样呀,告嘴不太好吧,这不是我的风格。

他讲话影响你了嘛,你就举手要发言,说同学说话了。

好吧好吧,我举手。

大姨同学,什么事?爬爬虫老师又把脸绷紧了,颇有些威严地问着,声音里还有些不耐烦。可能老师们都是有些不耐烦的吧。

那个同学说话,不好好听课。大姨同学指着一个空空的人。

站起来,站到前面来。爬爬虫老师把脸都沉到脖子下面去了,严肃地要求着“他”。

站好,就不准影响其他同学听课。爬爬虫老师更加严厉地喝道。

沐兮兮忍住笑,觉得这孩子好像有点什么天份呢,什么都会被他“背”下来的。

现在我们来念英文,鱼怎么念?fishfish,跟着我念,fish

那个咬着下嘴唇的发音念得挺准确的嘛,沐兮兮也就积极地配合了,fish,鱼摆摆,fish,鱼摆摆。爬爬虫在讲台上又笑得弯腰,全然忘记他是一个严肃的老师了。

这时候妹妹穿过我们的课堂,要从电视机柜里拿什么东西。她埋头找着,突然说道:大鱼呢?

大姨同学和爬爬虫老师就愣住了,大姨?大姨怎么念呢?aunt加一个大?怎么念?有点难倒我们了哦。妹妹一起身说道:big fish。我们顿时恍然大悟,哦,原来是这个呀,爬爬虫也笑起来。

你以为我说的是大姨吗?谁要说大姨了?哈哈哈……妹妹笑得很奸很坏。

唉,你们不要扰乱我们的课堂秩序好不好,我们是很认真的呢?哪里有家长随便走进课堂的呢,真是!大姨同学很不满意,但是无可奈何。

发表于 2008-5-24 13:10:48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沐兮在2008-05-24 00:14:09的发言:
有机会让给陈三多当一天姑姑就好了,我绝对不咬她。

“狼外婆”都是这样说的。

不过我怕三多把你毀容了,她的猴抓可厉害了,又快又准又狠的,她可以抓得她老妈大怒大叫的,你受得了不?

发表于 2008-5-24 13:12:46 | 显示全部楼层
悟空你不是想学周国平吧?以身边的生活原型来写什么哲理小说?
 楼主| 发表于 2008-5-24 14:51:06 | 显示全部楼层

嘻嘻……男女天生有别啊,女孩子就是抓人,而我家爬爬虫呢,抽我巴掌。小事情一件,用手臂把他们箍紧,然后就可以安全地发脾气了。如果只有一丁点儿大,讲不通道理,扔了不管,他们不追着索要拥抱才怪。

至于朋友的孩子,通常对我都很友善,简直把我当作仙女。有时候小朋友们回家了,还会要求给我打电话。

周国平的书买得有一本,守望的距离,但是没有看完。还知道他为他去世的女儿写了一本书,但是一直没找来看。他对我来说,还是一本放在书架上没有读完的作家。据说他很受女性欢迎,但是我只对服装的流行现象敏感。

你这么推荐周国平,我好好地读读他咯,八戒嘛,好像什么都懂。

写爬爬虫是因为太喜欢他了,忍不住要记录一下;自己的思维又属于发散的,写着写着就把自己也写进去了。

我自己可以看出来,我写这些的时候在看什么书。

 楼主| 发表于 2008-5-24 22:47:22 | 显示全部楼层

20041227爬爬虫的雪

今天下了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

爬爬虫出门时,看到街上薄薄地覆盖着的雪就大叫大笑。爬爬虫的表情是夸张的,有如日本卡通中的美少女。他捏了一把在手上,一直捂到教室。他本来就迟到了,走进秩序井然的教室,大喊一声:看看,雪呀!小朋友们就乱了。

爬爬虫是一个调皮的孩子。本来以为这么嗲的孩子应该是温顺的,偶尔还担心他长大以后会不会“阳刚气”不够。他常常问阿婆:心肝吗?如果阿婆和他开玩笑说:不心肝。他就着急得不得了,满屋子乱窜,好像天已经塌下来了。如果阿婆说:心肝的。他就释然了,一副很幸福很得意的样子。还有时候,阿婆对他的捣蛋行为很生气,就说:你不是我的心肝了。他的眼泪就会扑簌簌地掉下来,“马上”得不得了。至于“我爱你”什么的,他更是经常挂在嘴上的。我们觉得很肉麻啊,经常浑身凉飕飕地起鸡皮疙瘩。

可是这个看似依赖性很强的孩子在幼儿园里是一个捣蛋鬼。去接他的时候,总有小女孩告状。也有的很喜欢他的洋相,会追在沐兮兮身后说:你们家爬爬虫很搞笑哦。听见这话,就知道爬爬虫今天肯定有哗众取宠的言行。小孩子们在幼儿园里,相互影响着,包括语言的。比如,他有一天对外婆说:你再给我罗嗦,我就扁你哦。然后问他哪里听来的“扁”,他就会说是谁谁谁。

爬爬虫长得很清秀,在他两周岁左右的时候,总有人叫他妹妹。有一次在街上,遇到熟人,对方带着自己的女儿,比他大,就介绍爬爬虫是弟弟。小女孩很喜欢爬爬虫,就说:妹妹吗?摸摸他的脸。然后沐兮兮就纠正,是弟弟。哦,弟弟呀。过一会儿,小女孩又摸摸爬爬虫的脸,叫道:妹妹。沐兮兮又纠正,是弟弟。哦,弟弟呀。如此反复,沐兮兮失去耐心,由她去了。

看过一些女性主义,提到性别是由制度产生而不是天生的,所以很注意爬爬虫在这方面的意识。他喜欢枪,喜欢车,喜欢一些暴力的东西。他看《蓝猫三千问》,里面恐龙被火山融化的场面我看了都觉得心惊,他却看得眼睛也不眨。有一次,他把我的绒毛玩具用毯子盖好,说它们要睡觉了,好像是扮家家的意思,有点儿“女孩化”。呵……可是这样的游戏他只玩过一两次,只有战争游戏每天被他重演着。

他时不时拿着枪找到“掩体”,卷缩着,然后射击,嘴里发出嗖嗖的枪声,听起来是百发百中的。要么在楼梯上挂下一根绳子,说自己是泰山,要在丛林间穿梭。如果没有男孩子,他会和女孩子一起玩。但如果男孩子来了,他就不理女孩子了。男孩子们特别喜欢比划拳脚,伸手抬腿间,根本就是中国功夫,看的大人心慌慌的。

下午,爬爬虫从幼儿园回来,还在记挂着雪。然后听到天气预报说还要下雪,他又开心地大笑大叫。可这一家老人都很怕冷呀,救命呀……

他是有着很强的表现欲的,如果发现别人注意到了他,他会特别的开心,更加用力地表现自己。有时候觉得他要求带自己的玩具到幼儿园就是有点儿“贿赂”小朋友们的意思。不过,他也会把幼儿园的玩具偷偷带回来,于是书呆子大姨就对他说了一番偷盗行为违法的道理。阿婆当然不高兴沐兮兮这样给他定性,说小孩子只要喜欢什么总会把它据为己有,不喜欢也一点儿不爱惜,任随别人拿去,不要妄下结论。仔细一想,的确如此,比如给他买的新玩具,他拿到幼儿园去,给其他小朋友分享或者炫耀,常常再拿回来的时候,已经破损了。

他们是“共产主义”的,私人财产以及私人合法拥有这些概念,是制度和社会教给他们的。不过人都要长大的啊,长大了,欲望就强了,就需要加于限制了。但是,未必知道这强烈的欲望是不是也是社会或者制度加给他们的。

 楼主| 发表于 2008-5-24 22:47:59 | 显示全部楼层

20041229爬爬虫告状

昨天下了一天的雪,爬爬虫幼儿园的小朋友们在教室呆不住,都想要跑出去打雪仗。可是南方的雪像是下雨,落到身上就化了。老师害怕弄湿了孩子,不敢放出去。一个家长就在幼儿园的门口堆了一个雪人,让孩子们可以围着它玩   南方的雪是不敢给小朋友们碰的。

放学了,爬爬虫又捏了一个小小的雪人带回家,守着它,手指头在它身上东抠抠西抠抠,嘴里snowmansnowman地念叨着,真是开心啊。偶尔沐兮兮握握爬爬虫的小手手,冰冰凉的,很是担心。果然,晚上睡觉时候,他开始咳嗽了。

早上听见婆婆送他去幼儿园,又要带什么玩具去,婆婆不准。他说:这是大姨给我买的。婆婆说:你要是不听话,我以后就不让大姨给你买了。爬爬虫说:大姨就会给我买,大姨听我的。呵,知道沐兮兮喜欢他,有求必应的,要什么给什么。还好,没有要沐兮兮去摘星星。  

下午一回来,先吃咳嗽药,可是人又玩得满头大汗的,沐兮兮就说他了:你生病了,还玩得这么满头大汗的呀。他嘴巴一翘,说道:就不理你!呃……沐兮兮被抢白,有些讪讪的。不过想起他早上充满情意的话,就不计较了;而且“每天一吻”还没有例行,所以就亲了亲他的面颊。他懊恼了,捧着小脸,冲到厨房,告诉婆婆:婆婆,大姨又亲我。声音听起来娇滴滴的。婆婆佯作生气问沐兮兮:人家长大了,怎么还要亲,明天不准亲了。沐兮兮说:亲到六岁吧,亲到六岁可以吗?爬爬虫说:就不行。沐兮兮就说:怎么不行呀,六岁还不算大吧。爬爬虫说:怎么不大,就比你大。沐兮兮说:好吧,大公子。爬爬虫听见,又大喊着阿婆冲回厨房,说道:大姨说我是公子。阿婆说:公子呀,公子吗?公子也没有不对吧。呵呵……爬爬虫就回来了。沐兮兮说:你怎么像小女孩一样,就会告状。爬爬虫又闪电般冲进厨房:阿婆,大姨说我像小女孩……阿婆说:人家是男孩子。爬爬虫噘着嘴回来,很得意地看着沐兮兮,一副胜利者的姿态。沐兮兮只好说:你是不是病得太厉害了?!爬爬虫又冲回去找阿婆:阿婆,大姨说我病得太厉害了。

救命呀……沐兮兮于是作罢,要不然晚饭没得吃了。为了肚子,沐兮兮安安静静的。可是爬爬虫小小年纪,已经懂得“敌退我进”这个道理,乘机发动攻势了。他紧贴在沐兮兮耳朵边,嘴里呱叽呱叽嚼着饼干。沐兮兮下午出去给冻晕了头,实在受不了这样的噪音,就说:你这样很糟糕哦。爬爬虫又旋风般跑进厨房:阿婆,大姨说我很糟糕……沐兮兮真的烦了,说道:你简直和你妈妈一样糟糕,没完没了的。呵呵……这下子祸闯大了。爬爬虫哇啦拉地大叫着:你说我的漂亮妈妈?!嗯?!(他还官腔十足的,嗯?!)我叫我爸爸把你关起来,等我打110。沐兮兮按住电话说:不好打110的。爬爬虫恨恨地看着沐兮兮,又去阿婆那里求救:婆婆,等一会儿我们吃完饭,大姨洗完碗,我们就冲上楼去,打大姨的小屁股。还“冲”哦,沐兮兮又“害怕”得发了一次抖。

 楼主| 发表于 2008-5-24 22:48:37 | 显示全部楼层

20041230爬爬虫说故事

爬爬虫很会说故事。比如今天吃饭时候,他突然对着自己的碗在那里细细念叨,声音小小的,沐兮兮就赶紧停止咀嚼,听他讲:“今天老师说要睡午觉,我不睡,老师就说送我去小小班。我不去,我跑到小屋子那里。老师也跑过来,抱着我,我就哭了,然后我就没有去小小班。”

前几天他还讲了另一个故事:“AA婆婆问AA的小雨伞玩具在哪里。老师说,在我这里。我就说,我带回家了,忘记拿回来了。老师就说:乖哦,明天记得拿回来,还给AA。我说好的。其实是在我的兜里。”然后,一家人开始给他讲道理了。

你为什么要拿小朋友的玩具呀?

小朋友借我玩的。

那你为什么不还给人家,还撒谎?

因为我还想玩。

你为什么不睡觉呀?

因为BB也不睡,他要和我讲话。……

这些是真实的故事,爬爬虫把它复述出来,让大人知道了他在幼儿园的生活。

爬爬虫还会自己编故事。他常常手上拿着玩具,嘴里念念有词,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不过一定是战争题材的故事,因为有激烈的枪炮声轰隆隆地从他的嘴里冒出来。而且还是太空战争,因为,有宇宙飞船被他捏在手上四处飞。有时候,他还如同阿甘在越南战场上一样飞奔着,灵巧地躲避着大轰炸。他也会讲其他题材的故事,是他偶然拿在手上的什么东西给他的灵感。有一次,他扯着自己裤腿上的绳子鼓着腮帮子一直在说着什么。也不知道那两根绳子到底引发了他怎样的联想,叽里咕噜说了好久。沐兮兮躲在他的背后,听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沐兮兮对阿婆说:嗯,爬爬虫这点儿像小时候的大姨,有什么东西自己一玩就是好半天,根本不烦大人。   自夸的机会,沐兮兮从来不会放过的。

 楼主| 发表于 2008-5-24 22:49:09 | 显示全部楼层

20041231沐兮兮思过

爬爬虫在咳嗽,可是玩性不减,一直追着沐兮兮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沐兮兮跑不动了,躺在沙发上休息,他就小拳头捏牢,猴跳猴跳地,嘴里叫着:“来呀来呀。”

沐兮兮实在不忍扫兴,又跟在他屁股后面追,他就笑得一屋子都充满了咯咯声。笑着笑着,人就大咳,气也接上不来,阿公就发话了,“跑嘛,明明咳嗽,还要跑。”

沐兮兮万分歉疚万分心疼地拍着爬爬虫的后背,拍呀拍呀,听见爬爬虫好像好了一点儿,正自庆幸,爬爬虫却哇地一声吐出来。

沐兮兮慌张了,“唔,怎么吐了?”爬爬虫说不出话,只是吐,吐得沐兮兮也反胃了,跟着干呕,然后叫妈:“妈,我受不了了,爬爬虫吐了。”于是“妈”来了,沐兮兮撤退,躲到一边去了。

阿婆帮爬爬虫收拾,擦干净地板,又给喂药,爬爬虫才好了。他笑笑,像个男子汉一样,说道:“就是水喝多了嘛。”沐兮兮也跟着他笑,很愧疚的。

沐兮兮有些莫名其妙的怪癖,譬如见不得人吐,看见别人吐,自己嫌不够热闹,也要跟着吐一吐。有一回,一个表姐早餐吃了蛋黄,然后大家一起上街。表姐是不能吃蛋黄的,一吃就吐。她那天还觉得挺好,居然吃下去胃还舒服。结果走在路上,她就想要吐了。我听见她说“不行,要吐”的时候,胃里就开始作用了,但不好说出来,还陪她找到一个偏僻之处,做出一副很关心的样子,问她好一点儿没。她摇摇头,接着就开始了。我也要开始了。我只好强忍着,勉强说句:“你慢慢来,我先走开。”呵呵……

还有一次,阿婆生病住院。突然,阿婆……沐兮兮也……爬爬虫妈妈最乖,不怕累……关键是不怕脏……

沐兮兮事后很愧疚,觉得自己很不孝。但是,此种生理反应非沐兮兮所能控制。还好,阿婆很能理解。所以,爬爬虫每回入厕,沐兮兮走得远远地,不肯帮他擦小屁屁,阿婆从来不指责。

沐兮兮是人么?

 楼主| 发表于 2008-5-24 22:57:39 | 显示全部楼层

20050103爬爬虫的寂寞

爬爬虫贵体欠安,微有小恙,元旦假期一直呆在家里。呆到今天,心头开始烦躁了,想念起小朋友来,就吵着闹着要去幼儿园。可是幼儿园还在放假呀,沐兮兮没奈何,只好牵着他的小手手去找他的小朋友。

沐兮兮和爬爬虫来到BB家楼下,按门铃:叮咚!叮咚!没有人回答。

哦,BB可能回奶奶家去了。

爬爬虫有些垂头丧气的,又和沐兮兮来到CC家楼下。叮咚!叮咚!CC婆婆应门:谁呀?

沐兮兮说:CC婆婆吗?我家爬爬虫想要和CC玩。

CC生病了,去医院了,你们上来吧!

哦,CC不要紧吧,我们就不上来了。沐兮兮低头看看爬爬虫,爬爬虫的眉头紧蹙着,可能想起了针头打在小屁屁上的感觉,所以有些害怕。

沐兮兮只好牵着他的小手手往花园里走。走到枯萎的黄色草地上,看到KK拿着一辆大货车在玩,沐兮兮就说:KK,我们爬爬虫可以和你一起玩吗?KK妈妈很开心,说好的。  

可是爬爬虫不知道怎么回事,平时的活泼没有了,只是远远地站着,也许还在想着针头。沐兮兮一直调动他的积极性,哄着他和KK玩。可是,他一只手提着刚出门时候挑选的最喜欢的玩具,想要和小朋友分享的;另一只手揣在自己的裤兜里,望着远方,一声不响,很酷的样子。沐兮兮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许他已经有了自己的朋友群落,不想和不太熟悉的KK玩吧。沐兮兮就问:那么我们回家好吗?爬爬虫不回答,依旧看着远方,眼中渐渐有泪渗出。沐兮兮轻轻在他的四周吹了几缕寒风,他额角的头发微微飘动,旷世的寂寞就显现出来了。唔,今天的挫折不小,喜欢的小朋友都不在,很孤独。

沐兮兮和爬爬虫回到家里,爬爬虫还是一副很苦闷的样子,让众人有些担忧。嗯,可能还是身体不舒服,阿婆猜测道。大家只得由他去了。

过了一会儿,爬爬虫找出一只小小的旅行袋,把玩具装好,拉上拉链,提在手里,在屋子里走了一圈,然后停在客厅的中央,伸手按了按空中假想的门铃,口中说道:叮咚!叮咚!我回来了。

阿婆说:请进。

爬爬虫就“跨进门”来,对阿婆说:我刚从我老婆家里来,给你们带来了一些玩具。

沐兮兮说:唔,你老婆家里,不是你家里哦。请问,你老婆是谁呀?

爬爬虫说:我老婆是阿公。

沐兮兮笑,阿婆也笑,爬爬虫当然不会笑,而是仔细地往外掏玩具。

沐兮兮说:全部都是我的。爬爬虫一听,不高兴了,对阿婆大叫:阿婆,大姨说全部都是她的。沐兮兮只好说:好吧,那么只分给我两个吧。爬爬虫还是大叫:阿婆,大姨说她要两个。沐兮兮说:那么怎么办呀,大姨一个都不要,可以了吗?爬爬虫又叫:阿婆,大姨说她一个都不要。沐兮兮晕头了,问道:你到底要我怎么样呀,小霸权主义。爬爬虫更不高兴了,继续上告:阿婆,大姨说我是小霸权主义。沐兮兮委屈极了,拖着哭腔说:请借给我你的旅行袋,我要离家出走。爬爬虫又叫:阿婆,大姨说她要离家出走。

天哪!我也要生病,我也要做爬爬虫!

 楼主| 发表于 2008-5-24 23:01:51 | 显示全部楼层

20050109咳嗽运动

流行性感冒的意思就是,爬爬虫首先引领潮流,然后阿婆接续,最后沐兮兮紧跟。

感冒了,咳嗽,昏头昏脑地过了两天。这咳嗽不是那咳嗽,是扯住肺腑的深处,丹田之气全都要抽光。咳的时候,地动山摇,两排肋骨也支持不住,还要腹部肌肉来增援。第一天,只觉得好像是仰卧起坐做了1000个,人已经累得要昏倒了;可是教练手持皮鞭在旁监督着,不得不做。第二天,因为前一天咳嗽运动做的太多,腹肌已经产生了什么酸,咳起来腰不得不自动弯下去,手连忙按着那两排肋骨,生怕腰肢就这样扯断了。第三天,咳嗽好多了,腹肌也不痛了,伸手捏捏,肌肉变硬变结实了。

发表于 2008-5-24 23:14:18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现在才转载到2005年,看来还得看上几年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5-25 00:03:50 | 显示全部楼层
生命不息热情不止
发表于 2008-5-25 10:25:25 | 显示全部楼层
沐兮比爬爬虫还可爱
 楼主| 发表于 2008-5-25 13:23:46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bear在2008-05-25 10:25:25的发言:
沐兮比爬爬虫还可爱

有吗?
发表于 2008-5-25 14:31:03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吗?
 楼主| 发表于 2008-5-25 23:13:18 | 显示全部楼层

20050106食非厌精 兵岂厌诈

每天哄爬爬虫吃饭,是餐桌上一项艰巨的任务。通常,婆婆把他卡在小桌子的前面,然后佯作怒容地守着他,他才一口一口地往下咽。偶尔还很委屈地含着泪,愁苦得不得了的样子。有时候,是公公和他做游戏,说他吃饭会长很多力气——“不信给公公一拳,试试看力气变大了没有?”爬爬虫真的一拳打在阿公的胳膊上。“噢,这么大力气吗?”公公很佩服的样子。他满意了,赶紧吃第二口,要长更多的力气。不过,像今天这样,吃一口饭叫一下肚子痛是惯常的伎俩。然而,兵岂厌诈?谁都知道他不过是想要逃避吃饭,没人理他。他看看老办法不行了,就开始动其他脑子了。他刚吞下阿公喂他的一口豆腐,就开始大叫:“哎哟,哎哟。”

“怎么啦?”婆婆问。

“豆腐烫呀,一直从这里(他指指喉咙)烫到这里(他指指胃),然后堵住了,剩下的,进不去了。”说完,皱着眉头,捂着胃,坐在小凳子上乱蹬双腿。在沐兮兮看来,简直有西施捧心之美。沐兮兮就呵呵地笑。

沐兮兮很理解他吃饭的痛苦。沐兮兮也常常这么痛苦。饭有什么好吃的,除非要饿昏了,吃一些恢复一下气力。要不然,就是饿得胃全退化了,更省事。在重庆时候,有一个舍友,好吃,嘴馋,走到哪里吃到哪里,还自夸是美食家。五爪常作兰花指,捻着什么这样包子那样烧卖,在大街上一路大嚼。沐兮兮小姐我要是说她吃的不过是面团糊糊,她就说沐兮兮小姐我吃东西既不美食更不健康。沐兮兮小姐我其实食不厌精,就是找不到好吃的开我的胃口,如何吃得下?记得一次去北京,朋友带去东北菜馆,原木方桌条凳,挺有农家风味,等到东西端上来,马上就不饿了。翠花,不用上酸菜了!不过,有时候去别人家,吃人家的菜,第一口,真好吃呀;第二口,还是那么好吃;第三口,就是好吃呀——沐兮兮也和小孩子一样,隔锅的才香!

反正沐兮兮和爬爬虫不是很喜欢吃,包括零食。有时候,爬爬虫的小朋友来,看见什么就要吃什么,阿婆说不出的羡慕,简直想把爬爬虫的胃袋子取出来,和别人家的小孩换一个。阿婆想着是不是自己做的饭菜不合爬爬虫的口味,就为他开小灶,做他喜欢吃的。吃过几天,又不要了。这孩子,可能还是应该到贵州的深山老林里去,要不去非洲也行,顺便把沐兮兮带上。

沐兮兮洗碗很有一套,任何器皿到了我手上,一定洗的光可鉴人。但是君子远庖厨,烧菜我是不会的。不做事的人没有批评的权利,沐兮兮不但从不挑剔阿婆的厨艺,还一味夸奖,是为鼓励阿婆的意思。呵……实在太不孝了。阿婆多辛苦呀,为了这家人都吃得肥嘟嘟的,整天变着花样哄着大家的嘴。沐兮兮希望自己永远不会老,这样阿婆也不会老,但是爬爬虫要快快长——小孩子说不出的麻烦。当然,也有说不出的喜欢……

 楼主| 发表于 2008-5-25 23: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20050114我所在的是人间么?

先给自己咿咿呀呀唱一下生日歌。因为爬爬虫不肯给沐兮兮唱。沐兮兮爱爬爬虫爱得比那山还要高,比那海还要深,可是爬爬虫只把风霜雪剑往沐兮兮的心里插。

沐兮兮说今天比较特别,让沐兮兮亲一下哦。可是小嘴嘴还没有揍上去,爬爬虫就捧着自己的小脸蛋往阿婆那里跑:“婆……呀,大姨又要亲我。”

沐兮兮的“每天一吻”早就被取缔了,人家是男孩子嘛,对不对?已经不喜欢这种亲昵的方式了。可是,这只是对沐兮兮一个人的歧视性待遇。在阿婆对爬爬虫的强力支持下,沐兮兮只好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认了。

早上婆婆去买菜,路过爬爬虫的幼儿园,恰好被在院子里玩耍的爬爬虫看到。爬爬虫扶住栏杆大叫:“婆婆,婆婆。”

婆婆就站着。幼儿园的小朋友们也围过来,跟着爬爬虫叫“婆婆,婆婆。”婆婆就忙不迭地答应着。爬爬虫又问:“阿婆,你是要去妈妈家吗?”说完,两行热泪就从小脸蛋上滑下来。

婆婆回答说:“不是的,我是去买菜。”

这时候幼儿园老师来了,擦掉爬爬虫的眼泪说:“婆婆下午第一个来接爬爬虫呀。”

婆婆赶紧答应着。

下午婆婆去接爬爬虫,两个人一路追着爬上楼来。沐兮兮就对爬爬虫说:“刚你妈来电话,说你这个人很烦的,明天不要你和婆婆在一起了。”

爬爬虫不信,抱着阿婆的脖子问:“心肝吗?”

阿婆说:“心肝的。”

爬爬虫就亲了亲阿婆的左脸颊,然后又亲了亲阿婆的右脸颊。沐兮兮口水嘀哒地说:“还有我呢?”正在这时,电话响了,爬爬虫拿起电话,一听是他漂亮妈妈,就大声质问:“你为什么说我很烦?嗯?为什么?”沐兮兮赶紧跑,还没跑回楼上,就被爬爬虫追上了。然后他一个飞脚踢在沐兮兮精干巴瘦的小腿上……上帝呀,菩萨呀,弥勒佛呀,外甥打大姨呀——我所在的是人间么?

 楼主| 发表于 2008-5-25 23:14:21 | 显示全部楼层

20050117夏天是什么滋味?

我现在已经想不起夏天的滋味了,也想不起健康的滋味了。我觉得我就像一个小学生,或者还可以再小一点儿,有些失落地怀念着夏天和健康。元旦节时候生病困在家中的爬爬虫,可能就是我现在的感觉吧。可是我不能对爬爬虫说:“我要去幼儿园,我要去找BB玩。”

我的眼睛冒着火气,然后咳嗽像是一辆老当益壮的老火车,咯隆咯隆艰难地从我的胸腔呼啸而来,我就觉得自己要被奉献给这个冬天了。

我坐在沙发上,表情一定是麻木的、呆滞的。而爬爬虫依旧那么快乐,我觉得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这么快乐的孩子了——而讨厌的时候,会说,这个孩子怎么这么疯呀。如果爬爬虫老老实实地看动画片,我就一往情深地看着爬爬虫胖嘟嘟的小脸。但要是爬爬虫满屋子乱跑地模仿卡通人物的动作,沐兮兮就要叫天了。他又踢腿又唱歌,然后挥手给沐兮兮一拳,沐兮兮就说:“大姨感冒了。大姨在咳嗽。你为什么就不能体贴一下大姨。”

沐兮兮坐在那里就好像山一样的安静,他呢,就好比水一样的欢腾。有时候,他从我的身后爬上来,双手捂着我的眼睛,问我他是谁?我都懒得动脑子猜。阿婆说:“爬爬虫呀,大姨感冒了。”我就说不要紧的。阿婆接着说:“你要小心,不要传染给爬爬虫了。”我只好继续呆若木鸡。我每天会在洗手以后揉揉爬爬虫的小脸——因为据说,感冒不仅是呼吸道传染,也有可能是接触传染。可就是这么捏捏他的小脸,他还是要跑去告:“婆——大姨又捏我的脸……”婆婆说:“捏一下就捏一下嘛。”唔,好像有点儿被特殊对待的感觉了。于是又捏一下。谁知道这孩子找不到靠山了,就很独立起来,对我吼道:“走开!”病中的我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何况还有一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到站的老火车在咯隆咯隆地钻着气管这个山洞,于是我只好千娇百媚地问:“为什么?”爬爬虫依然毫不讲理:“就是走开!!!”还一脚踹在我的小腿骨上。看他踢腿的有板有眼的姿势——嗯,沐兮兮若有所思地摸摸没有胡子的下巴说道:好像是一棵跆拳道的好苗子。

曾经在重庆得来的经验,就是如果烟都吸不下去了,那么就是真的生病了。这将近两个星期以来,好像只吸了一包烟。不过省下来的烟钱贴补在了药费上。这天这么冷,都零下4度了,不知道几个人可以抗得住。本来前几天以为好了,谁知又反复起来。还想着要是在夏天,可以穿一件稍微紧身一点的衣服,把这瘦下去的腰身衬出来,到街上摇摆去,也不定捡得回几颗眼球来。肯定是这腐朽堕落的思想被老天洞察,所以惩罚我。呜……我不要夏天了,给我健康吧!

老火车又咯隆咯隆地动天摇地开上来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5-27 23:38:32 | 显示全部楼层

20050120像李白那样生活

阿婆接爬爬虫回来,然后给他端出点心,只是一小碗汤团,每一个也都小巧玲珑的,放在沐兮兮嘴里,只需要嚼两下而已。可是爬爬虫乜着眼睛一瞥,说道:“就不要。”阿婆软言相劝,一心要哄他吃下去。爬爬虫说:“我已经给你说过了,就不要。以后不要我说第二遍,只要第一遍就可以了。听见了吗?嗯?我只要摇头,你就不要说第二遍了。听见了没有?”

阿婆和沐兮兮面面相觑,被他的酷劲吓呆了。然后,沐兮兮作为潲水桶子的功能开始启动——唔,怎么样也不会嫌弃爬爬虫的,对吧?沐兮兮口水嘀哒地对爬爬虫说道:“给大姨大人端过来。”耶,爬爬虫还真端了来。他两只小手手紧紧地扣住碗缘,脚下小心翼翼地踩着细碎的步子向沐兮兮走来。

“哇咧,爬爬虫的小手手……”沐兮兮开始怪叫了,“亲爱的,你的小手手怎么好像大人的手了,怎么没有那么胖嘟嘟了,怎么骨节也出来了?怎么还那么细长了?爬爬虫长大了……呜……”    其实呢,手一用力么,筋骨肯定都要突出的,沐兮兮总是大惊小怪。

知道一见钟情的后果了吧。美学的大问题之一:一见钟情是如何产生的?就是巧不巧地合了你潜意识里的审美观,然后产生了。之后,他不合你的审美观了,情就没有了。沐兮兮想着第二次的一见钟情还没个眉目,这第一次的一见钟情却要没了,生活怎么继续下去。于是坐在那里发呆——是感冒还没有好啦,昨天一个晚上头痛欲裂,就好像以前考研时候一样。唉,可能考试的状态要出来了。

一见钟情是沐兮兮的一厢情愿,爬爬虫可是没有“来电”过;所以爬爬虫把汤圆端给沐兮兮以后,万事大吉,对沐兮兮的叹息置若罔闻,也把阿婆的爱心扔在一边随她唉声叹气暗生闷气去。

鼻子久不通气了,只好用嘴巴呼吸。记得中学的课本说过,人呼吸时候空气不是直接进入肺部的,先要在鼻腔里回旋一下,让干燥的空气变湿。现在鼻子不工作了,每天这干燥的空气呼啦拉地进呼啦拉地出,整个呼吸道都被风吹得龟裂了一样。

沐兮兮坐在那里,感觉自己就像一颗大病毒,呼气如兰之间,整个客厅就被污染了。沐兮兮颓然垂下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然后阿公回来了。沐兮兮看了看阿公,精神似乎也不太好,就问:“是不是身体也不舒服?”阿公说:“是呀。”然后阿公开始“呓语”了,说要去昆明,在那里租一套房子,生活上一年,把整个云南省游遍。沐兮兮经常听他这么说,有点儿充耳不闻了。

电视开始播放“国宝档案”了,这是每天的必修课。沐兮兮对阿婆说:“我们怎么就不能一锄头挖下去,挖出个国宝来呢?”阿公说:“这些宝贝还是不要的好。”沐兮兮说:“嗯,家里有那么一个宝贝还是很不错的,有空时候把玩一下。”阿婆说:“有好的赝品欣赏就行了。”阿公说:“我呀,只希望像李白那样生活,身无牵挂,四处游走。”沐兮兮病中开始胡言乱语:“人家李白喝酒有海量,人家李白的诗脍炙人口,人家李白出门旅游哪里会带上老婆。”阿公脸色微微一变说道:“像李白那样生活,是说生活方式,我一定要写诗吗?”沐兮兮赶紧闭嘴。突然,阿婆发话了:“我简直不知道搬家的时候,你的那些书怎么办?”那是,书也是身外之物。如果全部装进脑子里去了,不要也罢的;没有装进脑子里,只好随身携带咯,那是固化的人类记忆。“人家李白,游山玩水,一身轻松,那才叫真正的浪漫。”阿公还在眯着眼睛神往。

呵……这一家人的对话总是挨不到一块。

 楼主| 发表于 2008-5-27 23:39:02 | 显示全部楼层

20050121你有毛病呀

阿公一进门,就说:“外面又开始下雪了。”沐兮兮和爬爬虫就赶紧趴在窗户边看雪。可是天已经黑了,看不见。阿公就说:“仰头朝天上看,背景太亮了,看不到。”沐兮兮就转头往爬爬虫那边看,他的那个方向有一片天。

转着转着,沐兮兮被爬爬虫同样仰着的肉嘟嘟的小脸吸引住了。唔,他那两块稚气的巴掌肉过不多久也会没的,于是沐兮兮忍不住征询爬爬虫的意见:“亲爱的,我可以亲你一下吗?”

爬爬虫马上捂着小脸就往厨房跑——这家里多有法制精神呀,每天都有人在递状纸。

“婆呀……大姨说她还要亲我的脸。”

沐兮兮晕头晕头地就想到了《大话西游》里唐僧给观音姐姐阐释犯罪动机和犯罪事实的道理。不过,阿婆这个观音姐姐可是比那个观音姐姐耐心多了,马上接了递状审起沐兮兮来:“你为什么还要亲他的脸?以后还要亲不亲了?”

沐兮兮低头认罪:“以后不亲了。”

沐兮兮这么委曲求全是有她的道理的,她怕阿公烦,阿公喜欢安静。要不然,怎么样也会申辩一下的。然后爬爬虫看着冰箱说:“阿婆,我饿了,我要吃火腿肠。”婆婆就给了他一根火腿肠。沐兮兮留在厨房里和阿婆聊天。大雪就这样被遗忘了。

沐兮兮和阿婆的话题刚开了头,爬爬虫就在客厅大嚷:“阿婆,你有毛病呀!”哈……此言一出,整个场面被震惊得定格了5秒钟。孩子就是这样给人带来欢乐的。

阿公总是战斗在第一线,马上找到了爬爬虫骂人的原因。原来婆婆忘记给爬爬虫撕开火腿肠了,爬爬虫折腾了几下折腾不开,就发火了。

孩子的大脑是完全开放的,又缺乏一个及时的预审机制给他过滤信息,不知道哪天什么东西钻进去就住下来了。何况,现在很流行粗鲁。粗话从进口的美国西部电影开始,已经入侵到我们的电视节目了。而生活当中,更比比皆是。阿婆很是难过,她总是第一个受害者。有时候未必是粗话,而是一种无礼的态度,比如,爬爬虫会对阿婆端来的食物皱着眉头说:“又给我吃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小孩子不过是在模仿,常常不能分辩和判断语言所包含的其他信息。幼儿园老师也在努力地教。有一次,阿婆问他:“要不要便便?”他说:“你说粗话了。我们金老师说的,便便是粗话。”他们幼儿园里,小孩子有时会骂:“你是大便。”

然后,他的漂亮妈妈来电话了。他对他的漂亮妈妈说:“妈妈,明天你送我去幼儿园。然后,下午的时候,你的妈妈再到幼儿园接我回家。”唔,直系亲属之间的关系弄明白了。不过,沐兮兮在这family tree上挂在哪一个枝头,他还是不太清楚。反正,沐兮兮管他漂亮妈妈的妈妈也叫妈妈,他不反对就是了。大姨这个叫法是他从生下来就被这么教着叫的,他有点儿糊里糊涂。也许他的理解是,大姨这个词是我和他之间专用的。因为有一次,他妈妈教他叫一个远亲也叫做大姨,他回答说:“大姨在家里。”

有时候,他会学着阿公阿婆直呼大姨的学名,甚至乳名。叫的时候,他似乎也意识到冒犯了什么规矩,所以有些嘻嘻哈哈的。之后也不叫了。中国的很多纲纪伦常可能已经形成了集体无意识。因为并没有人告诉他,直呼长辈的姓名是无礼的,他只是感受到了一种氛围吧。

他也不明白血亲和姻亲之间的关系,什么叔叔、婶婶、姑姑、姑夫的,在他是一团乱麻。他不过是小脑袋有着高强度的记忆能力,符号对应面孔而已。见到某一个长辈教给他一个称呼,是他应该使用的,他就被动地使用。他如果显现出一种能动性,那就是直呼姓名了。

不过,沐兮兮位居其漂亮妈妈之上是错误的,是爬爬虫的感情所不能答应的。有一次,沐兮兮对他说:“你妈妈是我的妹妹,比我小,要听我的话,所以你也要听我的话。”

“就不,我妈妈就比你大!”爬爬虫翘着嘴语气坚定地说。

社会现代了,哪有什么“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大家都信了基督教,直呼其名,通通兄弟姐妹算了。沐兮兮不也是没个样子,整天和爬爬虫“吵架”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8-18 10:56 , Processed in 0.233367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